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哲学的猫

                                                                                                                                                   玛雅

罗素曾说:哲学和文化都起源于闲暇中的抽象思维。这句话用在我的猫洛丽塔二世身上再恰当不过。此猫对一切都持好奇观望以及一种超然的怀疑主义态度,在接受了蒙田思想的启蒙后更加超然于物外,恬静豁达却又不失偶尔的狡猾。在我的家,猫很享福。每天她的日子是这样开始的:清晨她会跳上床唤我起床,然后跟我一起赖床15分钟,接着她自己会到阳台梳妆打扮(我家的猫可会精心打扮了,一丝不苟,不出门她也要化妆)。

梳洗完了,她就伸一个长长的懒腰,然后运气作瑜珈功绕颈椎50圈。漫步一番,等我给她准备早点。慢条斯理地吃过,她开始跟我读报纸和网上新闻,她最爱看那些边边角角的奇闻怪事。然后就高兴地叫一声:妙!太妙了!

下午3点以后,吃饱睡足(猫起码要有两个小时的午睡时间)就开始了她一天的哲学思考活动。她闭目养神,沉思宇宙之形成,猫群之组织,猫与其他动物族群的关系,人猫互动关系,人类战争对猫群的威胁,刺猬和狐狸的分类法是否科学等等。从叔本华、尼采,黑格尔到斯宾诺萨,弗洛伊德、容格,甚至马克思主义, 她都有她自己独到的见解。她不喜欢讨论一元论,二元论的。她说她已经超越了这些低层次的讨论。

虽然我的猫只在她的有芳香气息的砂土里写她的哲学论著,但从她不受干扰的独立思考方式,从她超凡脱俗的生活态度上(我还没有见过一只需要看心理医生的猫),我很有理由相信我的猫是一个了不起的哲学家,虽然她还很年轻,也没有什么经历,更没出过远门(没听人说过吗?秀才不出门,遍知天下事),但是我敢肯定她的思考已经取得了不凡的研究成果。

晚餐之后,是我的猫听音乐的时间。我的哲学猫会跳上我的老摇椅,跟我一样,随音乐前后轻轻摇摆,闭上眼睛,尽情享受。她最近刚刚学会跳hip-hop,就给我表演了一段刚学会的舞步。特别兴高采烈的时候,我的猫也会抱上吉他自己编一段曲。你看,我的猫兴趣广泛,不只是个钻牛角尖的哲学家。

每个周末我的猫都要在家里开沙龙聚会,请来的都是我们这楼里的猫绅士和猫小姐。他们主要是讨论艺术文化和哲学,但很多时候也打情骂俏。这一套她是跟叔本华夫人学来的。目的是要扩大她在文艺和哲学理论界的知名度。经常与她争论最激烈的是一个叫“哈蒙”的老公猫, 就是斜对门Sara家的那只。他们在许多问题上意见不同,比如现代音乐和绘画。 上个星期他们争论最激烈的是有关一个墨西哥的女画家。“哈蒙”这只老公猫居然说他从来就不看她的画,别说不看,就是从旁边经过,都当成是没看见。这可把我这位坚决捍卫“母权主义”的猫气坏了,再也不想搭理那只“沙文”猫了。为了表达他的歉意,“哈蒙”频繁地表示友好,甚至在某刊物大大地赞扬了洛丽塔二世对哲学的特殊贡献。对此,洛丽塔二世没有表示出一丝妥协,因为她太清楚,“沙文”猫本性难改,他只不过想再来她的沙龙而已。唉, 我的猫怎么这么明白!

我要让我的猫舒舒服服地当哲学家,不用缴房租,不用付帐单,不用接电话,不用去挣钱养猫仔。所以也不必有什么信用卡。我的猫衣食无忧,天天眉开眼笑,兴趣爱好广泛,除了对哲学和文化的孜孜不倦的思考,她的一生平安和顺。我现在非常嫉妒我的猫,为了养她,让她无忧无虑,我可是受尽了苦难,可她,这只自诩为哲学家的猫她什么都不用干,就可以天上地下地胡思乱想,而我还得面对现实。唉,人生真不如猫生。
(本文作者玛雅还主持一个网上文学网站,地址为www.mayacafe.com,玛雅本人电邮地址为mayacafe@prodig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