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依轮在国外时曾经当过厨师

                                                                                                                                                                                                                          林依轮

混在厨房的日子

这两天又开始进棚录制《天天饮食》了,一边录像一边感叹,命运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十六年前在厨房没日没夜没死没活的干,只为两餐,而现在呢,做几样菜说几句话,就已经快成了半个美食艺术家了,这人呐!你说他怎么就这么……有意思!以前在厨房做事觉得辛苦、很委屈,毕竟在国内也是一个歌手啊(虽然那时候还没什么名气)。

记得有一次上《艺术人生》聊到那一段,当时很多人听了都流下了眼泪,本人也挤出了两滴鳄鱼泪!

哦,对了,有件事要为我们的朱军大哥申申冤。有人说他在节目中,一定要让嘉宾哭,自己也跟着装装,其实大家真的是冤枉好人了。

您想想,上《艺术人生》肯定要面对自己走过了的路,而很多人在成功的道路上都会遇到不少坎坷,有大的、有小的、有不大不小非常适中的!嘿嘿,对不起,跑题了,上边几句是不是有点儿熟悉?那是引用余华老师在《兄弟》当中的精彩的重复用语方式。

谁在想起辛酸往事时,都会有情感的流露,有时候当着外人宣泄自己的情绪,会觉得更加痛快,说故事的人讲得泪流满面,听故事的人怎能不被感动呢?所以我要说《艺术人生》是真实的,当然回首往事有不开心的,也有快乐的记忆。

我在玻利维亚做厨师的日子,因为年轻,不怕苦,不怕累,在工作之余还要多多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SASA舞就是在那时候学会的,后来才有了歌曲《爱在2000》和电动马达臀,拉丁王子这些称谓。

可在那时候,工作一天生意很好,最怕老板说的一句话就是“今天生意很好,大家辛苦啦!我请大家去看脱衣舞”(别笑!资本主义国家自然产物)你想光请我们去看,大家都是毛头小伙儿,那还不急死谁的,每每遇到这种情况索性跟老板说,不啦!约了朋友跳舞。

开始掌勺之后,厨艺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深得老板赏识,甚至有十几个菜是因为我而写入菜单的,跟同事也熟了,工作起来也就更得心应手。

炒菜的时候,每炒好一道菜,如果觉得好吃就一勺留给自己、三勺给客人,老板倒没有不高兴,可自己却倒霉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却足足长了三十公斤肉,一米八三的个儿,一百八十三斤,一厘米一斤,回国之后跟身上的这几十斤的肉做斗争,经历了风风雨雨(吃药、节食、不睡觉、拼命运动,一切减肥的方法都试过了),也积攒了很多的经验。今次入主《天天饮食》就是想通过这个节目跟大家分享由饮食而达到身体的健康,美容美体,减肥去脂的经验,你看看,这我之前的积攒的经验这就派上用场了!这命运啊!怎么就……

在厨房继续好好干吧!带给大家健康、快乐和希望,当然还不能放下我的歌唱、戏剧的工作,因为我爱,我爱生活,我爱正在看我博客的每一个人。

美食……家

我是一个比较爱家的人,每次出差工作完都是一早的班机回北京,因为那是家!因此搞得我上一个经纪人怨声载道:干嘛呀,那么没出息。我只是笑笑不予作答。

去年她结婚,退出了演艺圈,有一天她打电话和我聊了很久,她说以前挺傻的,天天不愿着家,看我那么恋家都觉得可笑,可她现在觉得那时她才可笑。

其实每个人都有阶段性,单身的、成家的和成过家的已经劳燕分飞的,唉(请读二声),还有那有好几个好几个“家”的那些人。

不管怎么样,“家”都是一个正常人所不能缺少的,而一个家像不像样,不在乎“她”有多少钱,多少好的家俱,重要的是“她”在精神上所给予你的。家,香喷喷的饭,暖暖的被窝,浓浓的亲情,这就是家。

那天被一朋友邀请到家做客,因平时人家很忙,所以更珍惜主人家的邀请并特备了一瓶法国的CHATEAU LAFITE红酒(79年的)准时到达。

主人家盛情接风并借接过酒,轻叹一声:哟嗬!79年的,太破费了吧。我心想:嗨!别提了,是我看错了,还以为是瓶97年的呐。

这时候的我装出一付大度的样子曰:啊……嗯……嘿嘿……应该的。主人刚开始研习美食非常兴奋,请我们试吃每一道菜,说实在的还真挺好吃的,能看出来用心了。同被邀请的还有一个法国革命同志(因好直言善辩被评为法国包青天)

在吃了一轮后,主人诚惶诚恐地问:咋样啊?大家都屏住了气看着他,法国同志环顾四周把本应上次人家专门请他豪餐一顿等待的赞美(却被评为“这家菜真的难吃”)的好话给了主人家:嗯,不错!我已经把它们都吃了。

主人家里的整体设计很统一,欧式的,很住家的那一种,温馨充满了法国情调。我很羡慕,但不是说我没有,而是我羡慕每一个好家庭,那也是我的动力,把自己的好和别人家的好融为一体,我不是更牛了吗。我自己也做菜,还做到电视里,挺不谦虚的,可我精神可嘉,因我觉得,我只在经营自己完美的家。

完美电影

前段时间在影视、戏剧方面的工作较为频繁,也有了一些机遇。

前几天,朋友打电话问:“依轮是不是愿意拍戏呢?”

我回答她说:“有好的剧本和角色,我当然想啊!”

她马上说:“那太好了,现在郭富城在马来西亚正在拍摄一部戏叫《父子》,想请你去客串一个角色。”

“噢,客串啊”。

她听出了我的意思又说道:“因为郭富城刚刚获得影帝称号,所以大家都很重视这部戏,导演是非常棒的,他曾是王家卫、张叔平的导师,而且请到非常多得好演员来参演这部戏,像林熙蕾、曾志伟、杨采妮、秦海璐等都来帮忙,也希望你能来。剧本非常好,我们可以合作的非常愉快。”

听了这番话后,好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这些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演员,可由于手头还有一些工作没做完,感谢我在国内几家电视媒体的朋友,在推掉了几个通告后,决定参演《父子》。

马来西亚,我来啦!!

坐了将近七个钟头的飞机终于到达大马机场,来接站的制片组的朋友,看到我疲惫的面容不忍心的说:“不好意思啊!我们可能还要再辛苦一下坐三个小时的车才能到达拍摄地!”

嘿(拖长音),信不信我死给你看!我心里这样想着,可还是满口答应道:“没事,没事。”

咋说呢,这毕竟是我的工作。到了拍摄地怡保,已是凌晨三点了,我们美术指导(可爱的阿杜)出现在我的房间,一脸严肃的审视了我带来的一些服装后说:“太时髦了,明天再去买吧!导演希望戏里的人就是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而这里没你这么时髦的。”

好吧!既然我都来了就一切行动听指挥。终于来到现场,阿杜把买好的衬衣、裤子拿给导演看,导演看到我穿上衣服的样子说道:“嗯,不错,但是我不要这颜色,要蓝色!”“好,我马上就来。”

阿杜二话没说就出门了,二十分钟后像变魔术似的拿着一件蓝色的衬衣回来了,导演皱着眉,“不好,不是这个蓝”“好,我马上就来”他又转身出门了。

我看着黑漆漆的门外,这乡下地方他上哪再去找衣服?看来我又小看他了。终于,他让导演点头的蓝色衬衣穿在了我的身上,导演:“嗯,不错。我要的不是可以,而是完美!”

这时候,阿杜冲我诡异地眨了眨眼睛,我心里想“嘿,哥儿们行啊!算你狠!”

这部戏可以说拍得非常认真,已经拍了快四个月了,这已是两部戏的成本了,导演是个很专业又很严肃的人,所以在拍摄现场,大家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认真、严肃到何种程度,嗯……啊……那……这个……唉……就是这样的程度啊)。

有一次,导演在拍一个杨采妮跨过一小堆石头的戏,连几块石头应该怎样摆放都要非常到位的,我在这部戏里饰演的是一个好好家庭的成员,由于孩子生病,在放工后马上回家照顾妻子和孩子(有点儿像私下的我。哈哈……自夸!不要脸)可这一套又刺激了戏里郭富城的儿子,导致了一场小悲剧的发生,这段戏拍摄了整整一个通宵。

小郭是个很和蔼的人,因当天在大马有F1的赛事,我们也聊了聊,工作起来他很认真,因为扮的是马来当地的华人,所以他一直在练习马来口音,包括要把英文“sorry”说成“骚里”。嘿嘿,真逗。

一晃过去,在经历了(……此处删减一千五百字)后,我升华了。

其实每次拍戏都会有进步,好的导演,好的演员,让你觉得做这样一份工作很有趣,很有挑战。

又经过了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回到吉隆坡疯狂的吃了一顿城里的饭,感谢我在马来西亚的朋友阿MAY,让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别瞎想,我们只是朋友啊)穿着在马来西亚拍戏时的大裤衩儿和拖鞋,北京,我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