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两双红舞鞋(下)

                                                                                                                                                                        玛雅

别去了吧,同学们的身体都比我好,她们比我都有时间。我哪里有时间来跳舞啊。美丽温柔的老师Linda告诉我,我还有的是时间,我还来得及。来得及呀,不要放弃,千万不要放弃,如果这是你的梦。

我告诉她舞蹈不是梦,它是我的信仰,只要一跳舞我就会忘掉悲伤,生命立刻复活。只要音乐响起,长期折磨我的痉挛、神经紧张、羞涩和不安都会烟消云散。随着红舞鞋一起旋转旋转。只要音乐不停我就会忘记疲倦,忘记过去,踩着熟悉的舞步跳下去,跳下去……音乐是红舞鞋最好的伴侣,音乐是舞蹈的灵魂。

钱用光了怎么办?嘿,好心的先生,你愿意娶我吗?只要你供我每天去跳舞。为舞蹈出卖身体? 唉,只有这样了,你就算是我的资助人吧。娶我吧,一切都依你,我只要一个屋顶,还有学费。不多,就一点点。

你只要跳舞?只要跳舞,没有其他,你要怎样我都答应。

你喜欢红色?对,我的脚也爱红色,它们会吸钱,也会吸血呢。你就把我的血都吸去吧。给,这是我的爱情,哈,别的女孩子都要它,拿去吧,它根本对我没用…它只会用刀伤我,割我的心,用我的血写字,拿去吧,全都拿去,我只要跳舞…….

自虐,全身酸痛无力,红肿起泡的脚塞不进冬天的靴子,书包大衣,练功的背包,怎么这么沉呀!我什么都没有,只有够上芭蕾的学费,从商学院退学好了,我只要跳舞。
第二双红鞋踏在纽约第八大街上。我的学校就在46横街。爬上高高的楼梯,跺脚的鞋震得小楼要倒掉。我的老师最喜欢这个地方,因为那地板老旧得要踩断掉,楼上跳舞,灰尘就到下面一层楼。下面是中东的肚皮舞课。他们的老师总是抱怨我们的音乐太吵,我们的跺脚声全曼哈顿都听得见,啊哈,要是那样就太棒了!

我的老师V已经60多岁了,可他从来不服老。他小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左脚跛了,但是他跳起舞来像上了发条的机器猫。相信吗?我的老师是跛脚的,但是没有其他人比他更知道什么是佛拉明哥。一个60多岁的人在纽约的飞雪的大冬天里骑摩托飞驰曼哈顿上下城,身上只穿一件黑呢大衣。他是不是那个红胡子老人?

对了对了,他摸了我的脚,我就跳了起来。

千僖年,当面告诉妈我要去西班牙一边写作,一边学舞。哎呀,你这个孩子又是走火入魔了,你怎么还不懂事呀,都这么大了还跟孩子一样,你要把我累死呀,供你读书这么多年,容忍你做了一件件离经叛道的事,都忍了,你到现在还不成家立业,还要我这老婆子养你不成?妈,没有叫你养我,我自己可以在酒吧里跳舞挣钱。一个巴掌打过来。呆了。妈大概有20年没有打过我了。在酒吧跳舞!亏你说得出口。

你说过,要给我的孩子一笔钱,我的孩子就是舞蹈,就算是你把钱给了我的孩子。你这个长不大的死丫头,为什么不结婚,为什么不要孩子?因为没有人愿意给我房子住,还供我去跳舞。你这个死丫头啊,早知当初不把你生出来就好了!听听你都说些什么疯话!

那你为什么当初不把我留在北京,留给街上的陌生人? 这样我就有机会早点进舞校了……嗄,你这疯疯癫癫的孩子……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关于红舞鞋的传说,告诉每个爱跳舞的女孩子,告诉每个还没有得到些什么,也就无所谓失去的女孩子。那是一双神奇的舞鞋,一双让人无法抗拒的魔鞋,有着火的颜色,血的灵魂。她等待,等待着那些希望自己的生命如火般燃烧的女子,等待着愿意用生命交换的女子。她们会穿着这双有生命和意志的鞋子,美丽地旋转再旋转,直转上天堂的顶端,或者沉入地狱的深处……

(本文作者玛雅还主持一个网上文学网站,地址为www.mayacafe.com,玛雅本人电邮地址为mayacafe@prodig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