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深深影响过我的书们()

作者:力刀

 

 

 说到这《10万个为什么?》,俺上小学二三年级时开始看的,那是早年苏联出版的10卷本译本,基本看完了。可最有兴趣的,到今天还记得的,还是刚开始看的两卷,物理、天文什么的。还记得很深印象的是第一个(?)吧:阿基米德能举起地球吗?其他还有什么:为什么小军舰撞上奥林匹克号大轮船?为什么拿破伦军队过桥时桥塌了?一吨棉花和一吨铁哪个重?用冰能点火吗?等等。

那时根本看不多明白那些解释为什么的物理知识,但对那问题本身和最后的解答结果特感兴趣。后来,文革后期,国内也东施效颦地出了15卷本的《10万个为什么?》。翻过几页,就再也没兴趣读完它们。记得最TMD扯蛋的是文革时批人家苏联那套《十万个为什么?》时,有一篇讲“人为什么在紧急时刻力量会变得比平时大?”,这本是个生理学问题,叫咱革命的小将就扯成:毛泽东思想精神原子弹武装起来的革命战士,不啦,不啦。还举个例子什么上海(?)某校失火,3-5个小将一下把一大三角钢琴搬出火海,而在平时是要7-8个人才搬得动的,等等。还有插画呢!现在看来这全是扯蛋,可那年头啊,当亩产万斤都被咱钱大物理学家证明了,还有什么不可以被毛泽东思想精神原子弹武装的革命人们创造的奇迹?说到人家苏联老毛子的《10万个为什么?》就是好,不能不提到他们出的另一系列:趣味数学、趣味物理、化学、生物、天文、地理的系列科普,都是比《10万个为什么?》要薄很多:才百十页的小册子,但确实写得好,吸引人,俺自认没数理逻辑的脑瓜,也不是真心感兴趣,可他们这套趣味系列对俺中学是很有帮助的。今天俺坦白,这套系列科普也是俺当年从校图书室封存的封资修旧书堆里翻出并偷出来的。前年回国,整理旧物,看到俺当年的胜利成果(准确点说是赃物)里这些“趣味”系列和包括那《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年进卫军》、《红字》以及果戈理、契科夫、福楼拜尔、杰克伦敦、斯汤达、左拉、莫泊桑、巴尔扎克等大师们的作品还完好地躺在那儿,而再到当年母校拜访却见其已成技工夜校连图书室也没了,真是感慨万分。

那两年,俺偷这些书的动力和榜样却是来自上语文课学的鲁爷笔下那可怜虫:臭老九“孔已己”!他那光辉名言“读书人窃书不为偷”是鼓舞俺的力量源泉啊!与其让他们在潮湿的屋角霉烂掉,为何不能窃来为我所用?!不是说毒草也可沤肥给鲜花吗?俺和另一知己死党铁哥们就勇敢地孔已己了几把。于是,那些要霉烂掉的毒草就成了俺俩在那精神大饥荒年代的肥料和营养。30年过去了,这些从不敢说的故事也成了过了追诉期的不得不说的故事。书啊书,在那“我要读书”的饥饿的洪荒年代,书里书外有多少有趣的、辛酸的、不能不说的故事啊。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