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昨天晚上,我的儿子汪珩告知我们:“明天我们去世博园,早晨7点出发”。
去不去?什么时候去?好像没什么可商量的。在这里,只有听儿子的。其实,我们俩个老的早就多次表达过,我们不想去凑那个热闹。我家老太太一生都不喜欢热闹,对新鲜事物既迟钝又木讷。她的唯一爱好好像就是打扫卫生、清理杂物。

我和她不一样,我有十分强烈的好奇心。但是此前,我的多位朋友已经给我发来了关于世博园大量的信息,很多视频照片我都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再者,从电视看到如地震前蚂蚁搬家般的人群,我真是感觉没有必要去增加那五点四平方公里的压力:在这么狭小的空间,每天都有四至五十万之众在那里摩肩擦踵,想想都是一件不愉快、甚至是很可怕的事情!

儿子的道理是:“世博会多少年来一次中国?来到了家门口怎么也得去感受一下!再说,有多少人一生能够去看世博会?”

为了感受,世博会开园不到一个月,他们一家三口已经去了两次,还说:“买了两张七天游的票、十几张不定期的单日游票,花了几千块,不去不就浪费了?”

我们也不能太固执,违背了儿子、媳妇的一番好意,没有必要扫了他们的兴。

当天晚上,我准备了一个行囊:我那个专用的乒乓球背包。里面塞了两个可折叠的小椅子、两把太阳伞、三顶太阳帽、两样水果、三瓶入园前喝的水(园内不能带一切液体的东西,入园前必须喝完)。这个背囊让后来让我们后悔了一阵,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下面再说。

早晨六点,我们三人先后起床(儿媳妇青青今天带孙女茱丽去幼儿园,她们母女晚点起)。做完了该做的事情,吃了老太太做的早餐,6点50分出发了。

交通倒是十分方便,从我们居住的徐家汇这里乘地铁四号线,中转7号线,好像是20分钟!加上地铁两头的路程和等车时间,整个行程大概不到40分钟。

第一关是安检关!这一关要排队,分“带包”和“不带包”两种。带包的队伍要比不带包的长很多!因为我们带了包就必须去左边带包队。这就是我上面说的后悔之处。奶奶说,早知道这样,我们把包里的东西,一人拿一点就好了。汪珩为了不让我们排长队,灵机一动对我说:“爸爸,把背包给我,我去排长队。你们安检后在出口的地方等我。”

我们拿了折叠椅去了右边的安检队伍等待。

到达世博园是7点半,有很多更早的人群已经在那里等候。而开园安捡的时间是上午9点。等待开园安检真难熬!尽管我们有小凳坐,还带了小收音机。但是这一个半小时还是象一天半一样漫长。我佩服那些没有我们这两样东西的人们,他们的耐性真好。

好不容易挨到九点!安检倒是很快。安检的工作人员很多,象机场安检一样,先过一道安检门,然后迎接你的是一个大棒似的仪器,在你身体上下左右前后扫动。仪器不响就过关了。

因为我们这边是无包的队伍,安检速度比较快,我们出来很迅速,所以还很顺利从工作人员手中拿到三张“中国馆”早上11:30的预约票。

出了安检关问题又来了,我们在人山人海几个出口出,怎样才能看到汪珩啊?

汪珩本来给了我一个手机,我把它放在那个背包里,背包又突然被汪珩好心地背走了!真是阴差阳错。我赶忙去电话亭给汪珩打电话!不知道是太吵还是线路太忙,怎么也打不通!正在我们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汪珩突然从人群中冒了出来!

根据前两次参观的经验教训,他带我们直冲A片区没有多少人排队的阿联酋馆。这正合我意,因为我对阿拉伯国家情有独钟。原因之一是我喜欢它们的音乐,它和我国新疆的音乐十分相似;其二是他们那独特的服饰:男人白袍白头巾,女人白袍、黑纱巾,这和我们的差异太大了!

阿联酋这个波斯湾海边的小国,受上帝的恩赐,她的地下埋藏了那么多石油,使她由一个贫穷落后的游牧民族,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

著名的迪拜成为冒险家、投资家、商人、旅游者的乐园。据说全世界百分之二十的建筑设备都集中在迪拜!他们还在疯狂的制造钢铁水泥森林!所有这些,除了实物,还通过一个十分精彩的短片,给参观者展现得淋漓尽致。片子的三维效果令人震撼。

参观了阿联酋,我们马上又来到摩洛哥,也是一个地中海气候和阿拉伯风情的北非小国。它的风土人情、语言和服饰和阿拉伯其它的国家大体相似。
参观了摩洛哥,我们又马不停蹄的去了卡塔尔国家馆。我对卡塔尔这个海湾国家的了解,是它这么小,人口不足两百万,它的足球运动却甚是了得!我们这个13亿人口“大国”的国家足球队屡屡败在它的足下。看了这三个国家馆,正好是接近去中国馆的预约时间。我们立即赶往中国国家馆。中国馆实在是太大了,我们的相机镜头包容不了她。细看远处的排队进入的人群,在中国馆前,多象是一群搬家的蚁队!

中国馆四个角分成ABCD区。共三层。里面陈列了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兵马俑等文物古迹。

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那幅长达百米、高十多米的“清明上河图”!这个显示中国古代城市风貌的中国画,曾经放入了我国学生的课本中。通过高科技的手法,使这个古代城市里面的各色人群都象活的真人一样栩栩如生:古代游人在大街上行走,购物者在和卖家讨价还价;玩杂耍者在舞枪弄棒……
参观了中国馆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汪珩带我们去“避风塘”餐馆吃午饭。

到现在,一切都还算顺利。很多人一天都只参观了两到三个馆(重要原因是策略的错误)。我们已经参观了四个馆!

我说我们已经超额完成了一天的任务,余下的时间,我们就不要那么紧张,再参观的项目都是赚来的!

我们三人有意慢吞吞的吃,吃完后又慢吞吞的聊,目的是借餐馆的空调和舒适的座位设施,调节一下上午马不停蹄的疲劳感。我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辛苦。

我们在餐馆一直聊到下午三点半才出来。这时候,太阳也没有那么厉害了。我们从A片区向C片区方向走去,途经B区,看到排队的长度,再看排队时间牌。凡是排队时间牌上超过40分钟的,我们都不去。只是在那些馆外拍些照片就离开,也算是走马观花游世博了。这样边走边看就到了C片区。

我们首先参观非洲联合馆,那里没有人排队!非洲联合馆原来是上海造船厂搬迁时留下的一个巨大的车间。当然,经过设计师们的精心设计改造,不注意,谁也看不出来这里原来是一个造船的大车间。

非洲联合馆馆长大约近两百米,宽近一百米!在这个巨大的迷宫般的空间里,安排了非洲43个国家的展示区。这个馆是我国无偿帮助非洲国家建立的。进去后,经常分不清东西南北,转来转去完全没有方向感了。

非洲的43国风土人情,在我看来都大概相似。我们原来对非洲的印象一是沙漠,二是贫穷。通过参观,我们看到非洲也有那么大片的森林、草原、绿地及奇形怪状、种类繁多的动物;还有那么丰富的矿藏资源!非洲还是人类的发源地呀!再不能“小瞧”非洲这块大陆了!

从非洲联合馆出来,我们又奔向荷兰馆。这里要排队,但是队伍不长。很快就排到了。正在这时真巧赶上世博园花车大游行!并且游行的队伍正从我们旁边经过。我们赶快去到一个斜坡上居足观看。花车的大小和60周年大庆的花车那么大。每辆花车反映的都是世界各国的风情。车上的高音喇叭播放着包含浓烈异域文化的民族音乐,服饰漂亮的男女青年在车上载歌载舞。汪珩数了一下,共有十二辆花车。每辆花车的后面还有一个穿着各国民族服装的舞蹈方队,边走边跳。每隔一段,花车就停下来,车上和车下的歌舞演员更是热情奔放的舞蹈起来,一个个帅男靓女都眉飞色舞的与夹道观赏的游客们招手互动,赢得阵阵喝彩。

花车过去了,我们沿着荷兰馆很宽大的旋转坡道向上攀登。坡道两边的小房里都安排具有荷兰特色的物品供游人参观。参观了荷兰馆,看到旁边的罗马尼亚馆里有歌舞演出。我们就去排队。哪知道这一排就排了一个半小时!和我们进世博园安检时排队的时间一样长。更后悔的是演出不到15分钟!我们感觉上当受骗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晚,汪珩准备带我们乘渡轮去浦西D片区E片区看看。刚走不了多远,又听到不远处的马路边有奔放的乐鼓声。寻声而去,看到一个露天大舞台,上面一群黑人男女在热情的鼓乐声中很夸张的跳着非洲和澳洲黑人特有的“草裙舞”。舞蹈赢得中国观众的一阵阵掌声。

这些演员的穿戴都很随意,服装颜色和款式都不一样,有的穿了鞋子,有的没有穿鞋,动作也不是那么整齐划一,即使是这样,因为是来之异域的歌舞,出于新鲜也是出于礼貌,观者都还是热情鼓励。看了十多分钟天渐渐黑了下来。我们就去江边排队乘轮渡。一艘船走了很快又来了一艘。我们上到顶楼找到了座位,想乘势看看黄埔江的夜景。不一会儿,船弦都站满了客人。船鸣笛离开了码头,航行到江心我们只好站起来观看两边的景色。

大上海,本来就很繁华漂亮。加之世博会的刻意打扮,更是靓丽无比。高科技的彩灯把黄浦江两岸照得五光十色。几乎每栋高楼都被霓虹灯包裹着;夜空也被一盏盏射光灯(激光灯)划出一道道光柱,和天上的星星交相辉映。黄埔江上的一座座大桥也被装点得五彩缤纷。好像只有几分钟,船就靠上了浦西的码头。上岸,汪珩又带我们去了一家餐馆吃晚饭。

晚饭后,我们去了和汪珩工作有点联系、也是他感兴趣的恩科馆(智能+互联生活)。这里展示未来人们的城市生活将与互联网密不可分的情景。多是通过三维立体大屏幕演示。

参观完恩科馆,已接近十点了,我们准备打道回府了。我观察到,沿途经过的道路场馆,除了极少数年轻的志愿者还保持了热情的面容,多数志愿者和警察服务人员一个个都显得疲惫不堪,有的表现出态度生硬,有的显得迟钝木讷,有的甚至随便发火。这也说明他们每天的工作量是巨大的。凡事开始的时候都是很新鲜的,时间长了,有多少人能够保持当初开始的良好状态?情有可原。当然如果面对摄像机的时刻,他们可能还是能够换成另外一种面相吧。

这种现象是不经过从小培养、而仅靠宣传动员和规定所表现的必然结果。作为一个老师,我深刻悟到,对孩子必须从小进行文明礼貌的素质教育!性格长成了,再来补救,只能是“事半功倍”!
这也使我联想到,乘坐中国航空公司的航班和外国航空公司的航班,空姐所表现出来的明显差异:中国空姐的微笑显然是装出来的,而国外空姐的微笑和服务却能使你感到是真诚的、亲切的。特别是日本、韩国的空姐,和我国的空姐对比,就会形成巨大的反差。

第二天从电视中知道,我们去的当天。世博会进了48万游客!相比之下,我们较之那些从千里之外匆匆赶来,一排队就是四到五小时(据报导,什么沙特馆,最长达九小时之多!)仅看了两、三个馆就匆匆离开的人们,我们算是有幸者。

世博园开园一个月,参观人数超过百万的国家馆有:波兰、匈牙利、中国、法国、美国、卢森堡、澳大利亚、太平洋联合馆、俄罗斯、丹麦等。不断出现的“百万”展馆充分见证了世博会日益增长的人气。不仅如此,现在园区还出现了“200万展馆”,法国馆就于6月8日达到了这一目标。
但是,对于每个参观者来说,要想通过几次参观就能够看到多少场馆是不现实的,。我们只能寄希望世博会后,媒体能够把世博园中这170多个展馆的内外、特别是每个馆的内部特色制作成光盘,供我们在家里细细品味欣赏了。对来世博园参观的芸芸众生,只能是如汪珩所说:“去感受一下世博园的气氛”罢了。

一点小小的遗憾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把自己喜欢的那付墨镜给弄丢了。

2010年6月7日早晨6点50分至晚上10点10分,难忘的15小时20分。
 

            合理安排自己的排队行程相当关键

 我 在入场人数达48万那天去看了世博

                                                                                                                                                 上海n     汪祖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