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女性生育选择

                                                                                                               玛雅

人类在所有哺乳动物中是繁殖很快的。在今天人口爆炸的年代,给这个超负载的地球少增加一个负担,少生一个孩子,应该被认为是一种善举。甚至有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人类为了保护集体的生存环境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我说这个话题,希望不会见怪于和我意见不同的朋友们。托尔斯泰有一次对高尔基说:人总得忍受地震、传染病、可怕的病症以及一切灵魂上的苦恼,但是生活中最大的悲剧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永远是卧室里的悲剧。体验过家庭婚姻悲剧的人一定对这句话感慨最深。我的一些女友对我的生育观点大惑不解,因为我是一个非常喜欢小动物和小孩子的人。

我的回答就是鸡蛋好看好吃,但是生蛋时的母鸡却不好看。母亲虽然伟大,但是怀孕中、分娩中的母亲太惨不忍睹了。我今生虽然没有见过一个临盆的妇人,也没有看过恐怖的分娩科教片,但是从小就对这样的女人敬而远之。我说这句话绝没有对做母亲的人有任何的偏见,恰恰相反,正因为我有一个十分了不起的母亲,我对母亲生我养我所受的苦难非常歉疚。虽然没有为人母,但不是不了解父母为儿女所作的牺牲。

可怜天下父母心,特别是我的父母,因为生出了我这样一个“怪物”,他们在过去三十年里受到的苦、付出的爱和为我作出的牺牲更是超出常人父母的许多倍。也更加重了我对生育的恐惧,我就是这么难养的人,要再生出一个“怪物”该怎么办?

我一直认为一些人讲的女性生育时钟(biological clock)是无稽之谈。这个所谓的时钟其实是女性对生育的复杂心情。最近跟我的医生谈到我的生育恐惧,记忆特别深刻的是小时看的一部叫《阿信》的日本电视剧。故事里的阿信为了不再为粗鲁的丈夫强暴,不再生育,她在最冷的冬天跑到冰冻的河上,蹲下身子,让寒冷的雪水把身体里的小生命冻死。
与小朋友一起发誓永远不要“怀孕”,永远不要被男人支配我们自己的身体。

女人,女人的名字不应该是弱者,而是苦难。为了那个鲜艳的苹果,女人世世代代要受生育之苦!昨天想到女人的身体这个问题。发现《圣经》真是一部奇妙的经书,它最迷人,最独特的地方是对亚当夏娃偷吃禁果,从而被罚下天界的解说。苹果不就是那个引诱女人的爱情吗?为了爱情她们要忍受受孕阵痛的惩罚。女人的子宫即是快乐之源,也是痛苦之本。快乐和痛苦存在于同一个最为敏感的器官。女人对性爱充满矛盾的复杂情绪因此有了最诚实的身体构造的解说。

而在男人,快乐的载体和痛苦之处是从不同的器官引发出的。想到这里,便生出对上帝那个花花公子的怨恨。男人可以抱怨苦役、抱怨磨难,但是他们哪里知道女人的痛苦是在身体最深处,神经最敏感,最细弱的那个地方! 那个痛是直穿心肺的。

女人也是最容易受到病菌感染的一群,让她们的身心更加脆弱。

男人若不真心“惜香怜玉”,真正愧作男人。曾经有一回,只看到一个男人写了一句“惜香怜玉”,就把他引为知己,飞了万水千山去看他,却原来是一个粗鄙不堪的冷血动物。天下就有我这情商为零的呆瓜!为了爱情和将出生的孩子的安全,这就是女人寻求婚姻保障的最大原因。有男性朋友讲当今的婚姻制度限制人性,是一个过时的制度。我要告诉他,只要世界上有女人生孩子这件事,婚姻就是最合理的制度。也曾经有一个我敬仰的男性朋友,有一天告诉我他要跟临产的妻子离婚。我大怒,电话中斥责他没有人性,就是他的妻子应该千刀万剐,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跟她离婚。婚姻关系归根到底是一种经济和社会组织关系。这没错。而女人要想生育的话,惟有寄托于婚姻的稳定。但是也有标新立异的女人,这里就不谈特殊的人物和事件。现代的避孕方法和技术让女人有了更多的对自己身体的支配。在没有稳定的恋爱婚姻关系的时候,她们完全有办法推迟生育或不生育的。

有一些陈腐的观念认为,没有孩子的女人的晚年会多么悲哀寂寞。我相信经由社会福利体制的完善,没有家庭和儿女的女性一样会有她们自己的幸福和快乐。作为一个有理想写作的人,体验为人之母是人生重要的一章,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生经历。我也相信神奇妙的信息也都在生育之中。但是我却在这个最基本的,每个女人都视为当然的人生话题前彷徨不已。我的思考是不是又让上帝发笑了?

(本文作者玛雅还主持一个网上文学网站,地址为www.mayacafe.com,玛雅本人电邮地址为mayacafe@prodig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