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征文专栏

(文接上期)

领事官豁达潇洒,笔者有幸

日间所见所闻,对于“很快就要到美国去”的我们俩信心大受打击,那一晚真是辗转反侧,最后自我安慰:“没事,明天能签千好万好,拒签,老俩口就当来广州旅游一趟。”

这么想着,我们居然就睡好了。

第二天清晨不到五点钟我们就出发,为的是趁早能排在前头,可是到达现场一看,哇!长队排得竟有上百人。真是“莫道人行早,还有早行人”。

听当地居民说有的人昨夜晚就来露宿,排队占位的也大有人在。好像谁能抢先进去就能抢先得到签证似的。

排好队进入领事馆是一拨一拨的进,每一拨只准进五个人,每隔一个小时再进一拨。门口有中国雇员(保安)掌控着。

“再来五个,五个人啦!”一位中国雇员操着广东腔的普通话吆喝着:“有没有搞错啦,只要五个人啦!退出去!退出去!说你啦!”

这一种腔调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习惯了,不以为忤。衙门里的差役都是这种腔调。笔者老俩口正好属于这一拨。

检验毕护照我们从总领馆的边门进去,穿过小道正面是大厅。大厅与小道被一排玻璃落地窗隔着,大厅正中挂着一幅克林顿总统的大照片。美国星条旗在它边旁低垂着。老克还是跟平时一样一副讨人喜欢的笑脸。

老伴是正统人,她问道:“这不是标准像吗,怎么笑嘻嘻的!”

“不知道。可能美国的标准像要笑。”笔者一边回答一边下意识地向“总统”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也是出于礼貌。

“签证往右边走啦!没有看见路标写着啦!快点走啦!”一位中国雇员这么吆喝着,还是那个腔调、那个嗓门。

顺着路标指引来到检验护照、材料和交费大厅。验罢所有材料一位中国女雇员从窗口内扔出一句话:“两个人交40美元。”

“我没带美金啊。”笔者有点慌。

没有美元交人民币,340块。”

“340块?!”笔者心里想按黑市1:8.3算,40美元也不过332怎么会340!

想是这么想,笔者还是迅速地掏出340块钱递了进去。对方回来一张用电脑打成满是英文的小纸条,那是凭据。

办完这一道手续就到隔壁小厅等待关键的一道程序:移民官员谈话。

这个小厅坐满等待谈话的中国人,厅的一边是一列长柜台又隔成一个个只有二人空间大的小柜台窗口,上端标有编号1、2、3……小柜台是用厚玻璃堵成一扇透明的“墙”,就像银行的柜台窗口一样下边有个20至30公分的凹处是用以柜台内外交接签证材料用。

墙壁上电钟显示“10:35”,点数一下厅里还有等待谈话的约有50多人。那收据上笔者的编号也不知道是多少;尽管几个窗口都在谈话,看样子上午无论如何也谈不完。更焦虑的是到了快下班时刻,为了尽快打发把人弄走,领事官会不会三言两语都以拒签来结束上午的谈话。

“您听我说……”四号窗口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正要往下说,可柜台内那位黑人女领事已经转身走了。

“喂,您怎么能这样……”那汉子还想说什么,一位中国男雇员已经过来示意他该走了。那位被拒签的男子只好收拾材料悻悻地走了。

趁着空隙,笔者索性观察每个窗口“谈话”的情景。由于离得较远,听不清他们之间谈话内容。总的感觉是来签证的人个个诚惶诚恐、小心翼翼。与其相反,移民领事不管是男是女,白人还是黑人,一个个都是潇潇洒洒、彬彬有礼,而且笑容可掬。从始到终都给人和谐可亲的感觉,毫无居高临下姿态,其形象做派与中国雇员截然相反。

通过观察,令笔者担心的是每个人的谈话一般只在10分钟左右;有的好像只有一、二分钟。(事后了解这多是前不久刚刚被拒签的)若按这般速度计算,上午总能把这间屋子里的人谈完。可令人担心的就是我们俩也会像前面那几位,到时候几分钟、三五句话就被打发走,垂头丧气地夹着材料快快而回。

也就是说从盼望由美国寄回相关材料算起,到办证明、办护照全部期望和所花费的精力和财力,包括刚刚交付的340元都一下子泡汤了。

“福建的洪可人、张亚珍一号窗口。”广播喇叭传出清脆的女声:“福建的洪可人、张亚珍一号窗口!”接着两遍普通话后又是粤语,可见其细致服务。

我们老俩口像是走向考场般复杂心情,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白人领事,人高马大、英俊倜傥。
“您好!”对方满脸笑容。

“您好!”没有预先约,老俩口竟异口同声。

“你们会听普通话、国语吗?”他还是满脸堆笑。

“会!会!”还是我们俩同声回答。

“你们的儿子在美国?”

“是的,他在加州。”这回是笔者答着。

那领事一边看材料一边问着:“你们以前去过美国吗?”

“没有,这是第一回申请。”

“你们的儿子是美国公民,你们为什么不申请移民美国?”

“美国不好。”笔者脱口而出又觉得此话不妥忙改正:“不,我是说长住美国不好,语言不通、生活不习惯……”

“美国不好!”领事莞尔一笑:“你们福建人最喜欢到美国去的,千方百计!”

他还是一边看着材料一边用笔在上面勾勾划划。不知是什么意思,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你用什么证明他是你的儿子?”

这话问得奇怪,老伴抢着回答说:“他本来就是我们的儿子嘛,我们有做过公证,当时他出国留学的时候有做过公证,可是这回没有带来,我们以为只要有经济担保书就行了。”

看这情境好像有点苗头,我跟着说:“我们有公证,要不我回去拿去。”

“回去拿去!”领事笑了,“福建离这里很远呢。”这位领事倒也通情达理。

“那是,来回飞机票就要1300元呢。”我突然想起,“哦,对了,这里有我儿子当年出国时照的‘全家福’相片,你参考参考。”

说着我从怀里掏出钱包把夹在里边随身带的相片递了进去。

领事接过相片,再与儿子护照复印件上的相片对照,还与身后的一位白人女士一块验证然后他俩逗点点头“OK!很像!很像!”

接着他把照片连同一些材料退还我们,只留下两本护照和一些相关材料。“OK!请到15号窗口交费,明天下午二点来取签证。拜拜!再见!”

他还是满脸笑容。

美国的太阳月亮,汇总成书

1996年夏天,笔者与老伴终于如愿进入美国。说来可笑,尽管历史已步入20世纪末叶,而中国人对美利坚合众国仍是不甚了了。就是作为文化人的笔者,初到美国也还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老实说彼时对美国社会及民众真有不胜羡慕之感。老俩口都急不可待地执笔给国内亲友写信,叙述所见所闻。

那天收到好友福建艺术创作研究所所长马书辉先生来信,他建议笔者趁此机会把在此间所见所闻记录下来,然后加以整理汇撰成书,让国人了解一个真正的美国。这对笔者来说真是醍醐灌顶茅塞洞开。

与内子商量就马先生所示开始行动。日间畅游美国夜里就有关素材见闻记录备忘,拟议写作提纲。此来虽见疲劳却也甘之如饴。以致在成书卷首扉页我俩合照上有俚诗曰:“一片冰心,二支秃笔。相濡以沫,苦乐自娱。”

原签证完逗留美国期为六个月,而笔者在不到半年期间回归故里。一来急于撰写,以期早日出版;而来从友人言,旅美能在逗留期限前提早离境则有利于下次签证。所谓有个好记录。

1996年秋末笔者离美返乡,而内子则因儿媳有孕在身,她将在美国为之照顾。

回福州后笔者闭门谢客,耕耘10月,一部19万字定名为《美国的太阳美国的月亮》纪实小说问世。时为1998年7月。福州市作家协会还为此专门召开该书品赏会。

再由于有了美国之旅的获得,笔者在戏剧创作上也有所涉及。话剧小品《故乡是福州》取材于美国一位教授与中国的情谊。

嘎尔登教授中风多年弥留之际还不断叨念着“彭岭!彭岭”他的太太在整理丈夫遗物时发现几封盖有中国福州彭岭邮政所邮戳的旧信封,她才解开了谜底。原来嘎尔登教授童年时随当领事的父亲在福州度过。他们每年夏天都要上彭岭邂暑,与彭岭人民结下不解之缘,回国后数十年念念不忘。嘎尔登太太把这件事告诉她的房客中国留学生,这位中国留学生把这事写成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上。时任福州市委书记习近平看到这篇文章后,特地写信给嘎尔登太太,邀请她来福州旅游。不久之后,高龄的嘎尔登太太远涉重洋到了福州,会见了习近平书记并登上彭岭还度过难忘的一夜,替她丈夫圆了重回彭岭的遗愿。

这个反映中美两国人民源远流长的友谊剧作《故乡是福州》,由笔者编、导,于1998年福建电视台春节晚会直播,受到观众热烈欢迎。

应该说首次获得签证让笔者进入美国是受益良多。

免面谈重游美国,变数不定

三年过后,1999年秋,小孙子已经二岁半了。再次重游美国的欲望日益强烈,又听说赴美签证有个新“政策”,凡是在近三年有来过美国签证记录的,若再次申请可免面谈签证。这消息太好了,于是,我们夫妇两人买好机票星期天下午抵达广州。

还是先来个投石问路。星期一上午7点到总领馆门前,嘿!景物依旧。依然是长长的二个队列,依然是人群熙攘,依然是三年前那般场面……

老马识途。有过上次的经验,我们先到窗口领取申请登记表,然后就在附近找家服务所花20块钱请他们用英文打字代填申请表,顺便打听免面谈事。

服务处姑娘们态度好极了:“不麻烦啦!你只要把护照申请表送进去就可以啦!”

“要不要经济担保书其他材料?”这可是笔者最担心的。

“不要啦!只要护照和申请表啦,今天是来不及啦。明天上午你把它送进去,后天下午两点钟就可以来取签证啦。”她一边操作一边说。

“免谈话都能签吗?”笔者不无担心地问。

“没有问题啦!都会签啦。”她停了停问道:“你拿到签证是不是就回福州啦?”

“是啊。”

“那你可以在我这里订后天下午回去的机票啊。”此时她已经把申请表填好了。

“在你这里订机票……万一后天下午拿不到签证,要拖到大后天。这样吧,等一拿到签证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来你这里买机票,就是被拒签了我不是也要回去吗?”我知道他们代售机票有佣金收入的。

“没有问题的啦,你放心一定会签的啦。”小姐一边开收款收据一边说。

“谢谢。”笔者步出门时又听见身后传来:“洪先生,要到我这里买机票啊!”

“一定!一定!”回了她一句我快步往领事馆走去,希望能赶上最后一班车,奈何那窗口已经关闭了。

第二天上午来到总领馆。二个长队依然长长的,而申请免谈签证窗口只有4、5个人,而且手续很简捷。笔者和他们一样送上护照、申请表。收件的中国女雇员只是验看一下护照,二话不说就让你交费。然后给你张收款凭证,说:“明天下午二点来取护照。”

就这么简单。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多年来我去美领事馆签证费劲周折

n加州   洪可人
 

我从探亲到移民去领馆签证的经历
 
 

本文作者洪可人简历

1932年生,福建省福州市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福建省曲艺家协会会员,福州市作家协会退休荣誉理事,原福州市歌舞剧院编、导。戏剧作品有讽刺话剧《红白喜事》(84年获福建省文化厅百场万元奖);《鱼肉乡里》;闽剧《贻顺哥戴高帽》(合作);《红花公主》《金莺传奇》《红颜有?》;小戏、小品《海马长理政》《贻顺哥当所长》《情系青山》《红色》《我的妈妈是市长》《故乡是福州》等百余问好。出版发表中、长篇小说《美国的太阳美国的月亮》(合作);《大市屋》《今宵月正圆》《深夜12点半》《五龙村恩仇记》,电视剧《今夜繁星》(合作、央视二台播出);评话金节《陈靖姑》《郑莹》等百余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