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拉斯维加斯当的日子⑴


                                                                                                                                                     齐海南

 

《美洲文汇周刊》编者按:《美洲文汇周刊》自本期起连续刊登中国移民齐海南的自传文字《我在拉斯维加斯当发牌员的日子》,本文写得真实动人、生活气息浓厚,在读者面前树立了一个活生生的大陆新移民实现美国梦的艰辛过程,使人读后陷入深思。本刊本期开始陆续将全文介绍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前言

从北京回来后,我就感到浑身发懒,不知道是时差的作用,还是家的安逸,使我疲惫的身心整个松懈下来,总爱坐在书房宽大的椅子上养神,国内的情景,像放电影似的一幕一幕地浮现在眼前。

与家人团聚的喜悦,与好友聚会的欢畅,与挚友侃山的爽快,还不时地萦绕在脑海里。每当我谈及海外的生活,特别是发生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的逸闻趣事,大家都会听得聚精会神,还不时地提出很多问题。

拉斯维加斯是人间的天堂,还是人间的地狱?是充斥着毒品、暴力的罪恶之城,还是充满活力、魅力的观光旅游之城?那里的普通百姓是怎样生活的?是生活在恐惧不安之中,还是过得悠然自得?富丽堂皇的赌场里,游客是怎样挥金如土,如何一夜暴富,顷刻又荡然无存,演绎着各种传奇故事;赌场的DEALER(俗称“发牌员”),是怎样调动游客的情绪,如何掌控各种游戏的主动,引领游客玩兴达到极致,及他们鲜为人知的生活逸事。

诸如此类的问题还有不少,我觉得就像很多美国人对中国的认识,还停留在20世纪40年代似的,国内很多人没有机会去美国,更没有条件去拉斯维加斯观光旅游,对它的认识较肤浅,还不同程度地受到一些影视作品的影响,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由此而产生的不客观的认识。

从1997年的冬天到现在,我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8年,亲身经历了风风雨雨,酸甜苦辣的创业生活,亲眼目睹了这个城市的繁荣变迁,我萌发了要把赌城真实的一面,告诉国内的朋友的愿望,展示给人们一幅绚丽多姿的现代旅游观光图,把华人在美国的真实生活公诸于世,昭示后人。

可是真到要写了,我又犯难了,是先口述,再请人代写,还是我亲自写,我犹豫了很久。对于我这个68届老初一的人来说,要写文学作品,无疑将是一个耗时又费力的“巨大工程”,而我的文学基础实在是太差了。若是请人代笔,到是省心了,可是又担心我的心血和情感,能真实客观地、原汁原味地展现在世人的面前吗?毕竟那是要有亲身经历的。理解了,并不一定体会深刻;而只有亲自体验了,才会更深刻的理解之。

犹豫再三,在朋友和亲人的鼓励下,我鼓起勇气,决心自己亲自写,心想总不至于比谋生创业更难吧。没想到我的写作,犹如开闸的蓄水,一泻千里,十多万字的书,只用了3个月就写了出来。我不知道是快还是慢,总之,我是一口气将储藏了多年的肺腑之言,痛痛快快地吐了出来,实现了自己的心愿。

我问第一个读者:我的妻子,看了后是否有新鲜感,能否引人入胜,符合不符合我们生活的实际,是不是赌城真实生活的写照。她说,好多事情都是亲身经历,没有什么新鲜感。不过越往后看,越觉得有意思。

有这么个评价,我就很知足了,算是没白写。

到底如何呢,留给大家去评判吧,我还是真心地希望,看此书的朋友能从中获益。

第一章 初到赌城

第一节 破产

当一个家庭赖以生存的基础失去后,稳定、舒适、平安的生活也随之逝去,带来的是不安和动荡,家庭的成员也将陷于生存的危机中。我们全家就是在这种境遇下,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洛杉矶。

1997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尽管晴空万里,艳阳当空,呼啸的西北风却在猛烈地刮着,我驾驶着租来的小货车,行驶在通往拉斯维加斯的高速公路上。

车里,妻子静静地坐在我旁边,眼光木然地注视着前方,忧愁从她的眉宇中散发出来。我们的两个七岁的双胞胎儿子,坐在后车厢堆满了家具的空隙里,高兴地聊着只有他们才能听得懂的话题,全然不知这个家庭面临的危机。车外,除了灰蒙蒙、光秃秃的大戈壁外,什么也见不着,伴随我们一路前行的是满目的苍凉,我的心情也犹如荒芜人烟的戈壁,低沉到了极点。车子沿着公路行驶,我的思绪漫无边际地飞舞……。

生意失败了,我破产了,这个现实我很难接受,又不得不接受。在美国艰苦奋斗了十几年,转眼间,事业、房子、积蓄等等,一切都没了。辉煌不再有了,平安也失去了,由于我的投资不慎,使这个家庭处在一个绝望的境地。看着眼前的老婆和孩子,感到连累他们受苦了,心里懊悔,难受……。

1980年,我只身来到的美国,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小有成功,在一家投资公司担任总经理,收入颇丰,因此老婆没有外出工作,只是在家看孩子,做家务。论她的水平和能力,实在不应该在家当太太。来美国之前,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部的外事翻译。在那个年代里,这是份很令人所羡慕的工作,经常参加外事活动,还可以得到普通人较难买到的免税商品。面对失去的一切,夫人没有过多地责怪我,反而鼓励我树立信心,从头再来,“哪里跌倒了,在哪爬起来”.用军事术语就是“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想起那个轰轰烈烈的年代,我在工程兵部队当兵,每天扛着100多斤的风钻,走3、4里地,抱着风钻打炮眼,一打就是一天,那个苦,那个累。到了美国,那个寂寞,那个难,为了生存,什么没干过,受了多少罪,不是都过来了……。

虽然,我们都已经过了“不惑之年”,深知要打赢这个“翻身仗”是很不容易的,是很艰苦的,但是,毕竟我们有在美国闯荡生活的经验,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我们选择了拉斯维加斯这个充满了生机的城市,机遇和挑战同时存在,是一个发展创业,人人都好奇和向往的城市。我们有信心,在那里找回自我,重新站起来。

第二节 租房

到了拉斯维加斯,已是中午了,我们匆匆的吃了自己带的饭,然后直接把搬家的小货车开到了一幢公寓楼前。这是我在两个星期前,来这里租好的两房一厅。说起租这套房子,还有一段小故事。

古语说的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我们决定要搬到拉斯维加斯后,我决定先到那里把我们住的地方安顿好,只有安安稳稳地住下,才能静下心来找到好的工作。何况我们还要为两个孩子转到新学校,如果没有固定的住所,孩子就没法去学校注册。

经过朋友的介绍,我对赌城里哪个区域比较好,比较安全,将来比较有发展,进行了调查,最后选定在拉斯维加斯的西南区域的公寓(COPPER SANDS)。

我认为比较理想,这里离学校很近,孩子走路上学只需要十分钟的时间,离新赌场大街也不算太远。还有,就是我的朋友也住在附近,对于初来乍到的我,是非常需要他们帮助的。

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区域在拉斯维加斯来讲是很高尚,很安全,将来发展潜力最大的社区,许多华人都陆续地从加州搬到这里。

这个公寓是由十几个两到三个单元的两层楼组成,社区非常干净,安静,绿化也很好,一点儿也看不出是在戈壁之中。

社区里有健身房,有露天游泳池,也有供人们吃烧烤的(BBQ)小公园,公园里有许多的烧烤炉,每到周末常常能看到一些家庭在这里吃烧烤,阵阵香味随着炊烟飘满了整个社区。

我来到公寓的管理办公室,它在社区的中心部位,室内有一个高屋顶的白色大厅,吊灯、壁炉、沙发、油画、窗帘、人造花等等,把大厅布置得非常时尚。

一个带着眼镜,样子显得非常文静的金发女士坐在宽大棕色办公桌的后边,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一份杂志。也许是这里的气氛感染了我,我轻手轻脚地走到桌子跟前,小声地问道:“您好。我可以租房吗?我看到外边的广告上说你们有空房子出租。”

她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很有礼貌地对我说:“当然可以,非常谢谢你来租我们的房子。”

言下之意是谢谢你照顾我们的生意。她放下了手中的杂志,在桌子右上角的一堆文件里拿了一套表格递给我,“请你把这份表格填好”她说道。

我仔细地把表格填好后交给她,她认真地阅读了一遍,对我说:“你是要从加州搬过来吗?你既然宣布了破产,又没有工作,我们怎么才能相信你每个月交得起房租呢?”接着又说:“你的信用记录我想也就不用查了。”言下之意是信用非常糟糕,根本就不合格。

如果是没有经验的人,可能就此打住,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了,中国人是非常爱面子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永远租不到房子了。但是,她今天面对的华人,恰恰是已经有十几年美国社会的闯荡经验。

我沉住气,仍然很有礼貌地说道:“首先,我和我的太太会很快地找到一份工作,为了两个孩子(孩子!美国人是最有同情心的),无论什么样的工作我们都会去做的。何况赌场DEALER的工作是比较容易找到的(我已打听好)。其次,我可以多交些押金(钱!在美国甚至在全世界几乎就是通行证),万一在我们还没找到工作之前,无钱缴房租时,你可以从中扣除。”

这一通话,我一气完,自己心里也在犯嘀咕,不知道行不行?我现在是分文没有了,全家只能依靠老婆的那几千块私房钱了。

她听完我的话想了想,要我等一会儿,她去到另一间屋子,我不知道是请示上级,还是去打电话。过了一会儿,她从屋里出来,对我说:“我们接受你的申请,但是你必须比别人多交两个月的押金(正常是一个月)。另外,我们还需要你在这里的朋友做你的SPONSER。”
我大松了一口气,同意了,房子的问题解决了。我盘算老婆的私房钱足够交三个月的押金,在拉斯维加斯仅有的两个朋友,也一定会为我担保的。

到拉斯维加斯的第一关就这样的被我闯过了!

小货车在我租的单元门口停了下来,好在我租的公寓是第一层,搬起家具来方便省力的多了。

两个儿子高兴极了,到了新的环境,换了不同的地方,使他们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好奇。甚至他们感到从两千多平方英尺的房子,搬进这六百英尺的公寓是多么新鲜好玩的事。

我和老婆开始搬东西了。我们把家具、电视、被褥、厨房用具、装饰品以及孩子们的玩具一件一件地搬进屋子,我们尽量的节省,把能搬的东西都搬来了,为的是将来不用花钱再买。

我记忆最深的是,老婆把家中的几盆花和两棵小树在不顾我反对的情况下(车子太小)坚决地搬来,这两棵小树一直陪伴着我们全家人直到今天,在风风雨雨中长成了一棵大树,它见证了我们的奋斗创业史。

当一切都安顿好后,已经是晚上了。我们也累了,孩子们也睏了,匆匆地下了点儿挂面,就着带来的干粮吃完了晚饭,我和老婆睡一个屋,两个孩子睡一个屋,我们全家人都进入新家的第一个梦乡。明天,将掀开我们在拉斯维加斯新生活的第一页,确切地说是新挑战的开始。

第三节 赌城初始

一提起“赌”字,人们总是把它与“罪恶”划成等号,有赌的地方就有罪恶,尤其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吃喝嫖赌,赌为万恶之源,罪恶之首,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而当我们在“赌”字的后边,加上一个“城”字,把它变成“赌城”时, 人们会毫无疑义地联想到一个“罪恶之城”!对于美国的拉斯维加斯来说,是世界上公认的“赌城”,可她绝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压根与“罪恶之城”毫无关系。

人口大约150万的拉斯维加斯,位于内华达州的西南角,它与加尼福利亚州相邻。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由美国的黑社会头子“巴格西”,在这个沙漠之中建起了第一个赌场“红鹤”(FLAMINGO CASINO)。美国专门有一部电影用了相同的名字“巴格西”,就是描写当时如何建赌场的。直到七十年代初,这里仍然是“黑手党”控制下的洗钱,贩毒中心。此后,美国政府进行了大力的整顿,使这座名声欠佳的城市面貌焕然一新。

三十多年过去了,全世界可能再也找不到比赌城结构更奇怪有趣的城市了。从一个蛮荒的沙漠小镇,摇身一变,成为国际著名的观光大城市。这里汇聚了全世界最有名的饭店、餐厅、名牌商店,还有独一无二的表演秀和世界顶尖的娱乐设施。

在赌业管理方面,联邦政府1931年立法,经过所有的专门委员会认真审核,赌业管理局严格地监督执行,不可欺骗,不可逃漏税,不可诈骗客户,当然也包括不受客户的诈骗,形成了管理规范,游戏有序,欣欣向荣的赌博业。

闪烁的串串霓虹灯,高清晰度的大屏幕荧光屏,各种流光溢彩的灯光,照亮着这个城市,真是名副其实的一座不夜城。赌场一年到头,全天24小时的迎候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各个赌场里,灯火辉煌,人来人往,灯红酒绿,令人流连忘返。各大型娱乐场的电动游艺机,传出阵阵的喧叫声,传达出他们玩得开心,玩得刺激,玩得兴奋。

这里,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的旅游度假胜地,一座现代化的娱乐中心。

我和太太,还有两个孩子,将要在这样一座梦幻的城市里,寻找到我们的立足之地,找到我们的生存空间,实现我们的新的梦想。

以我们的年龄(45岁)、文化知识基础(她学英文,我学金融)、工作经验(她在家看孩子,我是金融公司的总经理),要找一份既收入高又理想的工作,在这里是几乎不可能的。而找那种每小时6、7块钱的普通工作,比如市场的收银员、保安人员、汽油站的加油工等等,是“分分钟都找的到啦!”

这样的工作,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每个月也才三千美元,再扣掉税,能拿到手也就两千多元,再去掉房租、水电等杂费,吃饭和日常生活开销,及孩子的花费,几乎就剩不下什么钱了。这对于既要供养两个孩子生活和学习,又要存钱买车、买房,以及尽快地重新站起来的我们来说,是远远不行的。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