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朋友戴安娜(下)

玛雅

这之后的一个月,戴请我去参加她们聋哑学校的新年舞会。那时,她爱上了一个同校的聋哑教师。小伙子很帅,不热情,非常"酷",不知是否他的缺陷有关。戴对他很倾心,一直不断地看着他。我总觉得是因为戴太热情了,所以总是喜欢那些“酷”的男孩。显然那个男子对戴总是保持距离。这又给戴泼了一头冷水。整个晚上,戴和我手舞足蹈。不知为什么戴有这样的天才,可以让你忘掉自己,不会为自己的任何行为害羞。只有她在一起我才可以舞之蹈之,穿奇装服也不会觉得怎样不对。好不容易我终于为戴找到了一个愿意结婚且富裕的男人。那男人是波兰籍的犹太人,是一家投资银行的高级职员。他还颇费了一番心思约在一家非常浪漫高雅的餐厅见面。里面的侍者全部都是唱歌剧的演员。晚餐中有歌剧的即兴表演。第二天我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问戴约会的情况。她写来一封长长的e-mail及诗。主题大意是:那人象个吊死鬼就是她当一年的老姑娘穷得要饭也不能和那个半截子进了坟墓的人睡觉,尽管他聪明,看上去彬彬有礼。

戴和Larry一直保持朋友的关系。Larry和他太太甚至邀请我及戴去他们的新居。Larry也时常去看戴,只是戴每次提及都是痛楚。因为他是别人的丈夫。我曾问戴她和Larry的亲密程度,戴只是闭口不语。一天深夜,戴很不安的打电话来说Larry和他太太有矛盾,要在她那里过夜,问我怎办,我说来就来吧,该怎样就怎样。不过第一,Larry永远不会离婚,第二,你也不是做第三者的料。他在哪过夜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要想好这两点,你要的是一半的Larry吗?你能够控制保住你的感情吗?你为什一定需要婚姻呢?你现在读名校,毕业以就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就能自立,你不需要男人为你提供经济上的帮助,靠自己永远比靠别人强。

为什么一定要孩子呢?戴,这个时代已经不一样了,单亲的家庭这多,家庭已经解体了,特别是在纽约这个地方。70%的人离婚,满大街都是男女光棍儿,有了孩子之后,孩子没有父亲的滋味你可曾想过?如果孩子的父亲不付抚养费,你的负担就更重了。Larry是你的朋友,而且会是你永远的朋友,你千不要用婚姻这个绳索去勒他,否则连友谊也没有了。
戴整天在宗教和爱情之间挣着,她和Larry若即若,暧昧不清的关系让她发疯。神不许她做这样越轨的事,而她的感情及身体的饥渴无以加。她写来一封哀戚的E-MAIL说:“神呀,我身上的每一个神经细胞都在寻找爱。我已经孤独6年了,我现在心绪不安。男人是我逃家的手段,而回家母亲在一起,却是我逃男人的方法。在家,我一直想开,可是一旦开了家我又很想回去。
后来,戴过了很久都没有消息。临近感恩节的时候她母亲邀我去家过节。Celine做了地道的西班牙南部的海鲜饭。

那晚我喝了很多红酒,戴的母亲邀请的十个客人全都是女人,几乎都受过很深的感情创伤。大家讲起个人的伤心往事,几乎连细节都类似。

那天晚上我醉的很厉害,和戴睡在一张床上。戴从不喝酒,非常温柔地给我脱衣服,戴的身材曲线很美,可是当我看到她微微下垂的前胸和眼角细细的皱纹,我心起一阵悲伤,女人的青春太短。我说,戴,我想把你的样子定格在今天,让我给你拍一张照片。因为我害怕将来再见她的样子。戴,我两年前第一次见她有了很大的不同,那个活泼的,敢想敢说的戴不见了,一个伤感的、敏感的、不再相信爱情的戴,一个对宗教狂热而对人生冷淡的老小姐。

我的悲哀无以名状。今年夏天,我和戴到长岛去玩,我们躺在沙滩上看流飞过。不一会一片乌遮住了阳光,好长一会我们静静地等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戴伤感地说,她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见Larry。她付出了太多的感情。尽管Larry体贴温存,另一个女人却在法律上有了他物质上的一切。她虽然得到了Larry的心却不能公开地和他在一起。她已经决定开纽约到其他地方去一段时间。

一条闪电闪过,戴拉着我的手起身向一个休息地跑去。轰轰的雷声震耳欲聋,像要把天震裂。屋檐下我紧靠着戴,看她眼角渗出泪水,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如今戴已经开纽约6个月了,我在很多时候想到她。想到她叫我妹妹时温柔的声音。在中央公园看到溜旱冰的人,我就会想到我戴一起溜冰时她摔倒的样子和调皮的神态。她那独具一格的行为方式,特立独行的思想和伤的表情一直让我有一冲动想为她画像。 “一颗彗星在陨落”,这句话突然浮现出来。

一个失去爱情的女人是残缺的。戴,在这半个月亮的晚上,你是否也在想我?

(本文作者玛雅还主持一个网上文学网站,地址为www.mayacafe.com,玛雅本人电邮地址为mayacafe@prodig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