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生活中的董洁很像她扮演的“冷清秋”,安静柔弱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独立而又有主见的心。
所以,在我们还认为她是青涩不谙世事的乖乖女时,她已经不动声色地结了婚,生了子,把人生大事一件一件按部就班地完成了,速度之快,跨度之大,超乎了我们的想象,惟一不变的,是她一贯的风格:低调、安静。
        记者手记
        和董洁合作过的人,都对她评价甚高。与巩俐、章子怡同样顶着“谋女郎”光环出道的她,并没有“继承”前面两位霸气张扬的作风,而是随遇而安地经营着自己的小生活。
有些人说她不思进取,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起跑踏板,但对于董洁来说,生活似乎比名利来得更重要,“我不喜欢成为被关注的焦点,那样会让我觉得不安,我没有太大的野心,平平凡凡的生活才是我喜欢的。闪光灯下,我的责任是扮演明星,而生活中,那个给孩子换尿布,和老公一起买菜,为家人做饭做菜的董洁才是真正的我,只不过现在的我有了我要保护的人,所以我更勇敢了”。
        拍摄当天,10点准点,素面的董洁从外面走进来,拼接牛仔裤,格子衬衫,黑色棉服,脸上的微笑谦和纯朴。虽然已经升格成为妈妈,但是身材依旧纤细,比生产前还瘦了5公斤的董洁在偌大的影棚里,显得格外娇小。
        那天董洁有些感冒,穿着小礼服,站在风扇前,尽管被风扇吹得直发抖,但还是尽职尽责地在摄影机前摆出各种pose,最后实在不忍心的我们,找来了电暖炉给她取暖,间歇的时候,让她吃下VC,多喝热水,每一次得到帮助后,董洁总会轻声地道谢。
        董洁的话并不多,只有和她谈起宝宝的时候,她才会打开话匣子。
        似乎女人做了母亲后,话题永远都是围着孩子打转,董洁也不例外。
        和所有人寒暄过后,话题就从孩子开始了,董洁和两三个也已成为人母的工作人员组成一个小集团,聊着孩子的话题,相互交流着经验。
        看着董洁熟练地说起她自己的育儿经时,才突然发觉这个曾经的“幸福女孩”长大了,变成了“幸福女人”,那个曾经采访时需要被母亲保护的小女孩,现在开始用她柔弱的手臂努力地保护着她所爱的人:她的孩子、她的爱人。
        2008年底,一向低调的董洁传出婚讯,与同是演员的潘粤明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和同一年刘嘉玲梁朝伟、胡静朱兆祥等人的豪华高调婚礼不同,两人选择了只有双方父母参加的结婚仪式,虽没有明星参加,但却显得格外温馨。
        2009年初,董洁潘粤明夫妇迎来了他们的爱情结晶,当他们还沉浸在新生命诞生的喜悦中时,一场车祸不期而至。
        2009年5月13日,潘粤明在拍戏过程中,车祸差点夺去他的生命。董洁连夜赶到医院照顾受伤的潘粤明,衣不解带地守在床边。在治病的时候需要打麻药,董洁看到很粗的针头扎进丈夫的胸口,大颗大颗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掉,很是心疼。
        休养的100多天里,董洁每天给潘粤明炖煮不同的汤补身子,在她的悉心照顾下,潘粤明的身体也一天天地恢复。
        虽然已经时隔近一年的时间,但是谈到那次丈夫的意外受伤,董洁依旧感叹道,从儿子降生的喜悦,到差点失去丈夫,短短半年里人生经历了从大喜到大悲,这让自己更加坚强,也更加体会到家人的重要性。
        我的宝宝顶顶
        “也许,这就是母爱,你爱他是不要求什么回报的,他还那么小,没有多少自己的意识,你看到     他对人那么毫无保留地依恋,真的是一抱着你就想亲他,爱他。”
        不久前,董洁带着自己的儿子“顶顶”参加Dior的童装活动。这是董洁自2009年生完宝宝后,第一次正式带着孩子亮相,董洁说:“我和潘粤明都不希望顶顶被偷拍,因此主动带孩子亮相,打消大家的好奇心。”
        活动上,小家伙玩得不亦乐乎,跟着音乐在台下手舞足蹈,对着show场上的外国小模特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那天顶顶特别开心,玩得很尽兴,原本我还担心那么多人在场,他会害怕,闹脾气,看到台上的那些外国小模特他就特别想冲上去和人家一起玩。他本身就是一个喜欢热闹,喜欢和人接触的小孩儿,看到谁都笑,很多人都说他的性格特别好,这让我挺欣慰的”。
        记者:活动上的衣服,是你给顶顶准备的吗?
        D:对,我喜欢给宝宝买衣服,给宝宝选衣服是每一个母亲最大的乐趣,有时候带他出门,就会给他穿很可爱的、很卡通的衣服,这种幸福感真的是油然而生的。顶顶喜欢臭美照镜子,会指着镜子里的自己咿呀学语。
        记者:现在他会叫爸爸、妈妈了吗?“顶顶”的名字是谁起的,名字里面有什么寓意吗?
        D:“顶顶”的名字是潘粤明起的,因为顶顶出生在2月,是立春后的第一天,是个不折不扣的牛犄角,又是男孩子,潘粤明觉得,男孩子将来要顶天立地,所以就取名叫“顶顶”了。现在顶顶学会了叫爸爸,但还不太会说。我也不嫉妒,也许这就是母爱,你爱他是不要求什么回报的,他还那么小,没有多少自己的意识,你看到他对人那么毫无保留地依恋,真的是一抱着你就想亲他,爱他。现在小家伙一岁多了,开始学走路了,他第一次自己走路的时候,把手张得特别大,嘴里大叫着,一副惊恐又小心翼翼的样子,向我扑过来。
        记者:他喜欢玩什么?
        D:我经常和他玩躲猫猫,我一般藏在门后面,现在只要我不在家,他就觉得我藏在门后。我和潘粤明还经常会和他互相扔球,这样可以锻炼小孩子的反应能力和协调性。他最近开始喜欢玩我们的手机了,平时经常把我们的手机放在耳朵边上,一边走一边哼哼着学着大人的样子打电话,特别好玩。
        记者:宝宝带给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D:变化太大了,他让我和潘粤明知道一个小生命的意义,让家更像一个家了。成为母亲后,看着他每一天的细微变化,你会开始有一种责任感,选择工作的时候,我会更加斟酌,看它是否值得我牺牲陪宝宝的时间来拍这出戏,工作的时候,我也会时常提醒自己要努力,早一点把事情做完,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跟孩子在一起。我想,这就是因为孩子让我们有了质的变化,甚至连人生的属性都变了。
        记者:你现在开始接戏了,会想念孩子吗?
        D:我现在很少比较长时间地离开他,生完宝宝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在工作和他之间做一个平衡,但我和他不能分开两个星期,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所以拍戏也希望能在离他近的地方,或者选择拍戏环境比较好的地方,适合宝宝呆在附近,可以让他有很好的休息,离我近一些。
        记者:生宝宝的时候,有没有因为担心生完孩子身材走样,影响复出而忧郁?
        D:完全没有忧郁。我的宝宝性格特别好,这和我怀孕的时候没有焦虑、心情很好有关系。我和我老公都特别爱孩子,我觉得我们很多的快乐都融合到孩子的身上。完全没有书上写的什么产前产后的忧郁,我都不知道忧郁是什么样的状态。我当时生完孩子后第一个想法就是:只要我的孩子平平安安的,我平平安安的就什么都是好的。当时根本没想过什么时候复出,好多事情都是顺其自然,反而这样的效果会比较好。
        记者:老公会吃醋吗?
        D:会的。他老是开玩笑说我一天看不见宝宝都不行,一个月看不到他却可以。其实我觉得夫妻间的感情是很微妙的。我对潘粤明的感觉,就是他做任何事情我都很放心。他走到哪,离我多远,我都很放心。
        记者:结婚生子,对于很多女明星来说,都是禁区,但你为什么非常乐意分享这些?
        D:我知道记者对我们演员的私生活很关注。我觉得结婚生子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艺人的生活,我只是选择了自己认定的幸福生活的方式。与其让他们猜测偷拍,不如大大方方让他们拍,也会带着宝宝去他喜欢的地方,这样没什么不好,也让大家打消了好奇心,最重要的是把我们的幸福传递给大家。只要不是无中生有的事情,如果拍我们在哪里吃饭、在干吗,我觉得这都是我的生活,没什么。
        记者:给孩子写过类似成长日记这类的东西吗?
        D:日记有写,也经常给孩子拍一些照片,不过我觉得我写的孩子的成长日记是给自己看的,而不是给孩子看的。(笑)因为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看到,即使看到了,我也会觉得很难为情。因为我觉得好多感受可能要等到他30岁以后才能体会到,如果太小,可能会觉得妈妈太肉麻了,怎么会写这些东西。
        记者:做了母亲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D:只有自己成为母亲后才会了解为人父母的心情。很多人说,只有学会和父母相处的人,才真正地长大成人了。之前,我会不理解母亲的心情,有时候工作特别累,心情不好的时候,和父母说话语气就会特别冲,发完脾气后,看到母亲悲伤的眼神时也会特别过意不去,但碍于面子也不会道歉,觉得过一会儿就会好的,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现在我自己做了母亲后,就满心体会到做母亲的那份无私付出的爱,每次抱着顶顶和他亲近时,我就会想到我的母亲,在我小时候,妈妈也应该是这样抱着我的吧,这时候就会特别感动;有时候突然想到如果以后顶顶长大了,也像我原先对父母那样的态度对待我,我是不是也会像我的妈妈一样露出伤心的表情?!每次想到这些的时候,我都特别自责。
我的爱人潘粤明
        “两个人是为了相爱才在一起的,不是为了互相伤害,所以有什么事情说开就好了,不会伤感情。”她这样告诉记者她的认为。
        2009年潘粤明在福建因拍戏发生车祸而重伤,当时在医院守候丈夫的董洁一度收到过病危通知书,两人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间,体会到了人生的大悲大喜。
那次意外,让董洁对幸福的定义从此发生了改变:“生命的无常其实挺刺激我的,我觉得人与人在一起,对爱的人,就要做到最好,要去关心他们、爱护他们,不要说一些伤感情的话,更不要做一些伤害对方的事,两个人在一起其实挺不容易的。”
        记者:2009年5月份的时候潘粤明出车祸,这算不算你长这么大受到的最大的打击?
        D:我们俩刚结婚生完小孩,这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就是发生了,还好结果是不幸中的万幸。现在回过头想,感觉就是老天爷早早考验了我们一次。潘粤明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整个恢复过程中他都没有很消极烦躁的状态。我印象很深的是,他特别喜欢听郭德纲的相声。其实当时他疼得很厉害,每天在两个肺上插着两根管子,动也不敢动,但是他还是会用电脑听郭德纲的相声。听到好笑的地方他就按暂停,等笑意过去了再继续,因为大笑的话伤口会很疼很疼……经过这件事后,我觉得我们俩可以很坚强地度过很多事情。
        记者:你从小生活在部队,在生活上是不是也是很有规律的人?
        D:我很随意的,应该说是那种时尚新潮的妈妈,孩子的衣服我会帮他挑选,老公的衣服我会给意见,但在家里我从来不干涉我老公几点起床,要不要洗衣服叠被子……这不是他该做的事情,他是家里的男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从来不会让他做这么琐碎的事情。
        记者:在家一般谁做家务比较多?
        D:我比较喜欢做家务,尤其是做饭。潘粤明喜欢吃什么、偏爱什么,我都挺了解的,所以我做的东西他觉得特别好吃,只要我有空给他做顿饭,他就会很高兴。有时候,我经常做一些公公、婆婆没吃过的菜,他们有新鲜感,也觉得挺好吃的。
        记者:你最爱给潘粤明做什么菜?
        D:他爱吃下饭的菜,西红柿炒鸡蛋、土豆烧牛肉、烧茄子,土豆片吃得少,土豆丝他就喜欢吃。我喜欢学做菜,潘粤明也很喜欢吃我做的日式炒时蔬,我们一起去大连,那里有很多日式小酒馆,日式炒时蔬很好吃,我就会一边吃一边琢磨里面的材料,回到家再动手做。
        记者:潘粤明是一个很浪漫的人吗?
        D:我们两个都不太浪漫,也不太会做一些特别浪漫的事情去讨好对方。他不是一个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但很多小事上,他会用行动来体现他的爱,这些举动在我看来更窝心。他喜欢画画,在外地拍戏的时候,就经常会给我画一些画通过手机传给我,现在有了顶顶,他开始迷上摄影,每天拿着相机对着顶顶,无论宝宝做什么,他都会拍下来,每次看着他和儿子在一起玩,儿子坐在那儿,他拿着相机拍顶顶的样子,我就会觉得特别幸福。
        记者:潘粤明是金牛座,金牛座的男人有时候很固执。
        D:对,潘粤明有时候挺金牛座的,但是爱一个人就要学会包容。经历过那次车祸后,我珍惜他还来不及,怎么还会和他计较这些小事?!
        记者:你们两个难道都不闹别扭?
        D:潘粤明很包容我,我们也没有什么矛盾非要特别较真。两个人是为了相爱才在一起的,不是为了互相伤害,所以有什么事情说开就好了,不会伤感情。
        记者:你把握幸福的秘诀是什么?
        D:没有什么秘诀,两人的小日子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的幸福学分要修,现在的年轻人如果能像我们的父母那样,做到在一起携手三、四十年,我觉得是很不容易的。现在社会生活压力很大,可以两个人一起奋斗,一起体会生活的艰辛,这是挺难得的,所以我们也是一边走一边学习。
我没人们说得那么脆弱
        从最初的“谋女郎”到现在成家立业,一路走来董洁说自己并没有那么努力,总是顺其自然地发展,她说自己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出道不久就获得和张艺谋导演合作的机会,一路走得也挺顺利,大概是上天的眷顾让我拥有这么多的好运,我很感恩也很满足。我想自己只有更努力,才不辜负命运赐予我的这一切。”
        记者:结婚后,女人大部分的经历都放在家庭和孩子身上,对自己的宠爱是不是就会减少了?
        D:我觉得不管结婚了还是没结婚的女孩子,都要发现自己的可爱之处,要相信自己、爱护自己。女人真的要爱自己多一些。不是说那种很自私的、只是疼自己不管老公的爱,而是不管是跟老公在一起,还是跟孩子在一起,你都不要因为他们而忽略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和交往过的朋友,我希望是这样吧。
        记者:为什么和你合作的人,对你的评价都非常高?
        D:谢谢,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特别慢热的人,在剧组里,如果没有我的戏,我就自己呆在房间里看书,或者准备下一场戏。很少和导演或者其他演员出去玩或者吃饭。我本身也不喜欢热闹,我总认为进到组里就是为了工作,那么我就认认真真地完成我的工作,别给别人添麻烦就好。
        记者:你这样的处事方式不太适合娱乐圈,这是你的性格使然吗?
        D:我要是真的有功利心的话,大家对我的(好)印象不会这么长久。其实我在生活和事业上不是急功近利的,很多事情我都喜欢顺其自然,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你该努力时就努力,不要放弃自己的机会。但与此同时,去追求那些对你来讲是高不可攀的事情,或者总是和别人作比较的话,那样的生活会比较累。
        记者:很多人都觉得你为人妻为人母后,开始慢慢变得高调了,曝光率也增加了,是因为有了压力吗?
        D:我更希望用动力来形容。其实,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可能是结婚之后,变得更加有目标,有计划了。结婚之前,我和潘粤明都属于比较散漫的人,没有什么计划和目标,觉得随遇而安的生活没什么不好,但是现在有了顶顶,有了你想守护的人,就会变得比较积极。
        记者:你说你有了想保护的人,但是,你给人看起来还是一副需要人保护的样子?
        D:我只是外表比较柔弱罢了,我从小就在部队长大,很早就学会独立了。那时候一个人在外面,很多事情都要自己拿主意,生活上也是需要自己照顾自己,所以我还是挺有主见的,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需要别人保护。
        记者:婚前和婚后哪一个更像真正的你?
        D:两个都是吧,只是不同的面貌,婚前的我比较随性,小孩的状态多一些,结婚后,就要对另一半有责任感了,尤其是有了宝宝,你突然觉得你必须要对一个生命负责的时候,就会变得更加勇敢,生活变得有目标了。因为我时常在告诉我自己,现在我是两个男人的依靠,要努力。
 

            在剧组宁可在房间看书也不去凑热闹

 董洁是他们家两个男人的依靠

                                                                                                                                                             n     佚名   

 

                             董洁简历
                              1980年4月19日出生於辽宁省大连市,1990年10岁时候由战士歌舞团在大连特招入伍,后送入北京的

                              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了五年舞蹈。毕业后于1995年底正式到战士歌舞团做舞蹈演员。曾在1996年春节

                              晚会的《丰收夜》舞蹈节目中担任女主角,在战士歌舞团的舞蹈节目中也经常担当领舞。签约于香

                              港泽东公司。董洁从2000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和谢霆锋牵手出道,到后来被张艺谋相中成

                              为“幸福女孩”,凭借在《幸福时光》清新明朗的表演获得了2001年“华表奖”电影新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