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带大我的小外孙女的

 

                                                                                                《生活啊生活》征文专稿  俄亥俄州何仲华
 

本文作者何仲华1946年生于北京。从事医务工作30余年,现已退休。业余时间喜爱写作阅读,作品曾发表于《北京晚报》等报刊杂志。

我的外孙女儿于2003年在美国中西部的一个小镇出生了。听到外孙女儿出生的消息,我和老伴兴冲冲地赶到医院,看见刚刚脱离母体的外孙女儿浓密的黑发、大大的眼睛、胖嘟嘟的脸和脸上那两块疙瘩肉,我们心里的高兴劲儿就甭提了。

出生篇

出生之后一直问题不断

我的外孙女儿从出生后,安静闲暇的家庭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个家庭成员一天到晚忙得神魂颠倒、不可开交,但是我们也都乐在其中。

当时,我的女儿、女婿,也就是孩子的爸爸、妈妈还在读书,因此,他们又带孩子又上学,我和老伴也是帮忙带孩子、做饭和负责家中一些繁琐的事务。真是生小孩的家庭无闲人,多少人也能用得上。

出生后在喂养方面女儿选择的是母乳喂养,刚出生后的两天由于只有初乳,奶水未下,孩子总是饿,护士们只有用水补充,孩子饿得嗷嗷叫唤、哭声不断,以至于刚刚出院回家的时候,我们都出现了幻听,总觉得孩子在哭。

比如,那时候我们打开开水龙头觉得就像孩子的哭声,抽水马桶放水也像孩子的哭声。心情紧张地跑到孩子那儿一看,她正安静地躺着,这心才算放下来。

孩子生下没几天问题又来了,她出现溶血性黄疸,黄疸指数非常高,但血常规还正常,所以并没有出现真正溶血,于是就用绿光照射,使黄疸尽快地退下来,孩子的背上也因此背了绿光,一背就是一个多月,这给洗澡、换尿布带来了极大麻烦。

由于黄疸的出现,孩子吃奶非常不好,甚至出现了一整天以至一天半滴水未进的状况。我也出现了胃有虚火、饮食不周、肝火上延的问题,夜间不得睡,白天不得吃,一个月下来,我蓬头垢面、面容憔悴,外孙女儿出生时的喜悦一扫而光。

我帮着做饭和照顾小孩。就在这紧要关头正急需人手的时候,由于劳累、免疫力下降,我这不争气的身体终于垮了下来,得了眼睑病毒性疱疹。两眼红肿、疱疹突起,连头皮蔓延的都是。

但是我还是强弩着干一些繁锁的家务事情。甚至有时候抱小孩,给孩子做事,如洗、涮、换尿布等。可是通过查网咨询才知这个病和新生儿水痘是一个病毒,我的小外孙女儿有被传染水痘的可能性。

这下麻烦大了!

刚刚两个月的小孩子本来就问题不断,如果再传染上个水痘,那可是雪上加霜,伤口上撒盐呀!没办法,我必须要隔离。这下子家庭里的一个主力倒了,真是一筹莫展,急死人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吧!女儿、女婿先带我到医院看病。为了防止后遗症(神经性头痛,严重了可能眼部失明)的发生,进行了视力测验,并购买了昂贵的配方药物。看完病回到家便住到另外一个房间进行隔离。即使这样,孩子也不可能完全避免水痘的发生,因为是空气传染。这时我的眼睑疱疹按病程已经发展到了高峰阶段,但病重、伤痛早已不是我所在乎的,而怕孩子传染水痘的心情以及压力与日俱增。因为这种病的潜伏期是二十一天,也就是说,我的小外孙女儿如果感染上了水痘,最晚可能到二十一天发病。

这时,我的心理压力远远超过了我的病痛。我还梦见我的小外孙女儿脸蛋和双手满是密密麻麻的痘痘,并涂满龙胆紫,把我吓得心惊肉跳,从恶梦中惊醒时一身冷汗。

这样的恶梦在这期间几乎天天做。每天大早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问女儿,孩子的脸上有没有痘痘呀?”快临近二十一天的关口,我的心情几乎达到了崩溃的境地!“我的上帝呀!关照关照我的小外孙女儿吧!姥姥的病痛再严重也没关系,就是落下严重的后遗症,甚至脸上落了疤也没关系,只求上帝保佑我这幼小的外孙女儿,千万可别感染上水痘啊!”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正好在二十一天临近之时,外孙女儿的脸上还真长了两个红痘痘,当时可把我吓坏了。可到了第二天,孩子其他部位非但没起,脸上的痘痘也悄悄地下去了。这与水痘症状不相符。

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掉下来了!我冲这孩子说:“你这么丁点儿大的小家伙也开姥姥的玩笑,还是这么大的一个玩笑,吓得姥姥魂飞魄散!”

我暗暗祈祷:眼睑疱疹快好吧!重返忙碌的天地,快快抱抱我的小外孙女儿,姥姥都快想死你了!可度日如年,度时如年,度分度秒仍如年,似乎恍如隔世。

六个星期的隔离期总算解除了,我的疱疹也逐渐干燥、结疤、脱落。外孙女儿的潜伏期也平平静静的度过了。一场虚惊总算转危为安,化险为夷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恰恰屋漏偏遭连阴雨。外孙女儿又出现了泪管堵塞的问题。眼泪不能通过泪管流下去,积在眼眶里,遇上了空气里的脏东西,便形成眼屎。

由于外孙女儿的出生,我们家前来问候观看的人不断。但是有一点,人一来,我们这些家里人先得用棉球把孩子的眼睛擦干净,方可见人。

别人都说,新生儿最好带,吃了睡,睡了吃,也就到时候洗洗涮涮换换尿布,怎么到了我的外孙女儿这就接二连三的出现问题,尽赶上事儿呢?

泪管堵塞的问题还没解决,大便又出现了问题。有一次孩子持续四天没解大便,就是大人也受不了哇,况且还是几个月大的孩子。

我们实在沉不住气了,便向大夫进行了咨询。可大夫说,吃母乳的孩子几天不解大便是正常现象,让我们耐心地等。这个等啊盼啊盼啊等啊,心急火燎的劲儿,真是无法形容。有时做梦都梦见便如泉涌,可醒来却看到孩子安然无“漾”、纹丝不动。我们分秒等待,度时如年。终于等到了第七天,小家伙有了动静,真出现了爆发性喷射出来的情景,直漫延到后背。

这个时候,我们一家人这个洗呀、擦呀、换呀,忙的不亦乐乎;可心情却如释重负,无比轻松舒畅。

带小孩这个工作还真忙!每天给孩子洗澡、换尿布、换衣服、外带着肢体的锻炼。我的外孙女儿生下后虽然困难不少,但总是一天天大了起来,慢慢的学会了翻身、坐、爬。小模样虽说不胖,可还挺俊。一笑好像脸上开了花,还真甜呢!

回国篇

万般无奈只得带孩子回国

我的女儿、女婿都在读书,经过了反复的商量讨论,我们最终还是决定由我和老伴把外孙女儿先带回国一段时间。

我们回国的时候,外孙女儿已经将近一岁了。虽然她从出生就问题接连不断,但我和老伴并没有向困难低头,也从来没有气馁过。我是有三十余年工龄的医务工作者,在儿童医院做了十五年的护理工作。护理病孩儿、抢救垂危病人不计其数,什么样的孩子没见过?

我的外孙女儿出生后,虽然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总觉得孩子越来越大,加上我这么多年的临床经验,即使回到北京人手少了也应该不成问题,甚至是小菜一碟!我和老伴信心百倍、毫不动摇地一起把孩子带到了北京的家中。

回北京之前,我和老伴美美地在心头规划一番:回去后怎么给孩子做吃的,怎么哄孩子玩儿。有时想着想着自己都噗哧一声笑了。谁承想美梦还没实施,小外孙女儿第一天就给我们来个下马威!

旅途的劳累,家中的繁忙,使得我的睡眠无比香甜,像喝了蜜似的,很快进入了美好的梦乡。突然夜里一点多钟,一声声嘶力竭的哭声把我从熟睡中惊醒,听上去,孩子真是撕心裂肺的难受。揉揉惺松的睡眼,我马上把孩子抱起,哭声非但没停止,更是一声大似一声,把街坊四邻吵得不得安宁。我和老伴只好轮流抱着孩子在地上走,边拍边唱,孩子这才逐渐安静下来。

孩子倒是睡了,可我那瞌睡虫早就无影无踪了。眼睁睁地挨到天亮。

我想带孩子总得辛苦点儿,就一天天挨吧,总有挨到她不哭的时候。谁承想这一挨就挨了个大半年。邻居非但没提意见,还真善解人意,说可能是倒时差。

可谁见过这时差一倒就倒了个大半年的呢?孩子时差倒是倒过来了,可我和老伴大半年几乎没睡过安稳觉,通常是眯瞪一下也就算睡了。我还因此闹下了了个植物神经紊乱的毛病,在孩子吃的问题上,什么饮食结构、营养搭配、粗细结合,对于我这个儿童医院的护士来说还不是轻车熟路?论吃,孩子吃得倒也胃口大,挺香,可偏偏还就是在吃上又出了问题。

我们给孩子足够的每日三餐,再加上下午的点心、饭前的水果,吃的到挺多,也不闹肚子,可体重就是长得很慢。半年前30磅,半年后仍然30磅,一斤不增一两不长。我纳闷了,吃的这些食物都跑到哪去了呢?

我女儿一个同学,论带孩子是一点经验也没有,家中又无其他大人帮忙。

有一天,她带她的小孩到家里来玩。看看人家那小家伙胖的简直像个小佛爷。不要说胳膊像莲藕,就那大腿好像比我们家孩子的小腰儿还要粗。褶子是一道连一道,看看孩子胖得那样,我们全家笑得直不起腰。

谁不喜欢胖乎乎的小孩呢?两个小家伙坐在一起,一个肥嘟嘟,一个瘦灵灵,形成了天壤之别的反差,真是天养人肥嘟嘟, 人养人皮包骨。

我们住在一个研究所大院,平时经常带孩子在大院的操场和许多小孩一起玩儿。院子里男孩子打打杀杀,女孩子蹦蹦跳跳,倒也开心快活。慢慢地小孙女儿在院子里也成了个“小小孩子王”。可是我们发现,我们只要是带孩子到公园或其他人多的公共场所,也不知怎的,我的小外孙女儿就像变了个人,木木呆呆,心生胆怯,跟什么也没见过似的。

有一次到工人体育场去玩翻斗乐,她连蹦床都不敢跳,更甭说上大直滑梯或螺旋高梯了。看看周围的小孩个个生龙活虎、毫不在乎,好像天天都到这里来玩。真是让人羡慕不已。

别看我这小外孙女儿在外胆小如鼠,在家却一反常态,还真有股厉害劲儿呢!天不怕地不怕;上蹿下跳,登高爬梯,我总觉得随时有危险的可能性,这真是在家是条龙在外是个虫。我们经常说她,你倒是匀匀呀,别耗子扛枪窝里横啊!

送还篇

重新适应美国的幼儿教育

孩子慢慢长大了,跟着姥姥、姥爷生活总不是常事。我们就开始给孩子办理送回美国的一系列手续,签了证、收拾了行李,便把孩子带回美国她父母的身边,交上了一份不太满意的答卷。这时我女儿、女婿也已经在美国毕业,开始工作了。

孩子的爸妈见到孩子,那高兴劲儿当然是无法形容,可同时也发现了孩子身体比较瘦弱,言行上有些不足以及学习的东西太少等等问题。

但孩子面临的最大难关还是上美国的幼儿园。由于孩子一直呆在北京,英语一点也不会,国内的幼儿园也基本没上过。忽然要开始上幼儿园,而且还是美国的,还真傻了眼。

从前在北京的家属大院,外孙女还称得上“小小孩子王”,可现在一下子到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再加上语言不通,更何况她的适应力也不算太强,这种“落差感”可想而知。

第一天去幼儿园她还稀里糊涂,老师的评语说“今天过得好极了!”我们还以为太阳头一次打西边出来,难关顺利通过了。可原来这完全是场烟幕弹。

到了第二天,她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眼睛就像开了闸,眼泪流的像小河,再也停不下来了!

当她知道无论怎样哭也不可能改变去幼儿园这个雷打不动的事实,她继续用眼泪告诉我们,她哭也是一个雷打不动的事实!无论我们怎样地循循善诱、同情安慰,她总是一边哭一边说,“没办法,我只能哭,没办法!”

让我们不知如何是好。

女儿每天送她去幼儿园,她都会泪眼汪汪、满怀哭腔地说,“妈妈,你放心,我会乖的。妈妈,我会自己喝水的,我会自己pee pee (小便)的,我会自己poo poo (大便)的……妈妈,你一定要在窗口招招手!妈妈,你不要早来接我,但是你一定要快点儿来!”

她这样说是因为分不清“早”和“晚”的意思,把“早”当作了“晚”。孩子每天哭,我们大人也感觉备受折磨,不知道这种痛哭流涕的日子要持续多久。终于,一个月过去了,小家伙的水闸也逐渐停熄了。

这个大关总算艰难地度过了。

我们知道小外孙女儿反抗幼儿园的一大原因就是她的英语水平低下。于是我们一起商量如何从点滴做起,提高她的英语,以便减少她上幼儿园的痛苦。

女儿的朋友送给孩子一个“青蛙跳跳”学习机,我们又买了一些由浅入深的学习资料;并且开始连续不断等到公共图书馆借儿童读物和光盘,每天晚上和孩子复习复习幼儿园学的英语单词……

我这个小外孙女儿从小就有个大毛病, 好为人师。你教她两句诗词吧,她自己刚会点还不熟,她就能翻过来教你, “姥姥,床前明月光, 念,疑是地上霜,念……”

这次回到美国,孩子上幼儿园学了一些英语单词,好为人师的劲头又来了,不管学多学少,哪怕一个词也不忘了回来教我,还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给我纠正呢!

于是我们便顺杆爬,因势利导,抓着她好为人师的毛病,不耻下问。“这个音怎么发?”“那个词怎么念?”这样倒是达到了巩固熟练的目的。

为了开阔孩子的眼界,根据儿童特点,我们还参加了一系列的活动,如飞机表演,听音乐会,看芭蕾舞,到美术馆作画,还买了到动物园和博物馆的年票,这样可以经常带孩子去玩。

就拿儿童博物馆来说吧,为了培养孩子动脑动手、耳聪目灵、心灵手巧的能力,博物馆还真花费了大量的心思,什么快餐部、厨房、超市、技工室、水上游艺、球艺大比拼、宠物医院等等,真是更尽其能,应有尽有,寓教于乐。我的小外孙女儿起初看到这种场面还真是心生胆怯。

可我们并没有失去信心,几乎每个周末都带她到这里来玩儿。慢慢地,她熟悉了环境,产生了兴趣,动手动脑的能力也大大加强了。

回到美国,由于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我的小外孙女儿无论从哪方面都有了一些不同程度的提高。看到外孙女儿的点滴进步,我倍感欣慰。

看来对我的小外孙女儿的教育上我们只能因人而异,因势利导,循序渐进,点滴抓起了!!

如今,我的小外孙女儿已经四岁多了。回顾这四年的酸甜苦辣,高兴、快乐、幸福自不必说,但其中的甘苦只有亲自带过才能深深体会,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在带孩子的问题上,反正我再也不敢信心百倍地说,“我是儿童医院的护士,带孩子绝对没问题”这句口头禅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