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穷时吃了些什么?

[槐花、柳絮]

春天又到了。树枝已见小小的返青芽苞。相信不用出一个月就能看到柳絮飞扬,闻到槐花的清香。更重要的是除了荠菜、马兰头等野菜,又添了几样可以采来吃的野味儿。儿时每到春天,下课或闲遐时就要提篮下地挖荠菜、马兰头,上树折槐花柳絮。采得满篮回家,妈妈将之淘洗干净,做出好吃的菜肴。妈妈常做的有几样菜:

1、蒸槐花   

3-4月份槐花还没全开花,尚是花蕾骨朵时采来吃为最好,清香而且水份汁液充足,生着放嘴里嚼吃,带着甘甜味。到开槐花时节,满处满树都是白花花一片 ,随便找棵树,拽下一枝,三下五除二就摘满一篮子,有那更懒的伙计连篮子也不带,干脆就撇折一根大枝,拖回去,一路上不住地大把往嘴里送着边走边吃,又有槐花又有烧材,真个是多快好省了。槐花稍淘洗一下,放到一大和面盆里,撒上干面粉,搅拌均匀,让花骨朵都沾上粉,就放入蒸笼里蒸个20-30分钟。那时家境好的人家,就用一风吹(100%的面粉,不去麸皮)白面,家境次些的就撒玉米面或豆面。蒸好出锅,晾个差不多温吞时光,河南人好吃蒜,常把蒜头拍碎剁成小细末,与姜末、葱花和着用醋和酱油一调,家境好的再滴几滴麻油就可开吃了。

吃饭时辰,各家如此真是满院满条街飘荡着蒸熟的槐花香。那又是菜又是饭,俺每每要死命塞个三大碗,撑得肚皮青筋暴涨,裤带不松几扣不拉倒。妈妈不时要劝俺:别撑坏了,还多呢,晚上给你们炒着吃。晚饭果然是猪油炒蒸槐花,炒得脆焦的锅巴是最美味的,谁都想要多盛些锅巴,嚼在嘴里嘎吧吧,香得真不知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这好吃的了。和槐花同时节上市,吃法和味道也相同的还有榆钱儿,但俺觉得槐花更好吃。

到吃槐花季节,农民也常拉车进城叫卖,满街但闻:谁要槐花榆钱儿嘞?那时买一斤才3-5分钱,就那价儿还要讨价还价半天。俺们也不时买槐花来吃,但总是觉得不如自己现采的新鲜好吃。更爱自己去采。有一次一个同学上大树高处采槐花,脚下树枝一下断了,直直地摔下来,好在下面是土地没要了命,但把胳膊摔了个开放性骨折,骨头碴子戳出皮肉鲜血淋淋,人也连摔带吓昏死过去。俺当时正在下边,亲眼看着他那惊恐变形的脸,听到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吓得俺几个也是魂飞天外。从此俺再也不敢上高处采了。啊,那清香的槐花!

2、柳絮   

按俺家乡话发音应是柳XUN儿(荀的发音),不是满天飞的毛絮絮,而是刚 发出的柳芽儿。也就能吃一个多星期的时光,很快就由芽儿变得柳叶细长如剪刀了。说实话,柳芽儿不是那么好吃,有点苦涩,采回来多要在清水里漂泡一天或在开水里过一遍去苦涩。然后捞出来挤干或晾干水份,吃法呢,有像俺前头说的蒸槐花、榆钱儿那样吃的,也有就开水搓滚一下凉调着吃的,还有做菜包子的。可不管咋处理和哪种吃法柳芽的清苦总还是在。小孩子多不像吃槐花榆钱儿那样虎食。妈妈就常把大肥猪肉炸过油的焦油渣和着柳芽剁碎,蒸出那香香的半荤半素包子,这一来我们都爱吃了。一顿饭能造下三四个大包子。尤其那会儿正长个子变嗓音的青春期特能吃,每日下午下课后还要参加校队训练。柳芽儿和着油渣馅的包子是那么香,也特顶饥。那个年代妈妈就是用那东西和着清苦的柳芽做出那香香的包子,让我们吃得饱饱的去上学。去年四月回国探亲,在家门口集市上,见到农民卖柳芽:过了水,挤干握成菜团子。买回家,妈妈就那么用蒜汁酱油醋清调了一大钵,吃了个过瘾。那苦那甜,只有尝过才知道。那滋味你永远不会忘。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