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齐海南简历

出生于1952年9月9日於广州,1964年因调动工作,全家人搬到北京,小学在海军大院的“七一”小学上学,中学在东城区的“外交部街”中学读书。1966年文革时,属於老三届老初一,1969年2月参军入伍,在沈阳军区空军工程兵当兵。1971年,在工农兵上大学的年代,带着军籍就读於山东青岛海洋学院。1974年毕业,并分配於国家海洋局所属的海洋仪器研究所,该所同时属於海军代管,因此转入海军。1978年调回北京,在国家海洋局通讯处当通讯参谋。1980年12月出国到美,到美国后,和所有的留学生一样在洛杉矶上学、读书、打工、创业。1996年底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失败,宣布破产,全家人搬到拉斯维加斯,重新开始艰难的创业生活。(右图为本文作者2004年在北京民族园。)

 

我在拉斯维加斯当的日子Dealar的日子⒂

 

 

(文接上期)

在一个休息日,我和老婆开车来到了这个五星级的饭店。饭店正在施工中,但可以看出基本已将完工,整个建筑群完全是欧洲风格,很像是西班牙式的建筑。坐落在湖边的棕红色建筑群,被高尔夫绿色的草坪所环绕,四周种满了高大的大树,颇有些南国风情。

我和老婆都非常喜欢这里,认为如能在这里工作,心情一定会非常愉快,至于小费嘛,这可是主要的因素,我们只能初步地估计也许会不错,到底会有多好,会不会超过金字塔赌场,那就要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唯一不太满意之处,就是离家太远了,单程约在40公里,每天的来回可就是80公里。以前刚开始找工作时,根本就没有选择,而现在已经在新赌场大街上的一流赌场里工作了,还有没有必要跑到这么远来工作,更何况又是新赌场,前途未卜呢!

最后,我和老婆商量好,先不辞掉金字塔赌场的工作,暂时打两份工。申请工作时要把时间安排好,也就是说,在这个赌场做完了8个小时,留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时间,再赶到另一个赌场去上8个小时的班,那么一天的24小时还剩下7个小时,下了班后,再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开车回家,洗澡吃饭,处理一些家里的事物,真正睡觉的时间也就只有5个小时了。

我顺利地申请到了这份工作,新赌场安排我上白天班。为了能够顺利地衔接两个赌场的工作时间,我把在金字塔赌场的白天班换到了后半夜的大夜班,从新赌场开车到金字塔赌场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然后从停车场步行到赌场,再换上工作服喝喝咖啡(提神),时间就差不多了。

说实话,每天这16个小时的班连续工作下来,可真是有些吃不消。如果只是偶尔地做一、两天,那么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但是这一干就是小半年,因为觉不够睡,有时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会犯迷糊,非常危险。

为了尽量地保证休息好,我和老婆想尽了一切办法,我买了一个随身携带的BP机,当我每工作一小时休息20分钟的时候,就把它定在15分钟的报警时间上,然后进了休息室,找个靠墙安静的地方,拉两张椅子一拼,躺下就睡。虽然是断断续续地短时间休息,但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我当时毕竟已经是46岁的人了,虽然觉得很累,但是却觉得很充实,尤其是在拿到了双倍的收入时,心里高兴极了。新赌场的小费确实在刚开始的时候很好,每天都在150元左右,加上基本工资,收入基本保持在200元,和金字塔的收入加在一起,那可是相当可观。当然,后来这家新赌场由于管理不得当,生意变得很糟糕,半年后,我就把工作辞掉了。

收入增加了,我和老婆就又想换新房子了,这也是一种投资。最后,我们看中了位于赌城西南区的一个近190平米的两层独立房,国内称为别墅,将它买了下来。房子的楼上是四间睡房,两个浴卫,我们一家四口,正好一人一间。楼下是一个大客厅,一间与厨房相连的饭厅,进门的门厅旁有一个不带浴室的卫生间。

房子的前后院都很大,老婆把后院规划整理出来,还专门从洛杉矶买来了两棵水蜜桃树,与在赌城买的梨树、柠檬树一起种在了后院。我记得那两棵桃树结出来的水蜜桃真的特别甜。

后来,当我们又买了更大的房子时,还把其中的一棵移了过去,为此,那个买我房子的印度人还很不高兴,最后还是我们又买了一棵他们喜欢吃的水果树,种到了后院,他们才放了我们一马,否则就算是我们违约了。

在那段时间里,我和老婆在不停地转换工作,目的就是想找一家真正好的赌场固定下来,一劳永逸。由于环境不断地变化,以及不同赌场的工作时间表不停地改变,老婆出于过度的紧张,接连地出了两次车祸。

一次是晚上,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一辆在前方行驶的大货车上突然掉下了一件货物。由于是在黑夜,又是高速行驶,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为了躲避掉在高速公路上的货物,车子撞向了旁边的防护墙,后边的好几辆车追尾,或撞在护栏墙上。老婆的车子当场就报废了,整个车头都被撞烂,幸亏人没有事。

我那天正好休息,接到电话马上赶到那里,在这个时候,老婆还想着给赌场赶紧打电话报备,以免被赌场按旷工给开除。

我们等警察处理完事故,叫来拖车将车子拖回家(车铺都关门了),离老婆上班的时间已过了两个小时,通过电话,赌场已批准老婆不用上班了,但是老婆却坚持让我开车送她去上班,这也许是我们在当兵时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熏陶所至吧!

我们临时租了车,费用由保险公司负责,直到保险公司赔了一辆新车。但是祸不单行,就在拿到新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老婆的车子又被一个没有上保险的小青年撞得稀烂,整个车子又报废了,幸好人又没事,保险公司又赔了一辆新车。

在这最艰苦的创业与立足的头三年里,老婆也是在不断地更换赌场,从最小的赌场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大赌场迈进,她在每家赌场所工作的时间,少则三个月,多则八、九个月,而每转换一次工作,上班的时间基本上都是从夜班做起。

那时我是在打两份工,白天家里的家务事和接送孩子上下学,以及照顾他们起居、饮食的任务,就完全由她一肩挑起了。

由于她白天无法获得足够的睡眠,长此以往,身体亮起了红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总感到浑身酸痛、疲倦无力,甚至还经常发无名低烧。

就在这期间,赌城的一个高级社区内,先后有两家中高档的大赌场相继兴建起来。我马上意识到,这将是老婆转换工作及改善生活状态的大好机会。一般来说,新赌场所招聘的DEALER都算是“开国元勋”了,都是在同一起跑线上,不存在论资排辈的问题,这样一来,争取上白天班的机会就大大地增加了。

另外,新赌场离家只有大概8分钟的车程,老婆在接连两次的车祸后,对于远程开车心有余悸,再说,她也不愿意每天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花费在往返上班的路程上。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新赌场的小费是否会很好。于是,我们对赌场的地理位置,和居民的居住环境进行了调查和分析。这个区是赌城最高尚的社区,也可谓是富人区,在它的社区内及周围,有着几个高尔夫球场。居民分为两类,一部分是退休人士,有钱有时间,几乎每天都泡在赌场里,但玩得很有节制,主要是以娱乐为主,他们所给出的小费是比较少的。

另一部分是在职员工,高层经理人士,或生意老板,这部分人的出手是非常大方的,尤其是当他们赢钱的时候,小费给的非常好。其余的就是外地来的游客了,他们或是来参加高尔夫球赛,或是探亲访友,这部分客人小费给得也不错。

经过这些分析后,老婆对进入这两家本地的新赌场也就更加志在必得了。当第一家新赌场正式完工,并开始招收员工时,老婆仅用了一次的面试及技术考核,就顺利地被聘用了,而且她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白天班。

但好事多磨,由于这家新赌场的管理层没有经营当地赌场的经验,将经营目标和管理方法订在了和新赌场大街上的大赌场一样的方式上,即以游客为主,本地人为辅,以至于因生意不佳,最终导致了大裁员。

非常不幸的是,老婆在第二批裁员时被裁了下来,我记得那时正是圣诞节除夕夜,我们一点过节的喜悦与气氛都没有。

所幸的是,在新年前后的时间里,赌城的各大赌场都非常忙碌,可以说是全年生意的旺季,各个赌场都需要大量的发牌员,老婆很快地就在新赌场大街上找到了一家中型的赌场,上班的时间仍然是夜班,每天的小费加基本工资是在120元左右。

这等于她又回到了起始点。

我们并没灰心丧气,仍然在等待机会。在五个月左右的时间后,离那家新赌场不远的地方,一家同等规模的新赌场竣工。上天不负苦心人,老婆顺利地被聘,而且拿到了理想的白天班。

这家赌场的老板就是以本地赌业起家的,赌场的管理层有着非常丰富的经营和管理本地赌场的经验,2004到2005年,连续两年被报业评为最佳本地赌场,每个员工也因此得到一笔小小的奖金。
老婆在这家赌场一直做到现在。随着工作年数的增加,各种福利也更多更好了。

第三节 不同的经营,相同的结果

在这样的新环境中工作,我的心情当然比在红鹤赌场工作时的心情要好的多。金字塔赌场唯一美中不足的问题就是“怕输钱”,这也是许多赌场的通病。对于怕输钱和不怕输钱这两种类型的赌场来说,DEALER所承受的压力是截然不同的。

不怕输钱的赌场的所谓“不怕输钱”,并不是说赌场不在乎输钱,而是以放长线钓大鱼的手法,以客人“输了钱要再捞回来,赢了钱要赢得更多”的心理状态,将所有的客人大小通吃,一网打尽。赌场是不怕客人暂时赢多少钱,也不怕客人连续在多少天里赢多少钱,他们以无限的筹码对客人有限的资金,以无限的时间对客人有限的时间,赌场占尽了优势。

他们正确地把握了赌徒的心理,无论你赢过多少钱,只要你回头,总有一天,你会被赌场打得落花流水,甚至倾家荡产。在赌场里经常重复的话:我昨天赢了多少钱,走了就好了;都怪我不走,不但把赢来的钱输了回去,还把自己的本钱也都赔了进去。

这是几个发生在赌城的真实故事。

某天下午,富丽堂皇的VIP大厅里,几张大百家乐的桌子空空的,没有任何客人在玩游戏。DEALER们也都无聊地互相低声说着话,时不时发出嘻嘻的笑声。这是下午的两点钟,赌场生意最淡的时候。

我的朋友小郝也不例外,在没有客人玩游戏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那么慢。他无聊地抬起头,看着那悬挂在大厅中央的宫廷水晶大吊灯,晶莹透晰,五光十色,他发了一会儿呆,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把头低了下来,目光投向了大门...他的脸上,渐渐地露出了微笑。

大厅的门是敞开的,一位个子中等,身着随便的中年男子,慢步地走进了大厅,并在其中的一张百家乐桌子前停了下来。

“您好啊,小野先生!”小郝微笑地向这位先生问候着。

“你识我吗?”小野略感吃惊地问道。他显然没有想到,在这赌城数一数二的大赌场里,居然还有人能够记得他。

“当然啦,去年您在这里玩的时候,是我为您服务的啊!”小郝答道。

桌子后边另外俩个年轻的女DEALER,也很有礼貌地向他问候着。小野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就势坐在了小郝的百家乐大桌子前。

“这里和去年一样,没什么太大地变化,就是小姐们越来越漂亮了。”小野打趣地说,接着又对小郝说:“看看我今天的手气如何,是否会像去年一样,赢它个3百万回家过年。”

“当然会的,您的手气一定会和去年一样的好,甚至会赢得更多。”小郝不失时机地吹捧着。
小郝清楚地记得,去年,也是在这个时候,这位看来不起眼的客人,在这里换了1百万美金,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赢了赌场3百万美金。在赌场里甚至在生活当中,很多人都说日本人小器,但是,此位日本人却大手一挥,把一个2.5万元的筹码扔在了桌上,给DEALER们做了小费。
想到这里,小郝给另外俩位年轻的女DEALER眨了眨眼,她们立刻就明白了,这个人一定是“GEORGE”(慷慨之人)。

只见小野抬起手来,对站在小郝身后的经理招了招,用略带日本口音的英语说道:“请拿3百万给我。”说完,顺手把他的VIP贵宾卡给了经理。

经理转过身去,把卡交给了电脑操作员,不到一分钟,电脑里显示了小野先生从东京汇过来的5百万美金,钱已在赌场他自己的户头里了。

经理马上对小郝说:“给小野先生3百万的筹码。”

身着黑色西装,配着红色蝴蝶结领带的小郝,熟练地将3百万的筹码切好,放在了桌子的正中央,紫红色,棕色,黄色,白色的筹码一摞摞地叠在桌上,在金黄色的灯光照耀下,甚是好看。
经理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说了声:“OK”。小郝仅用了一只手,就将这些五颜六色的筹码,整摞地推到了小野的面前。

赌局即将开始,这时,一位身穿得体红色西装的年轻女士,轻轻地走到了小野身旁,弯下腰,对着小野低声地说:“您好,小野先生!我是这里的客户经纪人丽沙,不知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助你的吗?”

“噢,丽沙小姐,你来的正好!我的随从正在帮我办理入住手续,我是临时决定来的,所以预先没有给你们打电话预订房间,是否请你帮助他一下,另外,请帮我预订晚上的中餐,我在飞机上没有吃好。”

“当然,当然,我马上就去办理,祝您好运!”丽沙转身迅速地离去。显然,她不想停留的时间太久,以免影响了小野那高涨的情绪。

小郝心里直纳闷:怎么还没入住饭店,一切还没有安顿好,就心急火撩地想一试身手,这可是兵家大忌啊!小郝当然是希望小野赢,因为只有赢了,他们才能拿到好的小费。

小野好象是自言自语,又好象是回答众人的疑问:“我是想利用办理入住手续的空档,小小地玩玩,试试手气。等我吃完饭,休息好了,再来好好地玩,上次是1百万赢了3百万,这次我可是有备而来,运气好的话,5百万赢它个8百万也未尝不可!(看价式,他就差没说1千万了。)”

说着说着,就把5万的筹码压在了“闲家”的位置上,小试牛刀!

游戏就这样开始了。

小郝将牌盒里的牌发出,两张“庄家”的牌留在了桌子的中央,牌面倒扣向下,另外两张“闲家”的牌,顺着桌面,送到了小野的面前。

小野慢慢地将两张牌翻开,是个自然9点。“赢定了!”小郝助威似地喊到。

在VIP贵宾房里,DEALER是可以和客人一起叫喊的,主要是活跃赌场的气氛,客人们自然是希望DEALER站在自己这一边了。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