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征文专栏

(文接上期)

关于歌曲的演唱

《东方红》全剧有三十六首歌曲,有独唱、对唱、领唱、齐唱、合唱等多种形式,风格不同,跨越年代久远,合唱团员又来自四面八方,如何演唱好每一首歌,确实是个难题。

作曲组,指挥组的前辈解决的非常巧妙。《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解放区的天》等歌曲由全体合唱团演唱,朴实无华的声音正是可贵之处,群众歌曲就需要发自群众内心的声音。专业性较强的《就义歌》、《长征七律》、《井冈山》、《游击队歌》则安排专业团体的演员演唱。“啤酒肚”演员们大显身手了。他们的胸腹式呼吸法有强有力的“啤酒肚”做后盾,释放出充足的能量,雄厚、深沉的声音让人难以忘怀。

歌曲的高潮乐段,再由全体合唱团员分声部逐步加入,此起彼伏,相互呼应,既避免了较长时间部分人演唱的冷场,又拓宽了层次,达到了高潮。

六场,三十六首歌曲

定稿后的《东方红》音乐舞蹈史诗共有六场:序《东方红》;第一场《东方的曙光》;第二场《星火燎原》;第三场《万水千山》;第四场《抗日的烽火》;第五场《埋葬蒋家王朝》;第六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全场共演唱了三十六首歌曲,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在不同历史时期产生,并由群众广为传唱的优秀歌曲,《东方红》《松花江上》《抗日军政大学校歌》《到敌人后方去》《游击队歌》《边区十唱》《南泥湾》《保卫黄河》《坐牢算什么》《团结就是力量》《解放区的天》《国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唱祖国》。

另一部分歌曲是作曲家按照《东方红》的剧情需要改词,编曲,或作词作曲的:《农友歌》(张士燮词,王嘉祥编曲),《就义歌》(烈士遗诗,安波、时乐蒙曲),《双双草鞋送红军》(任红举词,彦克曲),《井冈山》(毛泽东词,李劫夫曲),《八月桂花遍地开》(革命民歌,焕之编曲),《红军战士想念毛泽东》(任红举词,时乐蒙,彦克曲),《遵义城头霞光闪》(韩笑词,时乐蒙曲),《飞渡大渡河》(肖华词,时乐蒙曲),《情深意长》(王印泉词,藏东升曲),《过雪山草地》(肖华词,时乐蒙曲),《长征七律》(毛泽东词,彦克,吕远曲),《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毛泽东词,沈亚威曲),《赞歌》(内蒙民歌,胡松华作词,编曲),《毛主席,祝你万寿无疆》(西藏民歌,改词,编曲,刘铁山,刘行),《百万农奴站起来》(西藏民歌,改词,作曲,刘行)。

这三十六首歌曲描述了上世纪初叶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四十多年间的大革命,国共合作,长征,抗日,解放战争等不同年代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斗争,影响了几代人。

紧张的排练,演出生活

《东方红》大歌舞演出的对象是有组织的观众,及外国元首,外宾。紧张时,一星期有四、五场演出,也有时半个月没演出,这时就安排修改、排练,为拍电影、录唱片做准备。

排练有几种类型:1)全剧联排、彩排,这种排练与正式演出差不多,在人民大会堂进行。2)分场次、分段落排练,不同场次、段落,根据演员多少安排在某几个单位的排练厅。3)乐队的排练、修改,由于人数众多,只能在人民大会堂的某个大厅里。4)分场次的合乐在人民大会堂进行。这样,乐团的每次排练都在人民大会堂排练了。

早上八点钟,各个团的大轿车把大家拉到人民大会堂,晚上十一点再来接,这一天就在人民大会堂过了。排练、合乐是非常费体力的,一次不行再来一次,为了纠正某些细节,耗在那里,精神、体力消耗很大。遇到排练的空挡,比如导演需要细排某一小段时,乐务告诉大家,一小时后回来合乐。于是一楼各大厅的沙发上躺满了人。那时候,人民大会堂的管理比较宽松,工作人员对大家很客气、很友善,大家也非常爱惜大会堂的设施,没发生过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午餐、晚餐、夜宵集体到宴会厅去吃。

对我们单身汉来说,这样的日子太舒服了。有孩子的演员可就倒霉了,如果两口子来排练,晚上回去看见孩子蒙着被子缩在床上,全身都是汗水,根本没法睡。这两口子只好一个安慰孩子、另一个赶紧准备明天孩子一天的饭,第二天早上又要去排练了。

录唱片,两位朗诵者

再后来,《东方红》进入录唱片和电影先期录音的阶段了,录音和现场演出大不相同。现场演出除了丰富、逼真的音响效果外,还要有视觉效果。录音则不同,人数多到一定程度,再多了就不容易录好了,因此两个乐团各由100多人减致60多人。

选择录音地点让音响导演们着实费了大工夫,因为这个大歌舞是在人民大会堂演出的,所以录出来的音响既要有清晰度,又要有一定的混响效果。经过反复挑选,测试,音响导演们选中了老北京饭店的一楼宴会厅及广播大厦前门的广播剧场的舞台上。

由于经常排练、演出,每个人又都很敬业,录音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大部分曲子都是一次录成。

《东方红》大歌舞突出一个“大”字,大场面、大舞台、大乐团、大合唱团,音乐多是混声效果,需要领奏的只有两处:1)第一场《东方的曙光》中母亲卖女儿那一段“双管独奏”《江河水》。2)第六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才旦卓玛独唱的前半段,具有藏族特色的笛子独奏。

民族管弦乐团有八位笛子演奏员,只需要一个人独奏。选择的方法是每一位编上一个号码,依次演奏,在录音间调控室内以严良堃为首的评审小组看不见演奏场面,通过麦克风传入的声音来决定。我有幸被选中,才旦卓玛独唱的笛子独奏,以及全剧高音笛子的领奏就由我来担任了。

《东方红》的两位朗诵者(现在称主持人)是林中华和白慧雯。在那革命化的年代,在万人大会堂,演出的又是革命的史诗般的大歌舞,这两位十分称职。四十三年过去了,他们那充满了感情,穿透力极强的朗诵仍留在我的记忆中。

1964年,正值反右运动及三年困难时期已过去,文化大革命尚未正式发动的时候,勤劳淳朴的人民为逐步取消了粮票、肉票、鸡蛋票、布票、肥皂票,而感到满足,为反右、大跃进等急风暴雨般的群众运动暂告一个段落而感到欣慰,人们的心态逐渐地宽松了,文艺界出现了相对繁荣的景象,创作出一些不错的歌曲,小说,戏剧,电影。

此时此刻,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出现也是历史的必然,每一位歌唱家、舞蹈家、音乐家的表演是那么的投入、那么真挚,合唱团员热情的歌声、幸福的笑脸,感染了人民大会堂里的万名观众,演员,观众自然而然地融合在一起,发自内心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那是一个多么令人怀念的年月啊。

指挥大师严良堃

《东方红》大歌舞第二梯队共有五位指挥,各负责不同的场次:

严良昆(中央乐团):序《东方红》,第一场《东方的曙光》,第二场《星火燎原》。

胡德风(总政歌舞团):第三场《万水千山》,第四场《抗日的烽火》。

鞠真(海政歌舞团):第五场《埋葬蒋家王朝》。

唐江(战友歌舞团):第六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秋里(中央乐团):总负责合唱团的排练。

另有合唱指挥张文俊等数人负责各单位的合唱排练。

指挥大师严良堃是我最敬仰的前辈,听老一辈人介绍,严指挥抗日时期在陶行知的孩子剧团任指挥,后来就读于重庆青木关国立音乐学院。

解放后留学苏联归来,1959年国庆十周年以指挥中央乐团交响乐团,合唱团演奏(唱)贝多芬第九(合唱)交响曲而一举成名,享誉华夏。他指挥的《黄河大合唱》成为全国合唱的楷模。近年来指挥香港,台湾合唱团演唱《黄河大合唱》活跃于两岸三地。

严大师排练时,通过简短的解说使各位演唱(奏)者明了他的构思,然后,以准确无误的手势,丰富的表情引导大家齐心协力地完成作品的二度创作。说句通俗话,他的“玩意儿”全在他的手上。他那颇具魅力的双手牢牢地抓住了每一位演奏(唱)者,好似无声的命令,促使大家奉献出最好的音乐,从而感动观(听)众。

《就义歌》(烈士遗诗,安波,时乐蒙曲)是第二场《星火燎原》中很有分量的戏,场景是带手铐脚镣的革命志士,迈着坚定的步伐,由舞台右侧行进到左侧,从容就义。另人难以忘怀的并不只是这一段悲壮的行走(视觉),而是感人至深的音乐(听觉)。安波,时乐蒙两位作曲界前辈的音乐不但深刻地解释了烈士的遗诗,而且留给人们无限的空间去想象。严大师充分利用这空间使烈士们高贵的气质达到更深入,更广阔的境界。

“带镣长街行,告别众乡亲。”烈士们崇高的思想境界在严大师激情的双手召唤下,全体乐团,合唱团员凝聚在一起,全身心地投入,不只是声音,连眼神都“入戏”了。“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经过起、承、转、合,逐步地运转,激愤的情绪提升,提升,再提升,直到“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随着他坚毅,果断地转身,左手如“千斤顶”般向上托起,两千余人的合唱团,乐团仿佛站在他的手心上,发自肺腑般唱(奏)出全曲的最强音,持续,丰富的和声响澈了人民大会堂。严大师原本瘦小的身躯此时仿佛高大起来……..

突然, 一个急转身,右手向下一挥,悲壮的《国际歌》催下了人们的热泪。音乐的震撼力是巨大的,严大师的艺术魅力是无穷的。

《东方红》的每一次排练,每一场演出,我都在默默地向严大师学习,把他那金子般的教诲储存在我头脑里的“小金库”里,四十三年来,每逢在乐曲构思,艺术处理,训练乐队….

出现难题时,严大师的“干货”会自动从“小金库”里跳出来供我使用。

舞蹈界泰斗金明

《序·东方红》是全剧最绚丽多彩的舞蹈,帷幕拉开,舞蹈演员用绸扇拼成五朵大小不同的葵花呈现在观众面前。

伴随着东方红的歌声,98位女演员在著名舞蹈家李雅琴的带领下,每人手持两把绸扇,在优美的舞姿中变幻着各种造型。绸扇时而分开象征无数花瓣在颤动,继而合一似99朵葵花迎朝阳。

演员们绿色的长裙配上金黄的绸扇,多彩的头饰。采用山东省临清地区民间舞蹈的动作素材,配以变化了的“一O八”队形,组成了一幅绚丽多彩的葵花的海洋。在宏伟的《东方红》合唱高潮中,演员们用绸扇组成的巨大葵花在灿烂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序幕达到了高潮。

金明导演开门见山的大手笔,展现了他编导大场面舞蹈的深厚功力。他的名字可能鲜为人知,但他的三首代表作,在“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简称世青节)上荣获的三面金牌“红绸舞”,“扇舞”,“孔雀舞”则是红遍大江南北的。1951年金明编导的《红绸舞》在柏林荣获了金牌后,文化部把他由长春调到北京,在全国第一个成立的国家级歌舞团中央歌舞团任舞蹈编导。

我国舞蹈界的编导们大体有两种类型,1)“跳而优则导”,也就是自己是演员出身(有的后来到舞校进修)。他们了解观众的需求,具有丰富的舞台经验。他们的作品贴近观众,演员跳起来带劲。2)舞蹈学校本科或留学苏联,东欧归来的研究生。他们侧重舞蹈作品的广度、深度,作品多是大型舞蹈、舞剧。金明导演不属于以上两种类型,他是舞蹈界的奇才,他的作品立意新颖,结构严谨,动作洗练。标新立异是他的作品的最大特点。

金明导演三大金牌之一的《孔雀舞》为他赢得了荣誉,也使他经历了坎坷人生。那是在1956年,少年时代的我刚刚考入中央歌舞团,听闻金明导演已率领创作组在云南采风,准备创作一部以孔雀为题材的舞蹈,我的恩师,著名作曲家罗忠熔为该舞蹈作曲。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四十三年前之事如今想起历历在目

n 明尼苏达州   张鹰

我参加过东方红史诗演出
 

东方红史诗简介

《东方红》(大型歌舞史诗)是中国第一部歌舞史诗巨片!为国庆15周年献礼、由周总理担任总导演、3500名艺术家集体创作出的中国电影史上空前绝后的伟大经典!总导演为周恩来。创作历时从1964年7月起至10月1日。全部史诗由三十多只革命歌曲和二十多个舞蹈组成,其中包括五个大合唱、七个表演唱,还穿插了十八段朗诵。许多诗人、作曲家和舞蹈家参加了创作;首都和部队能主外地七十多个单位的音乐舞蹈工作者、舞台美术人员以及工人、学生、少先队员等业余演员们共三千多人参加了演出。《东方红》1964年10月2日晚上在首都人民大会堂首次隆重上演。当历时两个多小时的演出在《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的大合唱声中结束时,上万名中外观众全体起立,爆发出长时间的热烈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