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开飞机那些天的日记

徐建安

 

波音工程师徐建安飞行专栏之五

我是在北京航空学院校园里长大的,一直到1978年进了大连海运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原名北京航空学院)是中国培养航空航天的工程人材的中心。小时候,上个世纪60年代,我们没有很多的玩具,电脑游戏听都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孩子们最高兴的事是钻进停机坪里去看飞机,那里停放着十几架飞机。有二次大战美军用过的B-25中型轰炸机, 那是当年美军由Doolittle上校领队从海上第一次偷袭日本东京用过的。有夜间战斗机“黑寡妇” 。有运输机DC-3,这种运输机的设计很成功,在西欧战场和远东的印度越过喜马拉雅山的驼峰运送战略物资到中国的昆明,都完成了庞大的运输任务

。战争后期苏联还仿制过一批DC-3运输机。停机坪上还有苏联造的炮兵引导机,早期的喷气战斗机,以及后来在朝鲜战场上和美国的F-86相抗衡的米格-15。有一架在50年代大跃进中北航师生自己设计制造的行政机级别(6-8座)的“北京一号”。

现在北航开辟一个航空博物馆,室内有许多照片显示飞机发展的各阶段。买一张门票就可以进去看了,你当然不用钻篱笆了。但我相信和我同年代的人,许多人和我一样始终留着美好的回忆。

有一天在洛杉矶,我和一位国航Air China老资格的驾驶员聊天。他不是生长在北航的。但他对头两次上飞机的奇特感受始终不忘。一个人小时候的记忆往往特别牢固。对现在儿童,我想也应该这样。现在的孩子有计算机和手机玩了,他当然可以由这些“玩具”陪伴着成长。全世界的航天航空工业现在都在走下坡路。学航空工程的学生在大学里学得很费劲,毕业之后,却不容易找工作,有了工作,报酬也比搞电子的低得多。可是航空在世界上仍是重要的行当之一,当你想到在一天之内,飞机能把你送到地球那一半上去,你就不得不叹服飞机在现代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你不一定对飞机有兴趣,但你无法拒绝它,当你要做长距离的旅行时,你恐怕就要用到它了。我看过一位中国作家写的关于她在美国参观一次航空展览的印象,当美国人观看到B-2新型轰炸机飞过时,那种自豪感和兴奋感,溢于言表。中国会不会举办航空展览?中国会有更完备些航空博物馆吗?中国会在高等教育里加强航空的基础教学吗?下一代是我们的希望所在。我对下一代的读者进一言忠告:对未来,目标要高些。写这些文字时我的父亲给了我许多帮助。他是北京航空学院的退休教授,是空气动力学领域里的老兵。他于抗日战争时期毕业于昆明西南联合大学,那是清华、北大、南开三个北方的著名大学内迁临时组成的一所大学。他所写的空气动力学教科书至今还在做大学课本使用。他终生致力于航空教育。

1979年春节,我乘假期到昆明去旅游了一趟,去造访当年父辈们上课和住宿的地方。我真不敢相信这些就是当时中国第一流大学生上课和生活地方。然而,它确实是中国新一代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摇篮。如果要把它的毕业生给社会做出了贡献的人,列出来,恐怕比我的文字的页数还多得多,他们是新中国的建设先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