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齐海南简历

出生于1952年9月9日於广州,1964年因调动工作,全家人搬到北京,小学在海军大院的“七一”小学上学,中学在东城区的“外交部街”中学读书。1966年文革时,属於老三届老初一,1969年2月参军入伍,在沈阳军区空军工程兵当兵。1971年,在工农兵上大学的年代,带着军籍就读於山东青岛海洋学院。1974年毕业,并分配於国家海洋局所属的海洋仪器研究所,该所同时属於海军代管,因此转入海军。1978年调回北京,在国家海洋局通讯处当通讯参谋。1980年12月出国到美,到美国后,和所有的留学生一样在洛杉矶上学、读书、打工、创业。1996年底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失败,宣布破产,全家人搬到拉斯维加斯,重新开始艰难的创业生活。(右图为本文作者2004年在北京民族园。)

 

我在拉斯维加斯当的日子Dealar的日子⒄

 

 

(文接上期)

老板慢条斯理地和老头聊着天,仍然面带微笑地看着老头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嚼。当他知道老头的儿女都相继去世,只剩孤身一人时,脸色微微地变了变,他劝老头今天就赌到这里为止吧,已经赢了一百多万了,如果喜欢的话,明天继续赌。

他并且告诉老头,今天就住在饭店里,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是总统套房,至于想吃什么、想玩什么,尽管吩咐经理们去做。

老头在这么“甜”的糖衣炮弹攻势下,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缴械投降了!他被两位漂亮的女服务员扶到了位于大楼顶层的总统套房。

老头走后,老板站了起来,那微笑的面孔不见了,满脸严肃地对着站在那里的三个经理说道:“用一到两天的时间,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将老头的钱杀到只剩十万元时,叫保安把他请出去,不许他再赌了。”

“为何不将所有的钱全部赢回来,当然还包括那450元的本钱。”区域经理不解地问道。

老板抽了口雪茄,缓缓地说道:“因为我希望他有个幸福的八十大寿,有个好的归宿。”

显然,老板动了恻隐之心。

过足了总统之瘾,改头换面,浑身焕然一新的老头,果然在两天的时间内把赢来的一百多万输到只剩十万元。当他又用那孤注一掷的心态,想将十万元一次押上时(对他已不限制上限赌额),保安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们把早已编好的理由,悄悄地告诉了老头,非常客气地将老头请了出去,并告诉他,此家赌场不再欢迎他来了。

至于他是否去别家赌,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老板那十万元的大礼送给了他。这在整个赌城成为广为流传的佳话,也是唯一的佳话!

DEALER在这样的赌场里工作是不会有太大的压力的,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服务态度要好,业务上要过得硬。这些DEALER反而希望客人们多多地赢钱,这样一来,他们的小费也会好的出奇。他们对待客人的方式方法,说句过头的话来形容,简直比孝顺自己的父母还要好,这种现实的工作精神,在这里演绎的淋漓至尽。

一个顶级赌场VIP的贵宾厅内,一位赌城闻名的豪客玩得兴起,随手就从赌桌上抓起两个紫红色的筹码放到了吧女端的饮料托盘里作小费,吧女一看,激动地将托盘掉到了地上,豪客却幽默地说:“怎么了,不够吗(IS THIS NOT ENOUGH)?”

吧女急忙收拾,千恩万谢后跑回休息室哭了起来。要知道,一个紫红色的筹码是25000美元。五万美元他竟然就那么随手一丢,真是豪放啊!

这样的赌场在赌城是屈指可数的,也就那么两、三家,这也是所有DEALER向往的“圣地”。

怕输钱的赌场,和上述赌场采取截然相反的策略。不是“放长线钓大鱼”,而是用“短、平、快”的做法,只要是客人进了门就想尽一切方法将其“宰掉”。进门的时候你珠光宝器、衣着鲜艳,出门的时候恨不能让你光着屁股,至于下次你还来不来,才不在乎!我赢你的钱可以,而你赢我的钱不行!

当然,客人也有赢钱的时候,也有满载而归的时候。那么,赌场这时候就会把输钱的责任归咎于经理层,而经理层又会将责任归咎于DEALER。这样一来, DEALER 承受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

那么读者会问,在这样的赌场里来玩,会不会被赌场出千作弊呢?答案是绝对不会。

美国在这方面的法律是极其严格的,内华达的赌博管理委员会对各大赌场查的非常严格,一旦发现问题或有客人投诉,他们就会对赌场进行秘密调查,如果情况属实,轻则罚钱,重则吊销营业执照,不管他是顶尖的或是一流的赌场,都一视同仁。

赌场在合法的范围内,实施对自己有利的管理方法。比如在某个赌桌上,客人的手气非常的好,那么经理就可以随时调换这个桌的DEALER,或换不同的方式来洗牌,从而使客人的手气发生逆转。

再比如,在骰子桌上,当客人掷骰子的手气非常好,似乎是永远也掷不出7号来,那是赌场通杀客人的号码,那么,此时领班就会暗示DEALER,每次将骰子带回到桌子中央时用手中的竿子将两粒骰子翻滚转动数次后,再送到掷骰子的客人面前。这招还真的是很灵,几次下来,7号就被掷出来了。

一般的游客并不谙此道,一些职业赌客和一些经常玩的业余赌客,他们就会马上知道赌场在和他们对抗,他们采用的反抗方法也很有意思。在21点的赌桌上,当他们看到赌场频频地换DEALER或频频地洗牌时,他们会高声地抗议,尽管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但最起码会使赌场收敛些。再不,他们就换桌子,甚至换赌场,到别处去玩。

在骰子桌上,无论DEALER怎么样地翻滚转动骰子,当骰子送到这群赌客面前时,他们仍然会将骰子摆成他们喜欢的号码,比如喜欢12号,那么当骰子送到手里时就将两粒骰子面朝上的号码分别摆成6号,然后再掷出去。

每每遇到客人在不停的赢钱,而赌场对付客人的办法又不能奏效时,DEALER就惨了,我就遇到过这种情况。

一次,桌子上来了一位职业赌徒,从这位老伙计掷骰子开始,就“火”得不得了,不停地掷出各种号码,就是不出7号。全桌围满了人,大伙都在赢钱,注码也越赌越大,各种号码格子里都摆满了五颜六色的筹码。他掷一次骰子,出一个号码,就会有许多客人赢钱,他已经连续掷了20分钟。

当我来接替时,拿竿的DEALER已紧张的满头大汗,他离开时悄悄地对我说:“哥们儿,那老伙计的手气正旺,全桌都在赢钱,赌场很紧张,头们全都来啦,你看都在对面,当心点儿!”

我的心情一下子就绷紧了,当我站好位一看,可真是吓了我一大跳,不要说那些摆在各种数码格子里五颜六色高高堆起的筹码,就说在我面前一次性赌注的筹码就够我喝一壶的了。要知道,我面前的赌注赔率都是在1赔3、1赔9、1赔16、1赔31,下注的客人那么多,赌注那么大,大都是绿色(25元)、黑色(100元)的,这里的号码要是被掷出来,那么赌场还不赔大发了。要不是赌桌有下注上限(最高只能赌到100元),此时此刻敢下一千元、一万元的是大有人在。

抬头再看桌子对面,在桌子内侧的区域里,并排站着三位经理,他们眉头紧皱、面部表情严肃,两眼一刻不停地在桌上扫来扫去,气氛非常紧张。

我按照惯例将两粒骰子翻动了几下,刚要送出去,那老伙计对我高声叫道:“亲爱的朋友,别费心思了,连你们的老板都知道转动骰子是没用的。”

他哈哈一笑接着说道:“要不这样,我们大家都在赚钱,你们DEALER也不例外。喏,这是你们的小费,把它摆在11号上和我的注码在一起,11号出来可是1赔16啊!”

随着话音,一个绿色(25元)的筹码被抛在我的面前,要知道,两粒骰子拼出11号的机会是非常难的。

我看了看坐在对面的领班,他微微地点了一下头,低声地说道:“OK!”

我的心里稍微地平静了一些,我弯下腰把那个绿色的筹码摆到了11号的数码格子里,随后将骰子送到了那老伙计的面前。

他果然慢慢地把两粒骰子重新排好位,面朝上的号码是5号,然后把两粒5号的骰子紧紧地并在一起,用母指、食指和中指将其捏起,迅速地向对面的桌壁掷了出去,骰子以抛物线状急劲地碰壁反弹到桌子上,正是11号!全场欢呼。

站在后排的经理们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担心,高兴的是我们的小费一下子就赚了400元,担心的是赌场可是赔得不少,经理们的怨气可都会冲我而来了,尽管谁都控制不了骰子能投出什么号码来,但毕竟这个时刻是我当值啊!

一切就绪后,那位老伙计又出了幺蛾子,他对我说:“你是一个优秀的DEALER,和我们是站在一条阵线上的,我们赢钱,你们也赢钱。”

话音刚落,又是一个绿色地筹码扔了过来:“继续摆在11号上,为了小费,再赢400元!”

桌子四周的赌客们都放声大笑,客人们又都陆续地在本来就堆满了筹码的11号上继续增加注码。

这不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吗!我心里说道。我又看了看另外两个伙伴,他们的眼神也是既兴奋又担心。如果再出现11号,那么我在几分钟之内就为弟兄们赚了800元的小费。说实话,我是真的害怕看到再掷出11号来,哪怕不再多要那400元的小费。

事与愿违,真的应了那句俗话“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竟然又掷出了11号,全场轰动,我的第一反应就知道糟糕了。果然我看到对面的经理在领班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不到一分钟,我就被另一个DEALER给换了下来,我被派到21点的赌桌发牌去了。

要知道,按赌场规矩,骰子DEALER中途去发21点牌,那是很掉价的,因为大多数骰子DEALER是看不起21点的。但这一次我却是如释重负、心甘情愿地去了。没想到的是,回到休息室里我被大家当成了英雄。

赌场给DEALER压力,客人也会给DEALER压力。客人在老输钱的情况下给DEALER气受,轻的发发牢骚,重的就会指着你破口大骂,甚至将牌扔在DEALER的脸上,有的时候连送饮料的吧女都会遭殃。

我亲眼所见,一次在金字塔的VIP贵宾厅里有一个香港来的豪客在玩百家乐,他一直在输,这时一位送饮料的吧女站在他的身后,准备随时为他服务,等了一会儿,看到豪客那么聚精会神地在赌牌,她生怕这位尊贵的豪客忘了要饮料,就好心地拍了拍豪客的肩,谁想到这位豪客回手就是一巴掌,将饮料盘打翻在地,并且破口大骂这位吧女,说她碰了他的肩膀,给他带来了霉运。

漂亮的吧女吓坏了,愣在了当场,幸亏是领班经理出面道了歉,才平息了他的怒气。

还有一个身在某大赌场的酒吧侍女,下班回家后,觉得一个人在家里呆着无聊,于是就跑到附近的赌场去玩。走进赌场,看到靠大门的地方有一排全内华达州赌场联机的老虎机,她随便找了其中一台,仅用了七美金就拉出了赌城有史以来的最大连锁老虎机奖,三千万元美金!

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赌城,她高兴极了,要说高兴地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那可能是有点夸张,但她确确实实是忘乎所以了。当天晚上就与家人、朋友出去狂欢,她喝的酊酩大醉并坚持要自己开车回家,结果发生了车祸,因抢救无效而死亡。三千万美元的奖金,她连一分钱都没来得及享用。

这应了乐极生悲这句话。

“客户永远是上帝”这句在服务行业被奉为宗旨的话,在赌城的某些赌场里就被打折扣了。在这些赌场里,DEALER往往会对于那些不给小费的客人一点“颜色”看看。

一天,一位本城开出租汽车的中东人到赌场玩骰子。按理说,他当然知道给小费的重要性,因为他也是靠客人给小费而维持生活的。但是他的行为正好相反,频频地让DEALER为他服务,一会儿赌这个号码,一会儿又赌那种方法,有时刚刚让DEALER把筹码摆好又要马上撤出来,不赌了。这样反复地折腾,而且又一分小费都不给,尤其是当他被人认出是出租汽车司机时,DEALER们愤怒了,他们开始想尽一切方法要把他赶出赌场去。

刚开始是从技术上阻止他,比如每次都翻动骰子号码,每当他下注时都故意摆错号码,因为他那阿拉伯式的英语让人听不清。但是对于这个老赌棍来说根本不起作用。

最后,DEALER拿出了刹手锏,用各种方法将他激怒,站在他身旁的DEALER听到了他自言自语地在骂粗话,就马上利用了这个机会,用了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他说道:“X你妈,你这个蠢猪今天一定会输个精光。”

中东佬听了此话勃然大怒,拿起桌上的两粒骰子就朝这位DEALER的脸上丢去,好在他有所准备,用胳膊给挡住了。但这犯了赌场的大忌,攻击赌场的工作人员,这还得了!他当场被赌场的保安赶了出去,并被列为永不受欢迎的人,在他有生之年永不得进入此家赌场半步!

第四节 福兮祸兮

这是发生在我朋友小钱身上的真实故事。小钱今年25岁、个头中等(1.75米左右)、眼睛大大的、鼻子高高的、嘴唇厚厚的、脸圆圆的、皮肤白白的。他虽然是年青人,但是却留着象模象样的西式中分头,黑黑的头发一丝不染,穿得很随便,但宽松的衣服却遮掩不住他那运动员似的身材,说起话来嘎嘣脆,一听就是咱北京来的哥儿们。

来赌城已快两年的小钱,由于没有绿卡,只能在香港人开的一家餐馆里打“黑工”,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何时是个头?何时才能出头?

有两件事情是小钱每天都要想的,一是用什么方法致富?靠眼前打黑工的这点钱是永远富不起来的;靠赌博,那只能是死路一条。二是用什么方法能拿到“绿卡”?如能拿到绿卡,那么就算没有钱,却能真真正正地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找到合法的好工作,成家立业,取妻生子,这一辈子也就说得过去了。

钱和绿卡成了小钱的一块心头病。

不知道算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背,或许是命里注定,小钱要遇到件连做梦都想不到的事。一天下午,当餐馆空闲的时候,老板娘把小钱叫道一边,用那半生不熟的国语对小钱说:“你想不想发财?”

“你这不是多余一问,谁不想发财啊!”小钱调侃似地说道:“有这等好事,你能想到我吗?”

“咳,瞧你把我说得那么差。”老板娘神秘地说:“你先看看这两张20美金的钞票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小钱把两张20元的钞票拿在手中,先是用拇指与食指和中指捻了捻钱上的印字,然后再对着灯光看了看钞票里边的水印,最后把钱上的人头像对比了一下说道:“都是真的。”

“别那么早下结论,我的问题是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老板娘声音更低了:“再仔细看看,特别注意它们的系列号码。”

小钱再次地把两张钞票拿到了眼前,仔细地查看着它们的系列号码,突然间他叫了起来:“号码是一样的,一字不差!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嘘,小声点儿”,老板娘用手指封着嘴说:“你还别不相信,我已经分别拿到了对面的美国银行问过,那里的美国小姐用验钞机验过了,告诉我两张都是真的。你再想想,如果是假的,那么他们早就没收了。”

“天下竟有这等巧事儿,但是这和发财又有什么关系?”小钱仍然不解地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其实这是别人用特殊的科技手段制造出来的。”老板娘得意地说道。

小钱惊道:“这不是违法的吗!”

“你先别管它是否违法,这钱不可否认的是真钱吧?”老板娘不在乎地说。

“那到是,不过我仍然弄不明白这和发财有什么关系,尤其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小钱好象有点动心了。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