我父亲邓小平退休那天         作者:毛毛  邓林

 

复出工作

说起父亲的退休,还应该从他复出工作的时候说起。

1973222日,父母亲和一家人回到北京,被安排住到北京西郊马神庙附近的一个叫“花园村”的地方。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中间一条车道,从南向北,两边各三栋灰色的两层楼房。我们被安排住在东边最后一栋楼。房子是新的,宽宽敞敞的,我们看着满意极了。

当晚,中办主任汪东兴来了,看望了父亲。父亲向他表示,感谢他几年以来的关照。汪东兴说:“我是按毛主席的意思办的。”

2月下旬至3月初,已确诊身患癌症的周恩来抱病连续几次主持政治局会议,专题讨论邓小平的问题。周恩来提出,要恢复邓小平的党的组织生活,恢复邓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要让邓小平复出。江青、张春桥等中央文革大员根本不可能赞同,于是便百般阻挠、从中作梗。政治局会议上充满了尖锐的斗争。

不过,这次让邓小平复出,是毛泽东的决定,江青一伙再心怀不满,也未能得逞。

39日,周恩来写报告给毛泽东,汇报中央政治局几次讨论关于恢复邓小平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职务的情况,同时提出,政治局认为需要中央作出一个决定,一直发到县团级各党委,以便各级党委向党内外群众解释。周恩来并告毛泽东:小平同志已回北京。

随后,毛泽东即批复:“同意”。周恩来在毛泽东批示后,即批告汪东兴,将中央关于邓小平复职的文件及其附件送邓小平本人阅,并对有关内容提出意见。

310日,中共中央向全党发出了《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的决定》。

实现了让邓小平复出的愿望,周恩来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在毛泽东批示的当天,也就是310日,他正式向中央政治局请假,要求病休两周,提出中央日常工作交由叶剑英主持。

父亲虽然已经回到北京,但对于中央的这一系列直接关系到他政治命运的重大事件,却不知道。虽然他以政治的敏感预感到他复出的时间已迫近,但绝对没有料到事情的发展这样迅速。

在毛泽东批示同意恢复他工作的前一天,即39日,他还在为孩子的事给汪东兴写信,说他的大女儿邓林已在北京冶金研究所(即有色金属研究院)找到爱人,请汪东兴帮助将她分配到北京工作。

汪东兴第二天就收到了信,并进行了批示。

关于他复出的中央通知发出后,汪东兴向邓小平作了通报,遵周恩来嘱将有关文件送邓小平阅。事情进展得这样快,既出乎预料,又令人高兴。

不久,受周恩来的委托,他的夫人邓颖超到花园村来看望邓小平夫妇。邓颖超和父亲同岁,比父亲大几个月,所以父母亲称她“大姐”。

这个大姐,与一般人称的“大姐”意义又有不同,生死相知几十年啊,如今一晃又是近七年不见了。这次大姐来本应是高兴的事,但不幸的是大姐是受周恩来委托,来告诉邓小平夫妇他本人的病情及检查治疗情况。这时父亲才知道,周恩来患病,并且患的是癌症这种恶性重病。相见时那高兴的心情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328日晚十点,周恩来总理、李先念副总理和江青约见邓小平。这是邓小平恢复职务后第一次正式的工作谈话,也是他近七年来第一次见到周恩来。

329日,毛泽东在其住处那个著名的书房中召开政治局会议。会前,周恩来约邓小平先到毛泽东那里。这是自从19669月之后,时隔七年多邓小平再次见到毛泽东。

见了毛泽东后邓小平参加了这次政治局会议。会上,由毛泽东提出,政治局当场作出决定,邓小平正式参加国务院业务组工作,并以国务院副总理身份参加对外活动;有关重要政策问题,小平列席政治局会议参加讨论。

这次会后,邓小平正式恢复了在国务院担任的副总理的工作。

49日下午五时,邓小平夫妇到北京西郊的玉泉山,去看望在那里进行治疗的周恩来和他的夫人邓颖超。

看着总理消瘦的面容,父母亲心中说不出地悲伤。多年后,父亲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还不胜伤怀。他说:“我们去看总理,看到他瘦得不成样子了。我们相对无言。”

相对无言。

能说什么呢?

几年之中的风风雨雨、辛酸苦辣,岂是言语所能表达。见了邓小平周恩来很高兴。周恩来为人向来严谨,对事物从不妄加评论,更不会随便议论他人。

不过这次是和他最信任的邓小平谈话,他要把蓄积在心中多年没有说出的话讲出来。他们谈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直到夜幕降临。共进晚餐时他们还在交谈。

1973412日,在人民大会堂的宴会厅里周恩来总理抱病举行盛大宴会,欢迎刚刚从柬埔寨解放区返回北京的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参加宴会的人们发现,随同领导人和贵宾一道出来的,有一位个子不高、但却极其眼熟的人。

是邓小平!

就是那个被打倒了的“党内第二号最大的走资派”。

一些参加此次宴会的外国记者特别敏感,宴席未散就纷纷抢先走出宴会厅。记者们直奔近处的邮电大楼,竞相向全世界发布这一重大新闻:邓小平复出了!

第二天,港台及世界上的许多新闻媒介,对于邓小平重返中国政治舞台大加报道和渲染。一时之间邓小平复出,成为海外人士评论中国问题的一个“热点”话题。有一家外国媒体形象地将邓小平称为“打不倒的小个子”。

邓小平恢复了副总理的工作,但是,周恩来总理却要暂告病假。国务院的工作,特别是经济工作,将主要交由邓小平和李先念两人全力来抓。这个时候虽然经过周恩来的努力,经济有所恢复,但是,由“文革”运动造成的破坏实在太严重了,真是积重难返。1972年经济虽有好转,但职工总数、工资总额和粮食销售“三个突破”还在继续发展。需要做的工作,实在太多了。

刚刚回到北京的邓小平像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如何工作,如何处理各种人事关系,还需要有一个熟悉和辨别的过程。到任之后他一头埋进工作,处事上则较为低调。只有一件事是他格外关心的,那就是周恩来总理的疾病的治疗情况。而在这个问题上周恩来和他的夫人邓颖超,对于邓小平也格外地信任。

受周恩来的委托,邓颖超于69日上午到花园村,看望邓小平夫妇,并和他们谈总理病情。总理的病看来的确不容乐观啊。听完邓大姐的介绍大家的心情十分不好。作为周恩来的助手邓小平责无旁贷,要助周恩来一臂之力,与之患难与共。

在这一次人事变动中,最为醒目的要算王洪文。王洪文原为上海一个工厂的保卫干事,“文革”中,在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的支持下,迅速成为上海最大的造反派“工总司”的大头目。现在,他又像暴发户一样一跃进入了中央的最高领导层,而且成为仅次于周恩来的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的发迹,为江青集团大大地增加了实力。可以说,至此,在党中央内部形成了一个由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所组成的“四人帮”集团。

“十大”之后,叶剑英向毛泽东提议,让邓小平在军内兼职,并参加政治局的工作。毛泽东表示可以考虑。但他对邓小平,显然还要再认真观察一段。

退休的这一天

进入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期,中国取得了举世公认的进步和成就。世人评论,未来的世纪是亚太世纪。而在亚太国家中,最引人注目的将是中国。

这是中国的骄傲。有人说,20世纪最引人注目的伟人是邓小平。有人说,在当今世界上,当之无愧的风云人物首数邓小平。

有的中国老百姓,把邓小平的像,和毛泽东的像并排,挂在家里的正堂之上。

而父亲则辞职退休了。他退休了,目的是让中国废除封建的终身制,让年轻人来接班换代。

1989119日。

清晨,天还未亮,飘飘洒洒的细雨就已润湿了深秋的大地。父亲像往常一样,按时起了床。

像往常一样,准时而又规律地吃了早饭,坐下来看书、看报、看文件。最小的孙儿因患感冒而未去幼稚园,我带他去看爷爷。

父亲问我,还下雨吗?

我告诉他,开始下雪了。

父亲一听,马上起身,先把窗户大大打开,进而索性开门走出室外。外面的空气寒冷而又湿润,雨水中果然夹杂着点点雪花,纷纷落落、飘飘扬扬随风而下。

父亲望着雨和雪,感慨地说:“这场雨雪下得不算小呀,北京正需要下雪啊!”

大概是所谓的“温室效应”吧,今年秋来得迟,冬也到得晚。虽已是11月份,天气仍然不冷。今天这场雨雪虽不很大,但毕竟是北京今冬的第一场雪。

9点多钟,办公室主任王瑞林来了,向父亲讲述了正在召开的党的中央全会的一些情况。当然,重点汇报了这次全会上关于父亲退休的议程、日程的安排和讨论情况。

他告诉父亲,经过阅读有关文件和讨论,与会的同志们逐渐理解了父亲请求退休的决心和意义,许多同志在发言中讲了很多相当动感情的肺腑之言,今天下午全会将进行表决,晚上由新闻公布。

父亲听后十分高兴,说:“总之,这件事情可以完成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围坐在桌旁,席间的话题自然离不开父亲退休这个题目。

姐姐说,咱们家应该庆祝一下。

哥哥说,我捐献一瓶好酒。

妈妈说,如果身体好,我也想去参观下午的照相活动。

父亲则说:“退休以后,我最终的愿望是过一个真正的平民生活,生活得更加简单一些,可以上街走走,到处去参观一下。”

大孙女眠眠笑着说:“爷爷真是理想主义!”

下午3时,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会议进行表决,通过了父亲辞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请求。

4时许,父亲驱车前往人民大会堂,和参加本次中央全会的全体与会者一起照相。

在休息厅里,刚刚从五中全会会场内出来的中央各位领导同志,看到父亲进来,纷纷走过来和父亲握手。

刚刚当选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江泽民同志一步趋前,紧紧握住父亲的手。他建议,几位领导同志一起,和父亲照一张相。

当江泽民、杨尚昆、李鹏、姚依林、乔石、宋平、李瑞环、王震、薄一波、万里、宋任穷、胡乔木等12位同志簇拥着父亲一字排好后,记者们一拥而上,闪光灯噼啪闪烁地拍下了这一历史性时刻。

当父亲一行人走进大厅时,掌声骤起。父亲走过中纪委委员的行列,走过中顾委委员的行列,走过全体中央委员的行列。

父亲笑容满面地站在麦克风前,他说:“感谢同志们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全会接受了我退休的请求。衷心感谢全会,衷心感谢同志们。”

随后父亲与参加和列席全会的全体同志们合影留念。

在离开大会堂的时候,江泽民同志一直把父亲送到门口,他紧握住父亲的手说:“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夜幕渐渐降临,而我们家却是一片灯火通明。全家人忙忙碌碌了整整一下午,到了吃饭的时间,四个孙子孙女一齐跑去请爷爷。他们送给爷爷一个他们亲手赶制的贺卡,上面贴有四朵美丽的蝴蝶花,代表他们四个孙辈。卡上端端正正地写道:“愿爷爷永远和我们一样的年轻!”他们四个人轮流上前亲爷爷,才三岁的小孙子小弟亲了爷爷一脸的口水,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

在餐厅里,桌子上摆满了在我们家工作了三十多年的杨师傅精心设计的丰盛宴席,淡蓝色的墙壁上高高地贴着一排鲜红的字:1922——1989——永远。

父亲望着这一排字,脸上浮现出了深沉的笑容。

80余年的人生生涯,60余年的革命历程,对任何人来说,都不会是轻而易举。

该休息一下了,该轻松一下了!退休,是父亲多年来的心愿。从他第二次复出开始主持工作以来,就在着手安排接班人;从八十年代开始,他就力排众议,带头退出一些领导职务。

我们支持他退休,为的是他能更加健康长寿。而他坚持退休,为的则是国家的前途、党的利益。今天,他的愿望终于完全实现了,他的心里怎么能不自觉安然呢!我们,他的亲人们,又怎么能不为他感到由衷的高兴呢!

第二天,也就是111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父亲要求退休的信和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的决议。

父亲写道:1980年我就提出要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近年来,不少老同志已相继退出了中央领导岗位。

1987年,在党的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以前,为了身体力行地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我提出了退休的愿望。当时,中央反复考虑我本人和党内的意见,决定同意我辞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的职务,退出中央委员会和中央顾问委员会;决定我留任党和国家的军委主席的职务。此后,当中央的领导集体就重大问题征询我的意见时,我也始终尊重和支持中央领导集体多数同志的意见。但是,我坚持不再过问日常工作,并一直期待着尽早完成新老交替,实现从领导岗位完全退下来的愿望。

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选出的以江泽民同志为首的领导核心,现已卓有成效地开展工作。经过慎重考虑,我想趁自己身体还健康的时候辞去现任职务,实现夙愿。这对党、国家和军队的事业是有益的。恳切希望中央批准我的请求。

作为一个为共产主义事业和国家的独立、统一、建设、改革事业奋斗了几十年的老党员和老公民,我的生命是属于党、属于国家的。

退下来以后,我将继续忠于党和国家的事业。我们党、我们国家和我们军队所取得的成就是几代人努力的结果。

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刚刚起步,任重而道远,前进中还会遇到一些曲折。

但我坚信,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困难,把先辈开创的事业一代代发扬光大。中国人民既然有能力站起来,就一定有能力永远岿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全会的决议写道:“邓小平同志是我国各族人民公认的享有崇高威望的杰出领导人,在党所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各个历史时期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全会高度评价邓小平同志对我们党和国家作出的卓著功勋。几十年来的革命实践表明,邓小平同志不愧是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我们党和国家久经考验的领导人。他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实践相结合的原则提出的一系列观点和理论,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毛泽东思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承和发展,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

这是当一个人为祖国、为党、为人民付出了全部的生命和辛劳之后,党和人民对他的崇高评价。从今天开始,父亲退休了,可以休息一下了,可以稍事轻松一下了。

他说过,退休就要真正的退休。

我们也真心希望他度过一个幸福的、安详的晚年,希望他健康、长寿ç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