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征文专栏

 

在美国有许许多多的赌场,有集娱乐,赌博为一体的赌场群,如西部地区内华达洲的拉斯维加斯,雷诺,东部地区新泽西洲的大西洋城等等。也有的是以繁荣保护土著印地安人的利益为名而开设的规模较小的赌场,光是加州就有数十个规模较小的这种赌场。

就我个人看,如果你一年甚至两、三年去一次以上的某个赌场去玩一玩、看一看,那的确是一种娱乐,尤其是在拉斯维加斯,在那集尽豪华与奢侈的建筑群里开个房间,享受各种不同风味的美餐,看各种令人眩目的表演秀,即使花多些钱也是值得的。

因为在拉斯维加斯这一个城市你可以欣赏到纽约、巴黎、埃及、意大利等不同风土人情的建筑物,还可以观赏到免费的,不免费的各种表演秀。但是如果你没有自制力,陷入了赌博的泥坑,后果不亚于吸上大麻、可卡因这些毒品,会搞得家败人毁,这个结局一点儿也不夸张。

我于1993年来到美国,最开始是在新泽西州工作,在新泽西州住的时候我周围有很多华人朋友都是初次来到美国,我们这些人中国时从来没见过赌场是什么样子,初到美国时觉得赌场很新鲜,作为一种娱乐或参观的景点,每个人都在不同情况下去赌场游览过。

这些朋友们都实地玩过一、两次,但因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对赌场的态度也不同。

我曾有一个漂亮的女性朋友,只在赌场玩过一次就再也没上过赌台,她说:我可以花很多钱在买化妆品或衣服上,但绝不愿意输一分钱在赌场。

可也有一些朋友玩过几次后越玩越上瘾,几乎每个周末都往大西洋城跑,最后一直到输到在开车回家的路上连过路费都交不出了。

要知道在新泽西州很多高速公路每走十几英里就要交一次公路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是一个关口交35美分,通常是事先买好TOKEN过关时投币,也可交现金。

而且,我的有些朋友因为赌博,夫妻之间为此一直吵到要离婚,丈夫这方面的赌博瘾才算被控制住。

而那些有生意而比较富有的人,因为赌得金额大,在赌场已是贵宾级,什么时候想去赌场只需要给赌场打个电话,赌场会立即派司机开着limousine来家里接客人。在这样的车子上大多备有电视、高档酒、各种小吃,这是当年大西洋城赌场的做法。

殊不知赌场这么做是“放长线钓大鱼”的做法,赌客输在赌场上的钱早已能买一辆自己的limousine开着到处去玩儿了。有很多人因为输掉很多钱后悟出了一些道理,也就渐渐收手不再去赌了。

在这里,我想就我身边见过的两个朋友因为对赌博执迷不悟,就是不能自拔而在赌场输得精光,也毁了身体,最后不得不离开美国而回国去住的真人真事写给大家,目的是想诚心诚意地提醒大家:如果现在还有华人朋友迷恋这一“娱乐”希望尽早撤退,撤得越快越好。

1996年,当我还在东部新泽西州工作时,我们有机会经常接待国内来的参观团体或个人,很多在美国生活年头比较长的人都知道,那时候这样的参观团体相当多,其中也有一个、两个人组成的团,因为他们两个人在国内公司担任领导职务并且业绩颇丰,所以公司送他们来美国一趟也算是半公差半旅游。

我认得的其中一人L先生在国内就比较好赌,经常是几个哥们儿或同事在一起玩扑克牌赌博,据他说遇上有领导人物和大家一起玩的时候,为博得领导高兴他通常还要故意输一输。他第一次来到新泽西州的时候,就有朋友带他们去了大西洋城,那时他只是去了大西洋城,并没看到拉斯维加斯这个更豪华、有趣的地方,回来后便对我们说:“哎呀,美国的赌场太好玩儿了,赌起来不用有顾虑,下大注、小注、什么时候走没人限制你,在国内玩儿可不一样,赢了不好意思走,碰到自己的上司来玩儿呢还得照顾人家的情绪,玩儿得不痛快。”

他还说:“就冲着美国的这些赌场,我也要想办法去办移民。”

那时,L先生是在国内比较早就搞房地产的商人,当时就已是“百万元户”了。那一年他签的虽然是短期的签证,但美国驻中国使馆给他签了一个多次往返。L先生第一次和另外一个人在美国停留了十几天后就按时回国了。

一个月后他自己又来了一趟美国,而且这次说是:就要去赌场玩,别的地方哪儿也不去。

这次是我陪他去的大西洋城的赌场,因为那时他不能在美国开车,他在赌场开了房间,准备住上几天大赌一场。那时他还不会玩二十一点,只会玩儿轮盘赌,虽然当天他已经在赌场订了房间但是他赌起来也顾不上上楼休息,只是一味的赌,饿了就去餐厅吃顿饭。因为他玩儿的时间长,所以等他要吃饭时,赌场的领班主动给他开免费饭单,其中还有非常丰盛的海鲜大餐。

赌场的事情有时是很奇怪,当生客或是很少去的玩客,乍一去玩一下总是能赢,他当时也是赢着的,赢着钱吃着免费的龙虾大餐,他非常高兴地说:“你说这美国的赌场怎么这么好呀,赢钱还给这么好的免费大餐…….”

正说着,一个漂亮的金发碧眼的美国女郎走了过来,问我们要不要照相。我知道这种照相要付比较贵的钱,况且如果想照相我们自己也有相机,何必用她呢,所以我就客气的谢绝了。

但是,当时在我身边但是不懂英文的L先生立即问我她要干什么,我解释说,她要给咱们照相,如果让她照相的话,一套两份的照片,约四、五张一份,但要六十多美元。

他听了立刻说:“总共才60多美元,不贵不贵,照,照,照..….。”

因为餐桌上还摆着龙虾餐,他说 :“这照出照片来多气派呀,免费的赌场海鲜大餐,照出来之后我要拿回国去向他们好好宣传宣传…….”

吃完饭之后,他又回到赌桌上继续赌,这次手气可不是那样了,不但前面赢的钱全都输回去了,就连他带的本儿也全部都输光了。

开车回来的路上,我跟他讲在赌场玩就是这样,赢了不想走,输了又想捞只捞到血本无归方可罢休。但他却说:“不,不,还是我的错误,这以后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下次再来我会接受教训,知道在哪儿该打住。”

其实常去赌场的人都是这样,出了赌场才觉得明白,没有几个人在赌场里是明白的,可当事人是意识不到这点的。

而L先生认为他只来了一、两次赌场就已经能够掌握规律,以后会控制局势的。他并信誓旦旦地表示,如果以后再来肯定会大赢赌场。通过这第二次短期来美国,更坚定了L先生想要长期来美国居住的决心。

回国后,他处心积虑地与在美国的朋友商量着自己的家庭如何来美定居,他的朋友建议说,你出些资金在这里办个公司,然后以L-1的身份办签证,一年后就可以办绿卡,全家都可以定居。

他这样做了,所以他拿到了L-1身份,太太和儿子拿到了L-2身份,因为语言不通,这次他没选择在新泽西住,而是住在了加州洛杉矶的华人社区,并买了一所房子,孩子也安排在那里上了学。

实际上,当时他的工作还是在中国,他要经常往返于中美之间,每次他来美国只待上十几、二十多天,这期间他一般都是哪儿也不去,就是到洛杉矶的赌场去玩。

过了一段时间,他的太太拿到了美国驾照,他就不甘心只在加州的小赌场去玩儿,而是自己开车去拉斯维加斯去玩。

这里还要插一段,在新泽西州,还是短期来美国的时候,他曾经24小时不离开赌台,我曾跟他说过在赌场可不能这么玩,即伤身体又输大钱,他说:“这里的赌场太好玩儿了,就是死在台子边儿上也值了。”

说起来在其他方面他人很正常也很能干,但就是太迷恋于赌博了,坐到赌台边上就没有了自制力。

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就在他说这句话的几年后,他和太太去拉斯维加斯去玩儿,他在台子上玩儿了一天一夜,凌晨想回到旅店房间休息,还没来得及上床就栽倒在床边,随后,他虽然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虽保住了性命但造成了终身瘫痪。

后来我才知道,他平时身体就不是很好,一直就有血压高的病,我想如果他不这么痴狂于赌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平稳规律地生活,至少不至于还在不到50岁、正当壮年的时候就瘫痪在床。

这个不幸使得他的家庭不能再在美国住下去了。那时,他们一家人都还没有拿到绿卡,因为到了2000年后,美国政府对L-1转绿卡已经严格许多,他们只拿到了延期,但还没得到最终的绿卡。

身体这样了、没有了经济来源,原来挣的钱在美国已经消费掉很多,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美国时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为了全家来美,这几年办公司、买房子加上其它开销他已在美国消费掉了500万人民币。而作为和他曾经接触过一阵子的人,我也知道,他话语里所说的所谓“其它开销”,绝大部分是指赌博了。

他已无法继续工作,维持不了在美国的消费,所以只好全家再搬回到中国去住。他还说,即便回国,他也不想回到原来工作和生活过的城市去住了,只想找个无人知道的地方了此余生。

但他到底现在住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在他离开美国后我曾试图与他联系,但找了几次都联系不上。我在这里衷心地希望他的身体有所好转,也祝愿他的太太、儿子平安健康。

我还有一个朋友,89年时才二十多岁就持L-1签证来到美国,在美国这里他有一个自己的小公司做生意,因为和国内有业务关系,开始几年总有生意做,也挣了些钱,但后来迷恋上了赌博。

他刚开始去赌场还比较收敛,只是周末去去玩一下,后来他输了钱又总想往回捞,变成不是周末也开始往赌场跑,因为他居住的城市离加州的San Pablo 赌场最近,所以他最常去的就是那个赌场,每逢周末及节假日他也会去雷诺或去拉斯维加斯。

他刚来美国那几年,因为还踏踏实实做些生意,挣了钱也买了些股票。九十年代初和九十年代中股票走势相当好,他确实挣到了钱。如果他后来不是因为迷恋上赌博而是置些房地产,凡是在美国住了十几年的朋友们都可以想象,十几年之后的如今他会是什么样子的。但偏偏他迷上赌博,赢了钱之后自己控制不住不能收手,输了总想捞,就是这种心态在赌场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那时,他和其他朋友合租办公室,虽是两家不同公司,但彼此的办公室距离很近,他离开办公室去赌场就委托朋友替他接电话或是接收留言等等,但是这样久了,一来二去的客户总找不到他就全跑了。

没了钱,他就开始取出自己在股票里的钱去赌场,在这期间他什么都不顾了,一心就想捞回输在赌场的钱,就这样,他的女朋友也和他吹了,而他自己昏天黑地的在赌场耗了几年,生意全没了、股票及银行存款取尽了,只好找了个给人家打工的工作。可是干了不到一年就又失去了工作,无奈之下只好回到中国去找工作。

所幸的是他还年轻,身体也还好,所以回国后找到了比较理想的工作,收入也还好。但是就在他在美国住了十几年而两手空空的回到中国时,他的父亲因病去世、母亲身体也不好。

他悔恨的心情恐怕不是用语言能形容的,他知道当初他父亲希望他来美国时能成就一番事业的,可他自己却在十几年之后就这样回到中国。

父亲的去世对他是个沉重的打击,他在电话里对我说,父亲去世的事实无法挽回,但在母亲的有生之年他一定尽好儿子的孝道,在中国好好工作孝敬母亲,直到母亲百年之后他再考虑是否再回到美国,因为他已是美国公民。

如今,他已四十多岁了但还是单身一人,也未再交女朋友,只想一心孝敬母亲,以此来赎他所犯下的错,使自己心理能平衡一点儿吧?

看到以上两位朋友去赌场的经历及结局,我想借此机会诚心诚意地劝告那些迷恋赌博的华人同胞,为了自己和家庭的健康,和睦与快乐,请不要再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辛辛苦苦地往赌场去送了。

我记得非常清楚,我曾经在这里的中文电视频道里看到一个采访节目,当时接受采访的是住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个华人,记得他曾经说过:“凡是经常去赌场的人没有一个最后是赢家”,而在采访的最后,他说出来的另外一句话给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不去赌场的那些人,其实才是最大最大的赢家”。

我陆续看到我两位朋友整个人生因堵而败

 

                                                                                                                                                                   加州     王景文

就我个人看,如果你一年甚至两、三年去一次以上的某个赌场去玩一玩、看一看,那的确是一种娱乐,尤其是在拉斯维加斯,在那集尽豪华与奢侈的建筑群里开个房间,享受各种不同风味的美餐,看各种令人眩目的表演秀,即使花多些钱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