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十一周年历程感言

   

能走到十一年后的今天,简单地说一句“不容易”,已经显得无比骄情。但和以往任何一次的周年感慨一样,我第一个要说的还是“不容易”三个字。

从根本上说,外来人种加上外来文字的特征,更加上互联网的重大冲击,使得我们作为一份中文报纸,在美国这个地方谋生有先天的无数不足。而且,多年来印刷费用纸乃至人工工资的不断上扬,我敢说几乎所有在海外谋生的中文平面媒体无一例外,全都时时面临生存危局。复杂的社会大环境加上更加复杂的中文媒体竞争小环境,人人自危。

在这些平衡中,还坚持想把上乘文章几乎免费奉献给读者,我们克服了无数本来连我们自己都以为克服不了的困难。

但好在我们已经走过了这么多年头。从现在往前看,我们对自己的生存功能越来越有信心。我们希望的是留一份好的“报誉”在人间,也因为如此,我们每期选稿都尽可能审慎,很怕自己的一个误识,而让读者遭遇“阅读委屈”。

在过去的十一年来,我们从(1)坐落于洛杉矶圣盖博市的一个仅仅三百英尺、只有一个北窗的小小套间里的小报社,到搬迁到(2)罗兰岗香港超级市场附近一个一千英尺、没有电梯和正式招牌的零售区办公室,最终发展成为进入(3)自购五千英尺办公室和大型仓库的中等报社,从小到大的业务历程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在节衣缩食、认真为报的刻苦中度过。以上三步迁移的历史,正好说明了《美洲文汇周刊》经营状况的步步改观。

我们当然也知道,我们的读者们其实也是跟随我们的成长而成长的。已经记不清楚多少读者来信和读者来电赞扬我们的报纸已经成为他们家里的“第一读物”,从我们根本不接受虚伪恭维的智商角度而言,我们觉得自己当之无愧。而且,读者也从来吝啬恭维。

在最近的几年当中,我们尝试着对版面做了频繁的改动,探索最美观简洁的版式,希望能在最节省的基础上获得最完美的报纸外观。对于报纸本身,我们希望能在未来的若干年当中,把报纸从如今的八十个版扩大成一百个。

其实,在以洛杉矶为发展主要基地的报纸有数十份之多,奇怪的是,当年,也就是在十多年之前,大家几乎同时起步,十多年之后我们周围的一些对手已经彻底消失,当然,也有新的对手隆重出现,但一路而来,我们的成绩如何,读者自知。

我们感激多年来一直支持我们的广告客人,我们的很多广告客人几乎是跟随报纸一起走过自己的经营之路的,从十一年前在《美洲文汇周刊》上刊登了广告之后,很多商家的支持如今还放在原地,使得我们能从小到大地发展到今天,我们把这些厚爱看成一个个凝视我们的眼睛,我们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也感激所有爱读我们报纸的读者,双周的周末,每当我们的送报员工在各个报纸取阅点被“夹道欢迎”、每当听说我们的报纸在各个送报点被人长久等候、每当听到热心读者打来各种告知我们报纸在发行上出现了哪些问题,甚至每当我们看到UPS的大车轰隆而来开到我们报社仓库的后门向车上费力搬运报纸箱若干个时辰而汗流浃背的时候,我们内心油然而生的感激与满足无以言喻。

我们会一直这样走下去,不高调、不疯狂、不急躁,不艾怨、不嗔怪,一切竞争现实都接受,一切“不容易”都能理解,唯有我们心目中“报纸质量第一,报品质量第一”的信念持续不改,请读者跟随我们继续走下去,请广告客人多多给我们机会。《美洲文汇周刊》说谢谢。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