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征文专栏

来美国我陷入了痛苦之中

2002年2月我丈夫以杰出人才取得美国绿卡,我随同他一起来到美国。我女儿早在1998年移民美国,我们同住在洛衫矶。

在别人看来我们的晚年是多么幸福,多少人梦寐以求来世界上最幸福、最自由的国家。当我们一下飞机踏上美国的土地,心情非常激动,面临的是满怀希望的好日子。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心情不断的发生变化。

说美国是最幸福的国家,是啊!你到商场看一看那琳琅满目的名牌商品,再看一看那漂亮的豪宅和精致的独立屋,你就可以想象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是多么幸福!然而,这一切没有钱是不可能的,所以有人说:“美国是有钱人的天堂。”

象我们这样在中国的工薪阶层,要享受美国 的幸福谈何容易?

说美国是最自由的国家,象我们这样年龄大了,不会开车、英语又说的不好,整天闷在家里,刚来时还挺新鲜,时间一长,就象坐监狱一样,哪里有什么自由可言?可不象在国内,公交车、出租车都很方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有时候想一想,真的想放弃绿卡,回国算了,可好多人又劝我,不能轻易放弃绿卡,这让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有人说:人生多一种选择就多一种痛苦,这话一点不假。

回国的遭遇让我痛不欲生

2006年我怀着犹豫的心情回到中国,发生了一件彻底改变我想法的事情。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丈夫突然腹部疼痛,我急忙叫了出租车去了当地最好的医院。同时,打电话告诉了正在上班的女儿、女婿,他们很快赶到了医院。

在医院里,虽然是挂的急诊号,因为病人太多、医生又少,等了好长时间都没有医生。

我的老伴是个坚强的人,平时有点不舒服总是忍着,可这次不同了,他不停的呻吟着,我攥着他的手,手很凉,他全身都在出冷汗,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随着疼痛的加剧,他在床上艰难的扭动着身子,全身禁不住的瑟缩着,我不知道怎么帮助他,心里焦急万分。女儿、女婿一直再央求医生:“快点救救我爸爸。”

好不容易盼来了医生,先是内科医生,做了验血、验尿、B超、心电图、CT等检查,医生怀疑是胆囊炎,需要转到外科。这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我老伴疼得不住地喊叫,我要求医生先给一点止痛的药,医生阴沉着脸说:“不知道什么病,你们又没交钱,怎么能给药?”

一直折腾了六个多小时,办了住院手续、交了钱,才住进了外科病房,医院方面给他一连打了三支止疼的杜冷丁,他才安静下来。

晚上快10点了,医生叫我去他的办公室,说:“你老伴的病很严重,他的胆囊、胆管发炎很厉害,胆管比正常值粗了一倍,但没有发现结石,我们怀疑可能是胰腺癌。”

我一下子就吓蒙了,他还在说什么我都听不见了,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大脑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怎么从医生的办公室走出来的,当我稍微清醒时,发现自己正站在医院的一个墙角,这时候的我才反应过来刚才医生说的话,我控制不了自己,竟嚎啕大哭起来,我觉得只有哭出来心里稍微好一点,我提醒自己,不能这样,我得坚强起来,想办法救老伴。

我又回到医生办公室找到那个医生,问他我老伴还有多少时间?

他告诉我,一般情况,这种病会很快,短则半年,长则一、两年(寿命)。

我怎么也不相信我丈夫会得这种病,我又问医生:“你们的诊断准确率有多少?”

他说:“85%吧!”

我的心疼极了,我的天要塌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发生的灾难,我觉得苍天不公啊!我们一辈子没做过亏心事,不该这样安排他的命运,不该这样残酷的折磨我,我的生活不能没有他,他是我生活的依靠。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救他。

于是我对医生说:“请你们给他最好的治疗,用最好的药,最大限度的减轻他的痛苦,最大限度的延长他的生命,你们不要考虑费用,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我回到病房,因为用了镇静和止疼的药,病人已经安静下来,我们在他面前强忍着悲痛,努力装出平静的样子,不能引起他的怀疑,不能让他知道他的病情,因为他胆小,若知道是这种病不死也得吓死。医生又来看过他,说:“没什么问题了,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我和女儿才回家,我们留下女婿照顾他。

回到家都12点多了,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吃了安眠药都不起作用,没有一点睡意。

往事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从相识相知到携手相伴风风雨雨四十年,共同经历了多少考验,克服了多少困难。有过多少美好的回忆,越想越割舍不了他将离我而去。当然,我也想起了不少愧疚的往事,越想越恨自己。他是我一生唯一爱的人,现在想起来因为忙事业,为他付出的太少,我的个性、我的急躁无意中也伤害过他。原本希望退休后给我补偿的机会,我们好好享受生活、享受爱情,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我们计划着去一次夏威夷,体验一下热带风光,去看看金字塔,体验一下古埃及的神秘,这一切都没来得及做,怎么能走呢!

其实,对于“死”,我们早就讨论过,人必然要死,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上帝”要召唤我们,那就坦然而去,只是现在他不能走,我们苦了多半辈子、累了多半辈子,到晚年才刚刚有好日子过,怎么能走呢!就这样翻来覆去、思前想后,一夜未眠。

第二天不到六点就赶到了医院,老伴一夜都在输液,没有再疼,脸色也好多了。医生说不能吃东西,给他输的液,有消炎的、有止疼的、还有营养液,一天24小时一刻不停的输,医生还说都是最好的,开始我还很感谢他给用了最好的药。一天光药费就三千多人民币,可到了晚上,好多输不完的液,就全部倒掉,有的病友看了心疼的说:“这么多药扔掉多可惜呀!”

我才意识到我是在非常不理智的情况下对医生说的话成了他们大量用药、用好药的理由,在中国,医、药不分家,医生用药的药费他是有分成的,我进一步体会到医生为了赚钱,他不可能真正为病人着想呢。

我非常着急,希望快点给病人做手术,可已经到第四天了,医生还不提做手术的事,我找到医生提出尽快做手术的要求,医生说:“还要进一步检查、进一步确诊。”

我问:“还需要做什么检查?”

他说:“先要做一个强化CT。”

“什么时候可以做?”

“正常情况需要一周,给你的病人申请加急,也需要五天。”

“做完了强化CT还确诊不了怎么办?”

“还要做核磁共震。”

他说的那些检查都是专业用语,不明白是干什么的,但我马上意识到,他们拖延时间是为了钱,做这些检查同样是为了钱。

在美国的大女儿几乎每天都来电话问候爸爸的情况,她了解了我的焦急心情和治疗情况,毅然提出要爸爸回美国治疗。

早在两年前,大女儿已经为我们办理了“白卡”,这是在美国没有收入的老年人的医疗保险,看一般的病是没有拿过钱,但不知道看这样的大病要不要花钱,当时也顾不了许多了。

我立即找到大夫,把想回美国的想法告诉了他,他一听,满脸的不高兴,我马上意识到他是因为要失去赚钱的好机会,他说:“走是可以,只是路上出了问题我不负责任。”

我答复他:“那是当然。我只希望你能让他路上不疼,有一定的体力。”

他只含含糊糊的说:“我考虑考虑。”

早就有人告诉我:在咱们这儿,不仅看病难,只要住进了医院,出院也难。象我老伴这样家属要求用好药、又不在乎钱的病人出院就更难了。我担心他会以各种理由刁难我们,别的都不怕,就是希望老伴快点得到治疗,我猛然想起我的一个学生他父亲是这儿的副院长,求他帮忙给疏通一下,在中国,很多事情还得靠关系。

副院长很热情,立即给那个医生打了电话,还派他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帮我办理具体事宜,他说“要不派人去?他们还可能刁难你”。

我很感激他的真诚帮助。

回美国一切顺利

我们很顺利的回到了美国,我过去单位的同事们、机场的工作人员、飞机上的服务人员,都给以了我们很热情的帮助。

第二天我大女儿就办理了住院手续,顺利的住进了医院,医生只做了一个CT和一般的检查,就决定第二天做手术。

我在医院陪着老伴,因为不会英语,所以没办法同医护人员交流,但他们周到的服务、精湛的技术以及温和的态度给人以信任感。

他们看我年纪大了,特意搬来一个大沙发,让我可以躺下休息,还给送来了热咖啡,我多日以来悲愤、压抑的心情在这里得到了缓解。

第二天上午9:00,该我的老伴做手术了,护士们把他推进手术室,我的心情又紧张起来,不知道最后是什么结果,我女儿一直在安慰我“我爸爸不会有大问题,你看他有多乐观!就是有问题,这里有最好的医生、最好的医疗手段,你就放心吧!”

不到半个小时,医生出来告诉我们:“放心吧!他没什么大问题,他的胆囊已经摘除了,发现他的胆管里有一个结石,明天再给他取出来,就没有问题了。”

听到这个消息,几天来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可我马上想起,国内的医生在胆管里没有发现问题,我不怀疑这里的医生,因为他们让我信任。国内的医生为什么那样说呢?是医疗设备不好?还是医疗水平不高?

但我更怀疑是他们的动机不纯,他们是有意夸大病情,好让你心甘情愿的拿钱,正好遇到我,没有经验又救人心切,狠狠的被他们宰了一刀。

第二天采取体外排石的办法,很快解决了结石的问题,我老伴说胆囊摘除和胆管排石都没有什么痛苦。

我老伴住了四天医院就出院了,后来又做了一次复查,医生说恢复的很好。到现在再没有发生任何问题。因为有“白卡”整个治疗没花一分钱。

这件事对我的改变

在国内住了六天医院,花了两万多(人民币),没解决任何问题,把病人折磨的死去活来,把家属折磨的痛不欲生。在美国这里没花一分钱,没有任何痛苦就解决了问题。做为医护人员,要救死扶伤,要讲人道主义,不是做为口号贴在墙上、挂在嘴上,而是体现在一切为了病人的每一个行动中。

人们常说“坏事可以引出好的结果”。经历了这件事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往往失去了什么之后,才明白那是多么珍贵的东西,而且自己拥有那种东西是多么幸福!

对于生命,原以为“死”离我们还很远,经过这件事,我实实在在的感觉到生命的脆弱,特别对于老年人,“上帝”随时可能召唤你,在还有生命的时候,就快快乐乐的活好每一天。

对于亲情,我不知道我们两个人最终谁会先谁而去,趁都还健在的时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爱他们,不要等到分离时才后悔没有珍惜,空留下太多的遗憾。

经过了这件事,在是回国养老还是在这里养老的问题我更倾向于留在美国这里了。

在做出重要选择的时候总会坚持“趋利避害”的原则,要权衡利弊。人老了,最大的变化就是生病多了,在哪里养老,哪里看病的条件好是选择的重要依据。

总之,经过这件事,让我的生活改变了不少,我的心情比过去也好多了。

这次经历让我险些被中国医生骗大钱

n 舒言

老伴在中美两地就医经历天壤之别
 
 

在医院里,虽然是挂的急诊号,因为病人太多、医生又少,等了好长时间都没有医生。我的老伴是个坚强的人,平时有点不舒服总是忍着,可这次不同了,他不停的呻吟着,我攥着他的手,手很凉,他全身都在出冷汗,脸上没有一点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