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忘的知青生活(上)

作者:力刀

 

当年,俺曾经下乡。俺那片儿知青,下乡后每隔个月把总要回城小住几日,滋补一下淡出鸟儿的馋嘴,也给家里带回些鸡蛋、鸡鸭、大米、玉米等农副产品,毕竟在乡下买要比城里买的价格便宜得多。那时候,城里鸡蛋、肉类、大米都要凭票定量供应,哪够吃!?而买私人的价儿要贵得多:就说鸡蛋吧:城里私人的9分一个算便宜你了,-准是小个的,而俺在乡下买,4-5分一个特大个的。老刀那时练得把手一惦量,一只鸡或鸭开口报斤两标准差在二两以内!所以每2-3个月要溜回城,给家里运送些农民弟兄的“资本主义尾巴”。

回城百来里路搭长途要花1块6毛多。在今天这块把钱掉地上大概都有人不屑去捡,可那会儿俺累死累活干一天的价值才8分钱,年终才分了17块钱:这还是在俺那厢比较富裕的队了,穷队?你还得倒贴呢!你当这1块6对俺们 知青是个小数儿?这回家可不就要搭顺风车了。那年头,搭顺风车就是扒车了,那是普遍现像。弟兄姐妹们各个都是拎一蓝鸡蛋或几只鸡,要不一大袋粮食,站在路边叉道口等顺风车。那时司机们对知青搭车也无好感,多不愿让搭,一见有拦车要搭的知青常开得更开,愣闯过去。知青见这种司机也挺心虚胆怯的。

但是总要回家啊,时间久了练得有文有武、各有各的 扒车高招。要说文扒:待司机在茶摊饭馆吃喝时上去给烟说好话,有的姐妹能眼泪鼻涕 一把把地,让司机心软:好吧,上吧上吧。一群人就都蹭上去了。

但这是少数情况。很多时候吃闭门羹。没辄,就仍爬上去赖在那儿楞不下:“反正你不能把俺扔下车吧?!”

这当然多是三五人成群时,一两个人多不敢,除非是膀大腰粗跟李逵那号个头的主儿。   

这武扒的花样就多了,往往是人多势众之时。最常见的就是一大伙人站在公路上硬拦。刚开始时扒车没经验曾让有那司机耍了,车停了一伙人往车后跑要上车,这时司机一踩油门突然加速,丫的跑了!上一会当绝不能上二回,再拦,就有人在前头挡着,待众人都上去了才离开车头自己上,或是前后左右都有人上,你总不敢乘人踩着车轮上车时开吧,谅谁也没那敢压死人的胆。俺们那时还用的招式就是,一两人站路边一手拿烟一手拿块半截砖高举着,那意思:司机同志,吃敬还是吃罚,您看着办了。可有那楞头司机就是不停,冲闯过去,没门!知青大爷不傻,第二道防线在前头呐:另两三人三十米外,要不推辆老乡的破架子车(平板车)或是弄根树轱辂朝路当中一倒,你停不!?据说俺那片 儿曾几次有司机楞闯,被知青把架子车推到轮下导致翻车的事儿,当然不是俺那伙人干的。还曾有上了车,到要下的地方司机不停反而快开的,那能吓得了俺们知青?敲砸司机顶棚是常事,你还不理?一军棉大衣给罩到前窗上,看你丫的敢不停!这损招把司机吓得快尿裤了。停下来就说:“俺错了,知青爷,可不敢了。”

其实俺说的这些都不是稀罕的。俺那县曾出过个有名的截车知青大姐大,人那截车扒车的胆大和技术作派足让俺们这些须眉脸红,对其敬佩如革命双枪老太 婆一般。只要有她在,男爷们主动退一边,让大姐大独自拦车。她见来车一人站路当中,面对来车双手抱胸前,二十米外,车速不减?人把外裤一退蹲路当中做小便状,由不得你司机不停!

她名声之大,据说曾用这招把县委书记老郭的吉普车都截过,郭书记下车见了她气的脸发紫问:“不要命了?你想干啥?”“这穷命,你想要就拿去吧!想干啥?搭车嘛!”

后来,书记真没辄,让她搭了车。那年头,时不时就有知青拦车扒车被撞死压死的事发生。77年俺考上大学离开农村时,曾听人说县城附近公路上汽车撞死一截车女知青。也不知是不是她?那个年代曾扒过车的伙计们,还记得那些场景吗?

回家真好 ß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