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征文专栏

数年前,在洛杉矶市东面不到20英里的山脚下,常常会冒出一支队伍,其中很多人穿着各国旧军装,有德国的、法国的、日本的,当然也有美国的。

这些人有的穿着的有二次大战时的军服,也有一次大战时的,偶尔还有几顶绿色的解放军帽在队伍中晃动。参差不齐的队伍中,有人挎着军刀、有人背着冲锋枪、有的腰上绑着子弹带、有的手里提着子弹箱,还有的头戴钢盔、脚蹬军靴。

这些“散兵游勇”随着晨曦出现,陆续排成一条长龙,时常有数百到上千之众。尽管队伍中有各国人士,他们并不是联合国部队也不是某国的杂牌军,而是枪支爱好者。他们每年三次汇集在洛杉矶郊外的洛县博览会场参加世界上最大的枪展:帕蒙纳(POMONA)枪展。

枪展一开场,这支队伍就急不可待地涌入地下通道,大步流星地冲向博览会场。许多生活在洛杉矶的华人其实都很熟悉这个展览中心,到了这里,停车之后,走出几十米的通道,迎面而来的是宽阔的会场,八大展馆全部开放。每个展馆中都布满了一排排八英尺长的展台,据说这些展台如果连成一线,就有八英里长,哪怕马不停蹄地走上一圈,恐怕也要花上半天时间。

走进展馆,放眼望去,只见密密麻麻的枪支或是一排排横在桌上或是一队队立在枪架上。 通身乌黑的美国冲锋枪,从枪管到枪柄全是金属造,枪身中间还有把柄,便于使用者提带方便。

这里也有苏联的半自动步枪,它们是棕色木柄,这些步枪除了苏联造的之外,也有中国造、东欧造甚至埃及造的。枪的花样繁多,枪尖有上了刺刀的,枪末有装着瞄准镜的。要想找在枪头装的销声器,枪展上也不难找到。

短枪中有中国的黑星、德国的HK、奥地利的GLOCK。中国电影提到的日本三八大盖,德国的盒子炮在这里也时有所见,在这里,如果你对枪有兴趣,在展览上拿几支把弄把弄或者买几支回去,尽随君便。

有枪就要有子弹,在这里出现的子弹小的有半英寸长、大的子弹长半英尺。大小弹箱更是应有尽有,从地上堆到展台上。

如果你觉得现成的子弹打起来不过瘾,还可以自己动手配制子弹。在这里,有的是金灿灿的黄铜弹壳、亮闪闪的紫铜弹头以及装在密封容器中的墨黑弹药,要配制任何子弹都可信手拈来。

枪弹堆里还可以见到炮弹和炸弹,那并非实弹,而是爱好者们的收藏品而已。

摊贩中能工巧匠不少,许多展台上放满了他们自制的猎刀和匕首,这些刀的刀柄用兽骨或兽角磨制而成,雪亮的刀身是手工锤打出来的,厚实的皮刀鞘也是自行加工缝制。

与此相比,在枪展上,正规工厂出产的刀剑更是随处可见,大到半人高的西班牙剑,小到小手指般的瑞士军刀都可以看到,中国的大砍刀也威武地立在刀丛之中。而世界闻名的瑞士军刀更是林林种种,品种繁多,厂商为了推销,还特制了半个手臂大小的样品刀,在展台上自动打开、收拢,那红红的刀柄、金色的十字盾牌、各种银光闪亮的小刀和工具此起彼落,吸引了许多顾客留步观赏。

在这里,你能够看到的日本武士刀也别具一格,每把刀柄上都留有主人的名字,有些上面有数人名字,记述了这把刀传了多少人或几代人。

据说,日本武士视武士刀为生命,人在刀在。眼前这些武士刀的主人已下落不明了。这些武士刀大多是在二次大战中流离失所,在半个世纪中不知经历了多少周折,如今居然流落在洛杉矶一角。

听说常有人买了这些刀送回日本,物归原主的后代。如果所传属实, 真的武士刀在美国自然会越来越罕见。

枪林弹堆刀光中还有许多收藏品,常见的有各国各个时期的军服和军旗以及五花八门的勋章。在这里,纳粹十字勋章和斯大林勋章并列在同一个玻璃展柜,这似乎印证了历史上没有永久不变的敌人。

笔者还有幸得到二次大战时美国飞虎队前往中国助战的证物,那是当年国民党航空委员会给美国飞行员发的“护身符”,其形状质地如同手绢,上方印着青天白日旗,旗下写着“来华助战洋人(美国)军民一体救护”。

遥想当年,在飞机失事时,这样的“护身符” 不知救了多少美国飞行员?据我猜想,那些飞行员还会念那些字,失事后即便碰上不识字的也可以得救。

展品中的许多收藏品,并不一定与刀枪军火有关。 你可以在展会上挑选金银首饰、银币金币、陶瓷娃娃、琥珀挂件。

有些东西还真是出人意料:在中国时常听说,医疗条件差的乡村里 ,长辈给孩子带长命锁,祈求孩子长大成人,但见过实物的人又有几个呢? 可就是这远在天边的美国枪展上,居然可以碰到这样的长命锁。它们还是一对,其中一个,有“寿”字印在两寸圆的白瓷正中,四周蝙蝠围绕。圆瓷下有一对流苏,上有瓷珠五颗,串在细绳圈上。不知是哪个朝代的遗物,也不知保了多少娃娃。但如今却在“目不识丁”的洋人手中周转。

枪迷中有很多是猎手,展馆里除了猎枪外,还有动物标本构成的各种奇景。当你在枪林刀丛中穿行,眼前会蓦然出现一片栩栩如生的雉鸡拍打着翅膀、拖着五彩的长尾,冲天而去。你也会看到羚羊站在高高的山坡上,警觉地注视着人群。

有时,你还能看到在枪展上,一排鹿头竖着大角、瞪着雪亮的眼睛。有时,一头大野猪拱着獠牙在大树桩边和猎狗群缠斗。

枪展热闹时,人潮滚滚,展台间七、八个人并行的宽大走道此时成了单行道,参观者只能随着人流朝一个方向前进。有些聪明人还在枪上插个牌子,上面标着枪价、年份、品牌等,高高地抗在肩上。他们不仅来买枪,还来卖枪或换枪,他们知道这滚滚人流中识货的一定不会少,扛着牌子还可以免去展台费,顺便又可以和同行交流,真是一举多得。

当人们背包里装满了部件,肩上扛了几枝枪,腰上挎了匕首和大刀时,脚步缓慢下来,肚子也渐渐空了。此时,飘浮在空气中的烤肉香味把他们吸引到门外。

在展馆门外的烤架上,牛肉、鸡肉、香肠和肉饼在炭火上冒着缕缕白气,散发出扑鼻香味。展馆中心广场上布满了各种风味的食品摊,西方的汉堡、热狗和东方的炒面、炒饭,齐聚一处。

此时,饥肠辘辘的枪迷们迫不及待地打开冰冻的啤酒或可乐,大口享用起各种美食。在这里可以尝到罕见的烤火鸡腿,那腌得结结实实的火鸡腿有成人半个前臂长,拳头大的腿肉略带咸味、咬劲十足。

当你给烤得喷香的火鸡腿撒上黑胡椒,再配上冰啤酒,在加州的阳光中靠着椰枣树迎风而坐、眺望远山。那样的美味、那样的美景,一定令你难以忘怀。

也许你还会说如果有音乐相伴,那就是十全十美了。不错,这时你耳畔就会响起欢快的乐曲声,一队身穿墨西哥民族服装,头戴“墨西哥大斗笠”的乐手出现在广场人群中。不少枪迷随着节奏明快有力的吉他声踏起舞步,也有些男女索性放下枪支弹药伴着悠扬起伏的小提琴声翩翩起舞。

在这盛会上,你一定会见到会员众多的美国步枪协会的展位,他们的展台常常设在装甲车旁。在这里,加入协会,除了会费有优惠外,你还可以得到一顶绣有鹅黄色协会标志的黑色帽子。

据说,布希总统父子都是步枪协会成员。主张禁枪的人往往是枪展嘲弄的对象。积极禁枪的总统克林顿被印在百万美金的假钞上,西装革履但是裤衩掉在地上,大麻叶遮在胯前。这时候出现在假钞上的克林顿,一手搂着陆文斯基,一手拿着他的大作《论美德》,那模样叫人忍俊不禁。
直到黄昏,枪迷们才意犹未尽地离开,长长的车队连绵不断,直到上了半英里外的高速公路才四散而去。

这个盛会,每年举办三次,每次连续三天。前后共办了十多年。

但是,2000年岁末,帕蒙纳举行了最后一次盛大枪展。此后, 政府以洛县博览会会场是政府资产为由,不再允许在那里举办任何枪展。

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是否禁枪长久以来就是美国大众关心的问题。主张禁枪者认为枪支泛滥造成许多无辜者丧生,而反对禁枪者则认为枪本身并不杀人,立法禁枪只会把枪支从好人手中夺走,而罪犯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有枪。何况,美国宪法还明文规定不可剥夺民众拥有枪支的权利。

为了争取民众的支持,民主党和共和党都要在禁枪问题上表明自己的立场。一般来说,民主党人中赞成禁枪的多些。因此,在民主党主政的加州,举办全世界最大的枪展自然凶多吉少。

许多年过去了,美国再也没有举办过这么规模庞大的枪展,2000年年底的帕蒙纳枪展竞成了枪支爱好者的最后的盛会。

可惜POMONA枪展已经结束

n 加州  卯金刀

带你见识下美国枪展

本文作者个人简历

文革后第一届大学生,英语语言文学专业,84年考入上海外国语学院,攻读语言学硕士。毕业后,在上海语言学院语言文学研究所任教。曾为《文汇报》、《新民晚报》等报刊杂志撰稿,翻译出版过数本书籍,并为出国留学生编写出版了国内第一本托福考试专用词典。80年代末赴美国留学,就读南加州大学(USC),在洛杉矶语言学院担任双语教师数年。毕业后择居洛杉矶,从事过贸易等工作,现为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