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征文专栏

午夜时分,纷纷扬扬的雪花悄然飘落在地球的另一半:美国明尼苏达州万籁俱寂的大地上,我抚摩着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DVD珍藏版, 翻阅着那熟悉的目录,作为当年《东方红》的参加者,茫然若失的我,打开了放映机。

这部由敬爱的周总理精心策划,领导,中国艺术界精英集体创作,编排,表演的旷世巨作,是中国艺术发展史上高耸入云的丰碑。

剧中那一幕幕激动人心的场景,那一曲曲慷慨激昂的旋律,把我带回到四十三年前那些难忘的日日夜夜,我的泪水慢慢地,静静地,无声无息地流淌下来。

岁月如梭,快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的许多参加者如今已经作古,那些我一起同台演出的英俊小伙子,漂亮的姑娘,都已是年近古稀老人,那些祖国的花朵,少先队员们也都到了退休的年龄。

想到我们这一代艺术工作者度过的沧桑岁月,想到我的祖国四十三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我不知道说什么,我说不清楚。

但是,我要把自己亲身参与的这段历史如实地记录下来,留给后人。

《东方红》的起因

1964年初,我们中央歌舞团60多人的演出团结束了历时五个月的赴苏联东欧四国访问演出归来,兴奋地等待周总理的接见。那时候,每年出国访问演出团很少,出发前或归来后大都接受周总理和外交部领导的接见。这次由外交部、对外文委、文化部的领导接见了我们,并一起吃了饭。

文化部领导告诉我们,总理很忙,就不来了,同时还传达了总理的一段讲话:“朝鲜最近搞了一个大歌舞,我们也应该搞一个嘛,还要搞的比他们好。空政文工团有一个‘革命历史歌曲表演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加工,提高嘛。”

文化部、 总政文化部所属各单位的著名编导、作曲、作词、舞美设计人员迅速集中在一起进入了创作阶段。我们也兴奋地等待开始排练那一天的到来。

同年三月,不知什么原因,从未审查过文艺节目的康生在人民大会堂三楼小礼堂审查我们准备赴法国的演出节目(我们中央歌舞团是刘少奇副主席,周恩来总理提议,毛主席批准,于1952年成立的中国第一个国家歌舞团)。

康生大发雷霆:“你们的舞蹈全是‘一O八’那一套苏修‘小白桦舞蹈团’的翻版,执行的是修正主义的文艺路线,要整顿”。

所谓“一O八”是舞蹈编导们常用的队型表现方法,即队型编成一字,圆圈,各种8字,现在许多舞蹈在队型编排上仍经常应用。

康生一句话,把我们弄惨了,不仅节目给“毙”了(文艺界俗称,节目没通过审查称为“毙了”),还要整顿。

“整顿”对我们这些一般演员来说就是下厂、下乡、下部队与工农兵“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接受改造。从1958年起,文化部直属院团每年,每个人都有下放天数的指标。

团里分成几个分队下到各地,我们这个分队最幸运,被分配到湖北沔阳县(现改为仙桃市)。我和几个演员分配在沔阳县花鼓戏剧团,与他们同吃、同住、同演出,这段时间我向他们学习了许多东西。

1964年10月中旬,文化部紧急调令,中央歌舞团全体演员立即返京参加“大歌舞”(这是文艺界对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简称)。

这时我们才知道,大歌舞已经上演了,而且十月十六日毛主席及中央首长观看了演出并接见了全体演员,领导指示,现在演出的基本队伍是第一梯队,有总政歌舞团、总政歌剧团、海政歌舞团及歌剧团、空政歌舞团及歌剧团、战友歌舞团及歌剧团(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南京军区)、战士歌舞团(广州军区)、前进歌舞团(沈阳军区)以及文化部所属各院、团、产业系统文工团。

现在各大军区的歌舞团要回去了,你们第二梯队要向解放军学习,接好班、值好班。第一,用最短的时间把大歌舞接下来,第二要修改、加工、提高。第三。大歌舞要长期演出、录唱片、拍电影。
所谓第一梯队、第二梯队,主要是指两个管弦乐团、专业合唱团,某些场次的集体舞。而独唱、独舞演员以及主要舞蹈表演者则自始至终参加,不分梯队。

总导演其实是周恩来

《东方红》的领导小组由文化部,总政文化部及下属单位的领导们组成。组长由周巍峙(文化部艺术局局长)陈亚丁(总政文化部副部长)担任,下设庞大的办公室,负责日程安排,单位之间的协调,对外联系等日常工作。

舞台监督由北京“三王”之首的王熙担任(中央歌舞团的王熙、东方歌舞团的王黎、中国演出公司的王维被称为舞台监督“三王”)。编导组、作曲(词)组、指挥组、舞美设计组、服装化妆组、剧(乐)务组各负其责。

总导演其实是周总理。周总理对艺术的各个行当很精通,有很深的艺术造诣,从主题,结构,表演,朗诵词都一一拍板定案。

大歌舞原场次较多,从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直演到1959年建国十周年。包括抗美援朝,社会主义改造,大跃进,人民公社。

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周总理决定《东方红》结束在第六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即开国大典。Ú
Ù参加大歌舞的演员都非常自豪:我们的总导演是周总理。

演区的全景安排

《东方红》的表演场地是人民大会堂的万人大礼堂,虽然是大舞台,但要容纳三千多位演职员,同时还要给观众一个宽阔的视野空间还是相当困难的。导演们费尽心思,想尽了办法。

首先,管弦乐团一百多人,民族管弦乐团也一百多人,乐池根本容纳不下。于是,就把乐池盖上封死,再把观众席前六排座位拆除,指挥台放在原第六排的中间,指挥面向舞台的表演区,左面是管弦乐团,右面是民族管弦乐团,指挥的左、右前方,贴墙搭建了两座巨大的弧型阶梯合唱台,站满了合唱演员;指挥身后是近千名手捧鲜花的少先队员,整个演出过程他们坐在那里当观众,直到第六场开国大典时,站起来挥舞鲜花欢呼万岁,并经由两侧观众席通道跑上舞台。

舞台大幕自《序曲·东方红》开启后不再关闭,各场次之间由朗诵连接,底幕拆除,布景不用实景,用幻灯片打在作为背景的银幕上(《东方红》演出后,全国各地的歌舞演出基本上都改为幻灯片背景了)。

这样的安排,无论在视觉上还是在听觉上,都有一个非常宏大,丰满的全景立体效果。

向解放军学习

那个年代的口号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习解放军。我们《东方红》的排练,演出,日常管理当然也不例外了。

《东方红》有两个乐团,一是民族管弦乐团,下设四个声部:拉弦乐、弹弦乐、管乐、打击乐;二是管弦乐团,也设四个声部:弦乐、木管乐、铜管乐、打击乐。

两个乐团各设团长,政委。民族管弦乐团的团长是黎磊(中央歌舞团主任),副团长贾冬温(战友歌剧团乐队队长)。政委是总政歌剧团政委。每个声部设声部长二人,我被任命为民族管弦乐团管乐声部长(负责业务),另一声部长是总政歌舞团乐队指导员岳家臻(负责政治思想)。

那会儿时兴“一帮一一对红”,他这个正声部长经常帮助,开导我说:“你的业务很好,为什么不靠拢组织,不入党?我知道,你背着很重的家庭出身不好的包袱,要背叛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家庭决裂”。

在中央歌舞团,领导也经常开导,帮助我进步,但感觉上我那时总还是有一股文人的书卷气,和解放军比较还是差距不小。我这个榆木脑袋虽经多次开导、教育、下放劳动、“三同”、接受改造,总也达不到标准、改造不好。不过,“认真做戏,小心做人”这一“腐朽”的家训帮助我度过大半生的坎坷岁月。

根据解放军文工团的经验,我们的休息大厅里,每个人的乐器盒要按照声部及每个人的座次整齐划一地排放在墙边,乐器放在乐器盒上。到时候乐务一声令下,15秒钟之内,每个人手持乐器排好队,整整齐齐地上场。

回想起我们自己团里的演出,“抢场”时,忙乱中拿错乐器的时候也是有的。大家不约而同地向合作者解放军文工团的同志们说:“向解放军学习就是好”。

演出入场式

三千余名演职员分布在人民大会堂各个大厅里待命,相距很远,怎么调度呢?

原来,每一个剧组、乐团、合唱团的剧务、乐务,人手一个对讲机。四十三年前,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大家都惊奇地听着舞台监督王熙在舞台的侧幕边调度:“6点20分XX剧组到XX地方候场”。“是,听到了”。“XXX独唱演员是否到了二道幕边上了?”“已经到了”。“注意,注意,合唱团,两个乐团,少先队员,马上候场。好!开始入场!”

入场式是每场演出之前的精彩序曲,在万名观众的注视下,我们从左、右不同的方向入场了。

我们乐团的场地由于乐器,谱台摆放空间较大,二、三分钟即可到位,但不能坐下,要站着等。这时我们就面向前面,脸带微笑,用眼睛的余光注视着合唱团员们入场。由于搭建的阶梯式合唱台层数比一般合唱台多,为了节省空间多站人,每层间距比较窄,他们必须排队依次而入。

看吧,那些身材苗条、步履轻盈的一定是首都大学生合唱团;迈着沉着有力步伐的非首都工人合唱团莫属;挺着“啤酒肚”迈着八字脚的,甭问,准是专业合唱团的男低音们。

八分钟后,两侧合唱团员站齐,观众席前的少先队员们入座了。两个乐团整齐地坐下准备好乐器,指挥大师严良昆精神抖擞,神采奕奕地在观众的掌声中大步登上指挥台。随着他的指挥棒向上一扬,人民大会堂里奏响了振奋人心的《东方红》序曲,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演出开始了。

关于合唱团

《东方红》中的合唱团的准确人数,艺术界的朋友门都说不出来,只是估计,大约一千五百人吧。其中北大、清华、人大及各个学院的合唱团占大多数,各工厂的合唱团少一些,再就是文化部所属院团,部队文工团,产业系统文工团的专业合唱团(队)。

来自四面八方的合唱团,队,全体合练只能在人民大会堂,平时的训练提高怎么办呢?中央歌舞团的张文俊、中央民族乐团的高伟、中央民族歌舞团的赵宗信等十二位合唱指挥家分担了任务,每位指挥负责一至二个高等院校或工人合唱团,进行声乐训练,歌曲排练,地点在各个院校内。

这十二位指挥都是指挥合唱的专家,合唱团又都是经过选拔挑选进来的,所以水平提高的很快,可以说《东方红》的排练演出,推动了首都群众歌咏活动的开展。

排练过程中还有一些外人不知道的小秘密,《东方红》全剧演出两个多小时,合唱团员不能总是站着,在没有他们演唱的段落,他们就坐在合唱台上,照亮他们的灯光也熄灭了。到某个段落需要合唱时,团员们刷的一下整齐地站起来,合唱台的灯光通明。

怎么这么整齐呢?

原来在观众席第十排的最左和最右的座位各坐着一个合唱指挥,他们戴着白手套,(全场暗下来时,便于两侧合唱团员寻找目标)。座位前的桌子上有乐谱和两个按钮,一个管红灯,一个管绿灯,按第一个钮,桌上绿灯亮了,两侧合唱团员开始准备,按照音乐进度,到XX小节时,再按第二个钮,红灯一亮,全体合唱团刷的站起来,两侧合唱台灯光通明,乐团正在演奏前奏,看着指挥的手势,前奏过后,合唱刚好开始。几首歌曲演唱完毕,第十排桌子上的红灯一灭,合唱团员落座,合唱台的灯光转暗。

还有一个问题,两侧巨大的弧型合唱台,靠舞台里面的部分团员根本看不到舞台前边的指挥,出于视觉形象的要求,不允许他们伸着脖子、歪着头看指挥,只能正视前方。 怎么办呢?有办法,在舞台两侧的侧幕边各有一位合唱指挥,他们紧盯着乐池中间的正指挥,做到他们的指挥速度和正指挥一样的快,慢。舞台内侧的合唱团员就看着这两个副指挥的手势演唱。这两个副指挥和观众席第十排左右的两位指挥同样重要,必须由音乐水平很高的指挥担任。

我的朋友、著名合唱指挥家张文俊就在观众席第十排按过一段日子的按钮,他对我说:“按电钮比上台指挥还紧张,稍有疏忽,全场大乱”。

这十二位合唱指挥家,分别承担副指挥和按电钮的任务,从未出过差错,他们不分高低上下的敬业精神,实在应该记在功劳簿上。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四十三年前之事如今想起历历在目

n 明尼苏达州   张鹰

我参加过东方红史诗演出
 

东方红史诗简介

《东方红》(大型歌舞史诗)是中国第一部歌舞史诗巨片!为国庆15周年献礼、由周总理担任总导演、3500名艺术家集体创作出的中国电影史上空前绝后的伟大经典!总导演为周恩来。创作历时从1964年7月起至10月1日。全部史诗由三十多只革命歌曲和二十多个舞蹈组成,其中包括五个大合唱、七个表演唱,还穿插了十八段朗诵。许多诗人、作曲家和舞蹈家参加了创作;首都和部队能主外地七十多个单位的音乐舞蹈工作者、舞台美术人员以及工人、学生、少先队员等业余演员们共三千多人参加了演出。《东方红》1964年10月2日晚上在首都人民大会堂首次隆重上演。当历时两个多小时的演出在《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的大合唱声中结束时,上万名中外观众全体起立,爆发出长时间的热烈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