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朋友戴安娜 (中)

                                                                                                                                                            玛雅

戴小姐喜欢孩子,她自己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每次来看我她绘声绘色的给我讲那些有灵性的聋哑孩子的聪明事,让我想起海伦凯勒的女教师莎文利小姐和电影《音乐之声》那个会唱会跳的玛利亚小姐。戴小姐自学手语,无师自通。可戴小姐的母亲却认为她的脑筋不太正常,不去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却喜欢有残障的孩子,戴安娜一定也有精神残障。这些话很伤戴小姐。谈起母亲,她总是既爱又无奈,因为经济的原因,30多岁的人还是和母亲住在一起。

戴每次周末来的时候都带着经书。星期六下午参加教会活动,星期天做礼拜。戴的宗教热情越来越狂热,由一星期去两次教堂发展到一星期三次或四次。她来我这的次数越来越少,她的约会情绪也越来越消极,因为戴小姐要求对方一定也是基督徒,一个有传统值观的男人,而且约会的目的就是结婚。有次她一个教友约会,第一次就要跟她上床,气得她发颤。之后的第二个星期她就看见那个教友另外一个女教友眉来眼去。这之后又她谈到一个意大利模特的露水恋情,结局也大致相同。尽管如此,戴把这些都当作神对她的试练,把对性的爱转化成对基督的爱。在她的卧室贴满了红红绿绿的纸。写着和神的对话。戴精手工及绘画,她画的像很有分Frida Kalo的神韵。

前年夏天戴去西班牙渡假,她母亲在加纳利群岛的渔村有一小栋房子,加纳利群岛就是已故作家三毛曾经居住的地方。西班牙人虽能歌善舞、热情奔放,然而民风保守、生活简朴。人民生活闲散、随遇而安。戴的一位情人,也是她们的邻居,是一位贵族,虽然一贫如洗仍有贵族头衔,看不起戴小姐的家世出身。在西班牙,女人不能单独出去吃饭、上酒吧,在小的城镇女人也不能单独上街。戴小姐不喜欢西班牙男人,因为他们太保守。戴小姐知道我跳弗拉明哥舞,对西班牙心仪很久,就从西班牙寄来她手绘的明信片,信上除了热情的语言之外就是神和基督的话。她说:“妹妹,西班牙的风吹过来,一直吹到纽约去。明年它就会把你带到这。现在街上都是跳萨安娜舞的人,一直跳到夜四点,我给你买了一副响板,还有一套绿色花边的弗拉明哥裙子,你还在看王尔德的书吗?你在学法语吗?在看我给你的书吗?我画了好张画,带回去给你看。神让我天天为你祈祷。”明信片底下是一个红红的唇印和心。戴小姐就是这样不顾世俗的人。她敢爱敢恨,从不会理睬别人的想法,不理会是否我们会被人误解。有一次她居然穿了一条象睡裙一样的黑色蕾丝的裙子跑到我这来,还满世界地招摇。我赶紧把她带回房间,让她换上了一条格子裙。我说:“小姐,你新潮得也不能把睡裙穿出来吧。”她仍不知不觉。我当时住在一个很保守的高尚住宅区,我的邻居们一定在用斜的眼睛看着她进大楼。

戴给我买的裙子是手工制作的弗拉明哥舞裙,足有十斤重,绿色的花点,有黑色蕾丝和流苏。我披上红披肩,穿上舞鞋。当下我们两人就在阳台上手舞足蹈。我当时住在39街临着东河的一栋36层的高楼,我们兴高烈地跳,响板和跺脚的声音扰了邻居,我们竟全然不觉,对面楼的人吹了一声很响的口哨,我们才回过神来。第二天我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礼物,盒子上写着:送给两个跳弗拉明哥舞的女孩。礼物是一支鲜艳的玫瑰,没有署名。我把那支玫瑰插在戴的发上,我说:迪亚娜,你有一个神秘的仰慕者。然而至今那位送花的好先生始终没有露面。有一次戴在我的住处发现了一本名为"Rules "的爱情指导畅销书。这是一本教女人如何控制男人,把握分寸,诱使男人进入婚姻,抓住男人心的书。戴看了,如获至宝,一定要借去看。我完全理解戴,她的要求实在很低。孤独是一个魔鬼,在我们最无助的时候,袭击我们的神经。可就是这样一本爱情能药也没能给戴带来桃花运。

(本文作者玛雅还主持一个网上文学网站,地址为www.mayacafe.com,玛雅本人电邮地址为mayacafe@prodig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