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齐海南简历

出生于1952年9月9日於广州,1964年因调动工作,全家人搬到北京,小学在海军大院的“七一”小学上学,中学在东城区的“外交部街”中学读书。1966年文革时,属於老三届老初一,1969年2月参军入伍,在沈阳军区空军工程兵当兵。1971年,在工农兵上大学的年代,带着军籍就读於山东青岛海洋学院。1974年毕业,并分配於国家海洋局所属的海洋仪器研究所,该所同时属於海军代管,因此转入海军。1978年调回北京,在国家海洋局通讯处当通讯参谋。1980年12月出国到美,到美国后,和所有的留学生一样在洛杉矶上学、读书、打工、创业。1996年底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失败,宣布破产,全家人搬到拉斯维加斯,重新开始艰难的创业生活。(右图为本文作者2004年在北京民族园。)

 

我在拉斯维加斯当的日子Dealar的日子⑷

 

 

(文接上期)

正在此时,我听到有人在向我打招呼,“RICHARD!(我的英文名)怎么来了,试试手气吗?”

我定了定神儿,在8张百家乐的赌桌之间找了一遍,终于在其中的一个坐满了人的桌子旁,看到了他:老李,他原来是我在拉斯维加斯认识的朋友。

我顿时为之一振,走到他跟前,笑了笑:“你这个家伙,经常来这儿吗?”还没等他回答,另一位女士抢着帮他回答了:“何止是经常来,简直是天天来,这里的人谁不认识他!”

老李皮笑肉不笑地说,“过奖,过奖,彼此彼此。”

“哥儿们,快下注,人家小姑娘(指DEALER)等着发牌呢!”坐在旁边的另一位留着小平头的年轻朋友催道。“华人朋友不少啊!”我自言自语道。

老李一边笑着一边下注:“那还用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自己人。”接着又指了指面前年轻的DEALER(华裔女人)说,“连她也是自己人。”

我羡慕惊讶地看了看她,她同时向我点头笑了笑。

“她不能用国语和你交谈,否则她身后的经理就要给她麻烦了。”老李讨好似地说。小姑娘俏皮地对老李说:“thank you for understanding!”

此时,牌从牌盒里发出,人们马上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同一副表情,同一副嘴脸。既有期盼赢钱的渴望,又有怕输钱的恐惧。只是有一点,再没有人理会我这个新面孔了,眼睛全都盯着刚刚发出来的牌上。

4张面向下的牌扣放在了桌子的中央,其中2张放在“闲家”(PLAYER)的位置上,另2张则放在“庄家”(BANKER)的位置上。

立场中立的DEALER,面无表情地按惯例先将放在“闲家”的两张牌翻开。与此同时有人叫着,“自然九(NATURE NINE)”。因为只要翻出的牌是9点,那么就99%赢了。如果那边的“庄家”也翻出9点,顶多就是个平手,但是,100%的不会输了。

百家乐的规矩是两边翻出的牌,谁的点数接近“9”点谁就赢。两边翻出来的牌,任何一边低于某个点数的话,就要再补1张牌(仅此一次)继续进行比较,仍然是接近“9”点的是赢家。客人可以凭自己的感觉,或是“牌路”的走势下注到任何一边,即“闲家”或“庄家”。

那么,什么又是“自然九”呢?这就是说,第一次翻牌就能得到9点,省得节外生枝的再补牌了。如果两边的点数一样,那么就是“平手”(TIE),没有输赢,两边的赔率都是1赔1,赌中“平手”是1赔8。

此时,DEALER把“闲家”的牌翻了出来,是“5点”。全桌把注意力集中到把注码押在“闲家”的两个中年人身上,看样子他们像是夫妻,只见他们摇了摇头,然后,以抱有希望的眼光等待着。因为“5点”的牌,一会儿是要补1张牌的。说不定能补个“4点”变成“9”点呢!

人总是往好的方面去想。

这时,DEALER又要去翻放在“庄家”位置上的2张牌了,把注码押在“庄家”的另外5个人此刻激动起来,连我都紧张地盯住了牌面,因为老李也是押在这一边。5个人齐声喊到:“自然九”,“自然九”。结果牌翻出来是“7点”,7点是不能再补牌的,“赢定了!”有人说道。

两边的点数是7比5,庄家是7点,闲家是5点,庄家暂居上风。但是,闲家的5点牌要再补1张,这样一来,局势又紧张起来。就在全桌人还没缓过神儿的时候,DEALER已经把牌从牌盒子里发了出来,摆到闲家的位置上,并迅速地翻开。是个2点,加上原来的5点正好是个7点。

全桌人都笑了,因为是个平手,谁都不输,谁都不赢,皆大欢喜。我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幽了一默。

大家开始对我有了好感,那对夫妻友好地对我说:“到这儿来坐吧。”说着,那位太太站起了身把位置让给了我,自己站到了丈夫的身后。我感激地说到:“谢谢你!”

老李插嘴道:“别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同在一条船上(赌船),以后有的是你帮他们忙的时候。”

就这样,我上了赌桌,开始了以赌为生的“创业”路程。仅凭区区500美金,就想在这个日进出成百万上千万美金的赌城靠赌谋生,可谓是“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痴人做梦。

手里攥着仅有的500美元,心虚地将它换成了筹码。这里的最低赌注是每一注10元美金,和米高梅没法比!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上,我还真不知该如何应付。

老李看出了我的尴尬,悄悄地对我说:“老兄,忘掉以前,老老实实地在这里玩吧。”

看来他并不知道我想要做的事(以赌为生),以为我只是到这里来散散心,玩玩而已。我没有再多说啥,只是笑了笑,试着想找回以往的自信。

我昏头昏脑、七上八下的玩了一天,桌上的人早已换了好几拨。有的人去上班了,有的人回家了。老李也走了,说他白天休息,晚上还要上班呢。看来每个人都有事情做,唯独我的任务就是赌。

我数了数面前的筹码,赢了50元美金.看了看手表,已是半夜12点钟了。从早上7点进场到现在,整整17个小时,没吃没喝,尽管时不时的也有服务员(COCKTAIL)问是否要饮料,但是由于我高度的紧张就什么都忘了。

17个小时的代价就是这50美金。此时的我,又累、又饿、又渴,全身好像虚脱了一样。

我沉重地站了起来,离开了桌子,摇摇晃晃地走到换钱的地方(CASHIER),将筹码换成了现金,带着战利品:50元美金,开车回家了。

回到家时,孩子们早已睡了,老婆在小客厅里看着电视,从她忧虑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她的心情并不在电视节目上。“回来了”她低声的说着,生怕把孩子吵醒。“饭菜在桌子上呢。”

我走到饭桌前,二话没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也不管饭菜是否凉了。“用微波炉热一热吧”老婆关心地说。

“不用了...”我只顾吃饭,连话都讲不圆乎儿了。

老婆坐到饭桌前等我吃了一阵后,问我:“看你累成这个样子,是否不顺利?”

我赶紧回答:“还行,赢了50元。”

“实在划不来。那么辛苦,时间花的那么多,才赢了50元。”老婆摇头说道,又说“这点钱能干啥?”

“我不是怕输嘛!”我有点不知所措地说道。

“既然这样就算了吧,此路不通,你能保证不会输钱吗?这500元钱是输一分就少一分啊!”老婆安静的但非常理智地说,还说:“我们是输不起的,这和你以前来玩的性质是大不一样的。”

“我明白,但是不试一试又如何能知道结果呢?”我强词夺理地说道。

我想了想,接着说:“要不这样,你明天和我一起去,体会,体会,看看行不行?”

“这样也好,我还真想看看,你这么想赌,到底是什么东西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让你铤而走险自毁前程,想当赌徒的人会有什么好下场。”

看样子,老婆是要分出谁是谁非来,把我从危险的边缘拉回来。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明天去了你就知道了。”我仍然抱着幻想。

第四节 迷途知返

第二天,一觉醒来已是下午3点多钟了。我们洗漱完毕,吃了饭,接受昨天的教训,我们自带了点“干粮”。刚要出门时才突然的想到还有两个儿子,“你们干什么去?”儿子天真地问我们。
也许就是在这一刻,有生以来的这一刻,有那么一种酸楚和犯罪的感觉在我内心一闪而过,我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我呢,还是为了孩子?会给他们幼小的心灵带来多大的创伤呢?

与此同时,老婆也是非常不自在地对儿子说:“你们俩乖乖的在家里,爸爸妈妈出去找工作,可能回来晚一些,晚上饿了,就吃桌上的PIZZA,害怕吗?”

“不害怕。”两个七岁的儿子低声地说道,“我们希望你们快些回来。”

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我离开了儿子,又一次地走进了赌场。因为是下午5点钟,赌场的生意不是很火,一般是在晚上7点以后才会火起来。

赌场里8张百家乐的桌子,有3张是关着的,另外5张桌子也没有坐满人,每张桌子也就是3、4个人在玩,气氛非常低迷。百家乐的桌子共有7个位子,可是它的号数却是从1号到8号,它没有4号,广东话“4”和“死”的发音非常接近,去掉这个不吉利的号码,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华人来玩,所以就把4号给去掉了。

我和老婆随便地走到1张桌子坐了下来,同桌的人都在低头沉思或记着牌路,没有人理会我们,和昨天那热闹的场面大不相同,DEALER也都是懒懒的,面无表情地等着客人下注。

老婆自打一进赌场,就不停的四下里观看,始终是皱着眉头,“这就是你所谓的‘工作’场所?”老婆悄悄的对我说,“只要能赢钱,还管那么多!”我嘴硬地说道。

“我看够呛,你看看这些人,哪一个不是灰头土脸的。”老婆摇头说,“噢,职业赌徒就是这幅德性啊!”

“RICHARD,你真够可以的,你还在玩啊!”老李边说边兴冲冲地走过来。

“哪里,我都回去睡了一觉了,刚刚坐下。”我高兴地回答道,好像遇到了救星。

“噢,夫人也来了”他朝我老婆笑了笑,打了个招呼,接着半开玩笑似地说道:“管好你老公啊,可千万别让他走火入魔!这个潭子可深啦,掉进去就出不来了。”

桌子上正在玩的几个人不满意地看了看他,有个穿带时髦的中年妇女还向他翻了几下白眼。

老李毫不在乎地继续说道:“我在赌城已经生活了近10年了,什么事情没见过,国内来的大款有的是,十几万、几十万,刚来时都是跟大爷似的,狂得没边儿!动不动就是要把赌场赢光,什么这辈子就在这里扎下了,每天赢个百儿、八千的还不是小菜一碟!”

老李在我的旁边坐下来,掏出200元钱边换筹码边继续说道:“刚开始每一注都是几百上千的下,一两个星期后就变成几十上百的下了,再后来就是二、三十元的下了,最后就会管你借钱了。你要是借了,那就惨啦,过几天就再也不来了,永远的消失了。”

此时,那个时髦的女士非常不高兴地站起来,把身前大概一万块钱的筹码拿起来走了,换到了别的桌子。“她前两天的筹码还是7、8万呢”老李说道。

趁着洗牌的时间,老婆不解地问老李:“既然这样,为何你还天天来呢?”

“叹!我是没救了,今天我休息,应该在家陪陪老婆女儿,但是鬼使神差地又溜到这里来了。我和老婆达成协议,我把每月的基本工资交到家里,每天我挣的小费就送还给赌场了。”他无可奈何地说道。

接着又赶紧补充道:“你们千万别学我,否则后悔莫及,还是找个正当的工作吧!”好像他已经看出了我们的想法。

我和老婆互相看了看,谁也没有说话,可是老李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

赌局开始了,一进入,我就把刚才所有的一切都忘了,包括孩子那可怜的期盼。

随着牌局的发展,我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紧张,一会儿沮丧,一会儿又嘀嘀咕咕地和老婆吵架,因为老婆始终在劝我回家,而我却认为老婆的唠叨使我了输钱。老李不知道该帮我们谁说话,早已悄悄地换到了别的桌子。

我此时已经变得和电影里所演的失去理智的赌徒差不多了,老婆在旁边苦苦相劝,我却是毫不理会的拼命地下注。

可怜、可悲、可气!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无地自容。

时间又到了夜里两点半,钱已经输了一半,还剩两百多块钱。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是我们的救命钱,输了如何是好?

此时的情绪激动异常,和所有的赌徒一样,下决心要用仅有的两百多元钱和赌场拼到底,要么赔光,要么连本带利捞回来,什么工作,什么前途,什么将来,全都抛到了脑后。

老婆这时反而冷静下来,非常非常平静地对我说:“沉住气,慢慢来,我那里还有钱呢!”

我像吃了个定心丸,心情平静了下来,紧接着她又带着忧虑的语气说:“不知道俩儿子现在如何了?”

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把我给惊醒了,把我从万丈深渊的边上拉了回来,我的脑袋里马上出现了两个可爱又可怜孩子的身影,俩儿子现在是在床上睡觉,还是害怕地躲在哪个角落里?

不行,一定要回去!理智占了上风,终于我又回到了一个当父亲的角色,并且保持到今天,这要感谢我同甘共苦的老婆!

到了家门口,就看到儿子的房间里亮着灯,并且窗帘有一道逢,儿子在往外看呢,也不知看了多少次了。我的心里难过极了,老婆更是难受,赶紧用钥匙打开门,直奔儿子的房间。

俩儿子看到爸爸妈妈回来了,显得非常高兴。那种表情能让我感受到他们不用再受“害怕”的煎熬了,终于家里有了人气。

我忘了是哪个孩子问道:“你们找到工作了吗?以后你们还要这么晚回来吗?”

老婆眼圈红红地说:“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回到我们的房间后,我对老婆说了一句至今我还记得的话:“我再也不会去赌了,我这样做,对孩子太不公平了。”

还好,在我迈出第二、第三步之前就觉醒了,停住了,没有走上这不归之路,而是开始了新的命运创新之路。

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将来,我们俩人下定决心从头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创业。我们都是军人出身,说的到,做的到。

第二天,我们带着支票,来到了离赌场街不远的DEALER训练中心(DEALER SCHOOL)报名学习,长达7年的DEALER生涯,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生活最为困难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动用过我姐姐给我们的3000美金,后来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她。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