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忘的知青生活(中)

作者:力刀

 

大冬天刚从挖河工程扛了个劳模大镜匾回来,就遭到这平生唯一一次游街示众的待遇。也是平生第一次动了To kill? Not to kill?的念头。

一天早上大伙儿去上工的路上,见一面包车陷在土路上的引水沟里。一帮肥头胖脑白净净,穿戴干部模样的人正吃力地推车。俺们几个路过时,副组长嘴碎舌头长,不去帮一把也就算了,还幸灾乐祸地笑耍那帮人几句。偏偏那几天他又正害红眼病,戴了副墨镜,衣服穿得拉拉塌塌敞着怀没个正经样。那帮人里一短粗汉子没好气就对他骂起来,说他流氓混蛋。俺从后面赶上来,一见骂上了还要动手了,赶紧劝架,同时对那汉子说,你总不该骂人吧!看你象个干部样,总得讲道理吧,俺这位伙计害眼病戴墨镜怎的就流氓了。你就是公社书记也得讲理嘛。

吵了一阵,后面上来的队长过来赶紧把俺几个拉走了,同时对俺说:你真不认识这人?这就是咱公社王书记!你跟他吵还得了!俺还不在乎说:书记也得讲理吧?

中午正在地里干活,大队民兵营长和大队长就来了,把俺和副组长叫到大队部问早上是怎么回事,俺将当时情况一一叙述,他俩听罢也没多说,就说咱们一起去公社一趟吧,王书记叫你俩去谈谈。俺还不在乎,说去就去吧。

四个人步行十来里,赶到公社。 结果到公社革委会大院,就被人关一小屋里了。到晚上,这个公社王书记把俺俩叫去,那一顿臭训烂骂。末了,指头恨不戳到俺俩鼻子上说道:要不是听你们大队书记说你俩是模范知青,早给你们上绳了!俺到那时才知道了什么是地头蛇,土霸王了。晚啦!

第二天是赶集日也是全公社大队干部开会,会快结束时,这位王书记叫民兵营长把俺俩带到会场又当众臭训一顿,然后叫人弄了两块大硬纸板,上写“聚众流氓闹事犯”还打了红道道的XX给俺俩挂脖子上了,带到公社革委会大院门口,站那儿示众一上午。

平生第一次被人拎大街上示众了!从小学到高中,到下乡这前一天,俺什么时候不都是三好,五好学生,又才得了挖河劳模,这突然成了“流氓闹事犯”了!心里那耻辱、愤恨窝了一肚子。那一会儿真起了杀心:杀人和自杀。

站了约两个钟头,太阳快正头顶时,俺那组的插弟插妹们闻迅赶来了,当然,谁也不敢帮俺俩摘牌子,8个人就紧围着俺俩,不让别人来围观,陪俺俩站那儿说话。

直到下午3点示众结束,那个王书记在俺们大队书记和民兵营长恳求下,让俺俩回去为止。那几天,脑子是木木的,就是反复想着杀?自杀?……后来,一插妹对俺说,你那脸色啊看上去好可怕,森人呢,跟要杀人一样。俺说,俺是想要杀人来的。 那是77年上半年的事…… 那时,挂牌游街在俺那公社是小菜一桩,哪个大队没完成公社交给的任务,书记队长就会被挂牌游一圈。那个王书记是有名的地头蛇,睡过好多女知青。公社几个民办高中的漂亮知青女校长都是经他“照顾”的。78年高考,俺有幸中榜,离开了那里。几个月后,在大学收到插友和家人来信讲,这个王书记因站在“四人帮”的线上和“奸污女知青”被抓起来蹲大狱了:判了8年。ß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