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忘的知青生活(下)

作者:力刀

 

n力刀

[吃人]

古往今来吃人之事官史野史都曾有记载,俺说的吃人事件是俺下乡后在俺那村和近临村子亲耳听当地老乡说的,没见官方史书记载过,您各位就当是龙门阵或当天方夜谭聊斋鬼故事听吧。12月中旬,刚下去插队落户,就听人说隔壁庄上有个李姓老头吃过活人,操!这还了得,教训他丫的!

哥几个凑一赶集休闲日跑那庄里要见识一下“吃人的大地主”。见到老乡一打听,那李老头70多了,是还活着。

人老乡见俺几个革命小将气冲冲的样,问俺几个找他干啥,俺们说“听说他吃过人!得教训他”。老乡说,那不成,那李老头可是双属,也就是军属加烈属,一个是现役军人,一个当年死到朝鲜战场了!人家好好的,是五保户。你们可不敢胡乱来!俺几个听了这话头都蒙了,不分南北:大地主?吃人?军烈属?咋想都联不到一起嘛!哥几个也没见着吃人的李老头,还被人家老乡“再教育”了一回,败兴而归。回来后,与本队老乡聊起这吃人的大地主李老头来,告之:“那年头哪有地主!吃人也是没法子。那年头,咱这一片吃过人肉的可不止他一个。他名声不好,不就是多吃了几回,可能他吃过的还有没死透快咽气的人嘛”!

说得俺们几个头皮发麻,脊背透凉。再也没斗地主,教训吃人肉的家伙的勇气了。因为“那年头”是:1960到61年,地点:河南开封地区慰氏县东南方的永兴公社。

[挑水]

想起35年前,随父母从南京回到老家河南开封小城,那时的街道上也是这样的景色,也是这样的自来水管:一条街才一个。水管有的建在一小棚屋外,内一老婆婆收水费:两桶水1分钱。街上各家吃水用水要走百十米用桶挑回家。每家都有个大水缸,能装4-6桶水,够一家人1-2天吃用的。基本上是要每天挑水1-2趟。

回到老家,这生活的负担立刻就落到俺的肩膀上了。每天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挑至少2趟,倒满一大缸。俺那时刚11岁,还没发育长个儿,根本挑不动两满桶,刚开始就挑两个半桶却压的走路七歪八扭,还要中途歇个两三歇。几天下来,肩膀压得红肿疼痛不已。晚上妈看见俺的小肩膀红肿,她的眼也红了。老爸却说:“练练就好了”。妈给俺搓揉并用湿热毛巾热敷还嘟囔着:“要是压得不长个儿咋办”?“家家孩子都挑水,也没见谁家孩子不长嘛”!老爸说道。

一天,正挑着两个半桶水回家路上歇了一次,刚又挑上肩,迎面来了3个同班的女生,她们都要比俺大1-2岁,已开始发育,个儿头也比俺高半个头不止。看见俺挑半桶还压得那惨样,就都捂嘴笑。从她们身边走过的一瞬间,俺那个奇耻大辱之感啊!脸烧的真恨不钻地缝里去。

一咬牙,加快脚步,一口气挑回了家,竟然没再歇第2次:羞得哪还敢歇啊。第二天起,楞开始挑2满桶了。一下走不回去,就分2-3次歇,慢慢挑回去。开始压得晃悠悠,水也洒出好多,于是就学邻居在水面上放一片薄木板,防止和减少水的洒出。见到同学,尤其那些女孩子们迎面走过,楞咬牙死活也要撑着走过他们面前老远才停下歇口气。

就这样,折腾了约半年后,歇的次数越来越少,逐渐能轻松地一口气挑一趟满桶了。五年后,搬家离开那个破烂陈旧的街道时,俺已能挑2桶水或箭步如飞或哼着样板戏小曲,两桶甩荡着却滴水不洒地似闲亭信步那样悠悠哉哉荡回家了。我的两个弟弟从未挑过水。前年,回去专门到当年住处看了看,还是那样的街道,那个小屋和水管依旧,但当年收费的老婆婆已换了另一位不认识的。只是,挑水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很多院子都已接了自来水管了,用不着挑水了。那装水的大缸也已很少见了。

啊,似水流年!ß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