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我家孙女姝玥的一个小朋友花了五百美金买了一只两个月大的MiNi HasKet(哈士奇)小白狗,但她妈妈不准她养,她没有法子,就送给玥玥,请她帮忙解困!玥玥也就很乐意的把它抱回了家。
从此,我们家便多了一个不会讲话的成员,这是2004年春天的事。

狗狗来家后,给它起名叫“CiCi”,但时间久了,喊它“乖乖”、 “狗狗”、 “CI”,它都会摇着小尾巴,走到你跟前,用头轻轻地滚依着你。在家里,我孙子龙龙(QIYU WANG)是它的哥哥。外孙女玥玥(CHUYU ZHOU)是它的姐姐,女儿王星是玥玥的妈妈,也是它的妈妈。我的儿子王卫,是王星的同胞龙凤胎,他是CiCi的“UNCLE”,也就是龙龙常叫的“叔叔”或“舅舅”,喊我夫人培瑜叫“婆婆”,我自然就是它的“爷爷”了。你说:CiCi,婆婆在那里?他就看着婆婆摇尾巴;你说:CiCi,妈妈叫你,它就会跑到王星那里,它真是我们家的一口,大家都十分喜欢它,常常把它挂在心上。

光阴荏苒,随着时间的推移,CICI已经五岁了。在这漫长而短促的五年里,CiCi带给我们家无尽的欢笑,也带给我们一些不愉快的麻烦和苦恼。

乐极生悲

Ci Ci 发育的很好,大约五个月时它从小不点,已经茁壮成一只漂亮的小公主。天天自由自在地东奔西跑,一会儿跳到床上,一会儿又跳到沙发上,很是爱闹。有一天,它“乐极生悲”,在从沙发上跳下来的时候,四肢正好着落在大门口内铺着彩花瓷砖的硬地面上,一下子,把它的右后腿给触伤了。由于肌肉和肌健的严重挫伤,它一子就不能走路了,而且痛得它不停地尖叫着!此情此景使我们既惊慌、又心疼,七手八脚抱着它,进行穴位止痛、局部抚按。

由于伤得较重,局部很快就肿起来了,王星把珍藏着、从缅甸带回来的特效止痛膏以及云南白药,内服外用双管齐下。可怜的小乖乖,不但不闹了,慢慢地也只能试着抬起右后脚,用三条腿蹒跚地走路了。

由于全家对它的悉心照顾,经过几个礼拜的治疗和调养后,Ci Ci 才慢慢地恢复了健康。病后的小公主文静多了,常常偎依在家人的身旁。

有一天,王星下班回来后,感到有点腰酸背痛,懂事的龙龙就让姑姑坐在客厅里的一个凳子上,他从背后给姑姑搞“推拿”,并用自己的小手,沿着脊柱的两侧,上下的敲打。这时,被敲打的王星感到 Comfortable, Ci Ci坐在他们旁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们。开始大家以为CiCi 好奇,后来,发现两行亮晶晶的泪珠,从Ci Ci 的眼内角流了下来,啊!Ci Ci 怎么哭了?原来,它看到龙龙给姑姑捶背,以为哥哥在打妈妈,它幼小的心里感到难过,但又无能为力!只好流着心痛的泪水,忍痛地“看着哥哥打妈妈”!

和平的小天使

Ci Ci慢慢地长大了,逐渐地敢于用自己的判断,去果断地处理一些问题。比如,它不允许家里的任何一个成员对于另一个成员动手动脚,如果龙龙要打一下姑姑它马上就去咬龙龙。以此类推,在这件事上它是正颜厉色、铁面无私!有时候孙子、孙女去拥抱一下亲人,或互相轻轻拍一下肩部去逗它,它都以为在打架,便会毫不留情和毫不犹豫地站在被打的一方,去攻击打人的一方! CiCi 是我们家的“和平天使”,毫不含糊地执行着自己的“维和”任务,有它在,谁也别想欺负人!

龙龙在向我诉苦:有一天晚上,他和自己的一位女性朋友一起,在他的房间里看电脑电影。这位女朋友不经意地把一只手,放在龙龙的肩上,没想到在身旁警觉地CiCi大吼一声,冲过来就去攻击陈非!把陈非吓得面色发白,连连惊叫!从此,他们只得呆呆地、规规矩矩地、互不侵犯地坐在那里看电脑,一动也不敢动。

CiCi啊CiCi,怎么说你呢?你简直就是太平洋上的警察,管得有点太宽了吧!但是,这实在和它无法沟通,也只好让它放任的去执行这项“维和”任务了,龙龙对它虽抱有意见,似乎也无可奈何!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过后来,我看到龙龙还是在想法子来对付CiCi的。比如其中一个就是“调虎离山”,女朋友来了,他就偷偷地把CiCi塞到我的房间里。

CiCi学会拜年了

CiCi的智商很高,在2004年春节的前一天,我有意无意地教它,它灵机一动,突然一下就学会拜年了。起初,喂它一点好吃的,你说:“CiCi给我拜年!”它就会用两只后脚着地,站起来,双手合十,给你作揖,双手还会上、下拜拜!不仅如此,只要它对你有请求时,比如:它想到门外去玩时,便会站在门边向着你作揖,求你给它开门。它为了感谢你喂它吃点心,也会向你做揖致意。这种亲切、自然的表达,沁人心脾!不是亲身经历过的人是很难感受得到的。

CiCi不仅会行礼,慢慢地,它会直立起来陪人走路;你用手指在它的头上空划个圈,它马上就为你转圈跳舞;再慢慢地,你说“握手”,它就会伸出自己的前肢和你握手。你说“左手”,它就伸出左前肢;你说“右手”,它就伸出右前肢和你握手!

带它出外散步是它最快乐的时刻。家里任何人出门,它都会察言观色;一看到谁穿衣、戴帽、拿钥匙或者换鞋子,它都会蠢蠢欲动,以为出去玩的机会来了。

如果你有事,不会带它出去,你可以对着它,一面摇手一面说“CiCi再见”或“拜拜”,它虽不情愿,但会立即止步,或者倒退两步,乖乖的卧在地上,用无奈的眼光凝视着你,看着你走出家门。
你和它兴致勃勃地在外面玩了一段时间后,准备回去时,你可以用英语说“Go Home”,或是用中文说“回家”,它会马上调头往家的方向走!真是心有灵犀,配合得如此默契。

婆婆回大陆的那一天,不知怎么地它已觉察到了;这天,婆婆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当婆婆离开家的时候,她趴在门口两眼含着泪水,一直望着婆婆,一动也不动。依依不舍的婆婆,不自觉地又从车边转了回来,抱着它亲了又亲,这时的婆婆也失声地哭了。

婆婆回到大陆后,给CiCi打电话,它竖起耳朵,静静地听着婆婆和它谈心。

妈妈回来了,快去开门啊

让我们感到惊奇的是:只要是家里人,如玥玥、王星或我的车子回来了,离家还有几十公尺远的时候它在家里就知道了。多次王星的车子还没有到车库,它马上跑到我面前,激动地“汪汪”叫几声,又跑到大门口叫几声,再到我面前叫,如此反复地来回跑着:目的是告诉我:“妈妈回来了,你快去开门吧!”

而别人的车子开过来,或停下来,它就没有这种反应,实在使人费解。

CiCi喜欢坐车,像小孩子一样,我下班回来一开车门,它就会飞快的跳到车子里面,任你怎么喊都喊不下来;我只得把车再开出去,带它兜一圈风,这时回到家,它就乖乖地跳下车来,摇着小尾巴,站起来,依着你,等着和你一块儿回家。

我后来购得一幢三室、两浴、两厅和双车库的House ,那房子前后花园杂草丛生、一片荒芜,我决心用自己的双手全面加以改造。首先,我用了三天的时间在房屋的周围,栽插了125株各色的玫瑰。手起泡了,玫瑰花的刺划得我遍体鳞伤;但我的手艺真还不错,“老天不负苦心人”,我插活了99株。一到春天,一片姹紫嫣红,我的家被玫瑰花包围了。有些花开得比碗口还大,朋友们惊讶,并称赞地说:“王教授:你的玫瑰花开疯了!“

我的花园里,还培养了三棵桃树,其中一颗是黄金离胡桃,一棵是白玉桃,另一棵是桃李;还有一棵柠檬,一棵脐橙。所有树上的果子,是只能欣赏不能摘取,朋友们都知道我这个潜规则;但鸟儿却是不速之客,而且是挑选熟透了、最好的吃。更可恨的是它们在一个桃子上啄几个洞,就又去吃另外一个了。

熟透了的桃子被小鸟啄上几个洞以后,风一吹,它就会掉落在地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CiCi发现了从树上掉下的桃子味美好吃,它就天天在树下捡桃子吃。好的桃子被它捡完了,它就眼睁睁地坐在那里盯着树上随风摆动的桃子。它不是“望梅止渴“,而是实实在在地、望眼欲穿地盼望着桃子能够从树上掉落在地上,供它一饱口福!我们发现它有时候定定地、一动不动地抬着头望着粉红色的桃子,一看就是几十分钟,甚至一个小时!你说CiCi聪明吗?他在那里痴心妄想的呆样子,真是一个小笨蛋!

小CiCi 和小松鼠斗智

我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奶油果,可恨的小松鼠经常爬到树上去偷吃。守卫在家里的CiCi一看到小松鼠来了,便吼叫着去追赶。此时小松鼠为了逃命往往就爬上了树。于是,树上的小松鼠常常和树下的CiCi,四目相对。虽然小松鼠逃到了树上,但它不敢下来,CiCi 无法上树,但它围着树干“守株待兔”。

时间久了,小松鼠不但不怕CiCi,它反而偷偷地爬到CiCi 的正头上的树枝上,轻轻地咬断奶油果的系蒂,让奶油果落下去砸CiCi,当然,CiCi 被砸中的机会不多。不仅如此,小松鼠投下的奶油果,反而提供给CiCi 慢慢啃着吃,来消磨时间。他们就这样陆空相斗,会坚持很久很久。

这一切都瞒着CiCi 的姐姐

我们包饺子时,CiCi也要吃。开始吃一两个、两三个,最多的一次它吃了七个还想吃。我们吃面条、吃馒头它也要吃。吃水煎包子那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龙龙说:我们的小CiCi是北方狗,但是有一次龙龙吃面条,放了许多油辣子,它照样吃。

有朋友送了些五香小花生和瓜子,晚饭后我带着Ci Ci散步时,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磕瓜子吃。它一口我一口的吃着玩,它吃起肉来一口就吞下去,但它吃起花生、瓜子来小嘴却是细嚼慢咽,慢慢品尝!

总之,我们吃的它都吃。不过,这些都是在它姐姐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因为玥玥对狗的饲养法专门做过研究,她是坚决反对喂狗食以外的任何食物的。为此她多次给我上了课,什么狗饲料是专家针对狗儿配的方,营养丰富而均衡;不能吃狗饲料以外的食物,否则狗儿会生病、会缩短寿命等等。但是我心里想:“我小的时候,家里的狗什么都吃,也没生病!”

不过外孙女每次对我的教导,我都很虚心的接受了,至于背后嘛,我行我素!

可恨小CiCi有点很不争气,每次玥玥把它带出去时,头几天对狗饲料往往吃的很少,甚至绝食!其中的原因,聪明的外孙女当然就心知肚明了。回来后她往往软硬兼施,对我这个老顽固,再次进行开导,我们就在这种情况下,反复循环着。

静如止水,动如脱兔

“云想衣裳花想容”,我们的小CiCi披着一身漂亮的雪白的白毛,还长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和美丽的双眼皮,两耳尖尖的竖在头顶两侧,一张小尖嘴也自然地伸了出去;婷婷玉立,神气十足。它常常百依百顺地偎依在家人的身旁,如果我在工作或写作时它就会卧在我的办公桌下、我的脚上,静静地、一动也不动地一直陪伴着我。你若坐在沙发上它就会一蹴而就地投入你的怀抱。当你注视着它的时候它也会温情地凝视着你,小尾巴不停地摆动着。你眨一只眼,它也会跟着你眨相对应的一只眼,真可爱呀!我的小公主。它有自己舒适的窝,但形同虚设,因为它常常跳到哥哥的床上和哥哥睡。而且往往反宾为主,占去最好的位置。我们经常为它洗澡,CiCi非常干净。

我们的小公主有“静如止水”的一面,也有“动如脱兔”的另一面。有一次,我们送玥玥,她已经开着自己的小白车,离开了家。这时王星还是把它抱在怀里,谁知它猛然跳下来,飞快地就去直追玥玥的车,明明是“望尘莫及”,它还是拼命的去追了几条街,上演了它差一点被丢失的悲喜剧。

CiCi 闯大祸了

邮递员风里来雨里去,是传递信息的绿衣使者。不知什么原因,CiCi和邮递员之间却是冤家对头。每次邮递员走到家门口送信,它都是很不友好的向人家狂叫,甚至见到邮车,也会立即大叫起来。我问公司的阿萍经理,她也告诉给我,只要邮递员一来,她们那条街的狗就会起“骨牌效应”,一起狂叫起来,直至邮递员离开以后,叫声才会逐渐消失。很难理解,为什么狗儿和邮递员之间,会有如此的不解之恨?

有一天,CiCi正和大家在绿草如茵的前花园里玩,没想到邮递员突然出现在面前。CiCi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就围着人家狂吼乱叫!大家一下都吓坏了,赶快分头合击,把CiCi擒拿回去,看到这意外的被袭,邮递员也吃了一惊,没过几天邮局给我们寄来一封警告信,对我们狗儿攻击人家职工,提出抗议!

“祸不单行”,没多久,CiCi又在人们不备之下攻击了邮递员。这次,人家已有准备,从腰间掏出辣椒水枪,对着Ci Ci的面部就射,CiCi的眼睛受到了辣椒水的刺激,立即惨叫着败下阵来,王星心痛地抱着它,用水冲啊冲,还点了眼药水。几个小时后它的视力与活动才逐渐恢复!从此,CiCi和邮递员之间的仇恨,就更是雪上加霜愈发不可收拾了。

几天过去了,又接到邮局的通知:“WANG CiCi的主人来邮局面谈”。我于是按时到了DEL MAR邮局,接见我的是一位越裔主管。一见面他就怒发冲冠地大发雷霆:对CiCi攻击职工提出严重抗议和最后通谍,并指令我写出书面的检查和保证书。

为了小CiCi,我只好乖乖地、认真地写了书面检查和保证书,口头又向人家反复道歉后,才无精打彩地离去。回到家后,小CiCi依然摇头摆尾的来欢迎我,

唉!情何以堪!

 

吃了称砣铁了心

邮递员喷了CiCi 辣椒水后,每次来送信时,CiCi叫的更凶了。不久,邮局正式通知:“不再给我们送信了。”

好家伙,不再送信了。这对我们的冲击很大!不得已,我又硬着头皮去找那位越裔领导人作检查、赔不是、下保证;任我卑躬屈膝好话说尽,吃了称砣铁了心的他毫无松口的余地!此时,黔驴技穷的我,一下子恼羞成怒,发挥“阿Q”精神,站起来对他说:“不就是自己拿信呗!有什么了不起”
我们之间不欢而散,这是2006年7月20日的事。聪明的外孙女玥玥,脑子一转,她要到邮局去开一个信箱,企图把全家人的信都转到里面。既保险又好拿。她主意定了以后,就到邮局去开信箱,第一炮轻而易举的打了胜仗,大家都很高兴!

由于在DEL MAR 邮局,我们已“恶名昭彰”,他们也可能“节外生枝”,也可能真的有这么个规定,该邮局承办人要求,一定要全家一块儿到邮局来签名,而且要玥玥亲自带着大家来,签名后信箱才可以用。不管是不是邮局给“夹脚鞋”穿,但每个人的工作、学习时间的不同,很难凑在一起,一气之下,大家决定不去签名了,情愿硬着头皮自己去拿信,已开的信箱也不能取消,嗟呼:“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邮局不来送信,但每当邮递员经过,CiCi 都怒火中烧、仇恨有加地在大小铁门里追着大吼大叫,甚至站立起来,怒不可遏地向邮递员走去的方向狂吠!就这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过了一个多月,不料邮局又来信了,像惊弓之鸟一样,我们紧张得不知又有什么大祸降临了。

看信后,才知道邮局告诉我们: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你们的狗表现得好多了,为此,决定恢复送信。天哪!我们的CiCi对邮递员的态度,绝对、绝对没有好转,但恢复送信了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大家都会心地笑了。我们忍受着一次又一次带来的委屈,更加珍惜这恢复送信的喜悦!CiCi:求求你,再不要给咱家惹事生非了。

糖衣炮弹,逢凶化吉

由于CiCi追咬邮递员,我的心里甚感歉意。也为了改善关系,只要我在家,都会拿一些糖果或一个苹果、一个桔子、一个桃子、一盘西瓜等递给邮递员吃。尤其在夏日炎炎的热天,我递给他们一杯自制的柠檬水,对辛苦的他们就像一场及时雨。因此,我们的关系改善了。邮递员每次都是笑迷迷地说:“THANK YOU!”

就连吃了称砣铁了心的那位越裔领导,在他值班来送信时我也不记前嫌,一视同仁请他吃水果。他都不好意思地笑了,就这样平稳地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相安无事。由于前车之鉴,我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即在邮递员送信之前是绝对不可以把CiCi放到前花园去的,因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有一天,邮递员已经送过信了,并且已经远去100多公尺了。“大意失荆州”,我把房门打开,让CiCi出来活动一下。谁知“动如脱兔”的它,竟飞快地跑去追赶已经远去的邮递员。我惊慌地也用了最快的速度去追赶它。说时迟,那时快, CiCi一个箭步追到了邮递员跟前,进行攻击!措手不及的邮递员无奈地和它转着圈子,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攻防战。

天哪!这下前功尽弃,不知又要闯下什么乱子来!我拼命扑了过去抓住了CiCi,暂时终止了这场战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颤抖着面对邮递员:“SORRY! SORRY! I’M SORRY!!!”

邮递员看到我这痛苦的表情以及惊慌失措的狼狈样子,反而摇着手安慰我,并说出了一句字字珠矶的话:“我不会向上汇报这件事的!”

我激动地再三向被攻击的邮递员举手敬礼以及握手后,嘴里骂着CiCi离开了现场。

尽管邮递员口头上表态,回去后不会上报。但我如坐针毡,心里像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茶饭不思、夜不成寐和度日如年!就这样捱过了几个礼拜后,没有见到邮局的来信,才似乎吃了颗定心丸,慢慢地平定下来。

CiCi 啊 CiCi!在美国,爷爷是三师(律师、会计师和医师)之一,多年来都是受人尊重的,没想到为了你,我得去卑躬屈膝、低三下四给人家说好话,还得挨骂、受批评、写检查,爷爷这一肚子气,对人家不能发,对你呢,发也没用!

后记

把CiCi 送回大陆,转眼又已一年多了,但我对CiCi 的怀念却在与日俱增。

CiCi 回到“鲜花不断四时春”的昆明以后,它的大舅舅、小舅舅、姑姑和婆婆,都在争着要它,最后它只得在几个“卫星家庭”里轮流串动着,享受着他们对它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爱。而它呢,天然地会以自己的忠诚、善良、温顺、信赖和情爱,来回报大家。
 

           

CI CI 的智商时常让我们全家都感动
 我家小狗CI CI带给我家无边快乐

                                                                                                                                                      加州    王如萍  

 

                             

                       

                    本文作者王如萍简历
                    1927年出生于河南省林州市一个名老中医的家庭,自幼即随父学习中医,早年就读于四川国医学院   

                    及华西大学,教授、研究员、曾任云南中医学院病理教研室主任及主管学院的科学研究工作,全国高等医学院校教材编审委员会委员,中国病理生理学会中医专业委员会委员。1989年应邀出国赴美,1992年应台湾阳明医科大学、荣民总医院和中国医药学院的邀请赴台,在台北和台中为医学界作了多次学术报告。50余年来,著有《基础医学及针灸》《针灸学》《病理学》等;由陈立夫先生题书名的《耳针疗法》,已在台再版。近著《人体知多少》及《针灸疗法》均在台湾由合记出版社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