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和清华到底谁比谁好?

 

很多人生平的第一次骄傲感,是从戴上北大或清华的校徽开始的。这种骄傲感使这两所学校的毕业生往往在几十年沧桑之后,依然自称“北大人”或“清华人”,以缅怀那个留住他们黄金岁月的地方。

但是北大人和清华人之间,却从来多少有些互相看不大起。清华人挺起坚实的胸脯说:在两校无数次的对抗赛中,你们赢过几回?北大人则斜倚着门框以唇相讥:你连跑步都喊着号子,没有比你们更乏味的人了。这是北大人文主义和清华科学精神的对话,也是追求自由和遵守纪律的对话,更是传统之花与今日之果的对话。我们从中明晰地看到中国人的两副面孔、两种精神。诚然,他们都是巨人。

在弹吉它唱歌的日子里,北大图书馆草坪的夏夜是最令人难忘的。但往往是清华来的吉它手最终坐在了草坪的中央,因为他们技高一畴。北大学生弹琴在于娱乐和表达,清华人则更在乎技法而于此道痛下功夫。

有一次,一个北大女生去清华的舞会跳舞,一个清华男生请了她。正跳着,那男生突然说:“我记得你来过。”然后准确无误地回忆起那是几月几号,她穿了什么衣服,跳过什么曲子。这女生惊呆了,以至以为他有什么居心,一曲终了就飞逃而去。这故事在北大是作为笑话流传的:看看你清华人,高达61的男女比例失调,竟使得你对我们的女孩记性好到这般地步。

尽管有些纯朴的清华学生甚至到毕业时都还没有尝到过恋爱的滋味,但很多"我们的女孩子”还是被清华男生的执着专一打动了芳心。她们造了未名湖畔才子情调的反,在清华人那里找到了更实在的感觉。我们班上第一个结婚生子的女生,就是嫁给了一个清华人。他们今天正在新大陆上过着或甜或苦的日子。而我们班上的许多男生,至今还处于“光荣孤立”的状态,经常啸聚于通宵的饮酒或牌局中。这两所大学的情形,颇类似于英国剑桥和牛津。剑桥在两校间著名的传统划船比赛中几乎很少占到上风,但他们依然可以嘲笑牛津的绅士们:你们懂得什么叫浪漫吗?

“你们有未名湖吗?”北大人常以此耻笑清华的书呆子们,但这也正是清华人看不起北大才子的理由:未名湖有什么了不起?除了能淹死诗人还能干什么?

这种争吵持续了几十年,并且还将由新一代北大人和清华人持续下去,因为他们都对两校彼此间截然不同的传统和精神充满信心。虽然是北大人而不是清华人最早喊出“民主与科学”的口号,但整整一个世纪以来,北大人身上却似乎一直保持着中国原生传统的一些特质。

换句话说,北大人由于对酒和女生不能忘怀的情调,而使他们的生活更接近于传统的文人士大夫,就连他们无数次试图干预社会生活的行动,其特征似乎更象大学生请愿和“公车上书”精神的延续。这种文人士大夫气,从每天扶杖徐行于未名湖畔的老先生们的背影中就一目了然了。在年轻学子倾慕的目光里,他们本身就是生活和爱的化身。以至一位校园歌手仅用一句就唱出了全部的意境:“有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

与北大流淌的文人气相反,清华则以其理工科学院的特点,把现代文明追求精确重实干的精神表露无余。这无疑是一群最具朝气的人。每次我走进清华的大门,都会感到仿佛他的每一个毛孔里都在向外弥漫着精力和斗志。与北大人悠闲甚至显懒散的脚步不同,清华人更象一张拉满的弓,他们步伐更迅速,眼神更坚定,表情更肃穆.在清华里,你会最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天降大任于斯人”。

北大以其人文精神,很自然称为首都以至全国各高校的精神领袖。几乎在每一个需要学生们挺身而出的历史时刻,各高校都会首先把目光投向北大:你们打算怎么办?

清华则显得默默无闻得多。明确的纪律感和使命感赋予了清华人一种“泰山崩于前面色不变”的品质。即使在最躁动的日子里,仍有不少清华学生可以踏踏实实地把自习上到熄灯,然后上床倒头便睡。

这在北大是不可想象的。那些游离于焦点之外的人,至少会成为同伴嘲笑的对象。以北大传统中著名的宽容,这种现象是很奇怪的。

清华人更接近一个自我中心者,在学生时代社会参与意识相对淡漠。不用督导,他们知道目前他们应该多读书而少去分心劳神。他们更象一些苦修者,他们清楚他们还缺乏干预社会事务的能力和手段,他们在有意识地为将来的一飞冲天积蓄力量。

这种不近人情的沉默使他们变成一些“怪人”,可谁若是因此而轻视或嘲笑他们将大错特错。一个显而易见的实事是,这群学理工的人,后来成为更优秀的管理者和行政管,并且有望升迁到更高的决策层。而北大人,则在短暂地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后,更多地是以布衣的身份游离于社会之外而终了一生。

从更大的时间跨度上审视,清华人会轻而易举地成为社会的主流。北大人作为一个批评者而不是建议者,则永远带着异端式的怀疑的目光。是北大人天生的抗拒做官吗?不是。是过早的爆发使他们在走到青春的顶点之前就耗尽了心灵的动能,甚至未老先衰。这是北大人至死不悟的悲剧,而他们却往往更愿意将其归结于社会的不公和人们的偏见。

由过早地入世到过早地退隐,北大人往往意识不到道家的精神是如何地渗入了他们的灵魂。来自未名湖畔的吟唱使他们更醉心于体味某种轻愁薄怨的情调,然后纵情于诗酒之间。

而清华人在科学与自律的外表下则更接近于真正的儒家。他们从来不是机会主义者,他们会选择在最适当的时机做全力一搏。读书时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入世精神。设想若他们象北大人一样,在读书时就时刻准备着拍案而起,那么他们未来的身影则很有可能与潦倒的教书匠或卑微的科员形象重合。那时,他们可能会在酒后大骂清华害人不浅。而北大人虽以这种普遍不得志的处境,却对自己的母校无怨无悔,甚至以其为终生精神的圣地和灵魂的归宿,北大实在有其独特的迷人之处。

北大这种魅力的核心,就是告诉她的孩子们:你是一个人!你要独立行走于天地之间。这也许注定了你苦难的命运,但你应该以此为傲。因为你是众生的俯瞰者,虽然不是救世主。

北大人是以傲气著名的,以至于不屑于在世俗中为了某一目的而呼朋引类。清华人则不然,他们似乎天然具有群体合作的精神。读书时,他们常常以这种精神在体育馆对抗中把北大的散兵游勇打得落花流水;走上社会后,他们也是以这种精神互相提携,一荣共荣。在这个意义上,北大象雅典,而清华则象斯巴达。

我常想,中国今后的历史,很可能是清华人来写,北大则永远会以一种精神漫游者的形象被归入另类。他们的上者成为寂寞的先知,中者成为不为人理解的狷士,下者成为潦倒的流浪汉。清华人,则上者成为坚定的领袖,中者成为稳健的官吏,下者成为可以信赖的士兵。当然,清华人更多的会成为成功的学者和工程师,以上不过是一种不太恰当的比喻。

北大的历史比清华的更长些,但北大人从来没有学会经纶世务,从来没有养成更深的城府。若以一个人不同的人生阶段作比,则北大是青年,清华是中年。青年人的敏锐中往往会有盲动和偏执的成分,有走上歧途之忧;中年人的务实往往会流于刻板,有只顾眼前而陷入僵化之虑。只有北大精神与清华精神的结合,才更接近于完善。

当北大人徘徊于月下未名湖的时候,当清华人鼓着腮帮子奔向球场的时候,我们看见了中国人的两副面孔:追求娴静的心灵和追求刻苦的劳作。

这两种特质是如此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过去甚至未来,以致我愿意把这两者互容共存的关系用孔子的一句话来作比喻:“学而不思则惘,思而不学则殆”。

我们中国人和西方人的不同在于:西方人在精神上都已太理性太科学化了,以致连他们自己都有一种走进了死胡同的困惑。所以北大源于中国传统的这种风范和魅力,也许要在将来,人们才能认识到其价值和影响,甚至要高于她曾经首倡的一些最明确无误的精神和教义。传统中国人的精髓,除了已溶入我们血液中的那些与生俱来的东西,很多已渐渐死在图书馆和博物馆里了,只有在象北大这样少数的一些地方,还活着。这是弥足珍贵的财富。

清华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子。他没有沉甸甸的过去,所以他无忧无虑地轻装上阵。他所爆发出来的活力,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是可以寄予希望的所在。

北大是泉水,清华是岩浆。

[附录]黄延复:也谈清华传统

黄延复(清华大学教授、著名教育史研究专家)

一个时期以来,校内外谈论清华传统精神(包括学风、校风、教育理念等等)者又形成风气,所论大都可给人以这样那样的启示,但偏颇或值得商榷之处确也不少。

但要想真正理出我们优良传统精神的核心所在,也确实是件不容易的事。

首先,确如我前些年在一篇文字里所说的那样,清华的历史(包括他的传统精神)有时就像一头从丛峦叠嶂中苦斗过来的狮子,一时弄得遍体鳞伤、污垢满面,看起来面目全非,不但有时难以区别出哪些是“真”,哪些是“伪”;哪些是“粗”,哪些是“精”。

有两个最能说明问题的例子:

其一,我们“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老校训,有很长一段时期,它似乎是被彻底地扬弃了,镶嵌于大礼堂正额上的那面校训巨徽,曾长期被一面巨大的红五星所覆盖。直到前些年,当有人想要恢复其本来面目时,还被当做是恢复“封建时代的训条”或“不合时宜的老古董”而遭非议。而现在,它可以说已经彻底“翻身”了,换句话说,它又附在清华雄狮般的躯体上向新的高深驰骋了。

其二是清华的文科(这里指的是列在课程表上的文、史、哲、政、经、法类课程,不是某些雄辩家所指的文艺代表队之类)曾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被中断了。当那个具有绝对权威的声音宣布“……我指的是工科还要办”时,可能有不少同志曾庆幸清华早已走在了历史的前面(早已把文科取消了)。而现在,我们所提出的响亮而引为自豪的口号之一,恰恰正是我们又恢复了文科教育,只不过,要想使这项恢复和发展工作取得被公允的成就,尚须相当的时日。清华的传统是博大的,涵蕴深厚的,而且是一以贯之、不容割裂的。记得前些年,曾有过一种“权威”的提法:“清华有两个传统,一个是以梅贻琦为代表的买办传统,一个是以蒋南翔为代表的革命传统。”

用意很明显:只有后者才值得全面继承和发扬,而前者,只有被当成“反面教员”批判和扬弃的资格。这种说法在群众中(至少在清华历代校友中)有多少人从心底认同,我不敢说,反正我一直不敢苟同。我一直认为,历史也好,传统也好,在发展过程中都有其内在的连续性和继承性。有时为了叙述或总结方便,把它们作分段观察,作一些去伪存真或去粗取精的工作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必要的。

但这并不等于说,历史可以被任意割裂。在历史的阶段性发展中,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记得前些年(那时我还在校史研究部门工作),一位校领导同志生病住院,想乘机系统了解一些校史上的问题,就通过我当时的部门领导同志把我召去作些介绍。谈话刚开始时,空气尚称和洽,但当谈到清华校史的继承性和连贯性这个敏感的话题时,我脱口说出:“没有周诒春,也就没有梅贻琦;没有梅贻琦,也就没有蒋南翔。”

记得当时我这话一出口,室内空气马上凝重起来,那位校领导同志虽然没有立时进行批驳,但表情严峻,明显是不能苟同;就连陪我一起去的部门领导也跟着表现出不以为然的面色。但我这个看法迄今不悔,而且还要加上一句:没有蒋南翔(时代),也就没有迟群(时代)。

最近以来,结合清华校庆的时机,几位颇具学校发言人资格的校系一级的领导同志也相继谈到,提法却颇不一致。在“清华精神”方面,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的几种提法。一种认为:清华精神至少有以下三条:一是“耻不如人”,二是“讲究科学”,三是“重视实干”。(见徐葆耕:《紫色清华》第2-4页)另一种认为,清华精神至少有如下四条:1、“团队精神”,2、“实干精神”,3、“创新精神”,4、“科学态度”。其他还有一些零散的提法,如“两弹一星精神”、“教书育人精神”等等;最近又看到朱熔基学长的一种新提法:“追求完美”。

如前所述,决不能说这些提法有什么错误,它们都是很有见地,或者说都是很有启示性的,至少是自己的切身体会,无可厚非。但总觉得太零碎,还不够集中有力。总不能把一切带有积极意义的词语都列为“清华精神”的吧!总应该找出境界更高、涵蕴更深、更有概括力的所谓“辐射源”或“辐辏点”。而我认为,这种“源”或“点”是早已存在于我们历代校友的心灵深处了,这就是我们的老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八字。

清华传统中的教育理念,应该是她过去创造辉煌、今后创造一流水准的最根本的、具有灵魂性的因素。但这也是个看来复杂、实则不难说清楚的问题。所谓“教育理念”,应该包括教育思想、教育方针、治校原则、培养目标等等。还在建校之初(19112月)制定的《清华学堂章程》中,即明确规定清华学堂的教育方针是“进德修业、自强不息”。后来历经演变(但“万变不离其宗”),周诒春时代强调“三育并进”、“培养全人格”;梅贻琦时代强调“通才教育”和“新民教育”;蒋南翔时代强调“又红又专”,和“德才兼备,体魄健全”。而其总的目的实可“一言以蔽之”曰培育高素质的人才。

至于由此出发而衍生出来的具体提法,例如“老清华”的“教育要独立、要脱离政治和宗教干预”;新清华的“教育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等等,那就属于要经过讨论、经过历史检验而终究会弄清楚的问题。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