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征文专栏

社会的变迁和人们观念的改变,有时候是静悄悄的发生的。有过社会阅历的人,回首当年的往事、当年的观念与今天人们的行为的变化会让自己感到吃惊。

不久前,我的一位老同学,省厅的大处长,对我们两口子说,我姑娘最近很苦恼。因为姑娘对爸爸很信任,有什么话都愿意和爸爸说。姑娘对爸爸说:“爸,我胸太小。”
她爸爸说:“那没办法,随你妈。”

这父女之间的两句对话令我大为吃惊。别人的口里说这样的话,我不会吃惊。可这不是一位普通的姑娘、不是那种随波逐流的姑娘。名牌大学毕业、妈妈是博士生导师,自己本人马上就要到复旦读研究生了,她非常理性、成熟,长得也漂亮,高高的个子、苗条的身材,大家都说像当红明星刘亦菲。

这样的姑娘也有这样的烦恼,让我想的是,什么力量在作用她、影响她的审美、影响着她的观念和行为?

流行是一种社会力量、是一种集体意识,作用于我们每个个人。潜移默化、不声不响地支配人们的行为。今天我们看看,几乎所有的媒体、网络、画报、广告,纷纷向人们袭来,体坛明星的胸、电影电视明星的胸、车模的胸。到国外做丰胸的手术要多少钱?是人们议论的话题。谁丰胸的手术做坏了,正在与医院、美容院打官司。

3.2亿网民多是年轻人,每天上网无论玩游戏还是看新闻,右下角时时刻刻都会跳出来,国外美女、国内明星的胸。现在的女星们“爆乳”成性,什么“女星乳沟大战谁是王者”,“只要有胸多大年纪都能秀”等等。大家很容易在各大网站看到类似于“XX女星爆乳装性感喷血春色尽显”之类的文章。可见光靠脸蛋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要,所以就利用胸部再博一把。再靠自己的“胸器”厮杀于娱乐江湖。

请看下面的一段网络的文字“范某某才是爆乳装的最大赢家,知道大家要的是什么,也只有抓住了大家想要什么才能赢得漂亮!”“好不容易出演一部国际大制作《无极》。可嘴大无遮拦的吴某某竟然公开宣扬张某某胸小没看头,对张某某来讲这是涉及到人身荣耀的大事。为了澄清和回击,就给你爆一个!” ,“某某明白岁月催人老,加之受到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星的威胁,美女地位开始动摇。但是还好,自己的“胸钱”充足,可以靠胸部再火一把。”,“同样年纪更大的章某某更是大胆,在各大场合几乎都会看到她在招摇这自己的那点本钱。年龄已经不再重要,关键是会爆乳抓人眼球。
不可否认,《黄金甲》的大热巩某的“爆乳”可是功劳不小,虽然被指过分惹火,但是效果达到了,那就是大家都想看了” ,“林某某坠马事件期间,其胸部的大小一直是媒体和观众关注的焦点新闻,就在各种隆胸传闻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林某某康复之后,立马拍了一组令你喷血到2升的“超级爆乳”写真,她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性感作风,甚至性感暴露的尺度也越来越宽,回应传闻”, 内地也有豪乳波霸,美胸女明星超强大评比。

“乳房美是女性美的重要标志,巩某某年轻时衣着比较保守,不过傲人双峰时常飞扬着青春的气息。“如今大家终于意识到露胸并不等于腐朽资本主义思想侵蚀,巩某某的着装也开始显露出东方女人的性感。

在嘎纳电影节上,她一袭露胸旗袍,惊艳亮相,让世人看见,东方女子,也可以美得如此典雅、大气。”

“四十岁以下的男人,十个估计有九个看过舒某的三级片。她的胸可以用秀挺来形容,又藏着旖妮风光,盛载着男人无数的幻想。”

《手机》之后,范某某便一天天性感起来。特别是伊人走红地毯时,总是酥胸微露,春光明媚。我们才发现昔日的小丫头真的长大了。伊人的胸看上去特别的圆润,男人恐怕很少会有不喜欢的吧,去年她演杨玉环,从丰胸这个角度来讲,还真蛮合适的。出席金钟奖时的露半球的低V晚礼服,谋杀记者无限菲林,成功成为红地毯上焦点中的焦点。

有的人造“巨乳”已经很丑了,人们还把她当畸形美欣赏。可见一时间人们的审美已经从脸蛋、身材转向胸了。

这样让我想起了四十多年前,“文革”前后。

一个发育早一点的少女,很苦恼的一件事就是自己的胸,必须穿一件肥肥大大的衣服,也不敢随便往人多的地方去,觉得自己的胸大很丢人。

如果有人在她胸前扫一眼,立即满脸通红、好像偷了人家东西一样,赶快跑掉。胸平平的“太平公主”才得意,才革命,才没有“私心杂念”。

今天无论是“熟女”“青苹果”还是大学生,都把自己的上装开得很低,刻意把胸部暴露出来,特别是有深深的乳沟的姑娘才有自信,才得意,才敢上人多的地方去。

事业也罢,人生也罢,不同时代就有不同的价值观,就会有不同的追求。

不久前,中央电视台金牌主持人陈鲁豫说出了自己小时候的理想职业。卖冰棍,现在叫冰淇淋。
小姑娘喜欢吃冰淇淋,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不能总买,总是想长大以后卖冰淇淋多好啊,可以天天吃、不用花钱。

我小时候的理性职业可要比她成熟得多,“层次”也要高一些,考虑到了社会声望和尊重,是什么呢?粮店里卖粮的。

在计划经济年代,粮食是定量供应的。我记得大体有五种粮食,苞米碴子、苞米面、高粱米、白面和大米。当然大米白面的比例很少。

民以食为天,每个家庭都很注重粮食的好坏,因为别的副食很少,几乎没有。所以粮食供应店的工作很受人们尊敬。为什么呢?因为他可以告诉亲戚朋友和关系好的人,明天来的高粱米好、大米好,是新粮,所以去排队的人特别多。我爸爸、我爷爷就让我先去排队,等到八点以后开始卖粮,他们才去交钱买粮。所以我必须早去一、两个小时。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不老实,站在那里排队很心烦。总是看收款台里面的挂钟,几点了,还差多少分钟到八点,能不能早几分钟开票卖粮呀,收款员采着点,正好八点,手里拿着一串钥匙,把钥匙圈套在手指上,一边晃,一边走,别人和他说话,他都不用正眼看人,“带搭不惜理”的,哼哼哈哈,很神气,别人尽可能地恭维他。

我想长大以后干这个工作可真不错,卖粮食不用排队,还有那么多人和你说好话。时过境迁,计划供应的粮食系统消失了,偶尔去私人的粮店去卖点大米、白面,店主也是尽量地恭维你,向你说好话,我儿时的理想破灭了。

当然,我还有其他的理想,比如说去铁路部门工作,每年有一次免票乘车,可以去很远的地方,不用花钱。更重要的是,发工作服,穿衣服不用花钱,这可是一件大事。

那个年代,很多家庭都为穿衣服发愁。一个真实的故事很能说明人们对穿衣服的重视。
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中,我去农场学木匠,我有一个师兄,大家都叫他“冯大哥”,比我们大几岁。有一天,他告诉我们,一个老太太给他介绍对象,他问,女方是干什么的,老太太神秘地说:“撕布的”,也就是卖布的,我们哄堂大笑,因为七十年代中期,卖布的职业已经不被人们看好了,老太太的观念还停留在五、六十年代。老太太年轻时,“撕布的”可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体面的工作。

在纯计划经济年代,每人每年供应14尺布票,中等个子,不胖不瘦,正好做一套夏天的衣服,个子大一点就不够了。北方还要做棉衣。棉袄、棉裤里子也需要布,14尺布票根本不够用。

卖布的营业员有一个特权,一捆布有几十尺,都要多出来五十到七十公分,甚至多出来一米。这些多出来的布叫做“布头”,可以归卖布的处理,卖给谁可是好大的面子。

许多家庭人口多,孩子个子长的快,布票不够用,所以需要与卖布的姑娘搞好关系,买一些不要布票的布头,解决大个子孩子的穿衣问题。所以,许多中年妇女、老太太都会巴结、讨好卖布姑娘。见到她们就会说好听的话,“这姑娘长的多俊啊!”“这姑娘长的多有福啊!”

在那个时代,“卖布的”的职业可是很多人羡慕的职业。

到了七十年代中期,卖布的职业早已不被人们看好了。原因来自四、五十年代杜邦公司的两大发明,尼龙和尿素。尼龙的发明彻底解决了人们的穿衣问题,的确良、化纤布都不要布票了,过去一双布袜子只能穿一个月,现在一双尼龙袜可以穿一年了也不坏。

尿素发明使粮食的产量成倍增加,基本解决了人们的吃饭问题。科学的进步导致了社会变迁。可是老太太的观念还停留在“布票”阶段。

生存的方式是最大的学问,有时候人们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但知道这样对,符合自己的利益,大多数人也这样做。

是的,在这半个世纪里,人生也罢,事业也罢,尤其是婚姻和审美都在悄然的改变,同时也是暴风骤雨的洗礼,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很多故事现在听来是荒唐的,而在当时,却以认真的形式在生活中上演。那时候,一件鲜艳一点的衣服不小心就代表了资本主义的腐朽思想。

人们的服装一律灰蓝色,发型也趋于统一。中国几亿人的生活中空前地只剩下一种思维方式,谈恋爱人们只能以谈“工作”为由进行“地下活动”,情书的开头一定要称呼某某同志,结尾也一定是革命的敬礼。

古希腊哲人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不仅因为河流是流动的,同样,踏入河中的人也是流动的,而由无数独特个体组成的人类社会更是无时不在流动中变迁。社会变迁,在外部确立了现今跨越全球的联系方式,在内部则正在改变我们日常生活中最熟悉也是最具个人色彩的领域。
基于人们对自己有更高的生存价值追求基础上的社会价值观念的多向、多元、多层次发展。价值观是社会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念的提升是文化进步的核心,是社会整体进步的标志。

信息社会打破了文化交流的时空障碍,各国、各民族文化更广泛,更多边的交流融汇,利于人类已有文明的发展和文化的创新。作为个体,由于每个人的文化背景、所处的文化环境的不同,以及对人生价值的认识、判断和选择不同,就有了价值取向的多样性和多层次性。归根到底,就是要问清楚自己希望得到什么,当功利主义彻底取代理想主义在社会上大行其道的时候,漂亮的姑娘在日渐包容的社会里获得了许多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其中,包括婚嫁、交换甚至出卖。婚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是改变命运的手段而被过度使用。

以理想主义开始,以实用主义结束。这真是一个最感性的时代,却也是一个最“理性”的时代。
想到用狄更斯的那段话结尾似乎再恰当不过:“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当年的我非常想当一个粮店售粮员

n中国黑龙江  曲文勇
 

女孩的乳沟和我小时候的理想
 
 

本文作者曲文勇简历

目前为黑龙江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教授职称,同时兼任:中国社会学学会理事 、黑龙江省社会学学会副会长、黑龙江省社会工作教育协会常务副会长、哈尔滨社会学学会副会长、哈尔滨老年学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