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俊晖和父亲一样很早就不上学了

                                                                                                                                                                     丁俊晖

来东莞后,为了陪伴我打球、和我一同离开老家宜兴的爸爸帮我联系了一所小学。上的时候已经是五年级了,四年级下半学期的课,我是一点也没有上过,从那时开始,我的成绩开始下降了。不过我还是顺利考上了初中,那个中学叫莞城二中。我在莞城二中一共读了半年,然后就没有继续上下去,莞城二中的那半年,我过得并不怎么好。

那个时候,为了打比赛,经常得请假,这样有的老师就会有意见。爸爸到学校去交涉,能不能让我还是半天上学,半天练球,学校不同意。他们有他们的考虑和道理,这点我也能理解的。

那个时候,为了这件事情,我和爸爸发生了不少矛盾,我觉得爸爸没用,去学校谈了那么多次,也没谈下来。我决定和所有的人摊牌。“要么就让我打球,要么就让我上学,这样下去,什么都做不好,那我就什么也不做!”

第一个迸发出彻底退学念头的,是我自己,并不是像外面传说的那样,我是被爸爸拉出校门的。说起来,我和爸爸还真是很相似,他是小学辍学,我是初一退学。不过,爸爸的辍学是不得已,而我则是为了自己的选择。

对于退学的决定,妈妈也有顾虑,但也并没有发表太多反对意见,她对爸爸的信任已经到了可以代替自己判断的程度了。当然,这个决定还是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这些爸爸一直没让我知道。所以,究竟这中间遇到了什么阻力,还要问他才知道。

“读书有什么用?毕业以后还不是要找工作?”我知道,因为我的这句话所引起的争论,甚至超过了我夺得中国赛冠军这件事情本身。对于那些不同的意见,我也不想多作解释,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每个人,也应该而且只应该为自己的判断负责。

但是,据说有些人理解错了我的意思,甚至把它当作了一种借口,这个我就需要来澄清一下,不然,误人子弟的话,那就是我的错了。

首先,我说的读书是指的去学校念书,而不是字面上那个读书,这件事情必须要说明,读书是件很好的事情,我自己也喜欢读书。其次,这句话是针对我自己说的,并不是针对别人。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对我退学的事情特别感兴趣。记者问得多了,我难免会感到厌烦。

没错,上学确实很重要,一些基本的文化知识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必须的,但有一个问题,那些知识是不是一定要在课堂上,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里去完成,才算是学好了呢?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再有才能的人,哪怕是天才,如果不能把精力集中在一项事情上,也是没办法做出出类拔萃的成绩的。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在学校学习都不是目的,再高的学问也得有应用的地方,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应用知识和技能的地方,就是工作。

而我选择的工作是职业台球,对于我这个选择来说,有用的知识技能在学校学不到,那么我为什么不可以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台球上,而选择另外的方式去学习文化课呢?像很多其他的运动员,在他们运动高峰的时候,也都是把主要精力用在运动项目上的,至于退役之后去大学深造,那是因为他们从那时起从事的就不是体育这个职业了。

如果我不从事台球行业了,那我自然会去找一条新的路,在那条路上需要什么知识,我就去学习什么。但台球运动员的寿命比较长,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需要学习的,就是台球的技能。也可以说,我并没有不上学,只是我学习的科目是台球。而我的文化课的学习,不是去学校,而是在家里完成的,为此爸爸专门为我请了家庭教师。我喜欢语文和英语,在训练之余我会按照同年级的课程学习相关的文化课程。如果没有台球的话,就没有我丁俊晖的今天,也就没有那么多值得珍藏和回味的记忆。

初到东莞的时候,经人介绍,爸爸带着我来到了东英台球俱乐部。

这家东英台球俱乐部,应该是目前全国最大的台球俱乐部之一,有着47张球台,其中,有六张国际标准比赛用球台,还有一个专门的比赛厅。台球厅24小时开放,有中央空调,开放时一点都不会感到炎热。我在里面训练和打球的球房,隔音条件都相当棒,跟我后来出去见识过的国外专业球房比,丝毫也不逊色。在这种环境下练球,你说我能不感觉爽吗?

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国内台球高手们经常出入的场所,不仅有前面提到过的那些人,甚至一些香港的高手都经常过来,比如区志伟,还有傅家俊。

最常来的,就是蔡剑忠蔡叔。我们那边,像我这样的小孩,对没结婚的都叫哥,结了婚的都叫叔。在我从宜兴到东莞后,球技大幅度提高的过程中,蔡叔是最关键的人物之一,也可以说,是我很重要的一个老师。

蔡叔的球打得很好,现在也还是全国排名前五的高手。那个时候,我可不是他的对手,即便是现在遇上了,我也不敢说可以轻易获胜。爸爸经常带我找他去练球,而他不仅和我对练,还经常有意识地指导我。

记得有一次,打着打着球,他突然停下来,对我说:“你打球得控制白球啊,不能走到哪算哪啊。”

听了他的话,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在打球方面,只要是一受到批评,我都会哭出来,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我还真是小孩子啊,那么沉不住气。爸爸马上把我叫过去,对我说:“小晖,蔡叔说的话有没有错?”我说:“没有。”“那蔡叔的话,对你打球有没有帮助?”“有。”“那你就不应该哭!你一哭,人家以后就不会告诉你了。一会儿你过去和蔡叔打个招呼。”

说完,爸爸先走过去,对蔡叔说:“小蔡,你别在意,孩子不懂事……”

“没事儿,我喜欢这个小孩才说的,要是不喜欢,我还不说呢。”蔡叔一点儿都不介意。

和高手练球的感觉,真的特别开心和愉快。尤其当你自己的水平一点一点增长的时候,那种成就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不过,获得台球的乐趣,也就意味着必然会失去一些东西,比如童年的乐趣,比如悠闲的时光。

给大家说说小时候我还在宜兴的一件事情吧。之所以拿到这里才说,是因为这件事直到今天,连我爸爸都还不知道呢。

那是一个下午,我从阳台上往下看,看到花坛旁边有几个大孩子,有的在打羽毛球,有的在打篮球。看他们几个人玩得那个高兴啊,我心里简直羡慕得不得了。

爸爸那会儿出去了,只有妈妈一个人在家。我对妈妈说:“妈妈,今天我不想练球,想和他们一起玩。”

隔了一会儿,我又说:“妈妈,今天我不想练球,想和他们一起玩。”

“你去和你爸爸说,他要是同意,你就可以和他们一起玩。”

我心里多想让妈妈替我瞒住爸爸,放我出去玩一会儿啊,因为要是去和爸爸说,肯定是没戏的,想都不要想的。但是,妈妈的坚决,似乎也让我在一半希望一半失望的等待中明白了什么。结果,那天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去和爸爸说,那天,我还是去练了球。

为了台球,我确实失去过一些东西,而那些东西,恐怕一辈子也没有弥补回来的可能了,但是,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我觉得,那也是值得的吧。要不,为什么文人写文章老爱说什么“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呢?一般人只是看到了成功时的光环多么耀眼多么炫目,却往往忽视了这成功背后不为人知的艰辛和汗水。尤其是当一个年幼的孩子,要克服自己的玩心,而把精力集中在一件事上,对他的毅力和信念是多么大的考验啊。这么一想,连我自己都有点佩服我自己了呢!哈哈!

其实,在我训练的过程中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特别是到了一定阶段的时候,自己很想再往上进一步,但当时能力就是达不到,你一定能想象出,那时的我有多么懊恼和沮丧!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一个中袋的蓝球,本来没什么难度的,我打了一次,没进。拿回来再打一次,还是没进。一连打了八次,就是不进。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就是做不到啊。

眼泪“唰”的一下就出来了。那个时候,我还真是爱哭呢。爸爸走到服务台,对服务生说:“把灯关了吧,小晖,我们今天不练了。”

爸爸走过来,拉着我:“来,爸爸抱抱,都长这么大了,抱也抱不动了……”

那一天,爸爸抱着我在黑暗中坐了很久,也没怎么说话,我在爸爸的怀抱里慢慢平静下来。接下来我没有继续练球。到了第二天,我又重新打了十次那个角度的球,结果进了十个。

这就是我,我不想输,从小我就不想输球。如果这次输了,下次一定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