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齐海南简历

出生于1952年9月9日於广州,1964年因调动工作,全家人搬到北京,小学在海军大院的“七一”小学上学,中学在东城区的“外交部街”中学读书。1966年文革时,属於老三届老初一,1969年2月参军入伍,在沈阳军区空军工程兵当兵。1971年,在工农兵上大学的年代,带着军籍就读於山东青岛海洋学院。1974年毕业,并分配於国家海洋局所属的海洋仪器研究所,该所同时属於海军代管,因此转入海军。1978年调回北京,在国家海洋局通讯处当通讯参谋。1980年12月出国到美,到美国后,和所有的留学生一样在洛杉矶上学、读书、打工、创业。1996年底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失败,宣布破产,全家人搬到拉斯维加斯,重新开始艰难的创业生活。(右图为本文作者2004年在北京民族园。)

 

我在拉斯维加斯当的日子Dealar的日子⑿

 

 

(文接上期)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地就轮到我休息了。我跟随着其他的DEALER走到地下室的员工休息室。

这里是一个大概有40多平米的厅,厅里放了一些椅子,靠墙的一圈摆放着约一个半人高的米黄色小衣柜,每一个格子上都有号码。我猜想应该是DEALER放衣服及私人用品的地方。屋子里边的一个角落里放了一个有冷热调节的净水器,休息室里严禁抽烟。

我刚刚坐下,就看到北京老乡和那个广州女士走了进来。

“怎么样,第一天的感受如何?”老乡问道。

“还好,就是要适应一下,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心理的承受能力还是要好好地锻炼锻炼。”我边擦汗边说道。“那个大个子叫什么名字?他为什么那么凶?”

“你说的是克瑞斯吧?”广州女士说道,“他挺好的啊,对我们总是很有礼貌,他才21岁,听说他爸爸是一家大赌场的领班经理。”

怪不得那么牛,我心想。他对你们好,因为你们是女的呀!我换了个话题:“对了,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呢?我叫理查德,或者你们就叫我‘老张’吧。”

“我叫晶梅,她叫莉莉。”老乡说道,“我来了两个月,她才一个月。”

“为什么跑到这么远来上班呢?”我刚一问完就骂自己,这不是费话吗,如有办法谁愿意到这里来,但是她们的回答却让我惊讶!

“我是因为几个亲戚都在附近的赌场上班,所以我就来了。”莉莉那细细的月芽眉下的眼睛眯缝着,微笑的嘴边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胖胖的脸上渗出薄薄的一层汗珠:“有俩是在州界那边的赌场,有一个在这个赌场上白班。”

“不是说赌场不允许亲戚在一起上班吗?”我问道。

“她们在这些赌场已做了十多年了,上上下下的关系都很好,很多事情一疏通就可以了,否则她们早就跳到城里去了。”她骄傲地说道。

“咳,我的故事可就复杂了。”晶梅叹了口气说道:“我来之前是在新赌场大街上的一家小赌场做。老板很早以前就买地建了这家小赌场,一直没卖,现今越来越火了,成了金不换的宝地。”

“还是讲讲正题吧,那些故事我都知道。”我插嘴道。

“你的性子比我还急,在国内你准当过兵。”晶梅笑道:“言归正转,你也知道,从学校刚出来,就要到新赌场大街的赌场工作,那比登天还难。快毕业的时候,学校有个越南的同学问我想不想去’皇家小赌场‘。我当然想去了,她告诉我如果想去,就私底下拿1000元美金给他的老乡,那人是赌场的一个小领班,然后那个领班会把一部分钱给夜班经理,之后连考试都不用就可以直接上班了。”

“那不是行贿受贿吗?是犯法的。”莉莉说道。

“你以为赌场真的那么干净啊!黑着呢!为了能有个好的前途,少走弯路,我将钱付给了他们,于是我就上班了。”晶梅说。

“那不是很好吗!你也上了班,他们也得到了钱,虽然是黑了点,但是各取所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说道。

晶梅又叹了口气说道:“咳,如果是那样也就好了,我也不会到这个鬼地方来了。每个赌场都有规定,新的DEALER有几个月的试用期,你们知道吗?”

我答道:“是啊,我在这里的试用期是3个月,在试用期间,随时都有被解雇的可能,这是规定啊!”

晶梅接着说道:“皇家小赌场的试用期是6个月,6个月后才转正,我在第5个半月的时候被通知解雇了。什么理由也没有,就说是赌场不需要太多的DEALER。后来又有几个这样的情况,我才知道受骗上当了。他们内外勾结,做这种黑心生意,每个交钱进来的DEALER,都是在5个半月的时间就被解雇。然后,他们再用相同的手法雇用新的DEALER。”

“太黑了,而且不讲道义,一定会出事儿的。”我说。

“已经出事了,和我一起被解雇的几个DEALER,有一个是泰国来的,咽不下这口气,就把他们告了,几个坏家伙全都被开除了,并且牵涉到刑事罪,还不知怎样判呢?”晶梅带着出了口冤气似地说道。

“真是恶有恶报!”莉莉也跟着说。

接班的时间到了,我们停止了聊天,我生怕去迟了又被克瑞斯骂,加快了脚步,及时到达拿竿的位置上,将秃顶的老DEALER换了下来。他转到2号位换下了克瑞斯,我松了口气,心想不会再有人骂我了。

谁知我的竿子刚刚拿到手里,就听到有人在大声地对我叫道:“怎么一回事,理查德,你愣在那里干什么,做好你的工作,赶快唱注啊!”

我定睛一看,映入眼帘的是那留着“斯大林”式的小胡子的夫莱克,原来他在我对面的2号位上,刚才是他接替我下来休息的。

这回儿,我才注意到,与刚才他带我介绍情况时简直判若两人。看着他那哗众取宠的趾高气扬的德行,我还真没办法,他讲的话句句在理儿。

我赶快唱注,并且把从两边客人丢过来的筹码按位置一一摆进了数码格子里。

我逐渐地发现,来的客人基本都是坐大旅游车路过的,并不是真正的赌客。他们在这里停留,是因为赌场和旅游公司签有合同,所有的游客基本都不在这里过夜,他们大概只在这里玩4、5个小时,然后到赌城去观光。

每到周末,就常有几十辆旅游车在不同的时间里陆续地到达这里,游客们90%都喜欢玩21点或其它的扑克牌游戏。

到骰子桌子来玩的客人,也都是对骰子游戏似懂非懂,下起注来也都非常简单,基本上都是单一方式的下注,或者是一次性的赌注。因此对于我这个新手来说就要容易得多了,再加上近两个星期以来找工作时的反复考试,我基本上还是能应付的。

我的欠缺,主要是切摆筹码的技能上,由于有时候听不明白客人下注的意思(说的太快,有些含糊不清),筹码拿在手里,就有些迟疑,犹豫,有时摆错了,尤其是客人多的时候,很耽误事的。

往往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克瑞斯或夫莱克,不管是谁在桌子上都会对我当众训斥,说出来的话真是很伤自尊的。

比如,“你怎么如此之笨,那么简单的下注,你愣在那干嘛!”“真不知道你在学校是怎么学的,到这里来丢人现眼。”“你耽误时间,耽误游戏,该当何罪?”“就你这样的水平,真不知道怎么考进来的”等等,这只是其中较温和的,还有更难听的,有时连其他的老美都看不下去,就会在休息的时间叫我去告诉经理。

每逢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强忍了下来。首先我是怕赌场在我3个月的试用期里找我的麻烦,谁知道他们俩是否有后台。工作那么难找,全家人还指望着我呢!其次是,虽然他们讲的话很难听,但是都是在我做错时讲的,我无话可说,我值当把它当成是磨练自己的好机会。

在这种不友好的气氛当中,我咬牙挺过了那个周末,3天工作下来,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每天都要在骰子桌上,弯腰近6个小时,可是当我拿到装小费的信封,将它打开数钱的那一刹那,我的身上那点疼痛就不觉得了,腰还挺得直直的。小费共是185元,每天平均61元多,比我想象得要好的多。
星期一的上午,老婆接到了来自老城区那家小赌场金针(GOLD SPIKE)的电话,让她去办手续,星期五开始上大夜班(GRAVEYARD)。

真是好事成双!

我们全家人都高兴的不得了,这不只是单单地高兴我和老婆都找到了并不理想的工作并有了收入,更令我欣慰的是,从此我们新的生活开始了,这个家将走向稳定、安全,那种提心吊胆、难民似的生活将一去不复返了。

和以往一样,星期一赌场的生意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客人少的可怜,除了7、8点钟来了几辆旅游车热闹了一阵外,整个夜晚就是冷冷清清的了。赌桌也就开了三分之一,有相当一部分DEALER都是在这几天里休息。

城里赌场的DEALER都是一星期休息两天,论资排辈,老资格的挑选每星期生意最淡的两天休息,因为小费不好,依此类推,新来的DEALER就只能被安排到周末忙、小费好的两天休息了。由此一来,每年平均的收入,新老DEALER会相差5、6千元之多。

我们这里和城里就不太一样了,由于路途远,每天都要开很长时间的车,既消耗人的精力又磨损汽车、耗费汽油,赌场为员工们着想,每个星期工作4天,休息3天,每天工作时间由8小时改为10小时。这样一来,每个星期仍然工作40个小时,并把浪费在路上的时间大大地缩短了。

我是沾了会骰子游戏的光,周末需要骰子DEALER,赌场安排我星期二、三、四休息,这几天的小费是最少的,被我躲了过去。虽然星期一上班,小费也很少,但是比起周末休息的DEALER来说(周末小费高),我已经很满足了。

由于星期一的生意比较淡,玩骰子的客人不多,经理就关了半边,只留下两个DEALER在那里招呼客人,我被调到21点的桌子去帮忙,说是帮忙,其实就是给我机会学习更多的游戏。

幸亏以前在家里老婆练习的时候经常在旁边观看,有时也兴趣所至地客串一下。结果一上桌,仅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将游戏的规则全部学会了。

就在大概晚上9点多钟的时候,来了一车客人,他们基本全是年青人,赌场的气氛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到处都是他们的欢声笑语。

我的桌子一下子就被坐满了,我有点手忙脚乱起来,经理在我的背后悄悄地对我耳语道:“别着急,把刚才学会的程序慢慢地重复去做,一会儿就好了,熟能生巧嘛!”

我静了静心,按照程序把每个客人的钱换成了筹码,然后等到客人们押好了赌注,我就从左到右地开始发牌了。20多分钟后,我熟悉了。居然可以利用间隙的时间与这些年青人聊起了天。

我桌上的8个位客人中有5位是女士,老美真是很有意思,才聊了几分钟,他们已经把我当成朋友了,小费给的也很爽快。

一位漂亮的金发女郎,左手拿着啤酒,右手拿着筹码,摇摇晃晃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她面如桃花、没带文胸的乳房随着喘息颤动,显得十分好看,性感的乳沟吸引着男人的目光。

她似乎感觉到了那些热辣的目光,挺了挺她的酥胸,半醉半醒地对我说:“亲爱的HANDSOME(帅哥),如果这一手牌你能发给我,正好是黑桃21点(BLACK JACK)的话,我将把女人最宝贵的乳房秀给你看。”

她边说边做了个要打开上衣的挑逗动作。

话音一落,全桌的小伙子全都站了起来,有的高举啤酒,有的拍手叫好,我顺着她开的玩笑,也大笑着说,I'LL TRY MY BEST。

这时,我的领班、经理全都站到了我的身后,也想一饱眼福吧!

全桌的人干脆都不下注了,只有这位金发女郎下了10元钱的注码,气氛陡的突变,大家都关注着,都在等着戏剧性的结果。

我微笑着用左手从牌盒子里抽出了一张牌放在了她的面前,是一张黑桃K(10点),我自己抽了一张牌,面朝上地摆在我的面前,是红桃9。

全桌的人开始活跃起来,旁边桌子的有些人也围了过来,大家一起喊:“黑桃A!黑桃A!.…..”
我在众人的叫喊声中,有意地慢慢抽出了牌,全场顿时一片沉静,人们的眼睛全都凝视着我手中的牌,领班和经理在我的背后先看到了牌面,我听到了他们的笑声,我下意识地感觉到可能就是黑桃11点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我将手中的牌在空中一晃,优雅快速地放到了金发女郎的面前,是黑桃A(11点)!

全场爆发出一阵欢呼,场上气氛十分热烈,以至于我后面的程序已经不重要了,她赢定了!

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金发女郎高举双手,脸上带着喜悦夸张的表情,慢慢地在原地旋转,当她转到面向我时慢慢地解开了衣扣,两只手将衣服“唰”地一声掀开,就在这一刹那我心跳地将眼睛望向了天花板。

全场又一次欢声雷动,“我们没看够、没看清,再来一次!”起哄的声音持续了5分钟。
“干的漂亮!”经理在我身后叫道。

我心里美滋滋的,一种成功的喜悦油然而升,忽然领悟到,DEALER不能满足于唱注、下注、算账,这只是游戏的基础。更重要的是要主动与客人交流,把自己当成主人,引导客人进入游戏,并适时地调动他们的情绪,激发他们的兴趣,是他们全身心地投入游戏。这样一来,客人玩得尽兴,我们也能赚取更多的小费。

我感觉自己开始慢慢地进入了角色,对DEALER的工作开始摆脱了呆板、紧张、忙乱的状况,进入了熟悉、有兴趣的阶段。

对于骰子游戏,技术和语言的困难,随着时间地推移已不是主要的问题了,我把精力集中在怎样来把握整个游戏的主导地位上,开始琢磨怎么才能令客人玩的尽兴,真正成为游戏的主人,而不是只为客人服务的奴仆,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