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月久冠军夫妇回顾美国生活

作者:张封

1984年李月久和吴佳妮双双退役,85年他们就离开了祖国定居美国,现在一家四口在美国生活的很幸福,她们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大女儿安娜,还有一个就是刚刚小女儿安妮,而岁的安娜在美国已经算是一位自由操的练习者。这两年也曾参加过比赛。13岁的安娜长的很象吴佳妮,而她自己也很想到国内来接受正规系统的学习,但是还有点怕吃苦,在她的眼里这些与她年龄相仿的小队员们简直是太苦了,但是她还是告诉记者,她希望2004年的能代表中国队参加奥运会。

如今,李月久已经回国担任主教练了,那么对于过去多年来在美国的生活他们有什么心得吗?

主持人:李月久和吴佳妮,您们有多久没回国了?

吴佳妮:我有两年半。

李月久:我最近回国那是去年,我回来庆祝中国体操队的50周年庆。因为这个事情是国家的大事,50周年嘛,所以说那边如果因此不给假,我就不干了,再找。但是后来我工作的这家外国老板又把我请回去了,但是我现在又不给他干了。在国外人要有一个自尊心,我就觉得我不愿意受气,任何人要是给我脸色看的话,我绝对不会给他干的,要有中国人的志气。

吴佳妮:那次回来正好是赶上他的生日。

主持人:当时应该是很多旧相识聚在一起,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李月久:很温暖,感到回到家的场面。

主持人:这两年在美国过得怎么样

李月久:生活上没问题,最主要的对于我们来讲,就是孤独,想大家。

主持人:前一段时间,整个体操队在比赛的时候,二位为中国队做后勤保障的工作,当时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分别了这么多年,再从当时的情节,也是为一个比赛去服务的时候,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李月久:就觉得回到队里了,当运动员是别人为我们服务,现在我们为队里服务。

吴佳妮:反正很高兴,大家也难得再见面,所以听说他们过来以后呢,因为我们从芝加哥过去还是挺远的,早早就准备好了,就很激动的,很开心。

主持人:当时看着那些孩子,有没有想起自己20年前练体操时候的感觉?

吴佳妮:有,这就是自己的大家庭,觉得很温暖,所以也很开心,只要有一点点机会,我们就都愿意去。

主持人:国家队每次如果要去到美国的时候,你们可能都会去聚一聚。

吴佳妮:对,不管多远,都愿意去看。

主持人:尤其是李老师和李小平,黄玉斌当时被称为高健的三大弟子,几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李月久:就是亲兄弟。因为大家都不容易,特别是师傅高健,我师傅带了我30年,我们相处了30年,就是等于像父亲一样,所以说今天我有这一步也是我师傅给我的。

主持人:这次奥运会上体操取得成绩并不是特别的理想,这次回来以后,有没有安慰安慰他们二人

李月久:电话里面我们谈论过。一比完团体赛我就马上打过去电话,打给我的师娘。我的心情和他们一样,都希望比好,但是成绩不算太理想,我觉得每一个参加奥运会的人,那种感觉都是压力很大,确实是。现在是比赛,就是不比赛,为他们服务的人都盼着他们好,因为体育毕竟是一个竞争,所以说没比好,自己心里感觉也很难受,但是去参加奥运会的我觉得都是英雄。现在我们要把这些事情忘了,想到2008

主持人:平时每次回来的时候,回国之后跟上一次回来有一些什么不一样,觉得有什么变化?

李月久:国家变化太大,国家兴旺。我们过去也想过回国发展,但是孩子还有两年才能上大学,我说的是我们的老大,我们留在美国也是为了孩子。回到国内当教练确实是挺好的机会,当时也想留在国家队,但是种种原因吧,所以最后还是出去了。

主持人:感觉好象李老师平时一直也在带队员,还是在从事教练的工作

李月久:对,就没有脱离过。

吴佳妮:我也一样,一直在教体操。我们目前没有分开当各自队伍的教练,我女儿也是在练体操,我们两个人也带自己的孩子。

主持人:带自己家的孩子,和带别人家的孩子感觉不一样,自己家的孩子更不好带一些。

李月久:有那么一点,另外也担心,交给别人也担心,怕受伤,自己能控制一点,掌握一点,

主持人:李老师是中国自由操的世界冠军,在您之后中国体操的自由操有时就一直没有世界冠军了,是什么原因呢?您的看法?

李月久:我们以前项目冠军确实太难拿,现在呢,别的国家也起来了,自由操和跳马这两个项目下力气争取在世界上能拿下,我们国家身材漂亮,单杠,双杠,吊环,鞍马这几个项目挺好的,现在李小鹏跳马也挺好。稳定性,现在做体操项目是需要一个稳定性,如果稳定性强了就行了,难度都差不多。

吴佳妮:而且中国队的技术全世界公认的,就是你没有拿到成绩,在外国的教练,平时我们经常接触的,都一个劲的竖着大拇指说,中国的技术还是最棒的。但是我们需要锻炼,需要的是心理锻炼,比赛经验要多锻炼锻炼。

主持人:二位这么多年来在美国这段生活,尤其是在刚刚出去的时候,在加拿大是一种什么样的境遇,相信应该会是很困难?

李月久:刚开始就是给人打工,当大学教练,然后当国家队教练

主持人:我听说刚开始李月久老师去加拿大的时候,在加拿大的国家队当教练是吗?

李月久:对

主持人:而且把他们的队员带的成绩提高了一大块儿?

李月久:目前也是加拿大男子团体最好的成绩,当时是第九我第一年属于专家,第二年是去学语言。后来因为合同定完了,我就可以重新再找工作了。当时我在加拿大,李小平在美国,他就把我召唤到美国去了。我觉得在美国有朋友在那里,就好象有一个弟弟在那边。

吴佳妮:第一年是他先过去到美国那边的,我在上海体育学院进修,他回来以后,我们结了婚再出去的。

主持人:第一年应该是最难熬的吧,后来有吴老师陪在身边还好一点?

李月久:加拿大搞体育的还是很少的,我听说只有乒乓球队有一个人,然后就是我。

主持人:刚带着吴老师过去的时候,是不是也觉得怎么会是这样子呢,虽然说身边有一个亲人,但是还是觉得其他的生活圈子太小了?

吴佳妮:有过,刚去的时候,我有说我回去吧,不愿意在这里呆着。那里实在太清静了,而且当时的语言也不行,就觉得很难受,讲话又不方便,也没有朋友去讲,所以觉得很寂寞,还是想回来。但是当时因为他的工作是教国家体操队,还要准备世界锦标赛,他有任务在身,就在那边坚持开始去的时候我没有什么事,就在家里,后来我说我不行,我不能这样呆着,在大学里,他有些小孩子在那儿,我就一个礼拜去三次,帮他教一些小孩儿。开始闲的时候很难受,我说我要回去,在这里没事干。后来开始教一些小孩儿,投入到那些工作当中就感觉好一点,稍微好一些,就盼着这三天带着孩子有一些欢乐,虽然语言不通,用手语,都帮着一块儿表达自己,这样的话,心理上就好一些。

主持人:吴指导在国外什么都要靠自己,有没有掉过眼泪?

吴佳妮:也没有,因为从小长大也不在父母身边,所以有什么困难都自己想办法解决,当然李月久反正给了不少鼓励

李月久:在我心目中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克服的,什么事情都能完成

主持人:练体操的时候那种吃的苦和当时刚到国外所受的那种苦,两种苦您觉得哪一种会更难承受一些?

李月久:我觉得差不多。练体育的苦,每个运动员的感受都有不同,作为我来讲,我觉得再苦我能顶过来,凡是出成绩的,我觉得都不容易,生活上的苦好克服

主持人:在国外孤独了,寂寞的时候怎么办呢?

李月久:我们就想尽办法找中国朋友

吴佳妮:当时我们在拉斯维加斯住的时候,就打听到有个大学,就去找,就去问,当时语言也不通,外国人也不知道哪里有中国人,当时中国人在外面还是很少,所以有一次在一个地方偶尔碰到一位朋友,对方也认出我们来了,他说他在大学里上学,我们这里有九个中国学生,我说我们见面聚一聚,就这样开始认识中国朋友。当时我们一直想尽办法找中国朋友,大家有时间就聚,就这样就觉得很开心。彼此一直接触了以后,就跟普通朋友一样,他们也认为我们是他们的好朋友,就有来往,就接触。有新的朋友来了,大家就互相介绍。

主持人:其实上次文佳回国来的时候,也跟我们说,在国外刚出去的时候会有很多的困难,开始的时候是语言不同,后来找工作,创事业的时候也会很难,因为毕竟是在异国他乡,再有有了孩子之后,带孩子也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在家里会有父母帮着带一下,但在那边就没有。

吴佳妮:也很想要父母去,但是签证当时很困难,从怀孕就开始申请签证,等孩子5岁了我妈妈才到那儿,所以开始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我们这个老大确实也是不容易,我们走到哪儿就把他拖到哪儿。我一手带大的,当时比较艰苦,要工作又带孩子,孩子成天跟着

李月久:我女儿从体操房里长大,喂奶的时候她就得抱着孩子去那儿喂奶,就那样在体操房里长大的。

吴佳妮:当时刚到美国的时候没有车,不管到哪儿去,比如说要找个美国朋友,必须等着他们来接来送,后来上班就专门找了个地方近一点,走路20分钟去上班,天气又特别热,我们就推个小推车,每天推着去上班去开始觉得很吃力,时间长了就习惯这种生活了,也不觉得吃苦了,有个孩子也挺开心、挺欢乐的。

主持人:有没有想到,如果当时出国之前要是知道是这样的话,我绝对不去。

吴佳妮:是有这种感觉,有这个想法。而且那边虽然有美国朋友帮我,但是他的文化不一样,所以也很难,美国人也很难理解,我们也是很难能跟人家沟通,有什么想法,只有自己想办法解决。我们出国时候的英语一片空白,就会三句,你好,再见,谢谢,就会这几句。李月久刚到那儿的时候,那些教练都休假去了,这样的话就全部扔给他,他捧着一本大字典去体操房训练,再加上他当时自己还什么都能做,他就用身体,用自己本身还能做动作,再加上比划,再加上字典,改变了加拿大国家体操队的水平。最后到后面那些队员,早上五点钟就来敲教练的门,让他带着去训练,把他们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

主持人:现在您们出去已经20年了?

吴佳妮:我们孩子独立能力也很强,很小就基本上自立,四、五岁就很少用得着你再帮他,她全都自己打理,梳头什么的,她已经给你省了很多了,这样的话,你就在工作上稍微再专心一点了,她自己一到体操房自己找地方去玩,很独立的,给我们省了不少心。有时候给她买的一些玩具,也没有时间在家里玩,因为她一天到晚就在体操房滚打,所以所有的体操器械都是他的玩具。当时我讲练体操真是很苦的,我们两个商议也不少,自己根本没有打算要孩子练体操,可是在美国的情况又不一样,小孩儿都是娱乐性开始,练到现在的水平,她还是业余的,没有压力就喜欢去练,直到现在她很辛苦的,现在高中学习很紧张,她早上六点半,七点上学,上到两点钟,正式上高中,回来吃点东西,休息一下,下午训练,三点半到八点,四个小时左右的训练,回家吃完饭都已经九点多了,再做作业,十二点多睡觉,很辛苦,但她还是辛苦,我说这样就不用练了,她说不行,她还是喜欢要坚持练。兴趣不一样,她自己特别喜欢,那我们也就不阻止她,她愿意干,我们就支持她。她就自发的,老有这个积极性,想去体操房,这样的话就不一样了。有时候当然特别累,特别苦的时候,也有打退堂骨的时候,今天太累了,但是一转眼她还是要去的。

主持人:能不能谈谈你们的爱情故事。

李月久:因为我的队友当时陆续老的都退下去了,就剩我一个老的了,佳妮也属于老的了,伤太多,1980年第一次奥运会上我们没参加上,1984年还得坚持四年,这四年很困难,两个人就靠鼓励,你鼓励我我鼓励你,两个人就好起来了。

吴佳妮:当时在奥运会之前几个月,因为那一年我伤病很多,老有打退堂骨的想法,完全是李月久成天在给我鼓励,一直在给我加油,就这样互相就了解了,也就是这样好的。我们真正挑明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在奥运会前的几个月吧,但是我们谁也没有说,怕影响奥运会,比较注意。

李月久:最后名单定下来了,我们俩都去了,这才挑明。我们俩的奋斗目标就是为了去奥运会,所以才这样互相鼓励,等一下名单上选上了以后,我们俩特别高兴,这才挑明的这一点。当时是我追她,因为我年龄比她大,她很单纯,我就想保护她,怕她受伤害。她需要什么,我作为老大哥的我都去帮助他们。

吴佳妮:当时,我们有什么困难,也都愿意去找他。他特别热心。他对所有的人都很热心。

李月久:最早的时候也没想到我们的未来,总觉得年龄相差太大,她才11岁,我20岁,小孩儿都很可怜,后来我们一想,当大哥的有什么困难得帮忙。

吴佳妮:他经常帮助我们,有时候房间门锁坏了,什么地方要小修小补的,经常来帮我们。

李月久:出力气的活儿。当时我觉得她漂亮是一方面,个儿比较高,有人说我谈恋爱比较困难,个儿矮,长得丑,我说好,我给你找一个最漂亮的,最高的。

吴佳妮:我自己得到很多的关爱和鼓励,这就自然而然发展,开始是向李月久学习训练的精神,自然而然就成了好朋友,又发展成缘分吧,就有感情了。,没有他的鼓励,我也就参加不上奥运会,当时确实是伤病很多,自己就放弃过好几次,但是生活了这么多年了,两人感情还是很深,也很少有过闹矛盾的,所以这也是很难得的。

吴佳妮:现在到底结婚了18年了,经常在一起不感觉,可是他一出门,还跟以前谈恋爱一样的感觉,老要给他打电话,老要跟他通信,这样自己才意识到两个人的感情还是这么深。

李月久:跟她生活这么多年,觉得她不像南方孩子,家里什么事情都是她做的,很体贴人,我身体很好他都担心,两个孩子照顾的也很好。我觉得她确实是一个贤妻良母。

主持人:吴老师,用一句话评价一下李指导好吗

吴佳妮:很好,很体贴人,很聪明,办事很妥当。

主持人:李指导也用一句话评价一下吴指导。

李月久:很好,不好就不找她了。我们几乎没吵过架,18年没吵过架。夫妻俩吵架不忍心,不然你们俩怎么走到一起,既然走到一起,干嘛要闹矛盾。协商,做什么事我们都协商。

吴佳妮:有矛盾的时候,大家互相理解一下,大家都让一步,因为争吵总归要伤感情,越避免的越好。我们之间也没有说谁听谁的,我有我的事做,他有他的事做,所以都互担,大家互相分担着。

主持人:大女儿现在也是一直在练体操,你们对她是一个什么样的期望?

李月久:不受伤,能拿个大学奖学金。工作种类尊重她自己的选择。

主持人:我们也把李月久夫妇的大女儿安娜请到了,据说安娜是很像妈妈年轻的时候。安娜今年多大了

安娜:16岁了。在练体操,成绩在美国是到22名。

主持人:你自己最想的是什么

安娜:想参加奥运会。

吴佳妮:她现在训练的情况,因为也不想放弃学习,也是一直在读高中,很辛苦,再加上她也有一点伤,她这个年龄还有4年,也比较远,所以就一步一步来。美国体操状况每年也都不太一样,而且她就是,因为还有两年她就要上大学了,也要看过了两年以后,才能决定到底是先等着不上大学,再继续练,还是要选择去上大学,所以目前还很难说。我们做父母的很心疼,觉得她太辛苦了,从早到晚,每天就五、六个小时睡觉,但是她自己特别喜欢,我们就尊重她。如果你真的选择,我们自己父母的心愿就是拿个大学奖学金,她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她自己的目标更远一点,这样的话,就依着她了。

主持人:你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呀

安娜:我现在还不知道,很想去奥运会,2008年在北京。

李月久:在美国她已经接近国家队的水平了,今年已经是青年国家队的队员了,所以说成年组锦标赛,奥运会选拔赛她是第22名。

吴佳妮:但是有一点,她还不想放弃学习,你想练到那个水平,她现在只有4个小时训练,很少,完全是业余的,我们也不希望她放弃学习。

李月久:让她自然发展。

主持人:是不是要牺牲很多平时玩的时间

安娜:对,没有玩的时间。

吴佳妮:这样一来有失去的也有得到的。她偶尔也参加一些生日聚会,只要不影响训练的基础上,她失去的是经常跟朋友出去玩,但是她得到的是每个孩子并不一定能得到的每过几个礼拜就能到外州,各个城市去一趟,虽然不是完全的旅游,但是她都到过,跟着代表团,去年到牙买加去比赛,她有她的得,也有她的失。

主持人:平时是爸爸教你体操,还是妈妈教你

安娜:两个都教。父母在体操房里管的严一些。

吴佳妮:她也很理解我们,我们也经常跟他们讲讲我们以前的训练。我说你虽然选择了这条路,而且你自己想练,你就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

主持人:女儿长大了,很快就要交男朋友了,在这方面有没有要求呢?

李月久:没有。她受中国的教育,现在跟男孩儿说话,很害羞,很腼腆,她的性格就是这样。

吴佳妮:她自己有自己的选择,而且她也没什么时间,除了体操房就是上学做作业,也没有时间交朋友,但是学校里要追她的也有不少,她有时候也会提到,她说我没有这个想法,我现在一心就是练着体操,她的朋友都是体操房里的朋友。

李月久:除了上学外,其他时间她都在我们身边。

吴佳妮:她是很特别的,因为她是在练体操,而且是我们自己教的,我们一直在一起。老二就不一样了,有我们的父母在那儿帮着我,老二基本上在家里面,但是她一看到安娜录像带的体操,很早就说我要学体操,喊了很久了,前几个礼拜刚刚给她带到体操房,一个礼拜去一次,也就去过两、三次,喜欢的不得了,可能还是要进入体操。大女儿到底是我们刚刚出去,从各方面的条件都是很艰苦的,小女儿就不一样了,小女儿也有一点宠,跟我父母在一起,一直带着,根本也没受什么苦。

主持人:你们二位该有的全都有了,房子有了,车也有了,孩子又这么争气,从你们二位来讲还有没有什么理想没有实现,还有一些想要再去达到的东西,还有吗?

吴佳妮:目前没有想那些了,就觉得知足了。

李月久:保护好身体,多活几年。

主持人:李指导有没有想过再要一个儿子

李月久:开始有,现在没有,两个女儿,都很好。ç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