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不是如衣

                                                                                                                                                                       玛雅

岁末,打开一箱衣服,都是几年前在纽约时喜欢穿的。走来走去,存留下来的就是书和衣服。我是好奇装异服的,如大多数的女人一样,衣不厌多,尤其喜爱毛皮和丝绸,哪个女人不喜欢呦。这堆衣服里面有白狐毛领子的衣服,即使在这南方永远也穿不上,也舍不得送人。情人一个个走过,衣服也一年年翻新,忽然想到女人的衣服也许与爱情有曲线函数关系,20岁时每个季节都有新衣,当然男友也是这样换的。而如今整日枯坐书房,衣服换不换倒也无所谓了。

把女人比作男人的衣服,是鄙视的口吻,有谁见过几个爱衣服成瘾的男人?男人又是怎样对待他们的衣服呢?刘备真真可恶,竟然把女人比作他的又脏又烂的粗布衣服。而把男人比作女人的衣服却是比较恰当的,有几个女人逛商店不是首先去看服装店?有几本女性杂志不讨论时装?可见女人把华丽的衣服当作生命。合适的衣服穿在女人身上犹如美满的婚姻,让人艳羡;不合适的衣服即使再名贵也不能妆点美人,如同没有爱情而嫁入豪门的碧玉,奢华的大房子也不能让她们得到真正的快乐。

在这世上,女人最爱的有两件:一件是爱情,另一件就是衣服。我好像也不能免俗。张爱玲也说过啊,再没有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时也是充满深情的。如果没有男人来爱,好女人一定是把精力花在衣装上,起码可以揽镜自照,今天穿黑白点的套装,明天是露肩的水红长裙,后天是皮面短裙……女人早上挑拣衣服如同皇帝晚上选妃,今天穿这套,明天穿那条,绝不重复。美丽的衣服搭配了合适的鞋、首饰与化妆品,黄脸婆也会容光焕发。 如果女人到了连衣服都不爱的时候,就真没救了,不是正在打离婚就是该去看心理科医生了。大多的女人都有保存旧情人情书的习惯,如同保存一件再也套不进去的晚礼服,岁尾怀旧的时候也还拿出来看一眼,想一想当年与他一起时,盛装幸福的场景,虽然已经嫁为商妇,当年的水蛇变为水桶,仍会感叹一句:我最美的时候就是穿着这套衣服的。年轻时特别喜欢的衣服式样现在也早已经看不上眼,如同年轻时喜欢的那个跳霹雳舞的男孩。

有的男人如同太奢华的毛皮大衣,因获得而喜悦,因收藏而焦虑,让女人即便穿上也忐忑不安,恐遇贼盗,无端端平添三千烦恼;有的男人如披肩或丝巾,有它最好,没有它也不会冻得感冒;有的男人如刮破的丝袜,出轨一次就再也不能上身;也有男人如同去年的流行款,不仅今年不会套上身,大多都要送给更穷的人。女人上班的盔甲。西装需要特别护理,脏了要去干洗才行,就如同一些口口声声要来保护你的大男人表面似乎笔挺,可伺候起来你可作好当保姆的准备。最贴身的丝绸内衣如同那个最忠实最体贴你的男人,如果他不能最深刻细密地了解你,怎会贴身?已婚的男人犹如一条借来的裙子,为着一刹那的欣喜捧到手中,越穿越喜欢,爱不释手时,却突然被告之,借期已到,不还定罚。

女友的衣服好像永远比自己的好看, 离婚携子的男人犹如三件的套装,不管你情愿不情愿,只要看上了外套,对不起,全套供应,不论是好是坏是多余的是附加的,一起买去,令人踌躇再三,为了喜爱,只好消受硬性搭配。有男性优伶取名蝶衣,我也给我未来的好男人取名“如衣”,当然是那件既贴身又好看耐穿的,好事者会说那可是“如意”的谐音啊!如是那样,当然更好了。

(本文作者玛雅还主持一个网上文学网站,地址为www.mayacafe.com,玛雅本人电邮地址为mayacafe@prodig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