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拉斯维加斯当Dealer的日子(3)


齐海南

(文接上期)

每当我走进贵宾厅,闻到那特有的淡淡香味,听到那时而肃静时而热闹的声音,看到有人窃窃私语,有人紧锁眉头,研究着下一把牌是出“闲家”(PLAYER)还是出“庄家”(BANKER)的时候,我的情绪一下子就被大厅内的情景给调动起来,心情异常激动,抑制不住地跃跃欲试。

首先,我很从容地巡视一遍各赌桌的“战况”,也就是所谓的百家乐牌路的走向和每个人的输赢情况;再看看发牌员的面相是否“克”客人(当时真没想到几年以后我成为他们的同行)。

这时如果碰到熟人,我就一定会和他们坐到一起的。一切就绪后,我就在选定的位置坐下。
我一落座,身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的DEALER,马上会很有礼貌地向你问候:“你好,先生!欢迎你到米高梅来玩,祝你好运!”
在这一刹那,我的整个身心都会放松下来,那种莫名的冲动心情,也随着平静下来。若此时游戏正在进行中,我会静静地等到此局游戏结束后,才拿出钱来换筹码。这样,不会耽误游戏的进程。如果有人输了钱,也不会赖你临时加进来而改变了整副牌的运气。
牌从牌盒里发出来时,世上的一切仿佛都显得那么不重要了。此时是全桌最最安静的时刻,人们几乎憋着呼吸,全神贯注地紧盯着同一个地方,那就是正等着被翻开的扑克牌。当牌终于被客人翻开时,当两组牌(闲家、庄家)的点数终于被DEALER报出来时,全桌人的表情是两种极端。

神情轻松,高兴的这一组,一定是押对了,是赢钱的人。沮丧窃语,摇头叹息的那一组,不用问,一定是押错了,是输钱的人。但是,不管输或赢,大家都是和平相处,互相鼓励。因为,这一注你是赢家,那么下一注,你可能就是输家。

只有一种情况是全桌会同时欢腾(或愤怒)而且显得那么同仇敌忾,那就是,全桌的人找到了共同点,把钱全都押在同一方向上,并且赢了!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呼,比文化大革命时期高呼“毛主席万岁”时还要真诚,还要齐心。

人在这种时候,流露出最真实的情感,任何伪装、面具都卸去了。DEALER在这时得到的小费会出奇的好。

如果输了的话,全桌的骂声可想而知了。有英语、韩语、日语、阿拉伯语等,当然还是以国语为主(不是脏话,仅是国骂而已,80%是中国人)。

这时的DAELER可就成了出气的对象,什么“这人手真臭!”(好像让你赢了才手香);“这个DEALER怎么长的那么霉气!”(赢钱时她是最漂亮的);“不能给她小费!”(赢钱时刚给过)等等。甚至有人哼起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军军歌中的最后一句“打败美帝野心狼!”因为赌城是在美国!

此时的DEALER只会报以淡淡的一笑置之,并且做出很同情客人的表情。尤其是华裔DAELER,因为他们听得懂“国骂”。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博得客人的好感,争取更多的小费。作为将来他们同行的我,很能理解这一点,可是还没能够深深地体会到。
当然,无论是欢呼还是抱怨,所有的这一切,都会在数秒钟之内归于平静,毕竟来贵宾厅玩的人,都认为他们是有身份有教养的人,毕竟他们的脸面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游戏又重新开始了,DEALER彬彬有礼的声音,又出现在客人的耳边:“女士、先生们,请下注.....”。

此时,赌场的各种服务,也在同时进行着。身着红色紧身短衣、超短迷你裙的苗条女服务员(COCKTAIL),会随时随地的出现在顾客的面前,弯下身子在你耳边面带微笑的轻声问道:“先生,想喝点什么吗?”

我通常都是要一杯“西瓜汁”,在这里一坐就是几十个小时,西瓜汁去火啊!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免费的。但是,当饮料送到顾客面前时,所要给的小费(自愿)却远远的贵过此杯饮料的数倍,一般都是在5元到25元之间。有的“大赌客”为了显示身份,会给100元钱。

每次,当我玩的天昏地暗,忘却了时间、忘却了一切的时候,我的客户经纪人小杨(小伙子是杭州人,在美拿的学位)会站在我身后,等到洗牌的空档时,悄悄的对我说:“老兄,(我们已很熟)该吃点东西了吧。”

我总是爽快的回答:“好,你就帮我预订晚上8:30的中餐馆吧。”

有时候我老婆就直接订了,因为,儿子是最喜欢吃米高梅里中餐馆的“烤鸭”的。在那里吃的所有的东西,也都是免费的。

记得有一次,我正玩儿的兴头上时,和我一起到拉斯维加斯来玩的朋友来找我,对我说:“哥儿们,别玩了,去看拳王‘泰森’打拳吧!今晚来了好多名人,乔丹也来了!”

我不假思索地说:“一个鸟泰森打拳有何好看,看名人又不能当饭吃,别打扰我玩牌。”

我看他们站着不走,就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去,你们自己去吧。”

“我们哪有票啊!现在都6:30了,还有半小时就开始了,你帮帮忙!”其中一个朋友说。

噢,原来是要我帮忙弄票啊。

我就赶紧找来小杨,问他是否还来得及搞到票,他说:“我来想办法。”五分钟不到他回来了,手中拿着4张票,把我的朋友们乐坏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泰森正处在巅峰状态,如日中天,一票难求啊!我真的很后悔,没有去看他的比赛,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这种机会,对于我来说,是再也不会有了。因为,我永远也不会再回到那危险之路:赌场,更别说是“贵宾厅了”。

虽然我的“破产”是由于做生意而引起的,但是,在赌场输的钱,若是年复一年的加起来,数目也相当惊人。

回想起来,后悔极了!后怕极了!如果没有那时的经验教训,也就不会有我如今的反思和安定的生活。如果没有那时的挥霍浪费,也就没有我今天的小心谨慎和勤俭节约。

事物的两个方面,坏事……,好事……,真是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第二节 决胜百家乐
我从昔日风光的回忆里,又回到了现实中,一股莫名的冲动,令我又想去赌场一搏。而一个新的念头,也在我的头脑里油然而生,反正现在也没找到工作,干脆试一试,当个职业赌徒,以赌为生,说不准就发了大财呢!

我以各种借口对老婆进行游说:“你还记得我当初在米高梅和STEVE研究出的一套玩百家乐的打法吗?”

我试着想唤起老婆的回忆,想尽量地说服她。老婆答道,“好像有印象”。

“我们连续三个月没失过手,每个周末都赢钱。”我强调说。

说起此事,还真的有点邪。我那时正在某金融公司担任总经理。一天,我在办公室里看杂志,我突然看到一篇介绍如何玩百家乐的论文。为何说是论文呢?因为它有具体的计算数据,下注方式和概率学的函数坐标图。

我仔细的研究后,认为可行。

正好在此时,另一个部门的经理STEVE走了进来(他也是个百家乐迷,我们经常一起去拉斯维加斯玩),他看我聚精会神地研究这篇论文,就跟我一起讨论研究起来。俩儿赌迷在一起当然是一拍即合,我们决定每人各出五千美金,以一万美金为本钱,进行共同征战赌场的实验。

说来也巧,我和他在玩百家乐时,打法各有特长。我是专爱下注“庄家”,而他正好相反,专爱下注“闲家”,根据论文的公式,我们两个正好弥补了相互的短处。

到了周末一下班,我们各自把家里安排好,然后开一部车,直奔拉斯维加斯的米高梅大饭店。

到了饭店,我们先到小杨早已帮我们订好的房间里洗澡、吃水果、休息,把精神养的足足的,然后到贵宾厅玩百家乐。

我们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和严格的规定,一改以往上桌就是几十个小时的玩法。我们只玩4副牌局,每副牌局8副牌,大概要一个半小时,这样4局下来应该是6个小时左右。每副牌局的输赢都控制在资本的10%,一旦达到目标,就立即停止,不再玩下去。

按照论文的公式和我们俩的互补,以及严格的下注规律,我们的胜算是在90%。也就是说,4副牌局打下来,我们都能赢到投资额的25%左右,投资1万美金回报在2500到3000美金,两天下来,就赢6千美金左右。

每次一上桌,我就坐在前,他坐在我的后边,每一注是打“庄”还是“闲”,筹码下多少,是空一注,还是连续下注等等,由他发号施令。此时,我只是一个机械手,没有半点想法,仅仅是按照他的指令下注,他更是严格的按照公式的程序进行指挥。

每当牌路变化太大,与他的思维逻辑相抵触时,我俩就换个位置,他当机械手,我来发号施令。用同样的公式,按我的思维逻辑来投注。这就是互补吧!用我们不同的思维逻辑来弥补了公式的死角。

3个月下来,我们没输过钱,这对于好赌的人来讲,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每次从赌城回家,我总是向老婆交上一份厚礼,她一向反对我赌,我们经常为此吵架,但是这次她却没有阻拦。因为我的赌金只是5000美金,而我每个周末带回来的钱却是3000美金左右。

不妨算算年的回报率是多少,相当惊人!这给人的感觉很奇特,好像不是在赌博,而是在进行一项投资,可是又有哪一个投资者,会以赌博形式来投资呢?说它是赌博,可是还没有一个赌徒,能严格地按投资的回报率来赌博的,那它到底算是什么,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不过,我们的创新恐怕是空前绝后的了。那么,这么好的事为何没有坚持下去呢?当然是事出有因,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第三节 误入歧途

旧事重提,是为了说服老婆,我死缠烂磨,细细地耐心地把往事又说了一遍,她不再反对了,看来我的花言巧语打动了她。但是,她也没有表示赞同,对这不置可否的态度,我的理解嘛,当然就是她默许了。当我这第一步迈出去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将是一条走向失败、走向毁灭的不归之路。

任何事情的成功都需要几个必要的条件,天时、地利、人和,我却忘记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我都不具备。以前,我事业有成,家庭安定和睦,收入颇为丰厚。经常出入的米高梅饭店的环境,我已是非常熟悉,在那里所有的一切,吃、住、玩(赌),我都得心应手。虽然也输,但是玩得有节制,没有影响生计,更没有精神负担。

今非昔比了,除了老婆的一点私房钱外,我什么都没有了,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烦恼和渺茫的未来,更是由于想把赌博当成职业,给精神上造成的压力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带着这种压力,我走进了赌场,不是米高梅(MGM)饭店,而是远离赌场街(STRIP)的当地一家中型赌场,黄金海岸赌场(GOLD COAST CASINO)。

这家赌场的服务对象基本都是当地的居民,其中有一半的顾客,还是在其它赌场工作的DEALER及服务员。当然,还有其它的一些退休人员和外州来的职业赌客。

这家赌场的风格和服务设施与赌场街上的大赌场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这里,没有高档时髦的装饰,没有豪华讲究的贵宾厅,也没有闻名世界的表演秀,更不用说有专门照顾客人的经纪人了。

这里讲究的是效率,是赌场赢钱的效率。整个赌场就那么几百间客房,赌厅里除了在角落里的几个小酒吧外,就是各式各样游戏的赌桌和摆的满满的“老虎机”,白色高屋顶的大赌厅里,分别挂着几只宫廷式的多层水晶吊灯,只有一种颜色的黄色灯光,把大厅照的雪亮。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明了,一切又都是那么直截了当。

当然,这里也有着当地赌场的特色。为了吸引当地居民,在赌场的二楼建造了能同时放映十多部电影的电影院,它的视觉和音响效果堪称一流。还有几十条球道的保铃球馆,电子游戏室,以及退休老人们爱玩的猜号码游戏厅(BINGO GAME)。这里的自助餐也是一绝,菜色既多又便宜,比起赌场街上的大饭店来说要实惠的多。在当地的中型赌场中,这个赌场的百家乐赌桌当时是最多的。因此,它吸引了当地的大部分华人居民及外州的华人赌客。

到这里来玩的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种族的互相敌视,大家都在一个大厅里玩,所有的人到了这里就都成了朋友(赌友),显得非常亲切友好。他们有的是在其它赌场刚刚下了班,身上还穿着工作服的DEALER,有的是身上还沾满了厨房里油烟味的大师傅,有的是西装笔挺领带鲜艳的白领阶层,有的甚至是浓装艳抹,刚刚做完“生意”的时髦女郎,还有的是从国内和各大赌场签约到期不归,想用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博一把的艺术家,等等。

总而言之,来这里的人就是那么简单明了,也是那么直截了当,就是来赌的,就是来赢钱的,谁又会希望或者想到自己会那么不走运,而输的干干净净,倾家荡产呢?

人就是那么贪婪!真可谓“三教九流”汇聚一堂。可是,这里的秩序却好的出奇。有穿旧衣破衫的人,却没有打架闹事的;有喝的满脸通红的醉汉,却没有大声喧哗吵闹的;有自认为职业性的赌徒,却没有耍赖与出“老千”的。

这里玩的大部分人,既是服务别人的人,又是被别人服务的人,都非常懂得规矩,将心比心,理解万岁嘛!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输和赢在这群人的心中好像都能平静地接受,没有那么太大的激动,也没有那么太多的沮丧。他们就住在当地,有正当的工作和收入,他们随时都可以到这里来。赢钱的人想明天赢的更多,而输钱的人却一心要把昨天输的钱再赢回来,最好再赢一些钱。至于明天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不同的只是每一天都有熟悉的面孔消失,而每一天又有新的面孔出现。

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新面孔。虽然,他只是在短短的几天里一闪而过,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可是,这短短的几天,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长久而不可磨灭的痕迹。当我带着仅有的500美元走进了这家陌生的赌场时,我充满了信心。看着这群不同档次,既“理性”又充满“活力”的人群,看着这个既简洁又井然有序的赌场,我真的不敢想象,我将要从这里出发开始我的人生,将要沦落到一个不知是否有明天的“职业”赌徒。理智和侥幸的心态不停的在我头脑里打仗,我犹豫着……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