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征文专栏

我们一家、儿子晓恒的好友永辉一家加上小露一家共三家老小十二口,迎着圣地亚哥二月的海风,登上“依雷森”号游轮,参加为期四天三夜的海上旅游。

先来看这条航线和日程安排。

19日下午5:30,“依雷森”号游轮从圣地亚哥港出发,沿美加州西南海岸向南航行。第二天早晨8点到达墨西哥巴哈州的依森那达市,白天上岸参观市容,看世界第二大的拉布法托那海边喷泉(第一大喷泉在夏威夷,第三大喷泉在澳大利亚)。下午5:30,“依雷森”号游轮开向远海,第三天白天在船上参加各种文体活动。第四天上午回到圣地亚哥。

再来看这条游轮的结构和设施。对于我们这些没有乘坐海轮的人来说,这条船的确是够大的。一位中国籍的服务员告诉我们,有乘客在船上呆了七天还找不到自己的房间和她要去的餐厅,后来,我们家的奶奶和邢太太一家三口都出现了这个现象。

出于好奇,我有两次早晨六点、一次早晨四点起来去船顶锻炼、看海上日出,到船的四处转悠。(早晨我和陈爷爷还有幸看到几大群海豚在我们船边嘻水的情景,我把这难得一见的镜头录了下来)
“依雷森”号游轮属美国最大的“卡里奥” 船运公司,注册登记为巴拿马。吨位7万吨,船长260米、宽40米、高12层,游轮有1021个房间,船上工作人员920名,可容旅客4000名。

旅客从船的左侧中大门进入,这是船的第三层。旅客客房安排在3至7层。每层约200个房间,分布在船两侧两条一百多米长的长廊两边。两外侧的房间都有窗对海。我们三家人分别在四层、五层、七层左外侧,都能够在房间里看到大海。

大船的二层是仓库和船员的房间。再下面不能进入,是机房和存储淡水、动力油等物品的空间。
船上专供旅客使用的电梯达十部之多!中间地带有六部,其中有两部是面对演出大厅的透明玻璃电梯,船的后半部分又有四部电梯。

七层到十二层安排的是剧场、豪华大厅、网吧、赌场、健身房、游戏室、乒乓球室、正餐餐厅、24小时开发的自助餐厅等。

具体安排是:中间电梯间靠船头方向有能够容纳好几百人的剧场(占了三层空间);中间电梯间靠船尾方向的七层也是几百人观看演出的中心豪华大厅;八层是贵宾餐厅(衣服不整者免进);九层有赌场、游戏室;十层有健身房、十一层有网巴等、十二层有幼儿园。中间电梯间七至十二层活动室的外面都是凹型走廊,可以看中心演出大厅的演出。

靠后电梯间船尾方向的安排分别是:八层有晚餐正式大餐厅、十层是24小时自助餐厅、十一和十二层是游泳池、两个冲浪池、小高尔夫球场、三个乒乓球台等等。

这个游船夜晚象一个不夜城,傍晚到早晨都是灯火通明,通宵都有工作人员和习惯夜生活的人在活动。各种各样的娱乐设施、自助餐厅吃的、喝的和四个大屏幕电视都是24小免费开放。

我们上船的第一个项目是进行防火演习。广播通知大家分批按照房间号分批拿着房间里的救生衣在剧场集合,有一位职员在台上边讲边演示救生衣的用法。然后把我们带到救生艇边,介绍怎样登艇。

这些活动做完了,时间已经接近七点,我们去大餐厅就餐。餐厅按照房间号给我们安排座位。晓恒、永辉去找餐饮部负责人要求把我们三家安排在一个餐桌上。不久,我们的要求就得到满足。五个成人、三个儿童、四个老人,三家十二口,正好围满一个大圆桌。

晚饭是所谓正餐,菜分三道,首先是各人点开胃的汤或者甜点,接着是主菜,最后出水果甜点。
晚餐临近结束时我们得到告知,第二天晚上吃龙虾,大家欢呼。

每次晚餐中间,有音乐和餐饮部的人员表演节目,还有人唱着生日歌曲过生日。

晚上,儿子、媳妇去参加船上的舞会等活动,我们带孙女按平时的作息时间休息。

第二天早晨,我们的船到了依森那达市,也就是世界第二大的海边喷泉所在地。广播通知,要坐大巴去喷泉的旅客在出口处集合,每人29美金。邢太太和女儿小露说去,晓恒觉得价格高不说,前面的一趟车没赶上,还要等一个多小时,还不如走下去看看市容再说。大家同意了这个提议。

一下船,有很多到市中心的大巴,每人两元,送回一元。我们上了一辆大巴。不一会我们就到了市内,在这里我们遇见了也可以到喷泉去的车!每人15元,这比船上便宜十多元!他们夸晓恒有远见。

我们继续向前,又看到一个举着牌子拉客的,上写到喷泉,每人10元!又便宜5元!晓恒和永辉又去砍价。砍到最后,车主说12个人55元不能再少!晓恒说先去逛逛街再说。

我们边走边看。墨西哥巴哈州的依森那达这个城市,依山傍海,人口四十万,比我们上两次去过的墨西哥其它一些地方要好一些,可能因为是旅游城市,所以卫生等各方面要强些。

我们一行转到一个比较大的且有墨西哥民族色彩的儿童公园。孩子们在爸爸、妈妈的带领下去玩耍。老人在一边休息聊天。

玩到快11点,忘记了是谁提议,既然我们来了,还是应该去喷泉看看。大家同意再去找那个开价55元的车。不一会我们就找到对方了。这辆车虽然价格不变,但是带到车前一看,是台中巴,只能坐八、九个人,对方提出说加台中巴,不过价格要加到70元。大家想了一下,每个人也不到六元,比29元便宜到哪里去了!划算,成交!上车,出发。

我们家五口坐一辆,他们两家坐一辆。开车后,那位司机兼导游的墨西哥人说:“我们从来没有开这么低的价”。我想,你是没有碰到晓恒、永辉这几个精灵,早碰到就早开了这个价。

司机一路上介绍了这个城市的风景,我们什么也听不懂,儿子晓恒偶尔翻译一下。

不久之后,我们就看到了海边的别墅,导游说这里的别墅价格12万美金一套(圣地亚哥是60到100多万)。并说不少美国人退休后来这个靠海的城市定住。儿子玩笑的说,爸爸、妈妈也来这里买房子定住吧。

经过50分钟的奔驰,我们来到了世界第二大的拉布法托那海边喷泉。下车先看到一条很长的卖旅游商品的街道(说是街道,实际上是两边搭建那些常见的一层小挡的小铺面,各种墨西哥的帽子、坎肩、海里贝壳做的各种挂饰玩具等。)

导游指着一家餐馆告诉我们说,这里的墨西哥卷饼很正宗。我们三家就在这家餐馆吃中餐。墨西哥卷饼1.5美元一份,晓恒他们很爱吃,说便宜,在美国吃不到。

饭后继续沿着那条看不到头的“跳蚤”市场向前走。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我们看到,在海边的岩石上,湿漉漉的都是水,有人说那是喷泉喷出来的水。不一会,有特别的响声了!果然,开始从一个海边的岩石洞里冲出了一股水流,向上喷向岩石,规模不是很大。不到一分钟又开始了,这次比上次大一些。这样反复几次后,就有一次大喷,声音很响,冲出来的水的高度大约30多米!能够打到我们身上、脸上。

很快,永辉就发现了规律:凡是当海水向洞里倒灌的时候,也就是准备要开始喷发了;倒灌的力量和速度越快,喷出来的规模就大……

这高智商的人就是不一样,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能找到事物的内在规律。这与他做博士从事实验室研究不无关系。

大家一起观看了一段时间,又拍了不少照片,下午三点多我们上车往回赶,四点回到船上。下午5点半,我们从房间的窗口看到游轮离开了墨西哥的依森那达市,调头向深海驶去。

大家约定六点到大餐厅吃晚餐。晚餐的主菜是龙虾,大家都吃得很高兴。但是和我们在波士顿吃的龙虾相比,那还是显得小许多。饭后,大家就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

第三天上午,晓恒发生了晕船反应,躺在房间里休息。他白天基本上是在睡觉,上午的沙滩排球比赛他不能参加,只有我这个“老将”出马,和陈永辉组成老少结合队,获得第三名。如果是晓恒和陈永辉组合,成绩肯定会更好。

这个第三名还与永辉谦让有关系。进入四队半决赛的关键一场球,都是一局决胜负,不交换场地。对方两个美国人都戴了墨镜,却抢站在背光的场地,这靠近赤道的阳光非常刺眼。我戴了墨镜,永辉没戴。我叫永辉去找裁判抽签要边,永辉不去,说“算了”。

事后,儿媳小青说,“永辉就是这样一个人,处处谦让,事情宁可自己吃亏。所以我们都很相信他们一家人”。

下午乒乓球比赛,这是我们两个中国人的强项。永辉在他家驻地的园里比赛几乎没有对手;我曾获得过国内老年大学比赛冠军和圣地亚哥老年60至65岁组第一名。可是又遇到一个不懂行的美国女孩子做裁判!

比赛表格是对的,分成上下区两组,每区打出第一名参加决赛。但是她又不抽签,就按照排队来分对手,我和永辉站在一起,自然都安排在下区,结果我们互相“撕杀”起来。

在练球时,大家都看到我们两个中国人的技术,可这个裁判没有看到。我要永辉去告诉裁判,把我们分开,永辉去说了一下,那个小姐好像是不同意。永辉回来说“算了,我不和你打,你继续往下打”。

我说,“那我也不打了”。

我们分别以大比分(我21比3淘汰了一个),永辉也是几比21淘汰了一个美国人,我们相遇了。永辉要我留下,我态度非常坚决的要他留下。扭了好半天,很多人来围观,渐渐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最后,我说,“我们两个还是打,打给这个裁判和美国人看看,也当是练球”。

我们基本上是表演赛,他以攻为主,我以防守为主,一个球来回多次,很精彩好看,三个球台的观众基本上都转移到我们这张球台上来了,赞扬和叫好声不断。

最后,当然是永辉赢了我,他又淘汰了一名美国佬,和上半区的第一名、一个美国小伙打决赛。
那不是永辉的对手,永辉连打带让的轻松打败了对方,获得第一名,得到一个以这艘船为模型的奖杯。

永辉打完后,一个没有报上名的美国小伙跟永辉说,要和我打11分制的“五打三胜”。他的女朋友和父母都在旁边观看助威。

虽然他技术还可以,也打出了一些好球,赢得了大家的喝采,但是还是有较大差距。我连拿下三局,按照规则,就算赢了,可他还要再跟我赛一局。当然还是他输。赛后,对方过来和我热情握手。

这次我又拍了不少照片和录像,每天晚上及时下载到笔记本电脑。遗憾的是早晨和傍晚都有云彩,我想拍的和录的海上日出、日落都不够理想。

上船前,晓恒曾说过,“海上旅游是美国富人的享受”, 对这句话当时并没在意。然而经过短短四天三夜的经历,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它的真实含义。

虽然晓恒他们现在并不富有,但是他让我们体会到美国富人生活的一个方面。而且,只要你上了船,你就和美国富人没有多大区别 。他们吃什么我们也能吃到,他们玩什么我们也能玩什么,都能够享受到游轮上所有的豪华设施。不象拉斯维加斯,普通人和富人的区别可能就很大,如,富人能住上最高级的、一夜数百上千美金的酒店客房;富人会去一掷千金的豪赌……

这里,富人和普通人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差别。

还有一个感受令人不能平静。虽然圣地亚哥白天的晴天象初夏,但是早晚的温度也会下到十度左右。我们都穿上一件毛衣或者外套什么的。游轮向南,天气温度理论上是在提高,但是海上有风,所以早、晚的温度和圣地亚哥差不多。我们在船的顶层和仓外活动都穿毛衣或外套。

可是你看那些白人或黑人,不论是成人、老人还是儿童都是短衫短裤!我们之间距离这么近,可穿的衣服如此不同,虽然在美国没有人去议论你的穿戴打扮,但是我的自我感觉不好。不能不承认,中国人的体质还是比他们差一节。显然,他们的生存能力和生活质量要比我们高出许多。

虽然现在没有人叫我们是“东亚病夫”了。但是你看那在美国地面上跑来跑去的小车里,很多都是白发苍苍、七八十岁的老人在把握着方向盘;路上遇到的老人、小孩,也都是短衫短裤,特别抗寒。

想到94年冬天我去日本,在东京的公园里遇到一群幼儿园的小朋友,两到三岁左右,背着黄色小书包,戴着小黄帽,一色都穿着短裤!远处,富士山上白雪皑皑,我们都穿着大衣……

很多人说美国的这些白人或者黑人和我们黄种人在体质上有区别,因为他们以肉食、牛奶为主食云云,那日本人呢,他们和我们同属黄种人啊。日本人和美国人一样也那样抗寒不怕冷!

可悲的是我们中国的老人们,对孙辈还是传统的老一套,有一点低温,就把厚厚的衣服捂着、厚厚的被子盖着……晓恒、小青这些年轻人就穿的少,也给孙女莉莉穿的很少,为了防止奶奶多给莉莉穿衣,晓恒曾慎重“宣布”:“莉莉穿衣服归小青管!”

这可急坏了奶奶,但也只能是私下嘀咕、不满。
22日早晨8点,依雷森号靠上了码头。

在依雷森号的右边,停靠着一艘退役的航空母舰。我们在12层甲板上看那航空母舰,发现它在我们的下面!

知识就是力量,科技创造未来。巨型游轮也好、航空母舰也好、巨型客机也好,……等等一切,都应归功于人类科技文明创造的奇迹。

和十二口老小一起上船事事都新奇

n加州   汪祖学
 

我在美国乘游轮的四天三夜
 
 

本文作者汪祖学简历

1943年生。籍贯湖北黄石市。在中国国内从事教育工作41年,湖北省教育学会会员,曾经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称号。1993年赴广州英豪学校工作,2003年退休。平素在教育之余喜欢新闻报道写作,在中国国内时曾多次被黄石地方电台、报纸评为“优秀通讯员”。曾在国内《人民教育》、《学校体育》等杂志发表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