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开飞机那些天的日记

                                                                                                                     波音工程师徐建安飞行专栏之八

飞行的生理和心理问题

人的许多器官在地面上很正常,到了空中就不一样了。事实上,如果你真是要学习飞行的话,你先需要做身体检查,在美国,任何学习飞行的人,必须在他(她)获得飞行执照之前,先通过由FAA指定的医师做飞行体格检查。在美国考汽车驾驶执照体格检查只有一项:视力。不论戴不戴眼镜,只要视力达到1.0,就合格。当然,色盲还是不行(红绿灯不分)。

而飞行体格检查,却有一部分人因为这个或那个原因不能通过。最常见的有癫癔病,心脏病、糖尿病,状红细胞都不行。某些残疾病人,比如说装有假肢的人,需要由航空医生专门检查确定。有的人行,有的人不行。

我相信读者中大多数人都可以通过体检。但即使通过了,仍有几点你必须注意,无论你身体多么强壮,这些问题仍会影响你的飞行。当然,身体强壮,心脏和肺部功能强于常人,会有一些好处。但我仍劝你小心。

呼吸:飞行中的供氧问题

缺氧不仅对你的身体有害,而且可以致命。几年前台湾一架波音747-200坠毁,就是因为飞行员缺氧。我先重复一下FAA在第91.211中的规定:供氧,高于4,500 米之上飞行必须供氧。在3,500米到4,500 米空间,如果停留时间超过30分钟,也必须供氧。供氧就是要带氧气瓶。

你可知道中国哪个城市最高吗?拉萨海拔3,760米,氧气是海面值的77%。大多数游客,在飞到拉萨的第一个夜间,因为缺氧会感到头痛。然后,慢慢适应,就会好些。拉萨毕竟没有到4,500米。但心脏缺氧的人。请自我保重。缺氧的原因是因为大气密度随海拔升高而减少的缘故。在海平面上,大气中的氧占21%,其余的79%气体主要是氮。这个百分比到很高的高空中,并无变化。

在海平面上气压大致是76厘米汞柱,密度是1.225公斤/米3,温度是150C。随着高度上去,气压和密度都在下降。气温也在下降。温度有个递减律,每升高1,000米,气温下降6.50C。这些都是平均值。到了3,000米高度,气压是海面值的70%即约为53厘米汞柱,密度是海面值的74%。许多正常人到这个高度,都会有不舒服的感觉。我是其中之一。有一次我去美国的大峡谷北头旅游,一下车,感觉身体无力,随后自己意识到,大峡谷北端要比常去的南端高500米,已是3,000米。自此我就把3,000米当成自己的一个基准点。最好先休息一晚上之后,再做登山活动。

在所有的商业飞行中,在旅客舱中,FAA规定不得少于海平面70%的氧气。大多数飞机在飞行中有75% - 80%的氧气,也就是旅客是在2,400 米之下的供氧环境中飞行。这时,只有极少数的人会有头部不适的感觉。还有驾驶员,他们可不能缺氧。所以他们有特别规定,供氧,至少90%。也就是说,相当于1,000米的高度。根本不会有问题。所以大客机的驾驶舱中维持的恒压比客舱中的更高些。

在4,300米,氧气是海面的65%。无密封舱的飞机,FAA规定在4,300米以上必须用氧气。5,400米,氧气是海平面的56%。非用氧气不可了。到珠穆朗玛峰顶上,海拔8,848米,大气密度等于海面值的40%,氧气也只有海面值的40%。不敢想像,登山运动员如何不靠供氧气而征服顶峰。那些攀登珠穆玛峰成功的运动员打破了人类的一个极限。在我的心目中,他们是英雄。如果你仅乘过普通班机的话,也许在你的生活中,还从末经历过缺氧的时候。

你曾去过西藏高原吗?或者爬过很高的山吗?如果你经历过,你就知道在高山上缺氧是什么感觉了。

在飞行中缺氧更坏。为什么?因为上升的过程时间太短,根本没有适应的时间。2002年春天,台湾一架波音747-200在空中解体了。在解体之前的短时间内,飞机突然间失去了控制,忽上忽下,就好像没有飞行员在驾驶似的。

据说事故的原因是驾驶舱附近有一个小裂缝,波音747的巡航高度是10,000米,在那儿的空气大气压强只剩海面的26%,舱内的空气会通过裂缝迅速降到和外界相等。造成极严重的缺氧,飞行员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失去知觉,那么失去知觉的飞行员对于没有用上自动驾驶仪的飞机,意味着什么,就可想而知了。

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需要几天时间去渐渐地适应。时间长短在对缺氧上很重要。经过几分钟和经过几天时间才达到那么低的大气密度,对人体的作用完全不一样。

在这儿我想简述几条关于金属疲劳的问题。这本来和学习飞行无关。只要你不是飞机的D检查维修人员,就不一定要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