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穷时吃了些什么?()

作者:力刀

 

 

 富有富的吃法,穷有穷的吃相。虽今已小康丰衣足食,然仍不能不常回想起往日的生活,虽然不如红军的草根树皮、旧社会的吃糠咽菜那样“动人”,也自是一段难忘的经历。革命导师曾说,“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俺盗版篡 改一下:“历史是普通人写的”。我们都来谈自己的经历,我们就是在为历史巨著添一笔一划,写下一个个注脚。谈吃,可以是谈一种文化,也可以是谈一段历史。

[采荠菜]

小时在南方长大。南空大院里,除住家区,还有大片的田地,几片杏林、海棠林和桃园,还有一个大池塘,每年要放鱼苗。那时的孩子读书的时候没有玩耍的时候多,可玩的地方也多。玩归玩,也得吃饭吃菜不是?常带着弟弟提个篮子,掂把小铲刀,到地里林子里挖野菜。 最常挖也最爱吃的是荠菜。

荠菜,春天的麦地和湿润的菜地里,小树林灌木丛里最多。齿状叶子,或青绿或墨绿带褐色。入夏稍大一点就老了,开着碎碎的小白花,带点子清香味儿。荠菜是上好的野菜,好吃不说,还是药草(后面再说)。

一立春,天见暖,各家男女小娃子都成群地到地里采。天见黑时,各个满蓝而归。有的人家当下里妈妈就洗淘干净炒了当晚饭的菜,有的人家想大大地饱餐一顿荠菜饺子,就会弄个大木盆倒进水,把荠菜泡上,小家伙们就继续革命,每日挖菜不止,直到木盆里泡满了,周末到来,淘菜、剁菜、剁肉、妈妈呢总是调馅、擀面皮、一家人乐融融地围在一起包荠菜饺子或馄顿,要是配给的油富余得多呢,也有炸荠菜春卷的。

如此好吃,小朋友们挖菜时不免也有私字闪念之表现。有的发现一片长了好多荠菜的地方,见别的也要来,立刻用小铲划地为牢声明:这是我的神圣领土,不可侵犯!当然遇到超级大国霸占领土也只能忍气吞声,出租领土。但也倒能和平共处。弟弟贪玩,不太爱下苦力,对了,要挖一木盆的菜,也是强体力活儿,蹲那儿一半晌的可不是好玩的事:于是,有次挖菜,路过二胖家门口,见他家大木盆里泡了好多荠菜,看了不禁眼红,见二胖家没人,捞了一大把就跑了。

可晚上回家报功时,被妈妈看出了破绽:第一,凭弟弟的年龄个头哪可能挖那么多?第二,挖的菜咋都跟洗净似的可下锅了?一问,弟弟就不小萝卜头那样英勇,彻底招供了。妈妈教训一顿不说,拎上菜蓝带着主犯弟弟和我这包庇犯到二胖家道歉还人家的菜了。那个窝囊啊!荠菜从立春可采到夏尽秋至。秋天,菜就不水灵梗子多,不鲜美了。

荠菜除当菜好吃,也可入药。妈妈那三年饿坏了,得了肝病和贫血,脸颊和小腿一按就一凹坑,半天不起来。有医家告之荠菜花和鸡蛋调了冲汤喝,可补养血气养肝。一听说这方,俺就带弟弟奔地里采荠菜花去了。

秋天,荠菜成群告老开花,一片一片的白花,倒不难采。我又以孩子头的威严命令众弟兄们帮着采,每日进贡不够两把者:不带玩儿!俺的弹弓仗,拼刀仗武功高强,常胜将军,打鸟也最有收获;摔跤,跟俺走上三个回合的大院里别说同龄的无几,就是大俺三四岁好欺负人的小霸王刘家二赖弟兄也被俺一口气摔得服服帖帖。

自那时俺就被推为大救星一样的领袖。巴结混到俺队伍里可不容易,有这表忠心的时机,自然,曾受尽欺侮的穷苦百姓们踊跃响应俺的号召,何止两把?!一满怀的抱来送给俺这大救星。

妈妈的水肿慢慢消了,脸颊有了红色。这与医生的治疗、妈妈调动离家近了,辛苦稍减且有了饱饭和肉蛋食品有关。但我也相信我和弟兄们采的荠菜花也立了一功。

我很骄傲,我很开心。 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