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丽渴望之后再成好媳妇

作者:赵凡  周敏

 

2004年,当我们贪婪地面对屏幕上光怪陆离的影像的时候,我们的思绪突然回到了十多年前。《渴望》在那样的年代出现,不仅仅是大众娱乐的一次大餐,更是我们的电视剧作文化进入新时代的一个符号以及那个转型时期国人心灵变迁的一种记载。

岁月没有将容颜太多改变,她一如从前那样有着祥和的面容、友好的神态,只是平添了几许成熟的风韵和自信来。面对如此多的观众和如此热烈的掌声,凯丽的感叹质朴而简单:“演好人真好”。

《渴望》时代

《渴望》是1990年播出的电视剧作,在当时产生了极大的轰动,用“万人空巷”来形容当时的收视场面再恰当不过。年轻的凯丽在这样的轰动下突然蹿红,成为当时的偶像明星。在那样一个社会转型的阶段,人们对于偶像内涵的界定是“真诚、善良、美好”,与现世的“年轻、貌美、前卫、另类”有着决然的区别。善良的刘慧芳成了国人理想的好女儿、好媳妇、好妻子和好母亲的代表。

即便是十多年后的今天,在我对20多万观众进行的调查问卷中,依然有91.3%的观众喜欢刘慧芳。

凯丽&慧芳

凯丽和慧芳是否一样善良、温顺甚至有些逆来顺受?凯丽说其实自己完全不是那样:“我和刘慧芳的性格差别很大,我的性格是多侧面的,我非常开朗,有什么一定要说出来,不能闷在心里。喜欢打抱不平,喜欢疯,所以有很多人说,跟凯丽在一起特别快乐,很幽默,也很会讲笑话。自己也说不清楚,人家叫我大侠。”

但是终究是有相似的地方,凯丽说“善良真诚”是自己喜欢刘慧芳的地方,也是自己和刘慧芳最相似的地方。只是慧芳的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在自己的性格中没有相互对应,但是这些地方也是自己非常欣赏的,她说:“好人可能就应该有这样的美德。”

凯丽坦言刘慧芳带给自己最多的就是将本身善良的品质尽情地释放,或许“慧芳+凯丽”才是那个时代我们真正崇拜的偶像。

狂热的崇拜

90年代初,彩色电视机更多地进入我们的家庭,国产电视剧文化也开始迅速地渗透进我们的生活。《渴望》走红,凯丽也成为了最早的电视明星,身临其境的凯丽有着怎样的心情?

凯丽说:“一夜之间大家都认识你了,所有的人都特别热情地跟你打招呼,甚至坐飞机的时候一飞机的人都要我签字,一个都不漏。坐出租车,司机一路跟你聊个没完,有手机的司机还要拿起电话给他家里人打,让你跟他全家人都说话,这种感觉是很吃惊的。”

压力伴随着吃惊同时到来,凯丽说那样的热情和狂热让人非常感动,但是发展到后来就有些招架不住了。那个时候没有经纪人帮助打理各种事务,所有的人和事都要自己去面对。父母一直在尽力帮助自己,只是他们作为知识分子一贯的谨慎和认真又为自己无形中增加了不小的压力。

凯丽说自己是一个太不会说不的人,何况饰演的是一个善良至极的角色,周围人群和观众对你的期待给予自己无形的压力和动力,让你不忍心让他们失望。于是,作为偶像的凯丽忙于单位和剧组组织的各种活动,忙于回复热心观众的来信,忙于大大小小的见面会,与观众互动交流。种种的奔波和忙碌让自己感到极度疲惫,得到的是各式的义演证书,所谓的“走穴赚钱成为富婆”仅仅是不知情人的错误猜测。相反,成为明星并没有给自己带来那么多的经济收入,这也是那个年代明星生活的共性。

凯丽在成为明星的同时也经历了明星大致相同的命运,那一年她的第一段婚姻结束。凯丽说,离婚和自己的成名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只是两个人的选择的不同自然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前夫出国试图将事业移植海外,自己对于国外生活的陌生和不适应,最终俩人好聚好散。

经历了疯狂的崇拜、无名的压力和婚变,1993年到1997年,凯丽选择了淡然处之和冷静思考,那段时间她只是偶尔接一些戏,工作相对减少。

结缘《渴望》

苦乐酸甜是《渴望》剧作的色彩,也是凯丽深入《渴望》之后的真实的生活色调。怎样与这样划时代的剧作结缘,如何成为剧中的女主角,成为观众心目中理想人物的代表。凯丽至今也不知晓那只是导演无意中的一个发现。当初,《渴望》剧组正在筹拍阶段,导演去煤矿文工团挑选演员。其实导演是冲着已经预定了一个演员而去,只是在楼梯间发现了一个并不美丽的女孩儿,端着肩膀走路,恬静、祥和、友善,就是刘慧芳的感觉,于是导演决定启用这个女孩儿。面对如此难得的机遇凯丽却迟疑了半天:一方面自己正在努力出国,另一方面剧作太长,50集,担心和团里的演出协调不来。最终还是出演了,并意外地红火了起来。凯丽说,如果再次选择,她还选择《渴望》被大家认识和喜爱。

《渴望》之前,凯丽经历了诸多的人生角色和职业,恰好每个阶段都有其颇为形象贴切的外号,我们试图从这些外号出发来诉说那个阶段的人生故事和性格特点。

黑眼圈

她曾经是军事博物馆的解说员。1978年,中学毕业后的凯丽被部队选中,来到北京成了一名解说员,一干就是两年。但是这样的工作却让凯丽闷闷不乐,因为她想当文艺兵,所以当她穿上一件男2号军装上火车时,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不利索。苦闷的同时少不了流眼泪,所以战友给她的第一个外号是“黑眼圈”。

大胖

虽然与自己的理想相差很远,但是倔强的个性容不得自己在工作上懈怠。现场朱军宣读了凯丽当年的决心书和时间计划表,字里行间显示了小战士的热情。入伍的最初阶段是下连队锻炼,每天的训练都是超强的,到了吃饭时间就饿的不行,于是连不爱吃的肉都能大口大口吃起来。凯丽说,那时候一顿能吃六个大肉包子,不多一段时间就胖的不行,称了重量足足1305两,“大胖”的外号由此而来。

大侠

“大侠”完全是战友对凯丽爽朗性格的一种赞称。她敢作敢为,好打抱不平,不会逆来顺受,有些男孩子的个性。当年战友在现场的出现让凯丽颇为感动,他们曾经是凯丽的班长、副班长和战友,久未谋面,那段共度的美好时光怎么也说不完。在主持人的怂恿下他们一起演唱了《解说员之歌》,把我们带到了绿色军营和年少时光,一时间有些时空倒流的感觉。

一轮红太阳就要升起来

复员了,终于又可以编织理想,学习演唱了。不巧的是当年的吉林艺术学院声乐专业不招考,凯丽成了表演系的学生。几年的学习之后,和现在的大学毕业生一样,凯丽面临着择业。不费丝毫力气,凯丽可以顺理成章地按照国家分配计划进入长春话剧院或长春电影制片厂。但是她还是想去北京,因为在她的思维逻辑中,要表演,北京的舞台才够大。她把目标锁定在了煤矿文工团,恰恰当年团里没有招收女生的计划,凯丽斗胆写了一份自荐信给领导。在信中她自称自己是“一轮就要升起来的红太阳”,文工团破格收取了这个大胆自信的女孩儿。在这里,专业的训练和演出为凯丽之后的表演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女人四十

女人四十,惑与不惑?凯丽不太愿意回答。她说现在的状态挺好,生活的不错,心态也很平和,什么事情也都能看的开,平平淡淡过自己的生活,很舒服。不再是舆论的核心、大众的焦点,凯丽说:“失落难免,但是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地走在风头浪尖,要想开了,试着去适应平淡,毕竟一切都要归于平淡。”

凯丽现在的生活真的归于平淡了,如同当年的慧芳,平淡却又不失色彩。

好母亲

谈话在晚间进行,几个小时的访谈凯丽似乎显出了疲惫来。她说今天是女儿第一天开学,早上6点钟起床送她上学,下午又赶着接她回来,真的有些累了。

说到女儿,凯丽顿时来了神采。女儿今年6岁多,叫可可,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受到电视中公益广告的影响,可可给自己的任务是每周给爸爸妈妈洗一次脚,等爸爸妈妈老了走不动了就背着他们、抱着他们,开车带他们出去游玩。

好女儿

如同那则广告一样,孩子的懂事孝顺完全是对于母亲的模仿,凯丽给女儿作了好榜样。母亲重病,凯丽连着七天七夜几乎滴水未进守候身旁。

那段日子正进行话剧的演出,上有老,下有小,还有自己的工作,心力交瘁,那种滋味只有自己能够咀嚼。她说,母亲那次能够转危为安大概是上天感动了,好人终究要有好报。

好妻子

与现在的丈夫第一次见面,他叫她“慧芳”,俩人一见钟情,之后组成了现在的家庭,继而有了女儿可可。因为种种原因,也因为丈夫事业主要在南方,婚后不久凯丽随丈夫将家从北京搬到了深圳。

之后,他们也曾为了女儿把家搬到美国,后因种种的不适应,最终还是回到国内。1998年,凯丽进入中国国家话剧院,为了妻子的事业发展,丈夫随之将家又迁回了北京。

东西南北,国内国外,凯丽说丈夫最大的优点就是对自己的包容,而与他生活了这么多年,自己也学会了冷静和宽容。

好媳妇

婆婆压根就没有想到儿子能娶到慧芳作媳妇,这让她感到无比的荣幸。与儿媳妇五年的共同生活,老人真切地感受到了慧芳般的孝顺和温柔,她逢人便夸这个好媳妇。

凯丽向我们传授了婆媳和睦相处的秘诀,“他是丈夫的母亲,没有理由对她不好,对她好了,丈夫也会对你更好,然后你就对他妈更好。你想让别人对你好,你不付出是不可能的,这个都是一报还一报的,我就信这句话,就是你敬别人一尺,人家一定会敬你一丈的。” ß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