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庆告诉你该做多少钱的西装

作者:王永庆

 

本文作者王永庆为台湾台塑集团董事长,有“台湾首富”之称,但是他为富也仁,做文章告诉大家如何应付人生万事。

前天晚上,我请了几位日本客人,都是相当有成就、地位的。我的房间里挂有我母亲的照片,其中一位日本人看到了,问我照片上是否就是我的母亲,今年几岁了。我告诉他93岁了,那位日本人说,他母亲也已经是91岁了,而且身体很健康。

打开话匣子以后,他提到小时候是住在乡下生活很贫困,要缩衣节食才能勉强过日子,根本也没有好的东西可吃,他的母亲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相当漫长的岁月,如今不但长寿而且健康,因此他认为长寿健康,不见得是要吃得好才能获得,我心想这句话不无道理。

我母亲年轻时自己种菜吃,难得年节拜拜时才有一点鱼肉吃吃,我们小时候日子都是这样子过的,而且我还记得很清楚,炒青菜没有油不行,但都是一点半滴的,因为那个时候的乡下有钱人家才吃得起猪油的。所以有句俗话,穷人家庭都是“一滴油,骗骗锅”,平素吃的就是这样炒的菜,味道如何可以想象得到,而且如果有吃剩的都还舍不得倒掉。

当时我就跟那位日本客人讲,长寿的人似乎并不是经常吃鱼肉,而且吃得很简单。吃,对他们来讲,并不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而是肚子饿了必须喂饱它。但是很奇妙的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的人,越追求食物的色香味,越觉得饭菜无味,反而是只求得温饱的人,却咀嚼得出来菜根的香甜。这中间的道理很值得我们玩味。所以追求快乐享受应该是顺着自然的道理去做,才能得到的。

人虽是万物之灵,但基本上也是动物,既为动物就应该有适度的体力活动,无论是运动或者劳力的工作,做得够了自然会吃得下、睡得着,精神好了心情自然愉快,这是良性的循环。

另外一方面,平时吃得很普通的话,偶尔吃点好吃的打打牙祭味道特别甘美,特别觉得是在享受。反过来讲如果一日三餐很讲究要吃好的,反而容易吃腻了,再好的东西也不觉得好吃了。

在台北有相当多的家庭,在吃的方面,讲求的程度,几乎是超过了先进国家的标准,换句话说,物质方面的享受太过于讲究了。有的甚至家里不开伙,到餐厅去,省得煮饭炒菜的麻烦。

他们的生活是不是很舒服呢?吃得好又不必操心动手,不像那些生活得比较朴实的家庭,又要自己动手做饭,而且菜色也普普通通,但是两方面对照比较,哪一类的家庭他们的生活更快乐呢?当然光凭这点是很难下定论的,但是据我所看到、所了解的,富足但是养成浪费习性的家庭,一般而言,没有朴实的家庭来得幸福快乐,我相信我这个判断绝不致离谱。

先进国家诸如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日本,他们国民的生活情形绝对和我们这里不一样。我们这里的有钱人穿得一定比他们好,一套西装动辄好几万块钱。

一个月前,朋友送了我一套西装料子,我请了裁缝师傅来家里量尺寸,裁缝师傅乘机向我推销,要我多做几套,我告诉他以后我会做,当我需要的时候。我说我不是怕多花几套西装的钱,这点钱我并不会吝惜,但是我认为需要的时候才做西装,这位裁缝师傅说我太节俭了,他告诉我,他接受某医院订制二百多套西装,全部指定要英国料子。因一时无法应价,专程到香港去采购衣料,昨天才回来。据他的了解,这些西装是要分发给那家医院的医生,每位医生数套。他说:这还是很普通的,他的顾客之中有好几位都是一次就订制十套以上的。

我们岛内似乎有一种很奇怪的心理,如果不是世界一流的料子,做出来穿在身上就会浑身不舒服,感觉腰伸不直似的。其实一套西装,两万元钱也好,3000元钱也好,穿在身上感觉都差不多的。依我看,1000个美国人当中,大概没有几个会穿上一套超过新台币1.5万元钱的西装,大概穿的西装都是几十美元,最多不会超出100美元的。

另外在住的方面,房子的里里外外他们布置得就比我们素雅得多。至于居家生活,岛内一般的情形,好像晚上留在家里会感觉很无聊,非要到外面去吃喝玩乐一番不痛快。同时你请我、我请你的纠缠不清。

我们看看欧美的先进国家,到了晚上大部分都是留在家里享受温暖家庭生活,很少在外面闲荡、游乐的。

他们比我们在吃的方面简单得多,但是用的方面,则比我们考究得多。一套桌椅用了三代,将近100年,虽然很旧了,但是都很珍惜。桌椅能用100年,显示材质、做工都极为讲究,我们类似的用具,能用个五年、八年的,就相当不错的了。从这些生活上的差异深入去体会的话,就能了解我们今天一般的生活,已经是相当地浪费了。为了谋求今后的发展,我们是否有值得忧虑的地方,我认为台湾的这种渐趋浪费的习性,就是让我们感觉忧虑的地方之一。浪费的习性一旦养成,多花点钱尚是其次的问题,最可怕是它会销蚀人心斗志,缺乏天然资源的地区,无论如何是承受不起这种浪费的。

那天我向某一位长官建议,请他抽空接见一位日本人谈谈。这位日本人离开台湾已经11年了,现在日本某一个大城市当分局长。

这位日本人说,离开台湾11年后再进台北市,真的让他吓了一大跳。现在台北市普遍浪费的程度,远超过20世纪60年代的日本,韩战期间给了日本绝佳的生意机会,从此带动整个工业的发展。到了20世纪60年代,正是日本经济情况扭转趋于繁荣的旺盛时期。那个时候,日本人提倡的是以消费来刺激生产,促进工业发展,普遍养成浪费的习性,现在的台北市比那个时候的日本还严重。

他还强调,世界各国他走过很多地方,没有比台北更浪费的。到底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不知道,各位恐怕也不知道。依我个人的见解,有智慧、有思考就会有力量、有本事,这样的话,生活水准包括生活素质就会提高,但是不会造成浪费。

反过来讲,假如不运用智慧思考,努力也不够,钱又不是辛苦劳心流汗赚来的,自然会造成浪费,我常说这是漏洞之下的繁荣,漏洞的形成则是思考的不足所致。 ç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