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鹏感激上天和新出生的女儿

                                                                                                                                                                      李亚鹏

我的女儿出世了

“我说您这一月博一次的,这都俩月过去了,差不多也该博一下了吧?!我的大少爷。”电话那头传来马小姐利落的京腔。

“那我也得有感而博呀。”我含糊的辩解着。

“都当了爹了,还能没点儿感想…………”

“好,好,我博,我博,我一定博。”

在数次重复了以上电话内容后,我觉得再不博好像欠人家东西似的。看,“有感而发”从此变成了一项任务。

坦白讲这段时间不是“无感”,而是“感”何其多。只是记录在了我的私人日记里。我保证博客是我的真实感受,但不代表真实感受全会放进博客中。也许等一个适当的时候吧。

在拍戏赚了些钱有些资本以后,这几年我就一直投资做着各种自己喜欢的事。就像一个贪玩的孩子会为自己买各式喜爱的玩具。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八爪鱼,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陀螺。虽然运气不错皆有所收获,但也气喘吁吁,甚至开始顾此失彼,混乱地忙碌着直到我的女儿出世了。

年少轻狂时,每当在人生的道路上遇到荆棘坎坷时,我便会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然后行拂乱其所为……”而自励。每当走过了困境心里便对天将降之大任多了一份期许,心中窃想:生活给了我这么多的磨练,上天得给我多大一个“任”啊,期盼慢慢开始变成了幻想,只是倏忽一下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天依然没有降“大任”于我,心里便开始有些疑惑甚至有些许失落直到我的女儿出世了。

我的女儿出世了。我才知道这便是天降我之“大任”,我才知道三十五年的生活励炼只是让我今天有资格去做一个父亲。我感激而欣慰。
我的女儿出世了。我才知道我不能再像个贪玩的孩子般做各种事情,我要重新考虑我的工作。我的女儿出世了。她把我从嘈杂和忙碌中拉回到书桌前,坐在这儿拿着笔像我年少时般憧憬我的未来。
感谢上天和我的女儿。

朋友聚会

今日偷闲,几个老友聚会,地点在小西天北师大附近的一栋旧式二层小楼,是一个朋友的工作室。已是深夜一点,大家兴致依旧很好,音乐与欢笑声不绝。

我最近生活颇为规律,今夜已属破例,而且喝了一种叫VODKA的“饮料”,微微有些发晕,斜靠在沙发上听友人神侃……想想家里的人,想想明天公司的事……便悄悄取了外套、围巾,偷偷溜了出去,身后大门“吱扭”一声,顺便把音乐声也关在了屋里。

扑面而来的是冬夜清凉的气息,让我打了个冷颤,却又无比舒坦。在走进黑暗之前,我看见自己呼出的哈气强壮而有力,热气腾腾啊。居然有一些温暖的感觉,在这个冬夜里。

开车出了院门刚拐了两个弯,便发现自己迷路了。这是一片旧式住宅区,一路上有昏黄的路灯,四下里却空无一人。我放慢速度向前滑行着,辨别着方向。被大铁链子锁在电线杆上的三轮板车静静地排列在路旁,还有些许菜叶挂在车轮上在微风中荡着秋千;早点摊的笼屉还摞放在那儿,倒像是一座小塔。铁皮小屋透出微微的光,这个城市里最辛勤的人们也许还在为明早的出摊忙活着吧。

我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靠着车门托着腮享受着这难得的一刻谧静。索性不急了,只要能开到大路上就自然有方向了,心里这样想着,眼睛欣赏着两边路灯下的寂静,仿佛看到白天的车水马龙。“祥云早点铺”、“红联副食店”、“白宫台球厅”、“麦姐发型屋”、“双喜烟酒礼品”、“红联北村”、“中国电影乐团”、“今典花园”……

不知不觉的突然之间,一丝异样的情绪伴随着寒意浸入我的身体,甚至心里开始隐隐有些不安,我四下张望着,噢,天哪,“红联北村”:十年前我居住的地方,怎么开到这儿来了。情绪突然涌动起来,却又不知该流向何处,一时竟有些凝滞。

我人生中的“方便面时代”便是在这里度过的。那时大学刚毕业,借住在一位朋友家。曹卫宇、王学兵,我的两位大学同窗住在附近,印象中我们每天在一起,只是不再需要上课,也失去了老师的管束。我们已经离开校园,走向了社会,确切地说是走在小西天北师大附近的街道上。

我们在刚才路过的那个菜场买菜,然后三个男人一起做饭有时候也轮着做,然后一起吃饭,一起看录影带,一起辩论着什么,或者叫做抬杠。每天如此,与执着无关,是因为除了偶尔去见个剧组之外,我们确实无事可做。

“等待”是我们那时候生活状态的缩写。BP机中出现的每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总会让我们为之心跳,以为它会让我们的生活发生某种变化,而心情澎湃地奔向公用电话然后用一种沉稳地声音说:“喂,哪位呼我?”

车子开过一段用红砖砌的围墙,我突然想起了一张照片,我、曹卫宇、王学兵,三个人坐在这围墙下,脚上的军靴还带着些大学生的味道,眉宇间有一些惆怅,胡子刮得也不那么干净,手里都拿着烟,漫不经心地各自找着自己的最佳角度,冲着镜头微微笑着。

那是一个秋日的午后,阳光和煦而温暖,照得我们都有点昏昏欲睡。我们有时会坐在那儿很长时间不说话,感受着青春的迷惘,甚至把享受痛苦奉为我们的信条。但是偶尔一个小笑话,或是一个路过的姑娘,甚至一只爬过的蚂蚁都会让我们一阵大笑,笑到直不起腰,笑到流出眼泪,笑到十年后再路过这里还能听得见那无忧无虑的笑声。

那个秋日的午后,我们的青春记录在了这面砖墙上。十年过去,我们都有了各自的事业,虽然已记不清是哪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改变了我们的命运,但无可置疑的是我们的生活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这个冬夜里,在这面红墙前,居然邂逅我的青春:我幸福而满足。

前几天还有一个正在为自己的未来发愁的年轻女孩问我,亚鹏叔叔,你23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呢?
我一时无语,便搪塞了些鼓励的话混过去。

如果我能找到当年那张照片,我一定会拿给她看,只是不知道她看到的是什么。

到家了,蹑手蹑脚上了楼,卧室外的小台灯还亮着,这是老婆为我留的灯,真好。不过今天这灯光里似乎还多了些责备,唉,赶紧想想明儿个怎么说吧,或者去买点什么好吃的……

父亲

六月的无锡,正是梅雨的季节。

凌晨4点,我从床上轻轻坐起来,听着窗外滴嗒的雨声,四下一片空寂。闭着的眼睛有一些微微地颤抖。我在努力而又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刚才的梦境。一遍一遍地回忆着,一遍一遍重复着。

雨还在滴嗒地下着,床头的闹钟滴答地走着,我坐在床上,头微微垂着,两只手摆放在腿上,一动不动,间或有一只鸟儿叽喳地从窗前飞过。外面的世界苏醒过来了,整栋楼也喧闹起来,剧组要出发了。
我要去工作了,不得不向梦境告别……

泪水终于流了下来,朦胧了我的双眼,在这片晶莹的朦胧中我穿衣、洗脸、刷牙,看见镜中的自己,再次擦干泪水,打开门去拍戏了。请原谅我的脆弱,我在梦中见到了我的父亲。这是我现在能见到父亲的唯一途径了。

去年12月6日,我正在拍《开心就好》,一个合家欢的贺岁喜剧.早晨接到哥哥的电话,说父亲过世了,突发性心脏病,57岁。

坚持拍了最后两天的戏,坚持说那些欢喜的台词,做那些欢喜的笑容。在去机场前的一个小时里,每拍完一个镜头,就跑进洗手间里避开人,使劲地搓自己的脸,使劲地咬自己的舌头……坐在飞机上戴着墨镜,开始任眼泪流淌……告别仪式上,代表家属发言:“现在静静地躺在这儿的,就是我那高高大大的父亲……”

说完这一句我便倒下了。

再次请求原谅我的脆弱,因为我失去的实在是一个太好的父亲。
很小的时候开始给父亲做助手,帮他把电子元件插在电路板上,然后看着他工作,在昏暗的灯光下,也不怎么说话,就这么一夜一夜忙碌着,等父亲把做好的小黑白电视机送给邻居们的时候,看着别人兴奋的样子,他笑了。悄悄地自己笑了。

我骄傲极了,我开始知道,工作可以换来人们的尊敬。

爸、妈都是15岁时分别从内地来新疆的,并不是响应号召,而是出身不好,遭人歧视,索性打起行李四海为家,后来两个人在新疆相遇,倍觉亲切,便结为夫妇。互勉互励,父亲成为了机电工程师,母亲成为了一名儿科大夫……

也许是因为如此,所以到我和哥哥初中毕业的时候,就被父亲送出家门,去内地读书了。带着父亲的那句话:“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离开家的这14年,每一年都回去过春节,告诉父亲这年我做了什么,每次除夕,父亲、哥哥和我都要喝一点酒,做一次长谈,讨论我们家遇到的问题,也包括他自己的,就像三个好朋友那样。这种信任让我知道了作为一个男人对家庭、对朋友所担任的责任。真的很好,那是我的骄傲,我的父亲。
往事太多,难以复述。

最让父亲失望的,大概是我没有上哈工大而上了中戏。为此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不太说话,但终究是一个豁达的人,后来也叮嘱我:“既然选择了,就要做好它。”

只是这些年来很少问我的工作,可能父亲对文艺实在是不感兴趣。

最让父亲骄傲的,应该是九三年我在乌鲁木齐筹办的一场摇滚乐演唱会,有唐朝、女子眼镜蛇、王勇……盛况空前,创立了很多个“第一次”。

当时也没钱,也没有什么关系,就这么跑了三个月,就做成了。那一年我22岁,很清楚地记得,父亲也来看了。

结束时我还在忙着指挥大家工作,父亲过来说先回去了,我说:哎,知道了。父亲伸出了手,我愣了一下。

那是我们第一次像成人一样握手,终生难忘。
最让我遗憾的,是我在北京有了自己的家,父母亲来看我,临走时父亲说:“我们没什么事儿就坐火车回新疆吧。”

一念之差我就答应了,送他们到车站时车上的人很多。想到两个老人要坐三天,我后悔了,说下次还是坐飞机的好。回去两个星期,父亲就去世了。我再也没有机会了。后来回家的时候我买了一张机票,亲手放在父亲胸前的口袋里,算是对我过错的弥补吧。

我是坚持已见亲手埋葬的父亲。我知道我需要这样一个仪式来和父亲做最后的告别,在碑前站立了很久,泪水已被风吹干了,突然有种感觉,父亲的某精神进入了我的身体,不是虚幻的描述,而是在那一瞬间,我真地感觉到了。我愿意,非常之愿意去接受它。

多年前我接受了父亲给我的躯体,今天,我接受了父亲给我的精神,这是一种遗传、一种轮回、一种传统的继承,我不知道,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一个好父亲。

永远爱你,父亲大人。

Tiger的本命年

过了一个忙碌的年,忙碌地飞来飞去忙公司的事,忙碌地斗着刚学会的“地主”,忙碌地收看着各种节日的问候短信,看着屏幕上无数个“汪汪,祝狗年旺旺”,心想还好流行短信拜年,要是十三亿全国人民都在电话里说:“哎呀,新年好啊,祝您狗年旺旺,旺旺啊……”“哎,哪里哪里,同旺同旺啊。”
一片“旺”的海洋,那景象一定相~当~的壮观。想我中华泱泱文化大国,却挑不出几个与狗有关的吉祥话,就只能以象声词问候了。在一片汪汪声中,突然想起今年是Tiger的“本命年”呢。

Tiger是一条雄性金毛猎犬,外型如左图所示,就不缀词描述了。本狗比照片中还要显得威猛些,在附近千米以内遛的狗无出其左右者。常有路人奉上艳羡之词,希望能为自家“女儿”做个媒、配个种,我母亲或者小阿姨总是婉然代为拒绝了,她们是一定要为Tiger找个至少看上去门当户对的,我无甚门第观念,主张自由恋爱,但无奈Tiger自由活动的时间太少,恋爱也只好作罢了。

这样一晃Tiger已经三岁了,却孑然一身,恭请各位博友,有合适的麻烦上传个照片,介绍一下。
Tiger是2003年非典时来到我家的,那时它刚满月,因为虎头虎脑,酷像Woods,故取名Tiger。同来的还有其同胞姐姐,性情温和,眼神哀怨,可又不能叫黛玉(母亲不同意,说我糟蹋人),索性还是取个洋名就叫Nico吧,略有攀附Kidman之嫌。

Nico长大后因温顺婉约,很会撒娇而颇得老人小孩的喜爱,现在常住在我母亲那里。Tiger长得高大健壮,不易驯养,又有些傻乎乎的,便一直留在我身边。

Tiger两三个月的时候,毛绒绒的非常可爱。那时我住在燕莎附近的公寓,晚上带了它到楼下花园散步,一松开项圈,它就开始不知疲倦地四下狂奔,Nico和我慢慢走着,像个乖女儿(不由感慨,都是狗,这狗和狗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突然看见Tiger腾空一跃,跳得很高,还不等我赞叹,便见他落下去、落下去,一直落到地平线下,消失在视野里。

急忙冲上去,才发现我可怜的Tiger掉进了人造景观的小河里,想必是刹不住了想跳将过去。无奈个儿小腿短,便成了个落汤狗,捞起来的时候毛都顺贴在身上,水顺着毛流淌着,突然缩小了几号,倒像只猫咪了,一动不动只剩下黑黑的大眼睛望着我,无辜而茫然,我不忍责备赶紧拿了毛巾来擦,Nico居然也上前去舔Tiger的耳朵,Tiger心中一定十分感动吧。

手足之情,令人尊重。
年前Tiger突然腿部抽搐,哀鸣不已,去看了医生说是金毛的通病:缺钙,修养几日即可,并无大碍。
我便把Tiger放到阳光房的沙发上静养,想必是屋里暖和,又有小孩陪它玩耍,在病愈被遣送回自己的狗舍后,一心想再回到屋里来,便每天站在窗外往屋内张望,表情凝重,身形不动,直至我不再忍心还假装看不见他而走过去打开窗户,Tiger就会用爪子扒上来和我握个手,喉咙里呜咽两声撒个娇。

说到握手,其实你握着狗的爪子就像跟人握手一样,大致就能知道一个狗的秉性。所以我想tiger握着我的大手就一定在想:嗯,跟我一样厚实有肉,果真是我爹。有一天家里阿姨突然投诉,她看见Tiger腿又抽搐了,便把它放进屋内,不想一进来就痊愈了,满屋乱跑……

我假装训斥了几句,却忍不住脸上的笑。

除了我大家都不敢和Tiger太亲近,因为它力大威猛、又笨,笨到跟人表示亲热时大尾巴会把别人抽得生疼。笨到自己会撞到桌子角,每到这时候,我的太太,当时还是孕妇的孕妇大人就会用她美丽的大眼睛白我一眼,不屑地用鼻子说道“切~~,跟它爸一样,没轻没重。”
言罢便手扶肚子绝尘而去。像我这么面子薄的人居然不以为耻,反倒嘿嘿两声背起手对tiger道:“走,爹带你溜弯儿去。”

我实在爱我的Tiger。

但是Tiger也有让我生气的时候,就说那回吧,我和妻子、友人在客厅喝茶,一个狗仔趴在大门旁的窗户上拿着相机往里一顿狂拍,我报了警,狗仔也被抓住了,但没有法律管得了啊,只剩下我的教养啦,没办法我只好给人放了。

可我心里有气啊,一扭头我就直奔大门旁边的tiger去了。Tiger一见我气势汹汹的就直往后躲,我说:“tiger你别躲,你什么情况啊?”

Tiger说:“我怎么了?”

我说“怎么了,你看没看见狗仔拿着相机往里拍啊。”

Tiger说:“我看见啦!”

“看见了你不叫我。”

“咳,我光琢磨了!”

“琢磨什么呀?”

Tiger一跺脚:“你说这都是狗,可这狗和狗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爸爸,我也想买个照相机。”
气得我直晕,“狗崽子,你要不学好也拿着相机往别人家里拍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请原谅,我刚看完郭德纲相声专场,呵呵。

得,光顾说相声,跑题了,还是说回Tiger的本命年吧。
在狗年到来之际我谨携犬子Tiger祝大家狗年旺旺,汪汪汪,旺旺,汪汪汪汪,旺旺,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