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这里讲述的是我在圣地亚哥认识的老年朋友郑先生、老伴章老师与儿子一家三口,去拉斯维加斯旅游返回途中遇险的真实故事。

在美国生活的华人如今都喜欢使用车上导航仪器为自己的行车时定位,但是,从以下的真实故事之中,似乎可以觉悟到一些事情。希望大家日日平安。

事情其实是旧事发生在2006年

时间回到2006年。

我们家在那一年的11月18日出发,郑先生他们家20日出发,都是由各家的儿子开车,我们先去大峡谷,再去拉斯维加斯。他们却是先去拉斯维加斯,再去大峡谷。

在拉斯维加斯一家酒店内的杂技表演看台上,我们两家人还意外的相遇。当时,他们已经游玩了拉斯维加斯,又去大峡谷游览。

看了大峡谷,已是中午,饭后,小郑决定去东北方向的另一个景点看看再回圣地亚哥。他们一家的遇险,最终也就发生在那里。

那一次,小郑开的车是从出租车公司租来的”雪拂莱”四轮驱动越野车。租金一周需要交纳200美元。车上的设备还挺先进,有GPS导航仪。(后来才知道,恰是这导航仪闯的祸!)

他们的车开始在公路上走了一段,根据自己车上导航仪和一个旧路牌的指引,小郑把车开上了一条小路。车行到下午四点多,当时的天已经开始黑了,而他们车轮下的却路越走越小越模糊。那里的地形、地貌根据他们后来的描述,比我们去过的“死亡谷”还要恐怖,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实在是荒凉至极!

到后来,路已不成其为路了,完全成为一片望不到边的荒漠。车在荒沙地上艰难的爬行着。
走着走着雪拂莱突然不动了车在原地打滑!向前、向后都动不了!他们下车一看才知道,哇,自己的车陷入到沙坑里了!并且,他们越想冲出去,就越往里面陷,也就是说越陷越深!

他们环顾四周也没石头和代用物可填,拔枯草往里填也无济于事。天完全黑了,气温在急剧下降!这可怎么办?

这里是沙漠地带,白天象酷暑,夜晚象寒冬,很多西部的人都挺熟悉这样的天气变化,早晚温差非常大,晚上寒气袭人!

黑暗中,前无村后无店,四周死一般的寂静。这个时候,小郑立刻想到“911”,赶快开手机打报警求救,可是不管怎么打,他的手机上就是没有一点信号!

万般无奈之下,小郑穿上冬衣,拿了一瓶矿泉水,打开车门准备步行去找人援助。
做母亲的章老师不放心让儿子单独去,说道:“要去就一起去”。

儿子说:“你们没有保险,冻病了怎么办?你们不能去!我一人去就行了。”
郑先生没有阻止儿子,只是认为应该向来的方向找人求教。小郑看了看地图,说“往前走离大路近些”,之后他边说边走了。

儿子立刻消失在黑暗中。在沙漠当中的车里,老俩口眼巴巴的望着儿子离去的方向,翘首盼着儿子早点回来。他们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盼望着独自走远的儿子早点回来他们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盼望着。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三小时也过去了!长夜漫漫啊,他们的儿子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又出了什么意外吧!他们俩心急如焚。

不祥的预感包围着他们,煎熬着他们,老俩口越想越紧张。章老师开始埋怨老郑不该同意儿子单独离开,说着说着她竟然哭起来。

这时候,老郑自己的心里本已够烦够乱的,老伴这一哭,更是烦透了。这时真感到“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的绝望,仿佛世界末日到了!

不能坐以待毙!他想起在来的路上,曾看到有两顶帐篷和车子。老郑猜想他们可能是有经验的旅行者。他决定去找这些人帮忙。

想到这里,老郑也穿上冬衣、带了一瓶矿泉水,还拿着在拉斯维加斯参加博彩游戏获奖的一个手电筒。他下车往来的路上奔去。他大步地走啊走啊,感觉走了很久很久,怎么还没看到那两个帐篷?要知道车子走一会儿的路程,可不是人走一会儿就能到达的!

汽车方面的常识告诉我们,同样的中等速度,车子速度是人的九倍!这也就是说,如果一段路程驾驶车子如果走十分钟,人就要走九十分钟!

他跌跌怆怆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发现前面的路又分叉了!该向哪条路走?怎么也分不清!这可怎么办啦?他俯下身用手电照着路面仔细地观察,看能不能找到一点什么线索。他是个近视眼,在黑夜里看路要比平常人困难许多。

看着看着,他终于看出了名堂:他在左边的一条路上发现了他们的“雪拂莱”汽车轮胎印!
他喜出望外,立刻继续大步沿着这有车轮胎印的路走。走啊走啊,又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到远处有一点微弱的灯火!有灯火就意味着有人,有人就意味着有了希望!

他情不自禁地三步并着两步往前跑起来,这时候的他已经隐隐约约地看到帐篷了!

他终于找到了人了他喘息着.......

在黑暗中他看到帐篷里有五位白人青年。老郑立即向他们求助,告诉他们发生的一切,遗憾的是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懂汉语。

语言障碍沟通不了怎么办?邓先生就在他的手掌上写上美国的报警电话“911”,象聋哑人对话那样,边比划边说“雪拂莱”,还做着推车的动作。

这些年轻人悟性很高,一阵比划后他们终于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经过商量,有两位男青年马上拿上绳子,发动车子和老郑赶往出事的地方。

他们坐着车往前赶,二十几分钟就到了。他们下车一看,也傻了眼,这车陷得太深了!如果硬下去拖,不但陷进去的“雪佛来”出不来,很可能连他们的车也陷进去出不来!

这时,老郑老俩口最着急的还不是把车拖出来,而是怎样尽快找到一去不见踪影的儿子!
两名白人青年决定马上把老郑和章老师带去报警。他们对这里比较熟悉一点。

驱车一个半小时他们来到一个小镇,两青年带他们先去镇“警察局”。

又遇到语言障碍!老郑画了三个娃娃像,一个指自己,一个指章老师,另一个做开车的姿势,表示开车的不见了。怎么比划警察还是听不明白。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语言不通真急人!

老郑急中生智,突然又想到一个办法,他打电话给儿媳,说明情况,又让儿媳给警察通话。这一招果然有效,双方终于讲清了事由。

警察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很快行动起来,很快行动起来。立即准备出警寻找。两位男青年又带老郑老俩口找到拖车公司。

拖车公司的拖车和两名白人青年的车一前一后来到出事地点。不大一会功夫就把车拖出了沙坑。到底还是专业队伍。但是代价显得有点高昂:他们必须付给拖车公司360美元!

两名白人青年问郑先生会不会开车。老郑本来是会开车的,但现在天这么黑,怎么开呀?所以他说“不会开”。

两名白人青年又帮忙开车把老郑带回他们的营地。不大一会,一辆警车来告知,老郑的儿子也找到了!

再说小郑的经历:他摸黑走了好久好久,可能有五、六个小时吧,摸黑走这么长的路途,他长这么大他也从来没有经历过!何况他还是高度近视。

求生的欲望、爸爸和妈妈的期盼使他不知道疲惫和恐惧,一刻不停的往前疾走!

看到地图上标的线路,好象很短,可走起来却是那么漫长!最后,他终于走到了大道上。
他开始站在大路中间拦车。不知等了多久,好不容易看到有一辆车开过来了,他急忙拼命挥手,把车拦了下来!

一看,是一辆警车!他惊喜万分。

这时候从车上下来一名警察,突然掏出手枪对准他!“把手举起来!”警察大声喊着!
然后警察开始搜身。从上衣摸到裤子,反复摸了几遍,确认小郑身上没有武器(美国人被恐怖分子搞得草木皆兵),才叫他说明情况。

半夜时分,怎么会有一辆警车从这死亡之地经过呢?说来也巧,这位警察是去朋友家参加聚会后返回小镇。恰巧被小郑遇上了。否则在这种荒凉的沙漠地带,等到天明还不知有没有车。

了解了事情的缘由,警察把小郑带回镇警察局。在警察局,小郑得知他爸爸已经来过,一颗悬着的心终于也放下了。

几经折腾,章老师见到儿子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多了!在黑夜里分开八、九个小时的母子俩抱头痛哭。这八、九个小时,比八、九个月还要长啊!

也就在郑先生一家在荒漠遇险期间,又传来韩国一家四口人遇险!男主人为了妻子和俩个幼小的女儿去求援,冻死在路途的雪地里!最后还是被搜救的直升飞机发现,救出已经濒临垂危的母女三人。

此事一时间引起无数人的震惊和感动。看来这样的事情还时有发生。

我们和老郑在一起谈起教训, 都认为:什么事情都要有个“度”。特别是年轻人爱参加的探险活动,事前必须要认真考察、准备,不能心血来潮、冒然行动;不能太相信“GPS”的指导!已经有不少人发现GPS也会出错;也不能完全相信那些破旧的指路牌!遇到疑难问题要打电话或发电子邮件确认实情才能行动。

美国人都是热心肠这难忘的九小时中也有忘不了的感动:美国人都是热心肠!无论是小孩还是老人,他们都那么乐于助人。

听老郑说到这些美国年轻人热心帮助他们的故事,我们一家也深有体会。

一次,我们全家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游玩。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孙女要拉尿。儿子晓琝车停在路旁。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下车,很快就见一辆车调头开过来,从车内下来俩位美国的老人,象是一对老夫妻。他们过来和晓琤握F招呼后就开始对话。我们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

老人说完走了。晓琝i诉我们,他们就住在这附近,以为我们遇到什么困难需要帮助,特地把车开过来帮助我们。

你看这些热心肠的美国人,能不让人感动吗?这恐怕还得要感谢上帝。因为百分之九十的美国人都信奉上帝。他们相信,多做善事,更容易上天堂。

这次沙漠遇险,让郑先生全家人都永生难忘,相信我们大家也会从中吸取有益的教训。
 

GPS会害人不浅几乎要了全家人的命

我朋友老郑一家在荒漠里发生的危急

加州    汪祖学

 

        本文作者汪祖学简介

        1943年生。籍贯湖北黄石市。在中国国内从事教育工作41年,湖北省教育学会会员,

曾经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称号。1993年赴广州英豪学校工作,2003年退休。平素在教

育之余喜欢新闻报道写作,在中国国内时曾多次被黄石地方电台、报纸评为“优秀通讯

员”。曾在国内《人民教育》、《学校体育》等杂志发表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