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齐海南简历

出生于1952年9月9日於广州,1964年因调动工作,全家人搬到北京,小学在海军大院的“七一”小学上学,中学在东城区的“外交部街”中学读书。1966年文革时,属於老三届老初一,1969年2月参军入伍,在沈阳军区空军工程兵当兵。1971年,在工农兵上大学的年代,带着军籍就读於山东青岛海洋学院。1974年毕业,并分配於国家海洋局所属的海洋仪器研究所,该所同时属於海军代管,因此转入海军。1978年调回北京,在国家海洋局通讯处当通讯参谋。1980年12月出国到美,到美国后,和所有的留学生一样在洛杉矶上学、读书、打工、创业。1996年底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失败,宣布破产,全家人搬到拉斯维加斯,重新开始艰难的创业生活。(右图为本文作者2004年在北京民族园。)

 

我在拉斯维加斯当的日子Dealar的日子⒃

 

 

(文接上期)

小郝迅速地将桌子中央的“庄家”牌翻开,是个6点,小野赢了!第一手牌就拿了自然9点,可谓运气之好。

小野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地原地转了一圈,大声地喊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日本话。他随手拿起一个白色的筹码(5百元),丢给了小郝,小郝连声谢谢,并和另俩个女DEALER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会意地笑了。

小野坐下来,漫不经心地将赢来的5万元筹码加在了自己原来的5万上。牌又开了出来,他输了。
小野一幅无所谓的样子,一出手就是20万,看样子,是想把刚才输的10万倒赢回来。20万放在了“庄家”上,“闲家”的牌先翻了出来,是个0点。

小野将小郝递过来的牌翻开,是个2点。按照百家乐的规则,两边是要同时各补一张牌的。

牌补了出来,“闲家”补出了个1点,加上原有的0点,“闲家”总和还是1点。小野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小郝也甚感欣慰(又有小费了)因为,无论是谁,此时此刻都会认定小野已胜券在握。所有要补到“庄家”的牌,只有两张牌会有问题,即8点和9点。

确切地说,只有8点对小野有威胁,因为,补到9点的牌面,也只能将小野原有的2点降到1点,顶多和“闲家”的1点相比较,是个平手,不会输钱。但是,如果补到8点就麻烦了,和原有的2点相加,就是0点,那么只有输的份了。

没有人相信,8付牌,4百多张卡里,就那么巧,补出个8点?!

小野就更不相信了,当小郝将发出来的牌,送到了他的面前时,他看也不看地将牌翻开,顺势丢到了桌子的中央。当鲜红的红桃8轻飘飘地落在了台面上时,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小野仰面朝上,又大声地喊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日本话。

小郝的心里开始犯嘀咕了,真的很希望小野先生到此为止,同时又在骂那个办事缓慢的丽沙(经纪人),怎么那么拖拖拉拉的,入住手续还没办完,是没有工作经验,还是成心使坏。他哪里注意到,这两手牌也就花了几分钟的时间。

小野站了起来,象是要走,但是又看了看眼前的筹码,犹豫了一会,终于下了决心坐了下来。反正去年赢了3百万,就拿这3百万拼一拼,就算输了,也不过是打了个平手,剩下的2百万是本钱,还有的一博!

小野的想法和所有赌徒的想法是一样的。

接下来,就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博杀。小野的每一手下注,少则20万,多则50万,全场静静的,没有人多说一句话,连送饮料的服务员,也被经理示意暂时停止了。

渐渐失去理智的小野,在输多赢少的情况下,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就把去年赢来的3百万送还了赌场。

带来的5百万已输掉了五分之三,本金还没有损失。如果就此停手,好好地去休息,调整心理状态,再回来时,也还是有机会的。

但是,和所有的赌徒一样,小野已欲罢不能了,这也正是赌场希望看到的。去年你不是赢了我3百万吗?今年不但让你全部吐出来,连老本也不能剩下。

于是,丽沙何时能把入住手续办妥,就更没有人知道了。唯一替他着急人就是百家乐的DEALER们了,但是为了保住饭碗,他们不得不保持静默。

小野终于忍不住了,让经理把他的本钱,也就是2百万美元拿了出来。

结果是可想而知,不说也罢。

当满身大汗,强装笑脸的小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的时候,小郝真的是打心眼里替他难过,虽然这次所得的小费,就是那刚开始的5百美金。

更有意思的是,客户经纪人丽沙,此时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仍然面带微笑,很有礼貌地对小野说道:“小野先生,您的VIP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中餐也预订好了。如果您还有任何其它的事情需要帮助的话,请告诉我,我将很荣幸地为您服务!”

小野此时已恢复了常态,恢复了日本人常有的礼貌。“非常抱歉,亲爱的丽沙,我可不可以将房间退了,我想,我应该回家了。”小野低声地说道。

“当然可以,这是非常理智的决定。”赌场的部门经理,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小野的身后。

“对于你的心情,我表示理解和同情。另外,按照本赌场的规定,我们将把您输钱的百分之三,也就是15万美元,反馈给您,同时会有一架小型的专机送您回日本。当然啦,如果您还有什么私事要处理,想自己坐飞机回去的话,我们会将头等仓的机票钱退给您。”经理非常友好地说道。

小野鞠了一躬:“非常谢谢贵赌场的盛情!我会再回来的。”

“我们随时恭候,任何时候,只要您的一个电话,我们都会派专机去接您,并为您准备最好的房间,您不用再自己办理入住手续,耽误宝贵的时间了。”经理意有所指地说道。

“噢,对了,下次再来时,如果时间来不及,或者不方便汇钱时,我们可以给您很好的信用户头,您可以直接从户头里拿出几百万的筹码先玩着,一个月之内还清就可以了。”他接着说。

很少有人能够抵挡这样的诱惑。

就这样,就这么简单,在短短的半个钟头里,连本带利,赌场将钱全部地收了回来。谁说赌场怕输钱,赌场怕的是赢钱而不归的客人。

但,有几个客人能做到赢钱而不归的呢?!只要你回来,还怕你不输的倾家荡产吗!

周末的赌场大厅里,熙熙攘攘的游客,突然象是躲瘟疫似地向两边急速地闪开,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人群自然分出了一条小道,本来流动的人群却停住了,一些人在那里指指点点的,互相之间在低声地说着什么。

一个手拿啤酒瓶、摇摇晃晃的醉汉,出现在人群让出的小道之间,1.9米的个子,瘦长瘦长的,从他那满是布满皱纹的脸上,就能知道他大约70多岁了。

灰尘布满了他类似于一窝乱草的头发与胡子。他身上的破夹克,根本分不清是皮的、还是塑料的,到处是污垢和油污。下身的那条仅能遮到小腿肚的肮脏裤子,也是破烂不堪。那露着脚指、没有梆的破胶鞋和穿着拖鞋没有什么两样。

对这样的人,离着老远,就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酒气夹杂着酸臭气,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洗过澡了。

他目中无人地直径来到一张21点赌桌前,正在桌子上玩的几个游客,立刻站起身来,拿着自己的筹码离开了桌子。老头根本没有理会那些,一屁股坐在了赌桌前的椅子上,手里的酒瓶就势放在了赌桌上。

四十多岁的亚裔女DEALER,摇了摇头、皱了皱眉,刚要说些什么,她身后的邻班在她的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也许是让她不要多事。因为按赌场的规矩,凡是进入赌场的人只要不胡闹、不赤身裸体、不偷不抢,那么就是赌场的客人。对于客人,就要有待客之道,至于能否让客人把兜里的钱通通地吐出来,那就要看各家赌场的本事了。

女DEALER稍微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脸上马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你好,欢迎您光临XX赌场!”

老头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低着头,眯逢着眼,一手握着酒瓶,一手放进了他的裤兜。当他那暴满青筋、骨瘦如柴的手,从裤兜里抽出来的时候,一团皱皱巴巴、油腻的纸币握在手掌中,随之一丢扔在了桌上,开口说了进入赌场以来的第一句话:“这是我这个月的生活费(救济金),希望老天能够可怜我!”

DEALER将钱一张张地摊平,铺在桌子的中央,一共是450美元。领班看了看,点头说道:“OK。”

DEALER马上将钱换成了筹码,并将筹码推到了老头的面前,“祝你好运!”DEALER有礼貌地说了一句。

老头二话没说,将筹码分成两份,200美元一摞,并将两摞筹码分别推到了下注的位置上。也就是说老头同时下两手注,相同于两个赌客在玩。当DEALER刚要发牌时,老头说了声:“慢!”

他看了看身前还剩下的50元,又分为25元两份,并分别摆在了自己下注的筹码之前。这分明是帮DEALER在赌,赌赢的钱就是DEALER的小费。换言之,当DEALER拿到小费时,已是100元了。赌场的DEALER都喜欢客人这么做,就算没有赌赢,但是客人的心意到了,他们还是会感谢客人的。

DEALER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会心地微笑,一身酸臭气的老头变成了“上帝”。本想在第一手牌就将老头“杀死”,赶紧清除出场的心思,此时已变成了希望老头赢个天翻地覆,老头已经变成了老人家,老大爷了,她将牌慢慢地从牌盒里抽出,分别放在了老头的赌位。

一个赌位上的牌是11点,另一个赌位上的牌是15点,而DEALER面前的两张牌,一张牌面向下,不能让客人知道,另一张面向上的牌是10点。通常按道理,赌客是会要牌的,因为有百分之七十的机会,DEALER两张牌的点数会是在20点上下。

而老头的一组牌是11点,此组牌无论要到什么牌都不会超过21点,是一个对客人非常有利的牌点,通常胆子大的人,还会加倍的下筹码。另一组牌是15点,这就有些风险了,有可能在要牌时,所要到牌的点数加原有的15点而超过了21点,那么就自动的“爆掉”输了,但面对DEALER手里的牌,也只能一博了。

只见老头眯缝着他那醉熏熏眼睛,斜靠在椅子上,扬起他那指甲里塞满污垢的大手,在空中向DEALER摇了摇,意思是不要牌。按着赌场的规矩,DEALER还是重复地问了一遍:“您确实是不要牌了。”

因为有的时候,由于客人给的手势不太明确,DEALER误认客人的意思,发出牌后,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赌场规定,一定要再次向客人确认是否要牌。

老头非常坚定地说:“你说对了!”

然后继续喝着他那只剩下瓶底的啤酒。

DEALER将牌面向下的牌翻了过来,是6点,加上原来的10点,就是16点。

根据21点游戏规则,DEALER手里的牌低于17点时,是必须要再加牌的,直到17点或超过17点才能住手。DEALER从牌盒里又抽出一张牌,是8点,加上原来的16点,是24点,DEALER就输了。

DEALER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马上付了老头在两个赌位上的钱,各200美元。然后,再付老头给DEALER睹的各25美元,最后将100美元的筹码拿在手里,在桌子边的小费盒盖上使劲地敲了敲,并放入了小费盒里。DEALER这样做是必须的,很多客人都注意到过这样的一个做法,这有两重意思,一是向客人表示感谢,二是告诉身后的领班,这钱是客人给的小费。

老头并没有显得有多么的激动,他一边将赢来的筹码全部地加在了原有的筹码上,同时对漂亮的女DEALER说道:“我今年79岁,下个月的今天是我80岁的生日,那么我就以8这个数字为基数,每把牌赢的钱,我都会一分不拿地全部加在原有的注码上,直到第八把。如果在这期间我输了,那么我就是个一分也没有的穷光蛋,滚出这间赌场。关于小费嘛,你不用担心,只要我赢了,就有你的。”

也许上帝就是要让老头过上一个美满的八十寿辰,幸运之神光顾到了老人的身上,运气真是随之而来,挡都挡不住。老头仍然半眯缝着眼睛,对DEALER发出来的牌看也不看,无论是什么牌,什么点数,他都不要,只等着DEALER自行比较牌。而DEALER的牌不是点数低于老头的,就是自行补牌而爆掉。

当牌进行到第四把的时候,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很多路过的游客停下了脚步,旁边赌桌的赌客也都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游戏,纷纷围了过来。因为像老头这样孤注一掷的赌法,几乎是绝无仅有。他们觉得又好奇、又新鲜、又刺激。

于是乎,人们早已忘记了老头那肮脏的衣服和那浑身散发的臭气,开始为老头呐喊助威了,老头每赢一把,欢呼声都震耳欲聋,紧接着又屏住呼吸,一片寂静。因为,老头只要输一把,那么就前功尽弃。

终于,老头连赢了八把。赌场里热闹极了,人们都在为老头祝贺。DEALER更是喜笑颜开,因为她知道,老头给的小费是不会少的。果然,老头扔出了一个黄色的筹码(1000元)。

对于大赌场来说,老头此时赢的近6万美金,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因为他们知道,老头只不过是这段时间运气好,而一个人的运气是不会一直那么好的。只要你在某一段时间内,哪怕就是那么一会儿,走了背运,那么赌场就能以它那无穷的资本,把你好不容易赢来的钱,全部地吞噬回去。

但是,事情往往也有例外的时候。这就是为什么在机会仅有百万分之一的情况下,还是会有人抽中大奖,今天,这个机会就轮到了老头。

这时候,老头把赢来的近6万元筹码收到了跟前,但是,他并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他向DEALER身后的领班招了招手,带着有点命令似地口吻说道:“请给我叫吧女来,我需要啤酒。”

赢了钱的人,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领班马上照办了。因为他们是不希望老头将赢的钱带出赌场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留住老头,让他一直赌到输光为止。而唯一能留住老头的方法,也就是十全十美的服务,让老头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老头此时红光满面,他改变了策略,把分为两手赌注的方式,变成了只赌一手,他每一手都以桌子上限的15000美元来下注。和前边不同,每手赢的钱,除了给DEALER小费外,都拿回到自己的跟前。他在赌平注,赌运气。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赌场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了,老头平均每十把里,赢八把,输两把。

领班从漫不经心到双眼紧盯,当老头赢到了几十万时,区域经理也站了过来,全程紧盯。当老头赢了近百万的时候,赌场当班的经理也过来了。从450美金,赢到了近百万,是个奇迹!更有意思的是,老头并没有罢手的意思。

赌场老板亲自出面了,西装革履、满身香气的老板来到老头的跟前,非常友好客气地向老头问候、握手。别忘了,老头可是浑身肮脏、满身酸臭。

老板在老头的旁边坐下,微笑地问道:“来支古巴雪茄,怎么样?”

“那玩意我抽不惯,我肚子饿了,来点吃的怎么样?”老头醉熏熏地说道。

老板把头转向了领班经理,经理马上和身旁的领班说了几句话,不到十分钟,吧女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了来,并带来一张折叠的桌子,将饭菜放在了桌上。在赌场里,几乎没有人被允许在赌桌旁吃饭的,他今天例外,因为老板在此。

老头吃饭的时候,这场让无数人注意的游戏终于停止了!

经理们到这时候也都松了口气,凭他们的经验,这顿饭将把老头的运气扭转。按中国人的理念也是这样说的,一个人正在好运的时辰,怎么可以去作别的事呢?!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