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穷时吃了些什么()

 

[番茄炒鸡蛋、捞面条]

我在南方出生,在南方生活时从未吃过捞面条。11岁那年,老爷子倒了霉,被踢出军区大院发配回原籍老家河南开封。爹妈的基因遗传使俺继承了爹妈北方人的爱吃面的传统习俗,立刻喜欢了北方面食,尤其是捞面条。捞面条是北方人日常便饭,尤其夏天几乎每日一顿。捞面条最省事:做一锅菜当浇面的卤头,白水煮面,熟了捞出来,夏天呢在井半凉水里过一遍,冬天就直接浇上菜卤头,最常吃的菜卤头是番茄炒鸡蛋、黄瓜丝或开水过绿豆芽和着芝麻酱, 拍两瓣蒜,一把荆芥叶。一人一大海碗,唏里呼噜吃得吧吧响,那个痛快!那时刚进入青春期,开始变声长身体,突然就变得特能吃,扣到头上当钢盔的大海碗,俺一顿能造下两碗面,比老爷子吃的还多。那年头油水少,胃口撑得极大,大得吓人。妈常担心俺会撑坏了胃。可俺却老觉得饿得快。尤其下午放学后还要参加校田径和蓝球队训练,到快结束训练时就没底气了。那时肉蛋要凭票每月限量供应。妈就叫俺和弟弟去开压面条铺的老邵家送面时帮他家人一起压面(那时还是 手工摇的人力压面机)以便老邵去乡里卖冰棍儿回来时带些便宜而且新鲜鸡蛋优先卖给俺家一点。妈知道俺最爱吃番茄炒鸡蛋菜卤捞面条。那时番茄也最便宜,4-5分钱一斤。每次一买就是十来斤,即当菜、白糖拌井半凉泡过的番茄又是最美的水果。离家7-8里远的化肥厂生活区卖3分钱一斤,便常带弟弟跑到那儿去,哼 哼吃吃抬回来,累得半死,就为了省几毛钱,其实吃得更多,也没省。但那会傻乎乎的哪懂呢?只看到俺就是省了4-5毛钱,还特高兴和自豪。

从7-8岁起,老爹下连队当兵或四清,妈妈在远郊教书,爹妈就把俺当闺女用的,做饭就是俺的活儿。校队训练完,赶回家先做菜卤儿:5-6个番茄、3-4个鸡蛋(看鸡蛋大小而定,俺家弟兄仨加爹妈五口人,一顿饭一人一个鸡蛋在那 会儿是很奢侈的)、一把香菜或荆芥叶、一棵葱、一陀蒜头。倒上油,炒鸡蛋,下葱花,倒入番茄块儿,撒盐,快出锅时,加上香菜或荆芥叶及蒜瓣儿,倒些水,一滚锅,就成了。待爹妈回来,就下面捞面,全家热闹闹捧着大海碗,吃的一片呼噜 声。痛快呀!一顿饭一人摊不到一个鸡蛋,是少了点,可比起邻居和同学,俺家少说也算是该划成上中农的。俺时不时会发一声感慨:真好吃,这辈子能有一天让俺把番茄炒鸡蛋吃个够就好了!说的无意,听的有心。多年后,妈跟俺提起,眼都会湿:听了俺那话心里不好受啊!

邻居大娘有一天见俺正炒菜,闲聊中教俺一招把鸡蛋炒得好看又显多的方法 :鸡蛋打糊糊后,搀芡粉再加水!待油滚热,暴下打匀的蛋糊,一旦蛋膨起就出锅。俺照方一试,喝!3个鸡蛋让俺炒出一大盘,比往日5-6个蛋还显得多!吃起来,蛋花也特嫩!俺那高兴的,跟吃了一盘炒蛋一样。后来又学了一招:搀些水豆腐搅碎,白花花的与黄澄澄的和在一起,又好看又好吃,还更出数显多。从来没吃烦过番茄炒鸡蛋卤捞面条。出国后,俺自己一人生活时,最常吃的还番茄炒鸡蛋、捞面条。开PARTY,番茄炒鸡蛋也是俺的一道主菜。而且直到今日有个习惯动作也没改:打鸡蛋到碗里,一定要食指搅一下蛋壳把沾底的蛋清全扣出来。缺那点鸡蛋清吗?绝对不!可三十多年的习惯动作已成下意识行为大概这辈子也改不掉了。有一次PARTY中,一小伙子笑侃起访问学者老王有次买菜回家路上一盒鸡蛋掉出来打了,当即蹲那儿看着心疼的眼泪要流出来。俺告诉他:你不懂!是俺俺也会心疼,尽管俺知道那才1.59加元一打的鸡蛋,一个蛋不过3-4毛钱人民币。可你大概永远不会懂的!除非你也是经历过把炒鸡蛋吃个够为最美好梦想的过来人。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