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文接上期)

相对的,中国的教育是圈养式的,一群鸡鸭圈在一个笼子或养殖场里,饲料定时投放,营养固定搭配,甚至还有各种添加剂抗生素强迫进食,鸡鸭们的任务只是吃,免去了寻找的步骤,没有选择的自由,养成的鸡鸭大小几乎一致。假如有个别鸡只天赋异禀,加以特训有可能成为斗鸡之王,却在这种环境下,被饿得骨瘦如柴了,可惜糟蹋了一个好身架。

所以在美国接受教育的孩子,必须学会自主学习的技能,知识俯拾皆是,只看你捡不捡。

孩子做不到时,虎妈就该出马了。学校里没有统一教材,所教内容是老师们根据大纲自己组织的,家长们也可以在书店,百货商店找到各种补充教材,或在网上寻找。比如,家长们可以在加州统一考试的例题网站上,帮助孩子准备考试。

还可以在一些教育机构的网站题库中学习,到图书馆去也可以找到各种资源。这些都是免费的。遍地黄金,关键是你伸不伸手去拿。

有一句话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当你听说,王家的儿子今年考上哈佛,李家的女儿在耶鲁读博士,谁谁上了普林斯顿、斯坦福、伯克莱...…

当你听说,一家高中十一年级里已经有一半学生SAT考试在2300分以上,五个学生竟然考到满分2400分。

在我们华人圈里的每个升学辅导班里,这样的好消息年年出现,人们都不拿它当新闻了。无可厚非,这些榜上有名的孩子,他们将来各个都是精英,并且目前已经是精英了。

这个现象可以这样比喻,好像人们在爬山,总是一山更比一山高,爬过了一个山头,另一个更高的山头又在眼前了。当你终于爬到最高峰时,你发现峰顶不是一个尖尖的头,不是只能站住一只脚,而是一个平台,可以站上十几、几十个人。有了这样一种思维,力争上游,成了一种自我超越的潮流。

为了登上巅峰,孩子们都在进行着寻宝般的长征。一路上捡拾的每一刻宝石都是再上台阶的梯子。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满分精英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美国的十年寒窗,实际是十二年寒窗,六年级以下是小学,七年级以上是中学和高中,真正要显示实力的是在高中的四年,所以有些人就说,美国的初级教育不如中国扎实,要接受教育只要高中阶段在这里就行了。我实在不敢苟同。

我们看孩子的实力,就像看他们在跑长跑,前边三、五圈下来,似乎不分高下,那是有实力的人在养精蓄锐,等待最后的冲刺,如果前边几圈把力量消耗殆尽,最后就没有力量做最后的冲刺了。但是如果前边几圈没有跟上第一梯队,即便最后有力量冲刺,也很难取得好成绩。所以,小学初中阶段也非常重要。

小学教育是基础,这是东西方的共识。我们来看一下美国小学的基础是怎么夯实的。我的小女儿今年上一年级,没有各科课本,每周老师发一本作业簿,十几页到二、三十页不等,里面包含了语文、数学、阅读理解、画图、思考等多方面的内容。每周五交还给老师,家长要签字。

老师根据批改情况,下周一给家长一个回执和评分,这个项目在年终综合评分占很大比重。

值得强调的一点是,这个作业簿中,要求学生每周读书80分钟,也就是每天读书至少20分钟。要把所读书籍的题目写下,还要注明和谁一起读的。老师要求家长陪读,因为这个年级还不太会自己阅读。我的女儿喜爱读书,我没时间跟她一起读的时候,她就自己选择书籍,每次都超过老师要求的阅读时间。读书也有测验,用来验证孩子读书到几级程度,这个学期的报告说,我一年级的小女儿已经达到三年级的程度了,书籍深度可以选择2.73.8

读书是美国小学教育最坚持的一个环节,不论什么书籍,只要孩子有兴趣,就让他读,这和中国的开卷有益是异曲同工,当然学校里的图书都是适合孩子们的。学校里有专门的读书课,叫安静阅读。所以孩子们从小就培养了读书习惯。到了三年级时,十来章的长篇读物已经难不倒他们了。

我的另一个朋友的女儿,四年级时阅读《哈里波特》全套,不知道读了多少遍,几乎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读书习惯的养成,对他们日后知识层面的丰富,眼界的开阔有着非常大裨益。另一个好处就是培养学生们独立自主能力、判断能力。

整个读书过程,都在养成这些能力,到图书馆选书,到互联网上购书,到写读后感、分享故事,最后都落实在学生们行为处事之中,跟着书生活,自己从书中学习。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麽《twilight》系列在少女群体中热烈流传的现象了。

另一个台阶从三年级开始,那就是资优班的推荐,如果孩子一、二年级时,表现出某个科目超优成绩,学校就会推荐参加某个科目的、或者是全部科目的加强班考试,通过之后,孩子即可获得科目高深程度的学习。在这些班级或者项目的训练中,孩子会接触到比正常班孩子多得多的知识,甚至达到跳高两、三级的程度。还有机会参加各种比赛。

持续下来,到了高中时候,再提前选修大学的AP课程,为未来的大学学习打出提前量。我一个朋友的孩子,从三年级时,数学表现得非常拔尖,被推荐到资优项目学习,其间经常参加一些州际、国际级比较高级别的竞赛,取得优异成绩,如今进入十一年级,已经被几所大学录取,需要选择的是去往哪个方向。

我们知道,因材施教是我们的老祖宗流传下来的。相关的故事是这样的。有一次,孔子讲完课,回到自己的书房,学生公西华给他端上一杯水。

这时,子路匆匆走进来,大声向老师讨教:先生,如果我听到一种正确的主张,可以立刻去做么?

孔子看了子路一眼,慢条斯理地说:总要问一下父亲和兄长吧,怎么能听到就去做呢?

子路刚出去,另一个学生冉有悄悄走到孔子面前,恭敬地问:先生,我要是听到正确的主张应该立刻去做么?

孔子马上回答:对,应该立刻实行。

冉有走后,公西华奇怪地问:先生,一样的问题你的回答怎么相反呢?

孔子笑了笑说:冉有性格谦逊,办事犹豫不决,所以我鼓励他临事果断。但子路逞强好胜,办事不周全,所以我就劝他遇事多听取别人意见,三思而行。

在美国放养的方式,似乎才是跟从了因材施教的道理的。

很多学校里都有一个项目,叫兴向测试,是通过心理学的方法,测试孩子在哪些方面优势,那些方面不太专长。家长们通过这种科学的方法,为孩子选择未来的方向,选择大学的专业,也选择孩子的才艺道路,少走弯路,避免把孩子当成试验品。

最近一部印度电影《3 IDIOTS》,表现了这样一种现象,对于孩子的兴趣志向忽视,要求孩子按照父母的意愿选择专业,因为没有动力和热情,孩子被迫学习当然不会有乐趣,即便进入高等学府,成绩也不会突出。我周围就有一个这样的例子,父母选择让他学会计专业,可是他一点快乐都没有,勉强毕业之后,他即选择从事自己热爱的摄影,而且作品被著名杂志所刊用。

我的儿子,高中时参加了这个兴向测试,结果是他在音乐方面有九十多分,这让我联想到,他和同学们在网上学一首韩国钢琴曲的演奏,不到一周时间,从未学过钢琴的儿子竟然弹得那末流畅,还让人听出里面的情感。我很引以为傲,经常让他为我弹奏一次。今年在选大学的课程时,我鼓励他选修了钢琴课,如今他一完成功课,就会积极地练习。

美国对孩子采取放养方式,就是根据孩子的天分、特长,设计、选择所学的内容。不论是未来专业,还是才艺学习。

虎妈Amy给孩子们规定要学习什么才艺,学习过程中必须做到什么标准,又有那些不准,其实不难在我身边这些妈身上找到痕迹。ú

ù我在这里介绍一个其中的代表人物,这个妈妈只有一个宝贝女儿,视若掌上明珠,学习成绩没的可挑,全A了,还要上课后班,加强练习。

除了功课,周一画画,周二芭蕾舞课,结束之后学法语;周三小提琴课;周四学围棋;几乎天天都是满满的。她的道理和虎妈一样:严母出孝儿。孩子不压迫就不会出成绩,要严格要求,才能把他们的潜力激发出来。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孩子也习惯了,从不反抗,似乎知道妈妈的苦心。家中各种奖杯摆满了展示柜,有上百个。以至于我第一次到他们家时,以为是哪个艺术学校的展示间呢。

当然这个例子比较特殊,但是,在美国上学的孩子,很少有从未学过点什么才艺的。

本着学艺术的孩子不会变坏,还可以培养一些艺术细胞,建立良好的气质,最重要的是将来申请大学时,可以起到一种艺术加分的作用。

学乐器的孩子数不胜数,钢琴,小提琴,萨克斯风,吉他,不一而足。另外,画画,三D电脑动画,跆拳道,中国功夫,游泳,跳水,滑冰,这些都是中国家长们为孩子选择的热门的课外活动。

对于学习某种才艺,也有的家长是跟风,人家学什么,我们也学什么,抱着一种,反正学了没坏处的心理,一节一节课地累积着孩子的成就。有的家长则是从一开始就找准了孩子的优势劣势,有针对性地下手的。

无论是虎妈羊妈,下定决心培养孩子的,几年坚持下来,都是满怀安慰。一个从孩子四岁就送去学跳芭蕾的家长,接送孩子到了十六岁,在汇报演出时说,我现在才感到孩子的舞蹈真的有了美感。

今年十一年级的KARAL,钢琴十级已经过了,正在准备更高一级的考试。舞蹈白金奖已经拿了十几个。她的妈妈说,不管怎样,钢琴已经具备当教师的资格了,多了一项技能。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听说过美国前国务卿莱斯女士的故事吧,她不仅是一个政治家,也弹的一手好钢琴,这在美国并不稀奇,你可能经常见到她在国会大厦或联合国多边协商中,侃侃而谈,神情肃穆,你却看不到在晚宴祝酒时,她长裙曳地纤指抚琴,这就是素质,这就是自幼受过良好教育的结果。

以前看过一个资料说,德国人的音乐素养最高,不论在哪里,只要能够凑齐十几个人,组成一个四声部的合唱团没有问题。如今在美国上过学的孩子,随便组成一个乐队、舞蹈团的似乎也不在话下。

最后一个W,就是When,学习时机,什么时候学什么,过程在哪里,收获在哪里?

让我们做一个算数题,孩子跟在父母身边的日子,从出生到独立十八年,最初五年懵懂未开,十六岁之后基本自主,由父母设计培养的时间不过十年左右,虎妈为什么紧张,为什么逼迫,就是她深知这一点,时不我待。

根据语言习的关键期假说,人们学习第二语言时有一段最佳时期。研究人员的争论点在于这段最佳时期到底有多长:一些人认为这段时期结束于儿童67岁前,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整个青春期都是最佳时间,但是青春期过后,再想学习新语言就难多了。学才艺也有最佳年龄段,钢琴和小提琴,五、六岁开始最好。

洛杉矶一个知名女律师,处心积虑教两个孩子学中文,多年下来,越学越少,越来越不会说。她一度失望极了,想着放弃算了,翌年暑假,她送孩子们回老家,两个月过去,在机场孩子见到她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回来了,妈妈。”

孩子流利的中文让她差点留下眼泪。从此,只要一放假,她就把两个孩子送回去,每年几个月时间,为的就是在最好时间点帮他们打好第二语言基础。

我把虎妈也分了等级,一等虎妈是未雨绸缪型的,自打孩子呱呱落地就已经规划了十八年宏伟蓝图,远中短期计划了然于胸,执行的时候亦步亦趋。最后功德圆满。

在美国生活,很多事情都要预先筹划。旅游要有计划,很多人年初已经定好一年的出行景点和时间,机票也提前半年就预定好,甚至还有把未来几年的旅行景点都规划了。

工作也是按照计划执行的,几月份做什么都在计划之中,并随时调整完善。

上面提到,在美国接受初级教育,阅读习惯可以培养扎实,自主能力可以打下根基,有了这两个大优势,虎妈们就可以玩一个游戏了,这个游戏叫做“牵着走”。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一头羊,如果你在它鼻子前面吊一把草,永远吸引着它,它就会朝你希望它走的方向前进。那把草就是孩子将来要达到的目标,让他们看到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前途是多么美好的,有希望,就会有动力。

认识一个心理学专家,她的女儿在一家著名的大学读书,专业是国际关系,第二专业选的是环境方面的一门学科,她妈妈说,女儿的志向是将来到非洲去做环境研究,希望能够帮助贫穷国家做一些事。

女儿之所以选择环境方面的研究,就是因为妈妈经常给她描绘非洲人民的生活,非洲的恶略环境状态,而作为我们生活在优沃环境之下的人们如何可以帮到他们?正是这胸怀天下的世界观,决定了女儿对未来的选择。

百年树人是一门最高深复杂的行为艺术,每个时间点都不能出差池。从入学到初中八年级时打基础的阶段,九年级到十二年级就是最后的冲刺了,基础阶段是,要把一砖一瓦垒的结实紧固,把知识结构框架建构起来,比如文化课要达到什么成绩,才艺选择什么发展。

比如,一个孩子五岁时开始弹钢琴,第二年开始考级,一年考一级的话,考到十级要十六岁了,而这时孩子正在上十年级,考大学的压力正在紧迫,文化课、AP课、SAT考试占了大多数时间,一些孩子在这个阶段放弃或者减少了才艺方面的练习。如果,这时孩子的才艺已经成熟了,在申请大学时,当然会加分不少,反之,如果开始的时间晚了,到这时,不但加不了分,反倒让孩子分心。我们生活中,不同的时段有不同的重点,孩子的教育时间的安排当然尤其重要。

在美国做虎妈,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当我们看到,我们的孩子承担起联合国环境与安全事务重担,在人类环境保护议题上有发言权时;当我们看到在国家剧院演奏施特劳斯,担任第一提琴师;当我们看到他们设计的时装在米兰伸展台上飘逸;但我们看到,新一代航母应用了了他们的发明技术时;当我们看到他们攻克了预防癌症的瓶颈,分离出了一种蛋白拯救了人类时...…我们对虎妈的称谓是否怀有眷恋,我们是否会延续作为虎妈的历史,我们的子女是否开拓出二代虎妈?

 

 

 

           

虎妈效应应该从多个角度仔细地考虑
 我在美国怎样带大我的三个孩子(下)

                                                                                                                                                      加州    赵永红

 

                     

                     本文作者赵永红简历

                     来自中国河北省保定市,现在AM1300中文广播电台任新闻主播、节目主持人。目前主持《新闻背后》节目,编辑播报《新闻特区》,有着十余年新闻工作经验,在中美各种新闻媒体上发表作品多篇。作者热爱写作,日常除了制作主持播报新闻节目之外,经常写作一些散文作品呈现给读者。