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齐海南简历

出生于1952年9月9日於广州,1964年因调动工作,全家人搬到北京,小学在海军大院的“七一”小学上学,中学在东城区的“外交部街”中学读书。1966年文革时,属於老三届老初一,1969年2月参军入伍,在沈阳军区空军工程兵当兵。1971年,在工农兵上大学的年代,带着军籍就读於山东青岛海洋学院。1974年毕业,并分配於国家海洋局所属的海洋仪器研究所,该所同时属於海军代管,因此转入海军。1978年调回北京,在国家海洋局通讯处当通讯参谋。1980年12月出国到美,到美国后,和所有的留学生一样在洛杉矶上学、读书、打工、创业。1996年底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失败,宣布破产,全家人搬到拉斯维加斯,重新开始艰难的创业生活。(右图为本文作者2004年在北京民族园。)

 

我在拉斯维加斯当的日子Dealar的日子⑸

 

 

(文接上期)

第三章 面对新挑战

第一节 在DEALER学校

这是一个天高云淡,晴空万里的早晨。拉斯维加斯的冬天,感觉上比洛杉矶寒冷;拉斯维加斯的天空,看上去比洛杉矶的蓝;拉斯维加斯的交通,开起车来比洛杉矶的顺畅;拉斯维加斯的整个消费。要比洛杉矶便宜很多!

扭转了颓废的心情,甩掉了思想包袱的我,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眼前的一切困难,已不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巨大的心理压力变成了促进我们挑战新生活的动力。

说句心里话,在国内的解放军部队当兵多年,锻炼了吃苦耐劳的意志,养成了坚强的性格,在这个最困难的时刻,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吃完早饭,我们来到孩子们面前,心情非常愉快地对孩子们说:“儿子,爸爸妈妈今天一定能找到工作,我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搬进我们自己的房子。”

两个儿子好像受到了我们的感染,显得异常活泼 :“祝你们GOOD LUCK,早点回来!”

老婆忙说:“会的,我们中午以前就回来。”

我和老婆开着一辆价值近6万美金的别克顶级红色轿车(这是我宣布破产后仅剩下的唯一财产,仍然在按月付着贷款),怀着愉快好奇的心情,向着我们早已在电话里约好的DEALER培训学校出发。

当时的DEALER陪训学校在赌城只有三到四所,都集中在新旧城区的结合部。这所学校是我的朋友老李介绍的,他太太几年前曾在这里上过学,并且和校长的关系不错。这样一来,我们的学费就可以便宜一些,毕业的时候也许还能被直接介绍去小赌场。

学校坐落在离赌场大道不远的新城区的边缘。

大概用了二十多分钟,我们按照电话里所讲的路线,很容易地找到了这所学校。我们把车子停到学校门前的停车场。下车后,我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它是在一个比穷人居住的地方稍好的区域,是在一个韩国侨民的商店区里(PLAZA),区域周围商店的招牌全都是韩文,建筑物基本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街道和停车场的地面上时而可见到一些纸屑和啤酒罐。

在二层外边的楼道里站了几个人,正在聊天。我想,也许是学校的管理人员还没到吧,门还没开呢,我们走到门口,透过两扇玻璃门向里边看了看,黑黑的、没有灯光。

“马上就会有人来了。”一个胖的都快打横的矮个子的中年白人妇女,气喘吁吁地说,接着又非常友好地问我们 :“是新来的吧?”

“是的,我们是约好了的,是来谈如何入学的事。”我也有礼貌地回答。

“噢,是学DEALER吧!绝对没有问题,你们交钱,我们来教,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她非常肯定地答道。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她是教员。

接着,一个貌似中东人,60多岁,秃顶鹰钩鼻子的男人,面带怀疑地对我说 :“外边那辆红色的轿车是您的吗?”

我几乎没有听懂他那带有浓厚阿拉伯口音的英语,只是顺着他正指着我车子的手势,猜出了他的意思。

我不太明白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有什么不妥吗?”
他吐了吐舌头,摇了摇头慢慢地说道:“真不敢相信,那么有钱的人也来学DEALER,这年头什么样的人都有啊!”

我笑了笑,也不紧不慢地回答:“各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正说着话,一个小个子中年男人匆匆地走过来,边走边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有点事耽误了,让大家久等了。”

大家也很客气地回答:“没关系,尼克校长,我们也是刚到,TAKE YOUR TIME!”

他很快的将玻璃门打开,并且把两扇门保持在敞开的位置,可能是想让空气流通一下,他又麻利地将所有的灯和空调打开,回过头来对大家说:“都快进来吧。”

人逐渐地多了起来,我和老婆在人群的最后边走进了这个我们内心充满好奇的DEALER培训学校。

说到学校,人们的脑海中马上就会浮现出美丽的校园,肃静的教学楼,教室的黑板,学生的课桌,传达室的老张,学生食堂的老李,等等。

然而所有这一切,这里全都没有,有的只是一个犹如国内中等机关食堂一样的大房间,这就是整个学校!

一进大门,迎面而来的是由十几台扇面形赌桌围成的一个长方椭圆形的环状封闭圈,它横在大屋字的中央,DEALER站在圈里,也就是赌桌的内侧,每张赌桌的DEALER面向外对着客人,赌桌外侧的一边分别有六到八个座位,是客人坐的。

大门右侧的整个墙上镶着干净明亮的大镜子,紧挨着镜子,摆放着一长溜,齐腰高,两尺宽的白色木桌子。桌子上面等间隔地摆着许多20公分见方敞口的纸盒子。

在训练时,DEALER将对照镜子,边发牌边纠正自己的手势,并且为了将牌准确无误地掷发到客人的面前(隔着桌子),在练习时,必须用手的中指与食指将牌夹注,掷进一米开外的纸盒里。

大门的左侧放着两张大型的轮盘(ROULETTE)赌桌,顺着赌桌往里走,有一个20多平米的隔间,它就是校长的办公室了。正对着校长办公室大门的最后一点空间,约30平米左右,放了两张像澡盆似的骰子游戏的赌桌。

整个大房间里,虽然显得稍微有些拥挤,但是整体空间的安排是非常合理的,光线也非常充足。
这时,一些学员走到各自所选择的游戏桌前,开始练习起来。刚才和我讲话时,还气喘吁吁的矮个子胖女士,现在说起话来,可是中气十足,她在不停地纠正着一些学员的动作错误,像企鹅似地走东又走西,穿梭在学员之间,十分认真,这就是我们所称的“敬业精神”吧。

我和夫人穿过他们,来到校长办公室的门口,我举起手来刚要敲门,门却自动地开了。原来,校长透过窗户看见了我们,主动地为我们开了门。

“你们好,欢迎你们!”校长满面笑容地和我们边握手边问候,接着说:“我叫尼克(NICK),人们都叫我小尼克,您一定是理查德(RICHARD)了,你嘛,一定是他的太太威妮(WINNY)了。”

他那随和的态度,让我们顿时轻松下来。在我和他握手的时候,我简短地打量着这位几乎是光杆司令的校长。

有着意大利血统的小个子尼克,身上充满了活力,略微方形的脸,那对大眼睛炯炯有神,非常机警,也可以说是非常狡猾,大鼻子下的小胡须剪的很得体,嘴巴不大,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感到舒服,为人干练,处世老道,与他四十岁的年龄很不相称。

尼克上身穿浅黄色衬衫,外边套着红色的羊绒薄毛衣,下身穿一条合身的牛仔裤,配着脚上的白色运动鞋,显得干净利落。回到他大办公桌后边坐下的同时,请我们在他桌前的两张椅子上坐下,在不经意中给人留下亲和、可敬的好感。

看到屋里摆设的各种赌具和墙上挂着的各种奖状,我有一种想马上就学习,并且立马毕业找到工作的冲动。

我直截了当地问道:“您认为这么多的游戏里边,掌握哪一种是最容易找到工作的?”

他连想都没想就答道:“依我在赌场工作了十几年的经验,我认为对于女士来讲,最普及的21点(BLACK JACK)游戏,是最好找工作的。因为几乎所有的游客和赌客都会玩此种游戏,赌场里有80%的赌桌都是21点游戏的赌桌。”

他停了一下,俏皮地对我老婆眨了眨眼说:“尤其是漂亮的东方女士是非常吃香的哦。”

老婆友善地笑了笑,说:“谢谢你的夸奖。”

随着轻松的气氛,我也和他开起玩笑来:“老兄,别忘了我们男士。”

他马上回过头来说道:“哪能呢,下面就是我们男士的问题了。”

他喝了口水继续讲:“对于男士最容易找工作的游戏,就是‘骰子’游戏了(CRAPS)。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游戏的难度非常高。”

一谈到骰子游戏,他的情绪马上高了起来,话匣子也打开了。“这种游戏,以前称为‘白人贵族的游戏’,是英国人发明的。玩这种游戏的人,都是上流社会的白人。骰子的DEALER也都是清一色的白人,在各种类型的DEALER里,他们是最受尊重的。”

说到这里他好像意识到什么,马上补充道:“我可没有种族歧视的意思,我只是如实地介绍这种游戏的历史而已。”

他看到我们并没有什么反感,高兴地接着说:“这种游戏的难度非常大,整个游戏在同一时刻,有十多种下注方式,而每一种下注的规则和赔率又不同,加起来就有几十种的赔率算法,从客人下注,到算出赔率给客人付钱,所有的这一切都要在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内搞定。”

他看到我们似懂非懂,在静静地听着,就继续兴奋地往下说:“玩这些游戏的人大都是老玩家,老赌客,他们的脑筋转的比DEALER还要快,稍有错误,马上就会指出,脾气坏的,就会骂人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尼克所讲的这些,可不是危言耸听,赌场里骰子的游戏是最难掌控的,所发生的故事,确实是复杂的多,糟糕的多,我会在后面讲述这些故事。

他接着说道:“因此来学这种游戏的DEALER并不多,赌场很需要会这种游戏的DEALER,尤其是大赌场。”

“工作既然那么好找,我就学这个游戏了。”我毫不犹豫地说。至于将来要忍多大的辱,负多大的重,栽多大的跟头,我当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好,有志气!”尼克叫了起来。

“那么,学费怎么算?学多长时间?”老婆忙问到。

“因为你们是NANCY介绍来的,我可以给你们便宜些,但是,你们要保密。”他用手指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学21点游戏是200美元,学骰子游戏是250元。”

我们知道他确实是打了折扣,向他点了点头说:“非常谢谢!”

“关于学习多长时间嘛,你们什么时候觉得行了,可以考试了,就告诉我,然后我来替你们安排”他说道。

“哦,对了,另外再请教一个问题”老婆不愿意浪费掉任何求知的机会,“如果多加一个游戏需要加多少钱?”

“幸亏你碰到我这个好人了”他鬼笑着说:“何必浪费钱呢,到了小赌场工作时,可以利用休息的时间,学习其它的游戏,而且还能立即就上桌进行实践,这样既省钱又学得快。”

他还真替我们着想,我从心眼里开始喜欢上这个略带江湖义气的校长了。赌城并不是到处都是铜臭味,这里不就有着浓浓的人情味吗?在以后的几年里,我也陆续的给他介绍过几个学生,这也算是我对他的报答了吧!

一切都谈妥了,第二天我们就开始学习了。学校是早上8点开门,由于教骰子游戏的老师打两份工,要等他从赌场下班后才能来。于是我们就决定10点钟到学校,下午4点钟回去。这样,儿子白天在家里,我们也放心。

整个一夜都没有睡好觉,老婆也一样,翻来覆去的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吃过早饭后,老婆把儿子的中午饭准备好,又在儿子屋里絮絮叨叨地和儿子聊天。

我实在忍不住了,催着老婆,“咱们该走了吧!”

老婆看了看表,“急啥,才8点半,我们不是10点到嘛?”

“早去一会儿,你先开始学21点的游戏,我可以和别人聊一聊,先了解一下骰子游戏的大概情况,等老师来了不就可以快点进入状态了吗?”我解释道,“我以前根本不懂种这游戏。”
“咳,早知道现在这个样子,当初你经常去米高梅玩百家乐的时候顺便玩玩这个游戏就好了。”老婆感慨地说。

“我当初也想过,百家乐玩累了的时候,想换换脑子,就到骰子的桌子试试手气,但是,一看到那些不同的数字,不同的赌法,就像读天书似地把我给吓住了。”我摇着头说道。

“好吧,那我们就走吧。”老婆说完后又和孩子交代了注意事项,我们就出发了。

刚一进学校的大门,我们就被眼前的情景给吸引住了。十几个穿着各种不同颜色式样衣服的人,正在忙忙碌碌聚精会神地练习着发牌,没有大声的喧哗,甚至连走动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的只是唰唰的发牌声。

一部分人对着镜子,正在小心认真地将牌一张张地投发到一米开外的纸盒子里。另一部分人则站在赌桌的跟前,练习着用左手从牌盒里将牌一张张地抽出,然后再用右手将牌准确地发到桌子对面客人的位置上。

在这些人中,有年轻漂亮的姑娘和英俊潇洒的小伙子,也有徐娘半老的女士和头发半白的男士。他们有白人、黑人、西方人、亚裔人,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DEALER)走到一起来的。
来这里学习的人,互相之间从不过问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大家所关心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更快地找到工作,更快地挣到自己所急需的第一笔钱。

我和老婆都没注意到,那个胖胖的女教员此时已站在了我们的面前。

“亲爱的,你们好!欢迎你们的到来。”她热情地说,“我叫苏珊,我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威妮女士要学21点游戏的DEALER吧。”

“谢谢您的欢迎。”老婆亲切友好地回答,“您猜的真对,我将是您的学生。”

“又是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学生。”她高兴地说,“东方的女士现在最吃香了。”

“来吧,现在就开始吧!请跟我到那边去。”说着拉着老婆的手就往练习区走去,真是一点时间也不浪费!

目送老婆离开,我穿过人群走到了最里边的骰子赌桌,这里还没有人,我趁机仔细地研究起这个我非常陌生的游戏来。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