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燕妮自序

        我的这一本《陈燕妮:LA以久》在年份上与上一本《美国之后》的二零零零年竟然相差了四年,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这几年为各种各样原先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的人生难题忙碌,写作有些倦怠,而且,算到二零零四,我到美国已经长居十七年了,如此长时间的人生体验,使我对身边的美国多少滋生了“选题疲劳”。我已缺乏当初的那种路见奇怪思绪即刻出发的冲动。人生也正在这样的转换当中滑向老化。四年时光,活似白驹过隙。
        有时候在洛杉矶冬夏不明的暗夜里静坐,忽然会想起过去那些我是谁、我该作为谁、我该怎样作为谁等等年轻而做作的思索要点,心弦忽然干笑一下。
四年过去,提笔为字,我开始出现类似老年人的种种谨慎,好的是多少提高了下笔分寸,无所谓好不好的是手边可选择的题目现出了拘谨。其实在写《美国之后》之前我手里就已经累积下一些杂文稿子,有一些甚至早早写完于上个世纪的一九九六年。在整理这本书最后一编稿件的时候我都还在犹豫,这些已将近过时十年的“上世纪稿件”我是否还有必要向公众展示?
        结果是我自己向自己投降。我还是希望自己的脉络能够不做浪费,而且回看了一下,觉得这些脉络程度还好。
        此次出书,交给了华夏出版社,这也是十年前,也就是一九九四年出版我第一本《告诉你一个真美国》之书的出版社,当年我的责任编辑陈泽顺还是一位刚从陕西基层抽调上来的“知青编辑”,十年之后的他已经成为这家风华正茂的出版社之负责人。此书的选题我和他及责编方面负责人其实早在二零零一年就已谈妥,可文稿被我的原因拖了几年,此次出书回国前再致电于他,竟听到回答说是他“调到残联去了”。对他而言,这正好也有一个十年之说。
        四年和十年,一个人在大历史当中的衔接我才知道竟然如此短暂。
就很着急。

                                                                                                                                                            陈燕妮
                                                                                                                                            二零零四年二月于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