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孩童的时候,读过太多书本上的英雄故事,羡慕那些英雄人物在千钧一发时刻的壮举。这使得许多英雄梦伴随着我从馄饨初期一直做到我少年长成。比如上山扑火、下水救人等等等等。自然,以我波澜不惊的人生轨迹,断不可能出现这种壮举。及至到我的家人接二连三地出现救人命于千钧一发的时刻之后,我才突然发现,原来,英雄实际上就围绕在我的身边,原来人命关天的事,也并不全都伴随着轰轰烈烈,更多的则存在于那一时刻的机智和那一时刻的从容当中。凡此种种不断的让我的家人遇上,我想,大概是我家人天生善良的本性使然吧!

还是让我按故事发生的先后顺序慢慢道来吧。

 

救命王安琪

女儿六岁的时候,住在我们学院的一栋公寓里。在这座名声显赫的大学里,有着广阔的土地和无尽的花草树木,世外桃源一般坐落在喧闹的城市边缘。学校周围那道绵延几十里的围墙,不仅挡住了外面的繁尘与喧嚣,也让整个校园显得安全无比。数不尽的花鸟虫鱼,喜鹊鹦鹉栖息在这个围墙里面。

在我家楼房的房山头那里有一个巨大的牡丹园,牡丹园的对面是一片巨大的玫瑰园,说巨大,是因为每个园子都足有一百亩那么大,每天清晨送女儿去坐校车时,单这个牡丹园就占了三分之二的路程。每年春天,我都会和我妈妈一起提着篮子到园子里挖荠菜,半个园子没走完,手中的篮子已经是满满的了。

在两个园子中间,有一条约两米宽的人行道,人行道两旁是两片宽大的草坪,草坪从园子的边缘一直延伸到每户人家的窗下。在玫瑰园一方的草坪上,有一个不知何故留下来的一人来长半人多深的土坑,常见有调皮的孩子跳进跳出地在坑里玩。在这个坑的正对面,也就是离我家窗下不远的地方有另外一个坑,常年被密封在一个井盖之下,隐于小草之中,通常不被人注意,像我这般从不关心与己无关事情的人,根本对它是视而不见,究竟它是作何用处,更是想都不去想。

这两个花园和其它的花园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中间没有任何亭台楼阁的装饰,只是一大片平坦的土地上种满了花。花中间有无数条人们踩出来的小路,自然天成一般,给人一种平静和朴素的放松感。每年冬天花谢草枯的时候大人们躲在家里享受暖气,这里便成了孩子们的天下,每天晚饭过后,成群的孩子便开始在花园或草坪上奔跑玩耍,男孩子踢足球,女孩子捉迷藏,一片喧嚣,愣是把个枯黄的草坪踩成一片黄亮亮。

那天晚上九点多钟我独自坐在家里看电视,我的两个孩子从外面回来,疯得小脸通红,头发粘在额上。两人先跑进厕所,旋即又出来灌了一通水,许久才安定下来,不声不响地偎在我怀里眼睛望着电视,悠悠地吐出一句话:“王安琪掉坑里了。”

“噢?王安琪掉坑里了?哪个坑呀?”

“就是外面草地上的那个。”

“噢。”我吁一口气,想当然就是对面草地上的那个土坑,知道那坑不深,角度又不陡,没有什么大不了。想逗她们说话,便又问一句:”掉了以后怎么办了呀?“

“我俩把她拉出来了。”

“那她有被摔到吧?”

“应该没有。”两个孩子突然来了精神:“但是,她沾了一身的屎,哎呀,臭死了。“

嗯?我心里掠过一抹疑惑:“沾一身屎?哪里来的屎呀?”

“不知道。哎呀,我们送她跑回家,屎掉了一路。

“也许是哪个孩子淘气拉到坑里了吧?王安琪实在是太倒霉了。”

想当然是这个结局,也没多想便打发两个孩子洗洗睡觉。

第二天早晨送她们到幼儿园回来,心中的疑惑又卷土重来,去到那个土坑前看了很久,仍然百思不得其解:即使是哪个孩子淘气拉屎拉在坑里,何至于会沾一身呢?居然还多到跑一路掉一路的地步。

看看眼前的土坑,除了里面铺着一层滑落的松土以外,没有任何异样,没有一丝大便的痕迹,而且,在这里玩耍的孩子大都来自附近的这几栋公寓,如想要拉屎抬腿就可以跑回家,用不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蹲在这坑里大便。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王安琪的爸爸骑车过来,看见我翩腿下车走过来问:“我家王安琪昨晚究竟是掉哪个坑里了,弄得浑身臭烘烘的?”

我一指眼前的坑说:“没有别的坑呀,应该就是这个吧。”

“那怎么会那么臭呢?”他也表示万般的不解,摇摇头走掉。

下午接女儿们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让她们指给我看,王安琪跌下去的究竟是哪个坑?没想到小手一指,吓了我一跳,原来是那个密封在铁盖之下的坑。“瞎说,这个坑盖得这么严实,怎么能跌下去?”

“就是这个”,女儿说:“她踩上去,这个铁盖反过来了,然后又把她盖进去了。”

冷汗一下湿了我的衣衫。原来昨晚两个女儿和王安琪在玩捉谜藏,我女儿在前面跑,王安琪在后面追,跑着跑着后面没有了动静,回头一看,咦,王安琪不见了,只有脚下不远的地方那个铁盖在微微的晃动,两个小人儿走过去用手一按,铁盖翻转了一半,而王安琪正陷在粪便里不知所措,两人便合力将她拉了出来。

女儿的讲述听得我心跳不已,谁能想到这个看起来被盖得严丝合缝的坑,居然张着一张吃人的大嘴,要不是女儿聪明看出了铁盖的异样,若不是她们还心系着伙伴有心去找,而是在看不见王安琪的情况下径自回家,那被闷在这个屎坑里的王安琪必死无疑。毕竟,她们当时只有六岁。

奔回家,立刻打电话给学校的维修队赶紧前来修理,同时告诉两个女儿,今后无论什么情况下,不要去踩路上的井盖,不知道哪一个就是吃人的陷阱。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我没有告诉王安琪的父母他们的女儿曾经经历了怎样的生死时刻,羞于去炫耀他们女儿的命是我两个女儿用她们六岁的小手救出来的。

若干年后,几个孩子通过网络联络上了对方,这时的她们都已经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了,王安琪也早已有了心爱的人。而我也有幸看到王安琪贴在网上的照片,看着那张洋溢着青春的笑脸,我不由地感到欣慰,不仅为王安琪也为我女儿。

 

惊魂蒙大拿

美国的每一个州都有它不同的特点,在我看来,蒙大拿的奇特之处,在于它的高速公路。这个州有着全美第四大的土地面积,却只有全美倒数第四的人口密度,加上又有三分之二的土地处于美国大平原,可想而知它的高速公路是处在怎样的地广人稀的一马平川之上。开车走在这样的地方,偶尔见到一辆车过来,我老公老马常会开玩笑地喊:“噢,今天的道路好拥挤呀。”

蒙大拿的地广人稀造就了我两个惊讶,一个是他们修路的速度:清晨从旅馆出来看到眼前有机器在轰鸣,第二天同样的时间再出来,眼前一条崭新的公路就已经不知道延伸到那个天边去了,一路上只看见几台不同作用的机器在推进,车前面是一片荒原,车后面则是飘着油香的马路,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他们修路的速度绝不过分。

第二是驾车的快意,在这里的高速公路上你可以驾车任意的狂奔,因为在许多高速公路上,你常常会看到这样的牌子:No speed limit 。

那天的惊魂正是发生在这样一段“No speed limit ”的高速公路上。

那天刚刚结束了在北达克达州的生意,我和老公老马开车赶往蒙大拿去参加那里的“蒙大拿洲际博览会”。老马开车,小女儿和我们的狗躺在后面的床上,带着耳机听音乐,不时地跟着咿咿哑哑地唱。我坐在前面的位置上,手里捧着一本《地藏菩萨本愿经》在大声地朗读。

说是朗读,实际不如说是背诵,因为这本经书我早已是倒背如流,手捧着的实际上是经书上的菩萨像。一边诵经,一边望着眼前的景色:这一段高速公路,宽阔平坦却充满了诡异:没有时速限制,但在双向的道路之间却也没有任何护栏,双向路线连成一体,只有路上的分割线指示着不同方向的车行。

通常即便是在没有时速限制的公路上我也会限制老马开车不要超过八十英里,但这一天他车速在九十英里我却没有去理会他,因为博览会在两天以前已经开幕,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损失掉了两天的生意,我想要在天黑之前赶到,好有时间布置展位。

第二是,我们的大女儿刚刚结束了在加州的暑假课,就在这一天会飞过来和我们会合,我们必须按时赶到蒙大拿的机场去接她。

当我的经即将结束背颂到:“一者天龙护念,二者善果日增,三者集圣上因,四者菩提不退”时,口中的经在嘴里打了结了,眼睁睁地望着对面线道上的一辆车,穿过中间的四条线道以时速约100英里的速度闪电般的朝我们直冲过来,我张口结舌地望着那辆车说不出话也叫不出来,我甚至面对面地清楚看见了车里驾车的两个年轻人。

我们的车速90迈,他们的车速100迈,两车相遇也只是一、两秒的时间,在迎头相撞的那一刹那,老马把方向盘轻轻的左旋,那辆小车紧贴着我们的右侧冲了过去,带着一路尘土冲下了高速公路。

女儿还在后面床上咿咿呀呀的唱。

停下车稳了稳神,远远地看着冲下有几百米以外的莽撞的车缓缓地开回到公路上来,我开始让老马把车倒回去,我想去看看那两个孩子有没有伤到,我也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有如此惊险的动作,两车一旦相撞,我们的大车对他们的小车,最起码他们必死无疑,如此说来是老马救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我们一家四口人的命还有这两个年轻人的命。

通常寂静的公路上这天却出奇的“拥挤”,目睹那一惊险时刻的车辆纷纷停下来表示慰问。缓缓爬回高速公路的小车司机在跟人们解释着什么,但当看到我们即将来到跟前时却逃一般的离开,大概是担心受我们责备?人们围着我们或做拭汗状或手拍胸口或画十字,纷纷表示后怕,指责两个年轻人的冒险与莽撞。“他们怎样说?”我问。“有说原因吗?“

“他们说他们开车睡着了。”

天哪!再回到公路上,才告诉了女儿刚才发生了怎样的一次生死时刻。老马说:“为了这次的事件,我们真应该去开一次大的Party,享受一次烛光晚餐。现在想想,实际上什么都是不重要的,只有我们还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他说得没错,这次事件让我忽然之间对生命的意义也有了重新的认识,过去那些在头脑中很严肃很重要的事情,比如生意,比如赚钱,比如紧张地从这一站赶到下一站,在那一刻都变得毫无意义。
“只有活着才是重要的“,只有我们全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而不是把哪一个孤零零地丢在机场里不知所措,这才是最重要的。

蒙大拿的洲际博览会,我在那一刻决定放弃,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回家。”

这个决定立刻得到了全体的拥护。赶到机场接到老大,便一刻不停开车回家。两天的车程我们用了五天来走,一路上游山玩水,即便是遇到一片空旷的荒野,也会停下车来,让狗下去跑一跑,让孩子们下去跑一跑,望着眼前的人欢狗跳,那一刻,我感受的是生命,咀嚼的是幸福,享受的是快乐!

 

挽救跳楼者

这个故事是关于我嫂子的。我嫂子是个女警察,救人的事情对她来说即便不是多如牛毛也应该说是经常遇到,所以当她开始给我们讲述最近发生的这个故事时,她的第一句话是:“这太平常了。”
平常吗?对于工作,大概平常,但对于人命,她却是恩人……

今年农历新年前夕,在局里值班的嫂子,接到了指令:称在邮电大楼26楼顶层有一个年轻人坐在楼顶的边缘想要跳楼自杀。当时她正要送走前来拿年货的我哥,接到报警后,挥手和我哥告别,立刻带着一干手下,赶去现场。

在听我嫂子讲述这件事情的过程当中,我脑子里曾挥之不去的反复幻化着这个镜头:我嫂子威风凛凛地站在寒风凛冽的楼顶,对着想要轻生的人大声高喊:“我是这个辖区的分局副局长李拦洪,我数三个数你给我下来……”

实际的情形是,当她一眼看到坐在楼顶边缘的年轻人那白白净净秀气的脸以及脸上那双绝望的眼神时,她胸中的母性砰然迸发,和年轻人对视的一瞬间,她心中便有了一个明晰的信号:这小伙子是真的想死。

这个信号让她心悸,小伙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身体也同时拨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她开口就叫小伙子:“孩子……”

我想,这一声“孩子“,一定给这次劝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于一个离乡背井走投无路的人来说,一句温暖的“孩子”必定让他有种见到了妈妈般的温暖和依靠感,心中的弦不再绷紧,和命运抗争的剑也在瞬间放下,表面上仍然是默然和警惕,实际上我猜他的心已经开始软化,因为……他哭了。

“孩子,”我嫂子说:“有啥过不去的,下来跟我说,我帮你解决。“

“你是谁?”小伙子流着眼泪但却异常警惕地问。

“我是这个辖区的公安局副局长李拦洪,相信我,听话,下来。“她说:”我今年五十岁了,你和我孩子差不多大。大过年的,想想你的父母,万一你有个闪失,你还让他们过年吗?“

没想到这个正处于生死关头小伙子骨子里倒是有种冷幽默,他忽然蹦出一句话,让我嫂子差点没绷住笑出来,他说:“你骗我,你没有那么老,我不信。“

一句话说得站在楼顶平台上的十几个大男人齐刷刷地转身去看我嫂子。

本来在来时的路上,嫂子已经和一干出警的手下确定好,在现场由她一人和小伙子对话,其他人不得随便插话,以免干扰对方的情绪,这下子,憋了半天的人终于有了插话的机会:“你这孩子,别说你不信,俺们也不信,可她真的就是。“

“哈哈哈哈……”

笑声响成一片,笑声冲淡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死亡的气息,紧张得仿佛凝固一般的气氛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小伙子没有笑,但紧张的表情明显放松。这让我嫂子有了和他进一步对话的缘头。

原来,小伙子来自辽宁的一个乡村,一年前从家乡来到这座城市开了间美容美发厅,店址就在他要轻生的这座大楼内。没想到生意做的顺风顺水之时,这座大楼的物业管理却无辜停掉了他的水电,目的很明确:想要赶他们走。他多方交涉无果,女朋友看不不到希望,伤心地离开,他却在万念俱灰之下无奈地走上了楼顶平台想要以死抗争。

我嫂子立刻现场办公,责令身边的大楼物业:立刻供水供电。她说:我要救他,他的任何条件我都会答应,这么年轻,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呢。

大楼物业人员一边诺诺称是,一边小声对我嫂子说:“这个人扰乱大楼办公秩序,如果他下来,你马上拘留他。”

一句话说得我嫂子冷汗直冒,看看小伙子,还好没有听见,不然单腿往外一跨,一切都完了。她立刻喝制这样的胡言乱语:“你再给我多一句嘴,我拘留你。”

小伙子这时其实已经完全相信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没有那么老的、妈妈般的女警,他将双腿从楼顶边缘收回来,开始跟大家道歉:“我知道该过年了你们都很忙,我不想给你们添麻烦,但我实在是无路可走,真对不起。

我相信是根基于心中的善良而涌动出来的母性让我嫂子对这个陌生的年轻人一直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奇怪,”她说“我对他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感觉他就是个孩子,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我要帮他,而且,我有个直觉,这孩子会听我的话。

嫂子说:“你父母辛辛苦苦养大你不容易,你要好好生活,不要做傻事,你也看到了,你的问题阿姨会帮你解决,不用担心,你下来。”

我嫂子一直仰着脸望着那个年轻人,在楼顶刺骨的寒风中脸颊冻得通红,在母性的对视和对话当中,年轻人也清晰地感受着她的诚意,终于他答应下来了,嫂子和一帮人马,立刻上前把他从高耸的楼顶边缘上扶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一直都在帮着小伙子解决各种事情,答案自然是皆大欢喜。小伙子经历了和死神擦肩而过的人生变化,最终和大家一样开心过年。

 

           

看到过死亡的边缘我更知珍异幸福
 与我人生擦肩而过的那些生死关头

                                                                                                                                                      加州    美英  

 

                                本文作者美英简介
                                本文作者为中国山西晋城人,2000年移民美国。在中国生活的时候曾在一家国内企业做文书

                                工作,   本文作者自幼喜欢文学,后来也多有创作,移民美国之后陆续有各种文章发表,散见于国内外各报刊。现在美国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