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征文专栏

2007年12月16日是个星期日,早晨,有些阴雨。

最近我女婿痴迷投资收藏,业余时间总爱上古董店淘宝,寻找清代瓷器。他说纽约州有个Salamanca Mall圣诞期间全场20% off,执意要去看看。我们家住俄亥俄州Wickliffe,到Salamanca要途经宾夕法尼亚州,再达纽约州西北,大约两个半小时车程。

就当是假日出游,他夫妻俩加上11个月大的小Baby和我一行四人,上午10点10分左右出发上路了。

我们出门,上国道90号公路往东,向纽约州方向去。

美国的公路非常通畅,四道八达,没有一个收费站,路标醒目,有很多出口,下去就是城镇。公路两边树木繁茂,现在虽处冬季,树木都落叶了,但依旧生机勃勃,再加盖白雪轻纱,我们穿行其间,犹如身置冬景的美丽油画之中。

路上车辆稀少,与我们相反方向不时有几辆车迎面而来,与我们同路的车寥寥无几。也许是星期日大家都去教堂了,也许是天气冷有的人懒得出门。

美国人还有个习惯,那就是爱在星期六晚上开party,星期日就睡懒觉不起床。平时,我在居住的城镇上常见警察在路边停车等抓超速的驶者,今天也少遇见了。

当车转上国道86,进入纽约州山区时,我们看见一辆汽车滑到沟里,后车玻璃都破了,车主在外面打电话求救,见到这种情景,我不由心中有几分不安起来。

Baby拉屎了,必须换diaper,我们找一路口下来,到快餐店顺便买一些吃的。有一家Burger King只有一个顾客,两名女服务员在聊天。我们走的时候又见一老太太来买东西。这里冷清的景象与北京的麦当劳、肯德基那门庭若市、拥挤不堪的场面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继续驱车前行,跨国一条大河(这大概就是从纽约入海的哈德森河吧),进入山谷,驶进山村。
这时候我们看到这里只有稀稀落落的几座小House,显然这不是很富裕的地区。

我们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下午1点多钟了。所谓的Salamanca Mall外表与平常的美国mall没有什么不同,门前没有几辆汽车。

我们走进去,一个员工很热情地迎过来,交给我们纸与笔,用于记录所要的货物及编号。有两个员工头戴圣诞老人的红帽子,颇有一点儿节日的气氛,但厅里却没有几个顾客。

这个地方其内部的装饰也与其它的mall一样,一排排的玻璃橱柜里面放满旧货物,每个都有标号与标价。柜子上锁,客人需要请员工过来拿给你看。

另外,家具等其它日用品也有陈列区摆放。一千多个摊位,除了没有食物之外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小到针线、纽扣、纪念章,林林总总。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随移民带来的世界各地的物件,不乏精品和有价值的东西,只要有时间,仔细地淘,还是有收获的。每一件东西都有一个故事,浏览这些陈列品,就像参观美国历史博物馆。我尤其喜欢美国的家具,非常实用、结实而美观。

这个mall里中国东西不多,可能是因为这地区中国人少。但我后来也看见了一些西藏饰物,我相信是旅游者带回来的。

走马观花转完了整个mall也花了3个小时。我女儿看上一个中国工艺品瓷鱼缸,价钱是18美金,打折后收14美金,另外,女儿还买了几个木盘子架。

4点半左右,我们准备离开了,整个一天下来,我观察到,大概只有到了下午3点钟之后才近来了十几个顾客。这里的生意也够萧条的。

走出门外,天已经暗下来并飘起雪花。车子大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渐渐地天全黑了,起了风,雪花飞舞起来。

公路上是没有路灯的,我们只好跟着前面的尾灯走。女婿开车有些紧张,女儿玩笑说:“咱们是否要找个旅馆住一夜再走?”

我说:“这样下来,你那个普通的鱼缸价钱可就高了!”

女儿的车子是日本产的丰田,轻得很,平常身边过大货车都觉得颤抖。据我观察,中国人再爱国,来到美国后90%的人都愿开日本车,因为其一价钱便宜,其二是轻便省油。正是因为它轻,所以经不起这样大的暴风雪袭击,后来我知道,这也是最大的缺点。

车正开着,我忽然听到正在倒车的女婿连声说:“坏了,坏了!”

这时候我觉得我们的车子慢慢往下沉,就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我的心也咯噔一下凉了。

这时,女儿倒蛮沉着冷静,她说:“没事,我来开”。

说完话,她马上由副驾座下来到正驾座上开。她说“有经验的人教过我,遇到这种情况应该这样打轮。”

她就这样七搞八搞地,用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居然把车倒出来了,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女婿惊魂未定,还真想找个旅馆住下再说。女儿说:“没事,相信我,我能行!”

她这样信心百倍,我心想:“慢慢开,哪怕深夜回家也好,住旅馆确实费钱。”

就这样,我们的小日本车又跟着前面车尾灯慢慢地走了。这时,有几辆大货车由别的道口驶入,女儿怕大车挡住视线,就想办法要超过它们。

一段时间之后,她还真把它们超过了。这回,我们的车成了走在最前面的车了,这下子,前面没有别的车引路我们更麻烦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正好赶上前面的路有一个小的拐弯,我们的车一下就冲了出去,正在开车的女儿慌了神,急踩刹车,这一下字,我们车子的两个车轮扎进了雪里,顿时,车厢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胶皮味。

老天爷呀,我们遇到这事情的时候雪比刚才厚多了,女儿赶紧下车去刨雪。

正在卖力地干的时候,她忽然看见前头有个铲雪的车子,就不顾一切地追上去求助。但是由于天黑风大,开车的人听不见,最终对方还是走远了。

这时候,我再看女婿,他没有戴帽子、衣服也穿得不多,冻得够呛,而我本人因为必须在车里看着孩子,整个人都动不了窝,但是全身上下还是冷得可以,哆嗦起来。

就在这时,有一辆较大的车子由我们身边经过,开车的是位女士,她毫不犹豫地停了下来,帮助我们打电话报警。

这时候,女儿又试了几次想把车子开出来,但是,车子还是纹丝不动。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那位毫不犹豫下车帮助我们的女士一直陪着我们。

后来,又过来一位先生,他下来帮我们试着倒车,但是最终也不成功。因为我们的车不是四轮驱动的,在这种情况下,绝对无法倒出来。与此同时,他还曾经帮忙用手扒雪。

那位女士后来从她自己的车上找到一根铁链,他们想把这辆车拉上来,但我们的车子上没有地方挂钩。

大家正在想办法的时候,这时又有人过来问:“要帮忙吗?有人受伤吗?”当对方听到那位女士说:“我们已报警快一个小时了。”那个人就开车走了。

实在没有办法,那女士说:“我提个建议,离此处1英里的地方有个Holiday Inn,你们家里有孩子,在这里呆下去,时间一长要冻坏的。”

这时候,那位先生答应送我们过去。

于是,那女士就离开了,没有留下自己的姓名和电话,我在车里着急并感到遗憾,因为我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向人家表示。

本来我想好了怎样答谢人家,我知道当天自己手上有个玛瑙手镯,算是中国的东西吧,我想最后拿自己的这个礼物送给她做纪念,但她就这样匆忙地告别了,而女儿、女婿又因为忙乱忘了要她的电话,我只好衷心地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为了换到那位先生的车上,我抱着孩子下了车进了人家的车,女婿把自己车子上的紧急灯打开、锁了车门后也坐到这位先生的车上,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一家人很快就到了Holiday Inn。

在路上,他说他是个教师,名叫Matt,有一个2岁的女儿。难怪我们在上了他的车子之后觉得他的车子既大而乱。而且,女儿在他的车上还担心孩子的diaper没有了,把这事情跟他说了之后,他马上在车上找到一个4号的diaper,这可真是雪中送炭!

我们到达的这个酒店是一座三层小楼,晚上只有一个前台服务员当班,是一位中年妇女。我们向她说明来意,她说“因为大雪的关系你们来到这里,酒店可以少收10元钱住宿费用”。

随后,她给我们开了一个编号为312的房间。女婿手拿312房间的钥匙去开了311房间的门,可见当时虽然我们安全了,但是大家的心情还是紧张得很。我们一家人当中,只有小baby兴奋得到处爬、到处摸,真可谓“少年不识愁滋味”呀!

下一步,我们马上要联系拖车事宜,女儿找拖车公司,用朋友的卡号求他们来拖车。但是,对方说你必须在车里等着,这怎么可能?我们已经离开现场了。女婿又继续跟对方在电话里联系。这回对方说好45分钟后过来酒店接他去拖车,看来这种天气里,拖车公司也业务繁忙。

这个酒店附近既无商店又无餐厅。客房里除了热茶和两袋咖啡可用,送餐已过点,只能在小食品购物机上买饮料和食物。

女儿在买东西的过程中,机器出了毛病,扔进去一元钱出不了食物,去找前台服务员,服务员立刻退还了女儿的一元钱。美国人是很讲诚信的,他完全相信你不说谎话。

这时候,一个旅客告诉我们,三楼也有一台购物机,可去试试。果然,那台机器比较好使。

但是,问题又出来了,女婿跟拖车公司的人去拖车的时候,却怎样也找不着车了。后来不得已女婿和警察联系,才知道是因为我们的车停在路边,使得铲雪车无法工作,因此,他们将车拖往附近修车处。这种情况下,只能明早8:00后打电话给修车处去接车,并要付一百元的费用。

看来,今晚只能在酒店休息。

外面的雪依然下个不停。电视里报道,由北面袭来的暴风雪使美国中、东部地区很多航班误点,有的机场都停飞了。我们听到新闻的时候得知,截止到当时,已有30人在风雪中遇难。

白色的圣诞啊!我们也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考验。多亏遇到好心人相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躺在酒店的床上总比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强!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生命是多么脆弱,灾难随时都在威胁着我们。刚才在mall里看见的那些东西,不知是多少代人的遗物,物是人非,人终究是活不过物的。

我父母都分别活到60岁就过世了,今年我已61岁,比他们还活得长些。

我父亲在世时非常欣赏司马温公的家训,拿它当我家家训教导我们:“积金以遗子孙,孙小未必能守,积书的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为子孙长久之计。”

子孙就是生命的延续,需要自己珍惜,也需要与人互助。所谓积阴德就是要做善事,多助人。东方明讲真、善与西方文明讲博爱是不矛盾的,能够和谐相处。然而事物总有它相反的一面,就像这恶劣的天气。

世界存在着罪恶,仇恨,人们就斗斗斗,打打杀杀,战乱不断。这世界充满矛盾,整个地球都在发烧。用什么来拯救?只有让主来启发人类的良知罢!

因为还得diaper带的不够,晚上,我们只好用吸水的毛巾做小孙女的尿布,留着Matt给的那块明早上路时用。

第二天清晨,我们窗外积雪已有1英寸深,而且雪还在下着,8:40,女婿打电话联系取车。这时候,酒店前台的服务员换人了,打扫卫生和准备早餐的服务员也上了岗。早餐是免费的。

很快,修车处来人了,女儿俩口子一起去取车,交付了138元费用,给接他们的人5元钱小费,对方不要,因为我们很诚恳,他就收了,而且把车上的积雪扫净。

由于一晚上开紧急灯,电用光了,他把电也打起来,山里的民风还是很纯朴的。

这时候,他们把自己的车开回酒店准备退房了。

女儿曾在国内酒店工作过,她一定要把房间收拾干净,阿爸自己东西拿好,并在每张床上放有1元钱小费。她说:“别让人家说咱们中国人没有素质。”

下楼结账交了87元房费,然后大概10点多钟的时候,我们一家就离开了。

这时候我看到,酒店的院子里有七、八辆车;这个酒店就是为过路旅客避风雨准备的。

这次女儿开车格外小心,不敢有半点疏忽。

前面山路有一个90度的左弯,而且是下坡,这个地方好险啊!女婿说:“昨天如果躲开了前面两劫也难逃这一劫。”

难怪Matt说我们在大路边出事还算幸运的;有人能看见,能求助,要在这险路上出事麻烦就更大了。

感谢上帝保佑!

路上一段一段地下着雪,有的地方还晴着天。车子开进俄亥俄平原之后路况就好多了,我们车子的速度也快了一些。

中午12:30以前我们到家了。我们家里的阳台上有很多积雪,看来昨天我们的城市克利夫兰的雪也不少。

女儿马上打电话给Matt家,是位女士接听的,说他上班去了。女儿讲昨晚Matt帮助我们脱险的事情,对方“噢”了一声,显然,她并不知此事。

女儿要了他家的通讯地址,因为当时马上要过圣诞节了,她要给他女儿寄点礼物并寄过去100元商店购物卡表示一下谢意。

以上就是二十六小时内我们亲身的经历,在此,我真实地一一记下,留给Baby。

2007.12.24于Cleveland

和女儿一家长途开车遇险之后

n 俄亥俄州   胡传术

我在风雪夜里遇到了什么

本文作者个人简历

本文作者胡传术1946年生于武汉,1957年迁居北京。在京生活、学习、工作至退休,现在居住在北京的通州区(原通县)。因2004年底小女儿来美工作,故目前正在俄亥俄州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