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开飞机那些天的日记

徐建安

 

波音工程师徐建安飞行专栏之

飞行在美国,除了军事之外,按其使用情况,而分为两大类:即商业飞行和一般的私人飞行。

商业飞行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前者又分为定期的航班飞行和包机飞行。定期航班就是人们乘坐的常规飞行。

例如,每日由北京9:30起飞,12:00到达上海。包机主要是旅游团用的,它没有时刻表。现代的客机都是先进的设计产物,装有各种复杂的设备和强有力的发动机。譬如上世纪90年代早期出厂的一架麦道一11型(MD-11)的客机,利用全球定位系统,能够完全自动地从洛杉矶机场起飞,在上海机场降落,驾驶员完全不必动手,连地面滑行和靠上候机厅接口在内,都能自动完成。

这类客机市价昂贵,一架波音737要价四千万美元,一架波音747则达一亿五千万美元。载客量从100人起至500人,即将问世的欧洲空中客车A-380(Airbus A-380)将达到550人载客量。现在单程不停靠的最远的飞行距离,从北京到纽约,15个小时,航速500节。不过这种客机的驾驶员得培训好几年,包括在教室里听课,上模拟机练习,最后到空中练习,要花费几千个小时,一大笔费用。

一般的私人飞行是指小型的私人飞机,或单发动机或双发动机的飞行,座位有两个的,有四个的,这里鼓励老百姓发展飞行。这种小型飞机,价值约从十万至五十万美元。其最大速度约为150海里/小时(即250公里/小时),航程最大时约为1500公里。

这类小飞机通常没有复杂的导航设备,驾驶员得凭经验判断他飞到了哪里,怎样向目的地飞去。近年来全球定位系统的应用,大大帮助了驾驶员认路。不过,对于任何一个想飞行的人来说,基本的驾驶技能仍是最重的。再说如果你没有自备飞机,而用租来的飞机的话,那可不一定装有全球定位仪。

让我谈一下什么东西促使我写这些文字的,可以吗?

按我们民族的习俗,我每年春节都回北京一趟和家人团聚。今年在我春节探亲之前,就已经决定回来后去报名学飞行(包括地面课程和飞行课程)了。所以这次在北京探亲期间,我跑遍了几个大书店,想找一本讲怎样驾驶私人飞机的书。结果失望,一本也没有找到。

我回到洛杉矶之后,问台湾来的同事,问香港来的同事,港台两地有没有中文的关于驾驶飞机的书籍。结果还是没有。后来我就去社区柏树学院(Cypress College)的飞行系上课了。课程是我最感兴趣的,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吸人的课程。

于是决定写这么一些文字,以满足中国飞行爱好者的需要。我在美国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工程师,买不起一架自备的轻型飞机。

在美国,私人飞行的所用的飞机大多数是租的,在洛杉矶地区,一架很好的Cessna 172, 四座轻型飞机,租金是70美元/时,我敢说,在小的城市里租金还低些,时间的计算以发动机的运转时间为准,发动机不转就不算钱,所以你可以飞出去,到某地旅游一番,花费不致太大。?

 

的,一直到1978年进了大连海运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原名北京航空学院)是中国培养航空航天的工程人材的中心。小时候,上个世纪60年代,我们没有很多的玩具,电脑游戏听都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孩子们最高兴的事是钻进停机坪里去看飞机,那里停放着十几架飞机。有二次大战美军用过的B-25中型轰炸机, 那是当年美军由Doolittle上校领队从海上第一次偷袭日本东京用过的。有夜间战斗机“黑寡妇” 。有运输机DC-3,这种运输机的设计很成功,在西欧战场和远东的印度越过喜马拉雅山的驼峰运送战略物资到中国的昆明,都完成了庞大的运输任务。战争后期苏联还仿制过一批DC-3运输机。停机坪上还有苏联造的炮兵引导机,早期的喷气战斗机,以及后来在朝鲜战场上和美国的F-86相抗衡的米格-15。有一架在50年代大跃进中北航师生自己设计制造的行政机级别(6-8座)的“北京一号”。现在北航开辟一个航空博物馆,室内有许多照片显示飞机发展的各阶段。买一张门票就可以进去看了,你当然不用钻篱笆了。但我相信和我同年代的人,许多人和我一样始终留着美好的回忆。有一天在洛杉矶,我和一位国航Air China老资格的驾驶员聊天。他不是生长在北航的。但他对头两次上飞机的奇特感受始终不忘。一个人小时候的记忆往往特别牢固。对现在儿童,我想也应该这样。现在的孩子有计算机和手机玩了,他当然可以由这些“玩具”陪伴着成长。全世界的航天航空工业现在都在走下坡路。学航空工程的学生在大学里学得很费劲,毕业之后,却不容易找工作,有了工作,报酬也比搞电子的低得多。可是航空在世界上仍是重要的行当之一,当你想到在一天之内,飞机能把你送到地球那一半上去,你就不得不叹服飞机在现代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你不一定对飞机有兴趣,但你无法拒绝它,当你要做长距离的旅行时,你恐怕就要用到它了。我看过一位中国作家写的关于她在美国参观一次航空展览的印象,当美国人观看到B-2新型轰炸机飞过时,那种自豪感和兴奋感,溢于言表。我希望我这本书能在中国的航空事业中起个螺丝钉的作用。中国会不会举办航空展览?中国会有更完备些航空博物馆吗?中国会在高等教育里加强航空的基础教学吗?下一代是我们的希望所在。我对下一代的读者进一言忠告:对未来,目标要高些。

写这本书时我的父亲给了我许多帮助。他是北京航空学院的退休教授,是空气动力学领域里的老兵。他于抗日战争时期毕业于昆明西南联合大学,那是清华、北大、南开三个北方的著名大学内迁临时组成的一所大学。他所写的空气动力学教科书至今还在做大学课本使用。他终生致力于航空教育。1979年春节,我乘假期到昆明去旅游了一趟,去造访当年父辈们上课和住宿的地方。我真不敢相信这些就是当时中国第一流大学生上课和生活地方。然而,它确实是中国新一代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摇篮。如果要把它的毕业生给社会做出了贡献的人,列出来,恐怕比这本出的页数还多得多,他们是新中国的建设先驱者。

注:“节”原系航海方面用的术语。每小时1海里的航速称为1节。1海里=1.854公里,500节即是927公里/小时。在海平面上音速为1230公里/小时,在它的飞行高度上,气温比海平面上的低几度,音速也略低,约为1200公里/小时。所以这类客机是高亚音速飞行。

*FAA是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的缩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